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六章 萧宁封印的大魔

第七十六章 萧宁封印的大魔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了,这日萧尘伤势基本完全恢复了,去到屋外,原来这落玉霞建在山谷之中,只见地势平坦,屋舍俨然,鸡犬相鸣,远处更有桑田水渠。
  
      各处有许多黄发小儿,白须老翁,男男女女数不胜数,这里竟像是一个远离尘世纷扰的世外桃源,而这些人看上去既像普通人,却又带了一丝隐隐妖气。
  
      半个时辰后,熠瞳带他来到一座竹林,竹林深处隐约有幽幽琴音响起,行了片刻,只见竹林尽头处有一幽潭,潭边设了座竹屋,屋檐下挂着两只大红灯笼,而门额上的牌匾写着“犹盼离人归”五个朱红秀字。
  
      琴声,俨然是从屋中传来。
  
      “小瞳,是萧公子来了么?”屋内琴音戛然而止,随后响起一个淡淡的女子声音。
  
      “恩。”
  
      几人随即进到屋中,但见屋里陈设素净典雅,竹案上放了一张瑶琴,瑶琴前坐着一名仙姿佚貌的白衣女子,不淡妆,不浓抹,已胜却无数瑶台仙子,在她旁边还有一名十五六岁的青衫少女。
  
      萧尘拱手道:“在下萧尘,之前多谢姐姐相救。”他见这女子约莫二十来岁,比他稍大,称之一声姐姐是为有礼。
  
      女子名叫白素素,乃是此间主人,她看着萧尘,眼神里透着些说不出的伤感,眉宇间仿佛全是化不开的愁,轻叹一声:“弹指十八载,转眼你已长这么大了……”
  
      “什么?”萧尘有些不明白她的话,一旁的青衫少女叫了起来:“对对对!就是他之前在酒馆欺负我!臭蛮蛮还不帮我!姐姐你快帮我教训他!”
  
      萧尘当然认出了她是当初在酒馆以毒针伤人的少女,白素素轻轻瞪了少女一眼:“青儿,不许对客人无礼。”随后又看向萧尘:“抱歉,小妹生性顽劣,让萧公子见笑了。”
  
      萧尘苦笑:“哪里……”若早知这少女有这么个修为恐怖的姐姐,那次再给他俩胆,也不敢去招惹啊。
  
      各人谈吐片刻,萧尘起身拱手道:“多谢白姐这几日照顾,接下来萧某就不敢再继续叨扰了……”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白素素抬起头道,眉宇间的愁仿佛更加浓了。
  
      “是萧某家中有事,实是不能多作耽搁。”
  
      其实萧尘何尝不想多留些时日,眼前这个女子,明明从未见过,但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只可惜他近来事事缠身,须当尽快回去处理为好。
  
      “也罢,玉落峰结界颇多,小瞳,你送下萧公子他们吧。”
  
      一个时辰后,熠瞳将二人送出山林,萧尘抱拳道:“熠兄,就到这里吧。”
  
      熠瞳点头一笑:“那好,后会有期,改日熠某再请萧兄弟喝酒。”
  
      “好!”萧尘笑了笑,不知为何,似乎对这个熠瞳也感到十分亲切,尽管初次见面时还险些闹出不愉快。
  
      和李慕雪去到下一个小镇,萧尘找来辆马车,当务之急,他须尽快回到萧家,总感觉心中越来越不安了。
  
      熠瞳回到落玉霞后,与白素素二人站在崖巅,熠瞳看着腰间的紫金葫芦,问道:“他真的是大哥当初拼死也要复活之人吗?”
  
      “是的,他就是你大哥宁可牺牲自己性命也要复活的人……”
  
      白素素深吸了口气,忽然间目光一冷:“明天让人去趟天风门,以灵寂间的名义告诉他们,倘若再敢对萧尘一分不利,从此世间便不会再有天风门了!”
  
      与此同时,在云中城里一座高山之巅,两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山巅,衣衫猎猎作响,一人冷冷注视着萧家的方向,此人正是公冶子。
  
      旁边的青袍老者道:“公冶子,你再听我一劝,若你迁怒凡人,此事万一传到万仙盟去,只怕不好交代,更何况这个萧家……”
  
      公冶子手一抬,脸上布满了杀气:“那小子害我白白损去三成命元,我非得将他全族人炼为血魂不可!出了事,我一人承下便是!”
  
      ……
  
      马车堪堪行到暮色时分,终于抵达云中城了,就在这时,萧尘突然感到心口一阵剧痛,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喃喃念道:“母亲……”
  
      撩开车帷,只见萧家上空煞气冲天,黑云笼罩,今日天气晴朗,那黑云断不该是降雨之象。
  
      想到此处,他全身一冷,寒从心起,纵身一跃,飞出马车,往萧家方向疾奔而去,后面李慕雪见状,也迅速跟了上去。
  
      而此刻,在萧家那边峻岭之上,杀声震天,山道上横七竖八倒了无数萧家守卫,飞云庭中更是血流成河,尸首狼藉,无数屋殿在漫天剑气之下,化为飞灰……
  
      萧天启全身是血,脸上惊恐不胜,恐惧的看着夜幕下一名红袍老道,颤声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红袍老道正是公冶子,他冷冷一哼:“为什么?因为你们的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话末又一剑往几名躲在树后的妇女脖子上斩去,顿时鲜血飞溅,那几名妇女连惨叫尚来不及,便沉重的倒了下去。
  
      旁边的一名弟子立即打开摄魂袋,将那几名妇女的魂魄收了进去,远处的老弱妇女见状,均吓得不敢动弹。
  
      萧天启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心想此人是修仙之人,去年萧婉儿跟萧寒还有萧尘一起出去了,现在前两人都回来了,唯独萧尘还没回来,恐怕是萧尘在外面闯下了大祸。
  
      “我等都是普通人,前辈今日如何才肯放过我们?”
  
      公冶子冷冷一笑:“放过你们?贫道杀心已起,佛也难阻!”话音甫落,身旁忽然溅起一道血柱,却是那手持摄魂袋的弟子被外面来的一柄飞剑取了首级。
  
      跟着只见几道白芒一闪,地面又有七八名弟子在一瞬间被飞剑取了首级,最后人影一晃,萧尘落在了庭中,双目通红,脸上布满了杀气。
  
      萧天启见他终于回来了,颤声道:“萧尘!你如何得罪了这位前辈!还不向前辈认罪!”
  
      萧尘嘿嘿冷笑道:“认罪?我今天还要杀了这个老匹夫!”话末一剑向公冶子刺去,登时白芒耀眼,铮的一声,竟将公冶子手中那边长剑斩断了。
  
      无垢剑乃是上古神兵,寻常修士的宝剑如何抵挡得了,公冶子立即露出炽热的目光,扔掉手中半截残剑,一掌朝萧尘打了去。
  
      这一掌岂是等闲,直震得地面也不住颤抖,萧尘勉力接下一掌,顿时只感全身快要散架一般,公冶子虽然前几日元气大伤,但毕竟是结丹境的修士,凭萧尘炼气九层如何抵御得了?
  
      此刻萧尘双眼布满了血丝,只要今日不死,他日必将踏平整个天风门!
  
      公冶子自然也瞧出了他眼神里的仇恨,今日断不可能再放其安然离去,思索间又是一掌袭至,这时李慕雪也赶到了。
  
      “慢着!前辈也是玄门中人,今日在此大开杀戒,就不怕传到万仙盟去吗?”
  
      公冶子冷笑一声:“怕就不会来了!”说话间仍是一掌朝萧尘打了去。
  
      两道人影一晃,却是萧寒跟萧婉儿,此刻几人合力,方才勉强抵挡得住公冶子的攻势。
  
      萧尘看向身旁二人:“我父母呢?”若是今日父母出了事,即便日后踏平整个天风门,也难消心头之恨。
  
      “不知道。”萧寒冷冷道,说话间控制着飞剑,一剑朝公冶子斩了去。
  
      这边几人拖住公冶子,那边萧天启找到一名紫衣少女,正是萧尘的堂姐萧玉。
  
      “玉儿,你听我说,今日事关萧家存亡,唯有你才有那功力解开后山古墓中的封印,你仔细听我说,待会进到墓洞中,先打碎那八块石碑……”
  
      萧玉听着,脸上甚是迷茫,显然不明白他口中之意,然而旁边几位长老均是脸色一变:“不可!决计不可!那封印乃是……”
  
      萧天启摇摇头,如今已事关萧家千年存亡,众长老自然看出了他心意已决,当下不再言语,纷纷回避。
  
      “玉儿,你过来!我传你秘诀!”
  
      萧玉俯耳过去,凝神倾听,待得口诀传授完毕,萧天启道:“待会封印一旦开启,你便要立刻离开古墓,越远越好!”
  
      萧玉点点头,不敢再迟疑,疾身向后山古墓奔去,此刻古墓早已是煞气冲天,黑云翻滚不止,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飞云庭内,萧尘几人合斗公冶子,已是连连败下阵来,眼见不敌,忽然只听后山那边传来一声动天彻底的魔啸,各人站不住脚,纷纷往地上倒去。
  
      此刻古墓上空黑云翻滚不止,那黑云快速向古墓压去,轰隆隆落下无数道耀眼闪电,但那闪电并不消失,而是持续耀眼,将萧家后山映得如同白昼!
  
      “是天罚!”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无比!
  
      所谓天罚,便是某个地方一旦出现了超其限制的力量,那么必将引下九天玄雷!修道者羽化飞升,金针渡雷劫,亦是如此。
  
      各人睁大眼睛望着那后山上空的耀眼雷电,直是魂荡魄摄,思量未定,一股铺天盖地的气息弥漫过来,一时间众人俱感胸闷气短,无力呼吸。
  
      “是魔气!”萧尘心中已激起了惊涛骇浪,别人不知那气息为何,他却再熟悉不过,俨然便是数千年前那种魔气。
  
      而这时,公冶子也变得不安起来,不再与萧尘等人纠缠,这股气息实在太可怕了。
  
      忽然间一片黑云朝飞云庭这边迅速罩来,萧尘脑中顷刻间闪过无数纷杂的念头,他突然想到之前闯进古墓时的山洞,那八块石碑围着的石墓,此人竟然是那墓主人!
  
      至此他已完全敢断定,定是萧家真祖萧宁以无上法力设下层层封印,将那大魔禁锢在石墓下,并传下口谕无论如何也不得破此封印,却怎料到千年后口谕渐渐传成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启此封印”。
  
      “千年了!萧宁!你封得住我古风吗!”黑云之中忽然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