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九章 凌影风

第六十九章 凌影风

readx();    远处,萧寒淡淡一笑:“竟能逼得他使出全力哎。”上官嫣轻声一哼:“活该!是他自己不要我帮忙的!”
  
      二人正说着,一道人影慢慢走了过来,萧寒转过头去,见是七杀,问道:“你伤好了?”七杀冷冷注视着擂台,没有说话。
  
      凌宇轩双眼一眯:“炼气七层?”说话时身形一展,似一道疾风直向萧尘面庞掠到。
  
      他之前的速度很快,然而对于此刻展露所有实力的萧尘来讲,却又显得不足道哉,只见萧尘微一念诀,台上顿时鬼影重重,凌宇轩一掌打在一道虚影之上,手臂上所携劲力仿若石入泥沼,顷刻消失无踪,未待回过神来,只觉身体已经凌空,竟是被萧尘提着手臂抡飞了出去。
  
      台下惊呼一片,一招,仅仅一招便反败为胜,凌宇轩腾空之际猛往后打出一掌,使得自己身体不至于落入台下,待站稳后,身体如似一道闪电贯到萧尘面前,一拳轰去,砰的一声巨响,二人拳掌相交,均是感到手臂一震。
  
      但是萧尘身法更为矫捷,第一掌掌力未消,第二掌已随至,凌宇轩抵挡不及,侧身让开,却被对方顺势一脚踢中腹部,倒飞出数丈远。
  
      此刻萧尘在修炼法门中结合了萧家上乘古武,凌宇轩以丹药提升修为,终究不可能与其相比,两次被对方击飞已是颇显狼狈,忽听高台上一声清喝:“接剑!”
  
      一道青光剑影朝擂台飞了去,凌宇轩纵身一跃,接过表姐送来的青霜宝剑,青霜剑本也属仙品,奈何苏婉功力不够,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不过十之一二。
  
      然而凌宇轩因服用了筑元丹修为大涨,青霜剑在他手上青芒大增,嗤嗤两声,便朝萧尘送到,但见剑影缭乱,凌宇轩使出一套凌家剑法,剑气生猛,直撼天地,甚至连擂台四周的元气也被隐隐带动了起来,呈现出一种轻烟薄雾的状态。
  
      台下尽皆聚精会神观看,萧尘往后一纵,不敢硬挡剑气,凌宇轩虽然身法不如他,但此刻功力却不在他之下,可想而知这些剑气是何等厉害。
  
      凌宇轩仗着手中利剑,嘴角轻扬,勾起一丝弧度,一剑剑不遗余力向对面刺去,好在萧尘也有一套凌仙步,虽不能直撄其锋,但身形飘忽,进退若神,一时间凌宇轩也不能拿他怎样。
  
      堪堪斗得半柱香时辰,二人胜负兀自难分,但凌宇轩手持宝剑却是占了一大优势,若是寻常兵刃,萧尘自是不惧,但这青霜剑上的锋芒,稍稍触碰一下便觉肌肤像要被冻裂一般,疼痛难忍。
  
      他元鼎内虽有无垢仙剑,随时可以祭出,但无垢剑先前是羽逸风的佩剑,玉卿门与天风门素来不和,此刻将此剑祭出,叫人看见了只怕麻烦更大。
  
      正寻思应对之策之际,忽听高台上一声喊:“用我的含光!”喊声甫歇,一道白光直往台上飞来,萧尘纵身一跃,接住了皇甫心儿投来的含光剑。
  
      含光无影,其锋无声,萧尘一阵剑花狂舞,无声无影,全然教人分不清剑法来路,只听得一阵金属碰撞声,火星迸射,凌宇轩手上剑招顷刻被破,他剑法虽然凌厉,但终究是照本宣科,一成不变。而萧尘却是心思敏捷,剑法千变万化,犹若鬼神不可端倪。
  
      “好!”台下众人见萧尘不仅功力深厚,剑法竟然也是使得这般精妙绝伦,忍不住一阵喝彩欢呼。
  
      凌宇轩眉心一紧,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敢得罪我凌家的还没有几个!”萧尘不作理会,长剑一挑,一剑送到,斩落他鬓角一缕头发。凌宇轩大惊之下一个倒纵,跃开丈许,方才萧尘那一剑只要再击偏一些,削下的便不是一缕头发,而是一只耳朵。
  
      “你找死!”凌宇轩已然动怒,手上更加不成章法,一阵疾刺乱舞,手腕被萧尘长剑一挑,青霜剑脱手飞出,刺入了擂台边缘的石柱里。
  
      兵刃脱手,凌宇轩更是方寸大乱,微一分神,已被萧尘一剑抵住了喉咙,只须寒芒一吐,顷刻取了他性命。
  
      台下响起一阵喝彩,苏婉等人面沉如霜,萧尘剑指凌宇轩咽喉,淡淡道:“如何?与你过招,我配是不配?”凌宇轩失了先前的锋芒,冷冷一笑:“即便你赢了又如何?你师父也决计去不成紫府,而我不过是历练失败,顶多受到族里惩罚罢了!”
  
      萧尘眼中寒芒一闪:“你说什么?”
  
      “我说……你没命离开这擂台!”凌宇轩趁他分神之际,身子一缩,袖中寒芒一闪,一柄匕首往他腹部刺到。
  
      铮的一声,那柄匕首被萧尘两指夹住,高台上皇甫心儿不禁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凌宇轩冷笑着道:“似你们这种低等贱民,永远也别想有出头的那一天!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好好替你照顾你的美人师父,嘿嘿……”
  
      “你去死!”惊现的杀意,萧尘一掌往他胸膛送去,砰的一声巨响,凌宇轩往后倒飞出去,他怎样也没想到,此刻自己哥哥在,对方还敢对自己出手。
  
      尚未站稳,萧尘又是一脚往他腹部送去,砰的一声尘土四起,凌宇轩哇的一口吐出鲜血来,可想先前萧尘出手是有多轻。
  
      苏婉见状连忙飞身过去,将青霜剑抽离石柱,一剑便往萧尘背后刺去。
  
      嗤的一声,萧尘有着罡气护体,剑刺入得不深,只见他猛然转过身:“给我滚开!”一掌将苏婉拍下台去。
  
      猝来的变故,台下惊呼成片,楚别赋见事有异,忙喊:“住手!”萧尘听而不闻,一剑往凌宇轩咽喉刺去,铮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将他手里的含光剑击飞。
  
      “杀气?阁下好本事啊!”凌影风护在凌宇轩身前,冷冷说着。凌宇轩忍着身上痛楚,喊道:“哥,替我杀了他!”凌影风冷冷看了他一眼:“不争气的东西,下去吧!”
  
      见到凌宇轩狼狈下台,今次主持大会的弟子忙敲响手中锣鼓,喊道:“会武结束!韩辰胜!”
  
      “等等!”凌影风手一伸,说道。楚别赋见事情隐隐超出预料,连忙飞身过来,拱手道:“韩辰初次入门,是在下约束不力,请凌师兄勿要与他一般见识。”
  
      凌影风看也未看他一眼,冷冷道:“我父亲与天云真人交好,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们天风门,只是今次会武并没有结束。”
  
      楚别赋望了望萧尘,又望了望他,问道:“凌师兄的意思是?”凌影风终于看了他一眼,说道:“莫非楚师弟忘了,我也算是紫府天风门的记名弟子么?”
  
      “这……”楚别赋早料到如此,只怕他是想要在会武中诛杀萧尘,虽然萧尘身份来历有些不明,但终究是个好苗子,任凭他杀了的话未免可惜,而且如此一来天风门脸上也挂不住彩,一时间踌躇不已。
  
      皇甫心儿早已是惊得背后一身冷汗,连忙喊道:“韩辰!我们认输,不比了!快回来!”萧尘望了她一眼,淡淡看向凌影风:“我接!”
  
      全场沸腾,凌影风可是紫府天罡排名第二十九,其修为深不可测,至少也是接近结丹了。哪怕凡尘中有着禁锢,一个炼气弟子想要挑战结丹高手,也根本毫无胜算可言。
  
      凌影风冷冷一笑:“有胆量!放心,我不会使尽全力。”萧尘淡淡看了他一眼:“这倒不必,只盼待会莫要再出来个记名弟子便好!”
  
      凌影风目光一寒,如何听不出他在讽刺自己,台下众人皆是一诧,他的话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对方可是修为在大师兄之上的人啊。远处萧寒见事态失控,亦是眉心越锁越深。
  
      “那么,师弟先请吧。”凌影风负手而立,气定神闲的说道。
  
      萧尘也不再与他多言,身形一展,使出萧家古武里一招碎金破,拳头上包裹了一层金光,一拳轰出去宛若打在了棉花之上,对方身影渐渐散开,萧尘知晓这是对方留下的虚影,这一拳本是试探下对方深浅,也没打算成功,然而却感到身后有罡风涌至,一转身,猛觉腹部一痛,竟被对方一脚踹中了。
  
      这一脚力道沉猛至极,萧尘往后移出五六丈远方才站定,还未看清眼前的一切,又被对方一膝盖顶中下巴,往后腾空了开去,身在半空,萧尘更是无处借力,连忙罩起一层护体罡气,然而还未着地,砰的一声,凌影风又是一脚踢到,这次萧尘落到平台边缘方才站稳。
  
      方才连续三段攻击,几乎是在一眨眼之间,台下众人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何事,而至始至终,凌影风双手都负在背后。
  
      萧尘擦了擦嘴角溢出来的鲜血,身形一展,化作三道影子一齐向对方攻去,凌影风不闪不避,冷冷一笑,仍是负手而立,待三道影子袭到,只见他左右各一脚,将两道虚影踢散,最后腾出一只手,准确无误掐住了萧尘脖子。
  
      萧尘被他举在半空完全使不出力,脸上涨得通红,显然已经快喘不过气来,凌影风冷冷一笑:“似你这点小把戏,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话音未落,猛觉一道影子袭来,立时便知中了计。
  
      砰的一声,萧尘的真正本体如似鬼魅般出现在了半空,一脚踢在他侧脸之上,凌影风往一旁倒退丈许,手上掐着的虚影也立时散去。
  
      “他!他竟然打中了!”台下顿时一片惊呼。
  
      萧尘冷冷一笑:“还没结束呢!”手上微一掐诀,台上登时虚影重重,难分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