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八十章 离开

第八十章 离开


  
      那少女捂着嘴噗嗤一笑:“笨蛋啊笨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受伤了?是你自己一直在说好不好?”说罢扬笑不止,走到他面前,左掌往他脸上一抹,将他脸上给抹黑了。
  
      萧尘闻到一股淡淡墨香,她掌心之所以泛黑,竟然是在上面涂抹了墨汁,一时只气得浑身发颤,但又不好向一个小姑娘发作,心想此女子当真是刁钻古怪至极,他气得一句话也不说,袖袍一卷,带了太古遗音便走。
  
      少女在背后喊道:“喂!你去哪啊?”
  
      “我去将琴还给留仙派,你别跟来了。”
  
      少女笑得喘不过气来,在后面喊道:“你别忘了,你输了,还欠我三件事呢!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花未央!”
  
      萧尘没再理会她,接下来便去了留仙派还琴,殊不知这一去却是为自己将来埋下了祸根,后来玄青门之审时,留仙派也出来作证他与魔道妖女勾结,说他与魔道妖女联手夺了自己门派的琴。
  
      而自上次仙姝岭一别后,二人的孽缘也并未就此终止,反而发生了许多事,萧尘渐渐发现自己竟然对她产生了情愫,但也发现了对方的身份,乃是魔道首领之女,一直到后来大事爆发,萧尘与魔族勾结的罪名成立,就在一审那天,花未央突然赶来玄青山,替他担下了这一切莫须有的罪名。
  
      花未央乃魔道中人,仙门之中人人欲杀之,那天萧尘宁可自毁修为也执意要带她走,就这样抱着她在漫天剑雨中行走,无人拦得下。
  
      玄青掌门青玄真人在闭关中感应到了,急忙出来,见萧尘已变得不可控制,情急下一掌打了过去。
  
      青玄真人修为何其高深,这一掌势道何其凶猛,就在这时,花未央使出三生断魂咒替他挡下了那一掌,就如那天李慕雪一般。
  
      最后萧尘心灰意冷,抱着她一同往千丈悬崖跳了下去,后来萧尘又被凌音救了回来,花未央却是去向不知,这次事件过后,萧尘被毁去元婴囚禁起来,等秋后再审,可他却因花未央的死痛不欲生,凌音不忍见他如此,便使计骗他服下了一粒忘情丹,忘却了有关花未央这个人的一切。
  
      再到后来,萧尘仍是逃不过宿命,诛仙台行刑之日,凌音以无上法力瞒天过海,骗过诸天神佛,用轮回玉保住了他的元神,至于再往后又发生了什么,他究竟有没有再活过来一次,他是真的不记得了。
  
      数千年前的记忆一次又一次冲击着他的脑海,其实时至今日,他并不恨师祖青玄真人,有一次他兵解自身,还是后来青玄真人不惜损耗修为,替他重塑肉身,重凝魂魄。而那一掌说真的,青玄真人也只用了一层功力不到,根本没想过要杀死他。
  
      他恨的是当年诬陷他的那个人,还有那个满口仁义道德,实则肮脏龌龊的留仙派!当年被人诬陷,究竟是何人在背后驱使这一切,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千羽霓裳。
  
      千羽霓裳是他那次还琴后回玄青山,途中遇见的一名女子,年龄与他相仿,说是想要拜入玄青门,萧尘没想那么多,便领她入玄青门了。
  
      但凌音说过生平只收一徒,故此千羽霓裳并没有拜入凌音门下,而是拜入了玄青门另一脉,不过因为是萧尘领进来的,所以与萧尘关系最是要好,而萧尘也常与她在一起讲诉修炼心得。
  
      千羽霓裳天赋异禀,短短数月时间,名声便响遍了整个仙元大陆,仿佛神话一般的存在,风头更是有超萧尘之势。
  
      两人常在一起讨论各自所修炼的功法,玄青门共有七脉,凌音属瑶光一脉,各脉之间不得私自传授功法,所以二人也只是点到为止。
  
      后来萧尘被诬陷的证据之一,便是玄青门弟子死于瑶光一脉的功法,而瑶光一脉乃是凌音独创,只有她与萧尘二人,凌音身为一脉之首,自是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唯一可能的便是萧尘了。
  
      此刻萧尘细细想来,虽然当初只跟千羽霓裳说了些瑶光功法的皮毛,但以她的天赋,未必便不能领悟其中奥妙,所以当初合谋诬陷自己的,她一定参与了其中,甚至这就是她来玄青门的目的!
  
      窗户外面的冷风不知何时吹了进来,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嘿嘿冷笑:“千羽霓裳,你应该已经飞升天界,逃过那次大劫了吧,但你却想不到,我在几千年后又重生了吧……”
  
      “少爷,你醒了么?”外面响起了小若的声音。
  
      萧尘开门走了出去,看着她笑了笑,想不到短短一年,却发生了这么多事,脑海里犹记得去年几人一起离开,一起去三清门的情形。
  
      “小若,我过段时间就要走了,你……”
  
      “是要去紫府了吗?”
  
      萧尘点了点头,修仙之人本应斩断尘念,上一世自己无牵无挂,而这一世却是如此羁绊重重。
  
      “二位前辈现在在哪?”
  
      “他们在水清阁。”
  
      水清阁里,紫青二老坐在榻边,李慕雪静静躺在床上,脸上气色犹在,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紫默轻叹一声:“为什么要骗他?”
  
      青风深吸了一口气,叹道:“他二人的命局相生相克,如此下去,定有一人落得魂飞魂魄,唯有不见,方能化开此劫,这次慕雪有师妹给的血玉保住魂魄,下一次,唉……”
  
      “你打算什么时候替她回魂?”
  
      紫默看了看床上的李慕雪,轻声说道,而这一句话恰巧被走进庭院的萧尘听见了。
  
      “二位前辈!你们是说慕雪还有救吗!”
  
      萧尘迫不及待冲进了屋里,紫默眼一瞪:“小子,这里没你的事,你安心去紫府即可!”
  
      “不!前辈告诉我,她是不是还有救?”
  
      青风叹息一声道:“人有三魂七魄,她三魂尚在,七魄缺了一魄,这一魄主司记忆,恐怕今生,她都不会再记得你了。”
  
      萧尘脚下晃了晃,只觉有些眩晕,如此也好,从认识到现在,自己从未替她做过什么,反而是每次都让她为自己犯险。
  
      忘了也好,不管她是不是未央的转世,至少不会让自己欠她更多,不会欠未央更多。
  
      三日过后,当亲眼看见李慕雪醒来之后,萧尘才悄悄离去,去了柳州,得知皇甫心儿已不在家中了,接下来,便去了三清门。
  
      又回到落霞峰的庭院,里面一花一木,都是那般记忆深刻,他去向三皇子辞了行,最后去了望月峰,白楹仍是一人坐在望月亭中。
  
      “小子,终于回来了么?”
  
      萧尘笑了笑,手里还提着两只酒坛子,白楹站了起来:“罢了,今日事情不容疏忽,还是不喝酒了,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
  
      “相传在太古时期,九天玄女剔下一截仙骨救了一人,当那人轮回转世后便有了玄女的部分记忆,也曾一度认为自己就是玄女转世……”
  
      萧尘笑了笑,明白了她这个故事的含义,白楹笑道:“小子,记得常回来看看,即便最后没能找到你要找的人。”
  
      “放心吧,若有朝一日我在紫府实在走投无路了,一定会回来的。”
  
      “臭小子……”
  
      此去紫府,他有很多事要做,首先是救回落师姐跟仙儿,想必二人已被道风那三人带去紫府的天风门了。
  
      半个时辰后,来到三清门后山,几位长老已经打开传送阵法,紫默道:“小子,近来紫府也不安宁,所以那边无人接应,但你去到紫府后要尽快去玉卿门知道么?我大概算了一下坐标,应是能将你传送至青州玉卿门附近。”
  
      玉卿门乃是羽逸风所在的门派,这些萧尘都已了解清楚了,点头道:“好。”
  
      片刻后,萧尘再度向几位长老辞别,最后看了白楹一眼,终于转身往阵法通道去了。
  
      一入阵法,通道口立即关闭,紫默突然怪叫了起来:“糟了糟了!有件事我大意了!这回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