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四章 萧家魔煞

第七十四章 萧家魔煞

    船越行越远,渐渐的已望不见那座海岛,皇甫心儿俏立船头,望着天风门的方向,衣裙随风而动。
  
      “船头风大,跟我进去吧。”萧尘站在她旁边,心想她对天风门多少有些感情,正如自己对三清门一样。
  
      “师父平日里虽然有些严厉苛刻,但他却待我们几个极好。”
  
      皇甫心儿进到船舱,苏婉瞪了她一眼:“贱人!我终于落到你手里了,你现在很开心了是吧!”随后又瞪向萧尘等人:“我警告你们!我是苏家大小姐,你们敢对我怎样,一个也别想逃掉!包括你们的家人!”
  
      没人理会她,萧尘走了过去,眉头一皱:“紫府苏家?”
  
      苏婉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我告诉你,我一死,我家里的生死明灯就会熄灭,到时候我父亲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片海域!”
  
      萧尘没说话,取出当初母亲交给自己的徽章,递到她眼前:“你可见过这个?”
  
      苏婉愣了愣,随后猛地抬起头来:“这是我家的家徽!你从哪偷来的!”
  
      萧尘将徽章收起,一时只觉心乱如麻,母亲果然是紫府苏家的人么,那么眼前这个苏婉,很可能便是自己表妹……
  
      苏婉大声道:“我在问你话!这徽章你是从哪里偷来的!”
  
      萧尘不去理会,看向上官嫣:“看好她。”
  
      上官嫣阴险一笑,朝苏婉走了过去:“师父,外面冷,我们去屋里坐吧。”
  
      苏婉目含恐惧,不住往后退去,颤声道:“你……我是你师父!你想做什么!你要欺师灭祖吗!”上官嫣嘻嘻一笑:“徒儿孝敬师父,怕师父在外面着凉呢!”说着将她往一间船舱里拉了去。
  
      萧尘感到有些眩晕乏力,也去了一间船舱,半个时辰后,萧寒走了进来:“我们萧家有着千年祖训,不得与苏姓之人来往,而你母亲却姓苏,该不会那个苏婉是你表妹吧?”
  
      萧尘眉心越锁越深:“上官嫣没轻没重,我去看看,免得她搞出什么事来。”
  
      “怎么?这么快就担心起你表妹来了?”
  
      二人一齐来到上官嫣的房间外,听见里面传出呜呜哭泣声,推开门一看,不禁双双怔住了。
  
      “你在做什么!”
  
      只见苏婉双臂还有腿上都被划出许条口子,上面爬满了蛊虫,脸上也被划花了,此刻她面无表情张着嘴,身子不住颤抖,双眼睁得大大的,眼泪不住滑落。
  
      “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上官嫣连忙将匕首藏了起来,理直气壮道:“这么多天了,我的小花小绿不吸血能行吗!”
  
      萧尘脸色甚是难看,袖袍一拂,将她那些小花小绿从苏婉身上拂去,随后快速走了过去将苏婉扶起,好在伤痕不深,用灵药可保不留疤痕。
  
      苏婉恨恨瞪着他:“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忽然间船身一阵剧烈摇晃,几人都有些站立不稳,透过舷窗往外望去,只见白浪滔天,一条二十来丈长的蛟龙纵出了水面。
  
      “吼!”一声震天咆哮,船里水手均吓得魂飞魄散,萧尘几人迅速去到外面甲板,一道白花花的水柱立即卷了过来。
  
      “抓稳了!千万别掉下去!”萧尘撑起一道防御结界将水柱阻挡在外,这大海无边无际,以目前几人修为,御剑飞行显然难以穿过,落入海中必然九死一生。
  
      皇甫心儿也赶了出来,见是本门龙尊,连忙往萧尘体内注去一道真气,助他抵御攻击,然而一道又一道水柱激来,萧尘渐感吃力,回过头道:“你回船舱里,别出来!”
  
      “此物是紫府天风门上一任掌门云崖子的灵兽,你一人抵挡不住!”
  
      二人说话之余,蛟龙停止了水柱攻击,忽然整个身子往船撞来,萧尘暗道不妙,这等庞然大物撞上来,势必将整个船身撞得四分五裂,手上掐了个剑诀,无垢剑化作一道白芒往龙头上斩了去。
  
      无垢剑虽是上古神兵,却也难以对其造成任何伤害,蛟龙迅速冲了上来,眨眼已不足二十丈远。
  
      一层一层大浪打过来,船身越摇越厉害,只怕那蛟龙还未撞上来,这艘船便要被它激起的白浪掀翻,萧尘运足真气,打出一掌苍龙吟,但听得龙吟之声不断,海面顿时炸起了一道道千尺高的水柱。
  
      那蛟龙乍听龙吟之声,身子一颤,断不敢再往前冲,身子半入水中,小心翼翼望着眼前这只小船,忽然一道青光闪过,苏婉御剑落在了蛟龙身上,她方才趁乱冲破了萧尘之前封的穴道,此刻自是毫无犹豫便逃了出去。
  
      那蛟龙咆哮一声,返身便往天风门的海岛去了,海面渐渐平静下来,眼下失去人质,萧尘深恐天谷子追上来,令水手以最快的速度行驶。
  
      萧寒也在水底暗运内力,一艘货船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吓得十几个水手面色煞白,终于到暮色时分,船回到了桑城码头,几人更不敢停留,上岸便走。
  
      李慕雪早已吩咐好最快的马车接应,几人顾不得用饭,立刻离开了桑城。
  
      “没有找到落师姐跟仙儿吗?”
  
      萧尘摇摇头没有说话,李慕雪又看向皇甫心儿,问道:“这位是?”
  
      “这是某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上官嫣抢着道,但话未说完便被萧尘一眼瞪了下去。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今夜星月无光,外面一片寂然,只有马车轮轱辘作响,赶车的车夫道:“郡主,往前百里有个淮南镇,夜里不便赶路,不如去歇息一夜再走吧?”
  
      “好。”
  
      几人在车内以真元凝出白光,片刻后,萧寒问道:“接下来去哪?”
  
      “回趟萧家吧。”萧尘看着手里的徽章,一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随后又看向皇甫心儿:“跟我一起吗?”
  
      皇甫心儿摇了摇头:“我想回家看看。”
  
      “也好,我认识两个前辈,等此间事情处理完,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进入紫府的,明天我先送你回柳州吧。”萧尘不知该说什么了,也许现在进入紫府,是她最大的心愿吧。
  
      “我……”皇甫心儿动了动嘴唇,又将头低了下去,终是什么也没说。
  
      一个多时辰后,几人到达淮南镇,临时找了间小店住下,用过饭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萧尘望着漆黑如墨的夜空,心中始终隐隐有些担心。
  
      上一次,萧家本该在去年三月初四被灭,而再过几日,便又是三月初四了。
  
      而此刻,在云中城的萧家,一片死寂沉沉,每间屋殿的房门都紧紧掩闭,是因为最近些日,萧家后山古墓煞气冲天,黑云笼罩,到了夜里还时常有恐怖的声音传出。
  
      “萧宁……你困不住我……待我重见天日,便是你萧家灭亡之时……”
  
      声音仿佛是从地底传出,虽然无人听得清说的什么,但都惶恐不已,仿佛末日快要来临一般,众守卫都已撤离了,无人敢再靠近古墓一分。
  
      ……
  
      次晨醒来,萧尘发现皇甫心儿不见了,只在房中留下“君勿思”三个字的纸条,足步一晃,往镇外柳州的方向追了去。追出三十里,终于瞧见前面一名绿裙少女,跑上前道:“你怎么一个人走了?”
  
      皇甫心儿转过身来,眼眶还有些红红的,哽咽道:“没事,我只是想回家看看。”
  
      萧尘轻叹一声,想说跟我回去吧,但最终说成了:“我送你吧。”
  
      皇甫心儿抽泣了一下,摇摇头笑道:“真的没事,你回去吧,别让几位朋友久等了。”
  
      见她去意已决,萧尘长叹一声:“也罢。”
  
      二人去到下一座城镇,萧尘找了辆马车,临别前,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给不了太多承诺,道:“以后有事,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自己一人小心些。”说罢,从怀中取出一块玉笺,递给了她。
  
      “恩。”皇甫心儿接过玉笺,强颜欢笑,点了点头。
  
      萧尘伫立风中许久,马车将二人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再也回不到从前,他心中苦涩难言,不愿离去,对于皇甫心儿,以往的记忆逐渐模糊了,倒是半个月来在天风门的一幕幕,如何也挥之不去。
  
      “你可以做我师父么?”
  
      “你修为远在我之上,称我一声师父,是委屈你了……”
  
      脑海中仿佛又浮现出那天的一幕,自己突然跑上去要拜她为师,她当时手足无措的模样。
  
      忽然间胸口传来一阵暖意,萧尘摸出那块炎心玉。
  
      “你拜我为师,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是炎心玉,取自北荒石中火……”
  
      轻叹一声,收起炎心玉,萧尘转身往淮南镇的方向去了。
  
      回到淮南镇,李慕雪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难免心中一酸,问道:“追上了么?”
  
      萧尘摇摇头:“她走了。”
  
      几人不再多言,乘坐马车往云州萧家的方向而去,一路上萧尘都感到有些不安,吩咐车夫快一些,这股不安并非来自皇甫心儿,而是来自家中父母。
  
      两个时辰后,忽然间外面一声巨响,马车急停下来,跟着是车夫颤抖的声音:“道长……为何阻我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