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七章 苏天啸

第七十七章 苏天啸


  
      众人惊惧未下,黑云瞬息便至,待四周黑气渐渐散去,里面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那男子立于黑云之上,宛若九天魔神,直教人忍不住伏地称臣。
  
      方才萧家众人见这大魔口中吐出自家真祖萧宁的名字,已是惶恐不安,此刻见他傲立半空,目光中充满了深深恨意,一时间俱感大祸临头。
  
      大魔古风将头一撇,眼中射出两道冷光,直似要将下方众人洞穿一般,众人望见他那冰冷的眼神,皆是心惊胆裂,纷纷将目光避开,不敢与其直视。
  
      “何方妖魔!”公冶子吓得心胆俱裂,失声叫了出来。
  
      “恩?”古风向地面一望,眼神如似两道冰箭,直欲将公冶子射穿,公冶子不禁身心一震,这才幡然清醒,当下祭起飞剑,望西北而逃。
  
      云端上,只见古风忽然张开五指,口里道出一个“灭”字,已身在百丈外的公冶子,顷刻间化作了一片血雾。其余尚未跑掉的天风门弟子见状,断不敢再大口呼吸,皆吓得瘫软在地。
  
      “萧宁何在!”
  
      众人早已被他吓得魂飞魄散,此刻无人敢出声,古风见无人回答,手一招,地面一缕黑烟向他脑中驰去,他闭目冥想片刻,忽然睁开眼:“萧宁!你怎么能死了!你我一战未分胜负!你怎能死了!”他说罢一声长啸,直吓得各人魂飞魄散。
  
      “好强的魔气……”萧尘脑海里忽然响起了夙夜的声音。
  
      萧尘探向元鼎中的九霄环佩,道:“夙夜?你醒了?你也能感受到此人魔气?”
  
      “吾刚醒,撑不了多久,小子你先走,吾化形出来,在此与他周旋一二。”
  
      “不可!”萧尘斩钉截铁,语气间不容置疑,随后向那云端望去,道:“古风前辈,在下有一言……”话未说完只见云端射来一道冷光:“你是何人?”
  
      萧尘目光凝定,不避不闪,道:“晚辈萧尘……”他虽深恨魔道之人,但眼下还不会傻到同那公冶子一样去挑衅对方。
  
      “萧宁的后人?死!”古风一语说罢,抬手间一股魔气向萧尘袭去,忽然间只听得铮铮铮几声琴音响起,那魔气顿时被冲散。
  
      “恩?好强的魂力……”古风自言自语道,跟着手一抬,半空中骤然呈现出一个巨大黑洞,那黑洞越压越低,像是要吞尽万物。
  
      仅一瞬间,那黑洞便将整个飞云庭罩住。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待得黑洞隐去,飞云庭几近崩塌,空气中笼罩了一层血雾。
  
      一阵腥风吹来,血雾渐渐散开,飞云庭里除了萧家之人,其他天风门弟子皆在方才那黑洞之下化作了一团血雾,然而萧家之人,此刻却完好无异。
  
      “好啊!血咒仍在!你说不怕我冲出来!萧宁你敢骗我!你这小人!你这伪君子!你这……”古风立在云端,一连骂了些好没来由的话。
  
      突然间又听他一声大喝:“紫府结界!给我开!”跟着只见他两手在虚空中一划,那虚空竟被他生生撕出一道宽约三丈的裂缝,里面混沌一片,不可视物,显然另一边定是紫府无疑了。
  
      萧尘见他要离去,忙往半空中传去一道神念:“等等!你与萧宁究竟有何恩怨?”
  
      古风回过头来,射出两道冷冷的目光:“萧宁是这世上最卑鄙无耻的人,说好与我一决生死,但他却暗中让五大门派的人埋伏,伺机重创于我,这个仇我古风非报不可!”说罢往那半空里的混沌踏了去。
  
      好片刻,众人才如梦初醒,历经生死轮回一般,今日罹难者大多是些老弱妇女。
  
      萧尘想起了父母,立时往一片废墟中冲了去,神识一扫,在一间倒塌过半的房屋里寻到父母所在,只见萧亦凡脸上泪如雨下,怀中抱着苏晴,而苏晴被一剑穿心而过,已是生死不知。
  
      “娘!”萧尘目眦欲裂,发疯似的奔了过去,萧亦凡双眼布满了血丝,他身上也有七八处剑伤,语无伦次道:“尘儿,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萧尘立即往母亲体内送去真元,这时李慕雪等人也跑了过来,李慕雪擅长治愈术法,立即施展了出来。
  
      许久后,夜已深沉,一轮新月斜挂山巅,苏晴在李慕雪治愈之下终于悠悠醒转,脸上仍是煞白异常,抚着萧尘的脸庞,露出了一丝笑容,喃喃道:“尘……尘儿……你回来了,娘好想你……”
  
      萧尘紧紧握着她手,脸上泪如雨下:“娘,是孩儿不好,孩儿当初不该出去,不该闯祸……”
  
      萧亦凡见她醒来,也是喜极而泣,忽然,苏晴脸上变得极是怕人,仿佛看见了什么最可怕的事物,不断道:“来了……来了……”
  
      萧尘见她突然变得这般恐惧,心中也是一颤,传说人死之前会看见幽冥来的黑白无常,连忙将她扶住:“谁来了?没人啊,娘你看见什么了!”
  
      苏晴脸上甚是恐惧,身子不住颤抖:“快!快将我藏起来!”话音甫落,一阵脚步声在外面响起。
  
      众人回过身去,只见一个双鬓染霜的中年人正徐步走来,那人剑眉星目,气宇轩昂,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严不凡之气。
  
      那人神色冷峻望着屋里,一步步走来,萧寒等人身形一晃想要去将他拦下,然而当近到他三尺之外时,便再也前行不得一步,仿佛那人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无形之力,将所有人拒挡在外。
  
      萧尘足下一晃,挡在门口,冷冷道:“你是谁?想做什么!”那人终于停了下来,就这样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然而越是这样,萧尘心弦越是紧绷,因为他完全看不穿对方的修为,他的神识比一般修者敏锐无数倍,如果看不穿一个人的修为,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此人没有丝毫修为,二是此人修为远超于他。
  
      显然,面前这人处于后者,比公冶子强了不知多少,恐怕已是元婴境之上。
  
      正当他打算再次喝问时,背后响起了苏晴细细的声音:“尘儿……他,他是你二舅。”
  
      萧尘心中一惊,他从未听说过母亲家里的人,而此人修为如此之深,莫非,莫非……真的是紫府苏家!
  
      苏天啸冷冷道:“还不让开,是要我请么?”一番话说来不怒自威,萧尘身子一颤,退到了母亲身旁,而萧亦凡此刻脸上表情早已凝固。
  
      “二哥……”苏晴将头低着,不敢抬头看他,苏天啸冷哼一声,一拂衣袖,走近后往她体内注去一股真元,仅片刻,她脸色便大有好转。
  
      “哼!我见你的生死明灯不断闪烁,就知道你出了事。”苏天啸说到这里,冷冷看了萧亦凡一眼:“当年我将妹妹托付给你,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吗?”
  
      萧亦凡低着头无法反驳,苏晴身上那一剑,确实是替自己挡下的,萧尘身形一晃,挡在了父亲面前,望着面前这个从天而降的舅舅,不言不语。
  
      苏天啸一拂衣袖,望向苏晴:“三妹,你出来这么多年了,父亲可是一直念叨着你,每年过节都吩咐厨房做些你最爱吃的菜,可你却从未回来过……”
  
      苏晴将头低低垂了下去:“我……”
  
      苏天啸冷冷道:“怎么?你还不打算回家看看他老人家吗?”
  
      苏晴猛将头抬了起来,不断摇着:“不!我不回去!”她知道,这一回去,肯定是永远也出不来了,苏家也有着千年祖训,不得与萧姓之人有任何来往……
  
      苏天啸一拂衣袖:“二十年前我放纵你一次,今日做哥哥的由不得你了!”萧尘身形一晃,挡在了母亲面前:“娘不想跟你走,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苏晴连忙拉了拉他衣袖:“尘儿,别这样跟你二舅说话……”
  
      苏天啸冷冷一拂衣袖:“三妹,你可是生了个好儿子啊!咱们家的后辈青年中,哪个有他这般有魄力的!”
  
      言语中显然已经得知苏婉之事了,他话音甫落,四周空间元力忽然一阵激荡,萧尘胸口一闷,竟连动也不能再动一下了。
  
      其余人亦是一样,无法提起内力,无法动弹,这乃是苏家的禁锢术,以强大的念力缚住对方行动。
  
      苏天啸走到苏晴面前,拉了她便往外走。
  
      “尘儿!四哥!”
  
      苏晴不断挣扎,脸上泪如雨下,却哪里挣得开苏天啸,萧亦凡亦是不断喊着:“晴妹!”却是只能眼睁睁看她被苏天啸带走。
  
      萧尘一遍遍默念着玄青秘术口诀,终于在最后一刻冲开禁锢术,然而苏天啸却已结了个印,带着苏晴凭空消失了。
  
      片刻后禁锢术自动解除,其余人也都能自由行动了,萧尘默默望着天边一弯新月,伫立许久不语。
  
      萧亦凡慢慢走了出来,萧尘转过身去,见他身上还有伤,声音有些颓废:“父亲,你先回去吧,我一定会将娘带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