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八章 三生断魂咒

第七十八章 三生断魂咒

readx();    一个时辰后,萧家山巅,朔风冷冽,萧尘缓缓走向了一座犹带古韵的祠堂,祠堂里供奉的是萧家真祖萧宁。
  
      依约还能见到神龛后面萧宁的画像,画像中的男子栩栩如生,剑眉星目,气宇不凡,萧尘徐步走进,拭去案台上的灰尘,凝望着壁上的肖像。
  
      风不知何时吹了进来,一声声敲打着四面的墙壁,仿佛是在向画中人哭诉,不久前山下那一场惨烈的杀戮。
  
      画像迎风猎猎作响,萧尘轻叹一声正待转身离去,目光一瞥忽然望见了画中右下角一行娟娟细字,心中登时一震,因为那文字字体并非现在的通用字体,而是数千年前的古文字变形,尽管有些许变形,但他依旧认了出来。
  
      “我在绝情殿等你……”
  
      就在他细声念出文字的一刹那,画中一道光芒忽然往他眉心刺了去。
  
      萧尘的脑海立时浮现出一个残缺的画面,一座清冷落败的宫殿,一名白衣女子背靠着石柱,显然是身负重伤,画面虽然模糊,但他仍可断定此女子绝非寻常人。
  
      那女子好似喃喃细语着什么:“宁哥……你赴了古风的战约,千万别再回去,五大门派还有萧家都已将你视作叛徒……我……我也不回苏家了,我们……一起去草原牧羊,再不问世事……”
  
      画面渐渐淡去,萧尘心中一震,这是一道来自千年前的神念,通过神念里的残缺信息,他隐隐推断出什么。
  
      萧家与苏家乃是紫府里的远古家族,有可能素来不合,千年前萧宁结识了苏家一名女子,便是这道神念的主人,二人一见倾心,定下了白首之约,当时自然遭到了极力反对。
  
      至于再往后,萧宁去赴古风的战约,那古风自然是萧家古墓里镇压的大魔了,后来又牵扯进什么五大门派埋伏,古风如何被封印的,萧宁最后又去了哪里,这道神念已经给不出答案了,但可以确定的是,萧宁后来没有回绝情殿去找这名女子。
  
      忽然间萧尘脑海里电光火石一闪,或许当初萧宁封印古风后,本打算回去找苏家那名女子,但却被人陷害了,被五大门派以及各个家族围杀,导致最终还是没能回去见那苏家女子一面……
  
      “我在绝情殿等你……”萧尘反复念着这几个字,眼前这幅萧宁的画像,想必也是出自那苏家女子之手了,然而尘封千年的秘密,直到今日才有人能解读出来,只是已经过去千年了,沧海早已化作桑田,那苏家的女子还在绝情殿苦苦守候么……
  
      五大门派,还有远古家族……那个大魔古风说是萧宁让五大门派埋伏,但很显然事情并非如此,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轮回玉为何又在萧宁的手上,萧尘隐隐中觉得,这甚至跟自己重生也有着些许关联,萧宁一定未死,一定还在某处地方!
  
      月渐西沉,萧尘始终想不明白,或许只有日后去到紫府,才能解开这一个又一个的谜!当下离开了真祖祠堂,下山后经过客院时见李慕雪还站在院中,望着天上弦月。
  
      “慕雪,怎么还没睡?”
  
      李慕雪转过身去,轻轻一笑:“萧大哥,伯父好些了吗?”
  
      “恩,我父亲没事了,你之前真元耗损过大,先回房休息吧,明日一早我派人送你回楚云城。”dudu1();
  
      李慕雪没有说话,望着庭院里一棵花树,花作淡白,似寒冬里的轻雪一般,她轻轻笑了笑:“萧大哥,其实雪花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未央花……”
  
      未央花……未央……
  
      萧尘身子轻轻一颤,只觉脑中疼痛无比,记忆深处仿佛又勾勒起了那道惊鸿一瞥的身影,那人白衣如雪,徐徐走来,刹那芳华,消失无影。
  
      那人究竟是谁?心,为何如此之痛!就像是有一段记忆被生生抹去了。
  
      “其实,真的好想再跟萧大哥一起看一场落雪纷飞呢……”李慕雪静静说着,话语中渐渐带了一丝不可闻的凄伤。
  
      萧尘终于清醒了过来,笑了笑道:“没事,以后时间还很长,这次我去紫府了,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们都进去。”
  
      次日清晨,萧尘让萧家两名守卫护送李慕雪回家,随后去到大殿,与众人商议接下来的事宜,萧婉儿已向三清门传去求救灵讯,此刻应该已经收到了。
  
      几人正商议着,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震天之吼,各人身子都是一颤,连忙去到外面,但见一白须青袍老道御空而来,心头皆一惊:天谷子!
  
      “杀我师弟者何在!”天谷子震天一喝,顷刻落入了飞云庭里,显然已经察觉到昨夜公冶子殒命了。
  
      萧尘暗道不妙,忙向萧寒道:“你快带人撤退!”
  
      “没人逃得了!”天谷子暴喝一声,运力一震,登时震碎了三四个萧家武者的心脉。
  
      萧尘双眼泛起了血丝,心想你日前派人来血洗我萧家,今日还敢当着我面杀人,今日拼死也要将你斩杀,以慰亡灵!
  
      狂风骤起,萧尘一招九霄碧落掌瞬发出去,天谷子运力一逼,但听得雷鸣之声不断,天上风云惊变,二人脚下一大片地砖皆被两股力量震成了齑粉。
  
      天谷子气定神闲立于原地,萧尘却是被反震得不住后退,不禁心中一惊,此人比之前更强了,向身旁萧寒沉声道:“你快带人撤退!”
  
      话一说完,猛催体内真元,将怒龙灭使了出来,顿时黑云压顶,云端处一颗巨大的龙头若隐若现。
  
      但见低空上聚集的阴云越来越密,萧家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惶恐,萧亦凡也已闻声赶至,见到此间情景,大喊一声:“尘儿!”便冲了过来。
  
      萧尘喊道:“别过来!”云端处的龙头怒吼一声,俯身便冲了下来,天谷子双眼一眯,道出一个“恩?”字,随即双手变幻,不断掐诀,伴随着他口里一个“破!”字吐出,一道巨大光芒冲天而起,顷刻冲散了层层阴云,那半空的巨龙影像也随即消散。dudu2();
  
      萧尘胸口一闷,哇的一口鲜血喷出,萧亦凡忙将他扶住,萧尘摇头将他往后一送,与天谷子冷锋相对。
  
      天谷子目光一凝:“我师弟如何死的,说!”
  
      萧尘面不改色,冷冷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他死一百遍也是该死!”
  
      天谷子怒不可遏:“那我今日就再血洗你萧家一次!”喝毕,元力一震,在他身体四周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光芒,众人都感到这股气息的威压,身形一展,尽数冲了过去。
  
      天谷子袖袍一拂,一股宛若泰山的大力向前打去,众人被这股大力一冲,纷纷往后倒飞了出去,口中大吐鲜血不止。
  
      萧尘站稳身形,呸的一口吐出嘴里淤血,冷冷望向天谷子:“你以结丹之力欺我等尚未筑基,你敢三年后再来与萧某一战吗!”
  
      天谷子全身布满了杀气,冷冷道:“三年?你没命活到三年!我便让你看看什么是结丹修者!也好让你死得瞑目!”
  
      喝罢,四周的元力都随之激荡起来,众人都感到一阵心悸,仿佛瞬间被定身了,脚下竟迈不开半分。
  
      “天诛剑!”只听天谷子一声巨喝,整个天地间仿佛都动荡了起来,随着他一阵念诀过后,天空中骤然出现一柄长约百丈的金光巨剑。
  
      浩浩神威,不可轻犯!
  
      萧尘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柄巨剑朝自己徐徐斩下,他此刻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要被这股强大的气息撕裂,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如今的修为,是多么的弱,在结丹高手面前,如同蝼蚁,根本不堪一击。
  
      天诛剑,乃是天风门祖师爷创造的至上功法,千年来,令得天风门在紫府的地位撼不可摇,当初在三清门,许浩是无法施展此剑之威,然而拥有结丹后期修为的天谷子却不同了。
  
      这一剑毁天灭地,在剑气离地面还有数十丈远时,飞云庭的屋殿都已经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压塌,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许多人皮肤上都已经开始渗出鲜血,更有无数人已经完全晕死过去。
  
      死了么……这一次是真的死了么……师父……
  
      萧尘被这股力量逼得逐渐意识模糊,所站立的地方,方圆数丈内已经开始往下凹陷,裂痕快速蔓延到整个飞云庭,这一剑斩下,没有人能活得下来。
  
      忽然间,天边响起一声啸鸣,只见一头胁生双翼的灵兽迅速飞来,跟着一个白衣女子跃入了半空,挡在了他前边三丈外。
  
      这一刻,周围寂静了,屋殿停止了倒塌,半空中那巨剑似乎也停滞了,仿佛连时间也凝固了,只听得一个细细的声音响起:“以吾之魂,祭祀幽冥……”dudu3();
  
      那白衣女子,正是走了又折回来的李慕雪。
  
      萧尘双目欲裂,想要喊出一声“慕雪”,但最终喊成了:“不要啊!”然而就连这简单的三个字,也传不出去,周围的一切连同时间都被定格了。
  
      唯有那一个细细的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着:“以吾之魂,祭祀幽冥,八荒圣王,赐吾之力,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慕雪不要啊!”这一刻萧尘终于能够喊出声音,泪水洒落,不顾一切向李慕雪冲了去,然而在离她还有一丈远时,却被她身体四周一股无穷大力阻了回去。
  
      此刻李慕雪身悬半空,无数道光芒围绕着她迅速旋转,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如九天玄女一般耀眼,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唯一的色彩。
  
      天谷子急催着剑诀,天空中那一柄巨剑终于斩下,然而在离李慕雪还有四五丈远时,却轰然散去,紧接着只见天谷子一口鲜血喷出,往后退了好几步。
  
      李慕雪身体四周的光芒逐渐散去,风也渐渐止了,而她却缓缓闭上了双眼,如同一片枯叶,如同一片白雪,缓缓飘落……
  
      她施展出上古禁术,挡下了这一剑。
  
      萧尘望着她半空飘落的身影,喃喃道:“我还没有告诉你,记忆深处那个人,是你啊……”
  
      前一世的记忆,这一刻终于涌入了他脑中,被抹去的那一段记忆,这一刻终于被唤醒了,那个和李慕雪长得十分相似,叫做花未央的女子……
  
      那次在玄青山上,那个叫做花未央的女子,亦是如同今日这般缓缓吟唱着咒诀:“以吾之魂,祭祀幽冥……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替他挡下了青玄真人毁天灭地的一掌。
  
      “慕雪!”萧尘往半空一冲,接住了她,李慕雪倒在他怀中,已是气若游丝,缓缓说着:“萧大哥……其实我的愿望很渺小,只想……只想再与你看一场落雪纷飞……”话未说完,双手软了下去。
  
      “不要死!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醒醒啊!”
  
      天地间只剩下这一个悲怆的声音,然而无论他如何呼唤,怀中的那个人也不会醒了,李慕雪施展的咒诀名为三生断魂咒,以魂飞魄散作为代价,释放出一瞬间的上古洪荒之力。
  
      远处,萧婉儿等人都已忍不住落泪,风轻轻吹拂着,犹带呜咽之声。
  
      突然间,天际一道青光剑芒极速驰来,幻作一名青袍老者落入地面,正是道风真人,他看了看遍地狼藉的萧家庭院,一股胆寒之意瞬间蔓延至全身各个角落,犹似将要大祸临头一般。
  
      天谷子见他忽然到来,且神色惊恐,皱眉问道:“师弟,你怎么来了?”
  
      道风真人摇了摇头,看着满目狼藉的庭院,脸上有些呆滞,喃喃道:“师兄,你这回闯下大祸了,怕是紫府里那位老祖也保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