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七十三章 天谷子

第七十三章 天谷子


  
      上官嫣一听,脸一下子苦了:“原来这是一出请君入瓮……怎么办,等天一亮他们定然会来围杀我们。”
  
      萧尘冷冷一笑:“我还怕他们不来。”萧寒神色一凝:“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天风门的实力不可小觑,若是天谷子亲自出马,我们绝无生还可能。”
  
      萧尘冷冷笑了笑,就地打坐,运转起玄青功法来,萧寒二人神色焦急,无数次试图强行冲破结界,皆是无用,即便是无人来,关个三两月,饿也饿死了。
  
      “你有办法破开结界吗?”
  
      萧尘睁开眼,缓缓道:“阵法设在外面,除非外面有人能接应,否则我也没办法。”
  
      月影渐移,一个时辰过去了,上官嫣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呜,我不想死在这里啊……”
  
      两个时辰过去了,天空变作湛蓝,快破晓了,上官嫣站了起来,跑到萧尘那边,使劲摇晃着他双肩:“你别打坐了,天快亮了,你想想办法啊!”
  
      萧尘起身走到洞口,往洞外八柄巨剑打去几道指力,然而有着结界阻挡,指力根本无法穿透。忽然间一阵沙沙之响,远处一道人影正匆忙走来,上官嫣连忙躲到了他身后去。
  
      那人一身绿裙,走到洞前,面色十分焦急,正是皇甫心儿。
  
      “你怎么来了?快离开!”萧尘紧张道,若等会让人发现她也在此,只怕她也会被视作同党。
  
      上官嫣探出个小脑袋,楚楚道:“师叔千万别走啊!我和你徒弟都被困在这鬼地方了,快救我们出去啊。”
  
      皇甫心儿望了望半空八柄巨剑,指尖捻起一道白光向其中一柄打去,白光打在巨剑之上,非但之前萧尘留在上面的符篆纹丝不动,她自己还被震得大退了几步。
  
      “你别乱来!”萧尘叫道,思索片刻又道:“打向离位。”
  
      皇甫心儿听后立即向离位的巨剑打去一道指力,这次倒没有被反震,剑上符篆也松动了一下。
  
      “再打向兑位。”
  
      皇甫心儿点点头,捻指向兑位打去一道白光,砰的一声被震得气血翻涌,不仅兑位符篆纹丝不动,连之前离位的符篆也贴紧了。
  
      “这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很精通阵法吗?”上官嫣焦急问道。
  
      萧尘没好气看了她一眼:“你以为破阵很容易吗?除非你能令时间停止流动,否则八个阵脚随时变幻,错了一个前功尽弃!一旁呆着去,别来打扰我!”说罢,掐指算了算,道:“打向坎位。”
  
      半个时辰过去了,天已大亮,一缕晨光斜斜照进了山洞,皇甫心儿脸色煞白,已是累得大汗淋漓。
  
      失败许多次后,眼下只剩下乾、震二位,若是错了那么又将是前功尽弃,还须重来,萧尘额头冷汗直冒,在心中演算了无数套规律,许久才开口道:“震位!”
  
      上官嫣忙道:“等等!你确定吗?”话音未落,皇甫心儿已向震位打了道指力去,嗤的一声,上面的符篆脱落了,连同其它七柄巨剑上的符篆也一起脱落。
  
      轰隆隆,八柄巨剑再次运转起来,皇甫心儿脸上一喜,终于舒了口气,三人当即出到洞外,上官嫣恨恨往那剑上望了一眼:“看我不把你们全都砸下来!”说着便要俯身去拾地上的石头。
  
      “别玩了,走!”萧尘立即抓起她手腕,正要返身,忽听萧寒道:“来不及了,准备一战吧。”
  
      但见数十条人影纵身飞来,为首的正是楚别赋,旁边还有苏婉跟凌宇轩。
  
      “师妹,你要如何解释?”
  
      皇甫心儿还待解释什么,萧尘将她揽到身后,看向楚别赋:“我今天要将她带走。”
  
      楚别赋冷哼一声:“阁下潜入我天风门,目的为何,我正好也要请教一番!”话音甫落,双手不停掐诀,顿时生出道道金光剑气。
  
      萧尘撑起一片防御结界将几人罩在其中,对面数十人见状立即身形一动攻了过来,萧寒立即祭出仙剑抵御。
  
      上官嫣摇响铃铛,四面八方的毒虫猛蚁都聚集了过来,萧尘一边撑起结界抵挡空中落下的剑气,一边与楚别赋斗在了一起。
  
      战况愈演愈烈,各人四周真元震荡,宁静的山间迎来了第一个不宁静的清晨。远处不断有天风门弟子闻声赶来,萧尘缠住楚别赋,其余几人以萧寒为首,一路突破重围。
  
      四人且战且退,一路到了山门前的大广场,广场上围了上千之众,各人持剑而立,或是结成剑阵,或是凝神布诀,显然早已准备好一切。
  
      朝阳下剑锋耀眼,似万道金蛇,一齐攻至,萧尘祭出无垢仙剑,剑走飞虹,登时斩断无数人的长剑,他并非嗜杀之人,不想多添杀孽,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天谷子,还有紫府里的天风门。
  
      四人退至广场中央,密密麻麻的人包围过来,其中不乏修为较高的,已然是退无可退。
  
      忽然间西首天际几道金光剑气凛冽而来,却是楚别赋带着另外几人结成剑阵罩了过来,苏婉也在,下方广场无数弟子见状,也都纷纷结成了巨大的剑阵,往中间四人罩了过去。
  
      霎时间剑气漫天纵横,萧尘立时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这些人结成剑阵,真气互补,但是自己这几人真气总有耗尽的一刻,当下撑起一片防御结界抵挡外来剑气,大声道:“我断后,萧寒,你带了人往山下退!”
  
      “少废话!你留下来只有死!”
  
      忽然间,山巅一道剑光破空而至,刹那间落到地面,幻作一名青袍老道,以楚别赋为首,广场上各人都伏拜了下去:“恭迎师尊出关!”
  
      萧尘暗道不妙,莫非此人便是天谷子,从气息来看,此人至少是结丹后期了。
  
      天谷子冷冷望向皇甫心儿:“心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皇甫心儿将头低了下去,自知此刻说什么也解释不清了。
  
      苏婉冷冷一笑,走到天谷子身旁,说道:“师父,她背叛了本门,给那几个人做内应。”
  
      天谷子脸色愈加难看:“心儿,她口中所言是真的吗?当初你爷爷送你来此,盼你好生学艺……”话未说完,皇甫心儿抬起头来,两行眼泪从脸颊滑落:“对不起,师父……”
  
      “哼!”天谷子冷冷一拂衣袖:“此事为师日后再找你细说!”说罢冷冷望向萧尘等人:“不知三位小友如何称呼?”
  
      “称呼就免了,今日我要带人走。”萧尘将皇甫心儿揽在身后,冷静道。
  
      “那就试试看!”天谷子忽然一袖拂去,登时狂风四起,萧尘猛提真元抵御,顿时只觉五脏六腑要被震裂一般,嗤的一声,脸上面具化作粉碎。
  
      好在这里并无人见过他本来面貌,天谷子也不知他是何人,沉声道:“贫道再问一遍,你究竟是何人!”话末了又是一掌打去,这一掌气势凶猛无比,掌力尚未打至,萧尘便已然承受不住。
  
      人影一晃,皇甫心儿展开双臂挡在了他前边:“师父,不要!”
  
      天谷子目光一凝,收回掌力,冷冷道:“你当真要与为师作对吗?”语罢袖袍一拂,一股柔力将她卷向了一旁。
  
      不远处苏婉眼中杀机一现,趁着皇甫心儿尚未着地,一剑向她刺了去,萧尘目光何其敏锐,掌力一震地面,身子推入半空,向苏婉抓去。
  
      苏婉见萧尘袭来,半空里一个倒纵,急急往后退去,楚别赋急忙叫道:“师妹小心!”纵身一跃,飞了过去。
  
      楚别赋这一招看似去帮她,反而阻了她后退的道路,想令她死了最好,苏婉不及细思,已被萧尘抓住手腕,顿时只觉全身一麻,再也提不起一丝真气。
  
      “全都让开!否则我杀了她!”
  
      楚别赋急忙道:“休得伤我师妹!”说话时眼中却有一道精光一闪而过。
  
      萧尘挟持了苏婉退回萧寒等人身旁,苏婉浑身使不出劲,只得大喊:“我是紫府苏家大小姐,你再不放开我,定要你们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你给我闭嘴!”萧尘往她身上打去几道之力,随后看向天谷子:“让所有人退后!”
  
      “小友有话好说,快放开她!”
  
      若是此刻被挟持的是其他任何一个人,天谷子都不会这般紧张,唯独这个苏婉身份非同小可,决计不能让她在天风门出了岔子。
  
      萧尘见天谷子有所行动,忙向上官嫣道:“在她身上下一记最厉害的蛊!”
  
      上官嫣二话不说,胡乱在苏婉身上下了一通蛊,然后紧紧躲在二人身后。
  
      天谷子一步步逼近,却又不敢贸然救人,萧尘喝道:“再敢走前一步我立刻教她命丧黄泉!”
  
      苏婉身上中了蛊,又见挟持着自己的人突然变得有些癫狂,吓得脸色煞白不敢说话。
  
      “快下山!”
  
      几人立即去到山下,远远听见海边传来一声号角,立即往那边海岸去了,萧寒纵飞上船,一剑杀了两名天风门弟子,吓得船上的水手心胆俱裂。
  
      “贫道放你们走!快快放了我徒儿!”天谷子等人亦是追了下来。苏婉见对方要带自己上船,脸上惊恐不已,渐渐红了眼,哭道:“师父,救我!”
  
      “等我们安全了,自然会放了她!”萧尘说罢,提着苏婉登上了货船,皇甫心儿与上官嫣也随即飞上了船头。
  
      “心儿!你也要与他们一起走吗!”天谷子追了上来,却不敢登船。
  
      皇甫心儿眼中泪水泫然欲滴,伏在船头朝他一拜:“对不起,师父,是徒儿不孝。”
  
      “开船!违抗者死!”萧寒转身往船舱里一喝,十几个水手吓得魂飞魄散,断不敢多言,将船驶离了岸边。
  
      天谷子欲追上去,忽然身子一顿,捂住了胸口,脸色变得甚是难看。料想应是还处于闭关期间,急忙出来导致伤了元气。
  
      “师父,你没事吧!”楚别赋急忙将他扶住。
  
      天谷子摇了摇手,望着渐渐远去的货船,目光一凝:“心儿愿意跟他们走,我想我知道他们其中一个人是谁了,恐怕是为一年前的事,一个凡尘的世家子弟竟敢犯到我天风门来了,这两日等我疗伤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