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五章 尸傀

第七十五章 尸傀


  
      “里面的人,出来吧,不要让老夫亲自请。”
  
      外面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萧尘心中一惊,这声音是……当初来三清门抓走落师姐跟仙儿那三人里面的公冶子!
  
      只听外面车夫颤声道:“道长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里面只是老朽几名家眷……”话音到此便猝然而止,随后是噗通倒地之声响起,显然是丢掉了性命。
  
      萧尘破窗而出,见车夫已经毙命倒在血泊中,冷冷向公冶子看去,想说为何连普通人也不放过,但又想到天风门那个血池,他们害人无数,又怎会在乎一两个凡人的性命。
  
      公冶子冷声道:“果然是你啊,识相的话跟我回去,否则……”说到此处忽然一掌朝马车里打去,砰的一声,马车四分五裂,萧寒等人瞬间飞了出来。
  
      李慕雪看见倒在血泊里的车夫,惊叫了一声,随后紧紧捂着嘴,萧尘当机立断,拉着她往林中逃去,萧寒与上官嫣也跟了上去,眼下几人想要对付公冶子,是决计不可能的。
  
      “师尊,要去追么?”一名弟子开口询问。
  
      公冶子手一抬:“你们回去两个人,告诉掌门,准备带人踏平萧家,然后将他们所有人炼为血魂。”
  
      “是,师尊。”两名弟子立即往桑城方向而去,剩下四人仍然留在此间。
  
      “你们跟我进林子抓人,其余人不管,但那个萧尘一定要活捉,先前那两个跑了,这一次绝不能再让人跑掉!”公冶子说罢,展开神行术,往林中而去。
  
      林中古木参天,越往里跑道路越是迂回诡异,远处则是群山连绵,山势险峻无比,萧尘等人疾奔一炷香时辰,已不知来到哪里,萧尘道:“你们回萧家,另外再去三清门通知二位前辈。”
  
      “那你呢?”
  
      “我引开那老道士。”说到这里,萧尘看向身旁的李慕雪:“慕雪,你也走!”
  
      “你一人对付不了他们,我留下来。”
  
      说话间,后方追声已至,萧寒跟上官嫣不多言,立即往云州方向跑去,李慕雪不肯离去,与萧尘往山林深处奔去。
  
      越往里跑,气氛越是诡异,隐隐有一股异常波动从山林深处传来,轰隆一声雷响,公冶子与四名弟子已经追了上来。
  
      萧尘急催咒诀,数道气刃一齐往后斩去,顿时草木纷飞,公冶子提气抵御,但似乎此处隐隐有着禁锢,他连一半的实力也无法发挥出来。
  
      萧尘自然也看出些端倪,更不犹豫,拉着李慕雪便往更深的山林奔去,双方持续半个时辰,速度均渐渐缓了下来。
  
      只见前方煞气冲天,透着一股无穷诡异,萧尘果断拉着李慕雪往深处奔了去,公冶子几人却停了下来。
  
      “师尊,前面便是落玉霞的地界,我们还要继续追么?”
  
      公冶子眉头紧锁,神色尤为凝重:“追,但切记勿损里面一花一木,更不可惊动了此间主人。”
  
      半个时辰后,萧尘二人跑到一处幽谷,但见四周草木繁盛,鸟语花香,与方才那气氛沉抑的林子截然不同,李慕雪忽然一声惊叫:“萧大哥!那是什么!”
  
      萧尘顺着她的目光急视过去,只见十丈外站着一道人影,确切的说,那不是人,而是一具僵尸,那僵尸浑身皮肤泛黑,身上煞气缭绕,面相可怖异常。
  
      此等灵气蕴绕,鸟语花香之地竟尔出现这种凶邪之物,绝非寻常之事,定然是有妖魅作祟,萧尘小声道:“勿要惊动此物,绕开走。”
  
      二人正当绕行,背后忽然一声霹雳之响,却是公冶子等人追了上来,十丈外那具僵尸也被惊动了,如同闪电一般袭了过来。
  
      僵尸快如闪电,疾冲而至,萧尘大喝一声“小心!”提起李慕雪便往一旁躲去,然而公冶子却不知此处竟还藏了一具妖物,一掌打去,砰的一声巨响,登时草木纷飞。
  
      公冶子大退两步,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妖物竟是如此坚不可摧,不待再次提运元力,那僵尸沉吼一声,再次攻至,一名筑基中期的弟子来不及躲避,直接被那僵尸两爪剖开了胸膛,瞬间两眼泛黑,死于非命。
  
      见此物如此厉害,绝非寻常尸变之人,萧尘不禁有些心有余悸,方才若是慢一步,死的就是李慕雪了,思忖及此,连忙拉着她往远处跑去。
  
      奔行半个时辰,一路上遇见了许多像刚才那样的僵尸,但萧尘都留给公冶子去对付了,一声破空之响,公冶子又一次追了上来。
  
      他浑身狼狈不堪,神色极怒,显然是对萧尘恼恨到了极点,若不是想活捉对方,他早已大开杀戒了,而他身旁原本四人,现在也只剩一人了,显然其他三人均死于僵尸之手了。
  
      “这回看你往哪跑!”
  
      公冶子喝罢,闪电般一招袭至,萧尘运足真元将苍龙吟施展出去,顿时龙吟之声震天,直传出十里之外。
  
      砰的一声巨响,二人掌力相碰,均是感到身体一震,往后倒退数步,公冶子之前为对付僵尸,显然是真元大损,所以萧尘才能与他暂时持平。
  
      “萧大哥小心!”就在这时,李慕雪忽然一声惊呼。
  
      萧尘尚未反应过来,只看见眼前黑影一晃,下一刻已身处半空,左肋瞬间传来一阵剧痛,仿佛要痛晕过去一般。
  
      落回地面,萧尘一口鲜血吐出,惊恐的看着不远处那道黑影,那是一具煞气冲天的僵尸,比之先前的强了不知多少,自己这具身体刀枪不入,犹如金刚锻造,却在这僵尸一拳之下,直接断掉了三四根肋骨。
  
      “萧大哥!”李慕雪有些惊慌失措,连忙往他体内注去真元,以缓伤势。
  
      “快……快走……”萧尘脸色煞白,冷汗直流,他强忍着痛楚,说话已是有些口齿不清。
  
      那僵尸双目通红,面相看上去可怕至极,它忽然头一转,往公冶子身上射去两道红芒,公冶子全身一震,立即躲开,身旁的弟子却躲闪不及,直接被红芒切成了三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公冶子脸上惊恐不胜,急忙中往怀里一探,摸出张符篆,立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符篆之上,那符篆发出道耀眼金芒,瞬间带着他遁地而去。
  
      “吼——”
  
      僵尸沉吼一声,转过身一步步朝萧尘走去,李慕雪全身一颤,已是吓得快哭出来了,护在萧尘面前:“你……别过来!”
  
      “快……走……”萧尘此刻虚弱无比,显然五脏六腑均在那一拳之下被震碎了,这僵尸之强,恐怕是堪比元婴境的修者了。
  
      就在那僵尸眼中两道红芒又要射出之际,半空中一名白衣女子飘然落下,指尖真气一凝,瞬间生出道结界,挡住了这两道红芒。
  
      随后只见她念了个诀,一道白光往那僵尸身上打去,轰的一声,那僵尸浑身燃起了金色火焰,顷刻间便被烧成了一堆黑灰。
  
      萧尘伤势过重,意识已逐渐有些模糊,模模糊糊中似乎又看见两人走来,一男一女,好像是那次与萧婉儿三人一起偷跑下山,在灵台镇酒馆里看见的那一男一女。
  
      萧尘想要出声,但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待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屋子里,李慕雪守在自己身旁,眼眶仍是红红的。
  
      “慕雪……”
  
      李慕雪听见声音,一下子抬起头来:“萧大哥,你醒了!”
  
      萧尘此刻仍是有些脸色发白,但身上痛楚已经减轻了不少,断掉的骨头似乎也被人以神通妙法续上了,他努力从床上撑了起来:“这里是哪?”
  
      “这里是落玉霞,是白姐姐救了我们,你不要动,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片刻后,屋外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萧兄弟,醒了吗?”
  
      这声音听来有几分耳熟,李慕雪去开门,只见屋外站着一名身着紫白长衫的男子,男子面貌俊朗,双瞳似火,皮肤白皙,犹若施了粉一般,在其腰间,悬挂着一个紫金葫芦。
  
      “说起来萧兄弟与我有过一面之缘,怎么?不记得了吗?”男子轻轻笑道。
  
      萧尘略一思索便回忆起来了,正是那次与萧婉儿跟萧寒偷跑下山,在灵台镇酒馆遇见的那个名叫熠瞳的男子,微微一笑:“原来是熠兄。”
  
      熠瞳笑了笑进到屋中,道:“你的伤势无碍,白姐说修养两天即可,所以这两日就委屈萧兄弟暂留此间了。”
  
      白姐?萧尘心中一凝,是晕倒前看见的那个白衣女子吗?只手便灭掉一具堪比元婴修者的僵尸,如此神通,看来自己这身伤也是她治好的。
  
      “说起来我还未谢过她,不知她现在何处?”萧尘觉得有些奇怪,素昧平生,她为何要相救自己?
  
      熠瞳轻轻一笑:“无妨,白姐说等你伤好了,便会来看你,至于攻击你的怪物,那是一具怨念超过百年的尸傀。”
  
      “百年尸傀?”
  
      “没错,尸傀乃是炼傀术里最残酷的一种,须以活人生生祭炼而成,一只拥有十载怨念的尸傀,在凡尘中便少有对手,何况是一只百年尸傀,而这些尸傀,我也不知近期为何会出现在我们落玉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