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八章 代师出战

第六十八章 代师出战


  
      到暮色降临,萧尘回了宿舍,萧寒见他回来,将门窗闭好,道:“我去过后山禁地,落师姐跟慕容仙儿可能被关在里面,但是守卫太严,进不去,明天是他们的选拔赛,守卫应该会松懈一点。”
  
      萧尘眉心深锁:“明天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去吧,这边交给我和上官嫣就行。”
  
      “可是你们两人能应付得来么?”
  
      萧寒笑了笑:“放心吧,再说,现在是你的女人被人欺负了,一个苏婉,一个楚别赋,现在又来了一对凌家兄弟,你不打算去管管么?”
  
      萧尘长长叹了声气:“我跟她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所以你就不管了?现在整个天风门,除了你这个徒儿,她就什么也没了,她只有你,当初她以为你无法习武,可是拼了命为你赢得一株九花玉叶,才受的伤。”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知道了,那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
  
      夜里,冷月无声,萧尘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如今虽只有炼气九层修为,但却堪比筑基,龙吟掌的前两式都能发出了,只是不知威力绝伦的第三式怒龙灭,现在能否施展得出来。
  
      怒龙灭的威力远超前两式苍龙吟与水龙吟,但是消耗的真气也远大于前两式。
  
      到了次日上午,这一天可说是近来天风门最热闹的一天了,无论新进弟子还是师兄师姐,都聚在了山门广场。高台之上,萧尘站在皇甫心儿旁边,见她始终心神不宁,小声道:“别担心。”
  
      皇甫心儿抬起头来,望着他轻轻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总感觉这个相识不过数日的弟子,能够使自己安下心来,仿佛有他在,便什么也无须害怕。
  
      苏婉在一旁斜视了他俩一眼,嗤笑了一声。
  
      接下来便是楚别赋宣布今日比武人选,紫府名额选拔不等同新人会试,并非人人有机会上到擂台,而是上一年的候选人,实力皆不俗,对战之激烈也远非新人会试可比。
  
      比武一场接一场的展开,到近午时,萧尘也有些心神不宁了,倒不是担心接下来皇甫心儿的比试,而是不知萧寒二人现在得手了没。
  
      这时一声高喊打断了他的思绪:“最后一场,凌宇轩对战皇甫心儿!”
  
      喊声甫歇,台下顿时惊呼成片,这是紫衣弟子越级挑战掌门亲传弟子,惊呼过后,各人都凝神注目,期待着这一场压轴之战。
  
      万众瞩目下,一道紫影落入台上,速度之快犹若迅雷疾电,直叫人瞠目结舌,正是凌宇轩,他嘴角微扬,向高台处的皇甫心儿看去,笑道:“师叔,该你了。”
  
      皇甫心儿脸色愈加惨白,坐在椅子上迟迟未有站起来,她自知这一战非败不可,紫府是去不成了,但这一战过后,自己被一个紫衣弟子打败,以后却是再无法在同门面前抬起头来。
  
      众人见她迟迟不上台,渐渐开始议论起来,萧尘拍了拍她肩膀,小声道:“别怕。”话音甫落,平平向那擂台飞纵了过去。
  
      “这一场,我替我师父出战!”
  
      台下一片哗然,皇甫心儿亦是始料未及,脸上不禁微微一怔,苏婉双眉一皱,向楚别赋望了去,楚别赋摇摇头,示意她先不要说话,随后向身旁一名面色冷峻的白衣男子看了去,神态间甚是恭敬:“凌师兄你看……”
  
      “岂有徒弟为师父出战的规矩?”台下一名弟子大声道。
  
      “那本门也没有规定徒弟不可以替师父出战,是不是?”萧尘望了望四周说道。
  
      几名主持大会的弟子面面相觑,徒弟为师父出战,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然而本门中似乎又并未规定不可以,一时拿不定主意,纷纷向高台上的楚别赋望了去。
  
      楚别赋咳嗽一声,道:“韩辰,今日参赛之人是你师父,你不得胡闹,速速退下!”
  
      萧尘转过身去,拱手道:“我师父近来身子不适,身为弟子,若不能为其分忧,有何颜面立于玄门之中!”
  
      玄门之中,最是看中尊师重道,他这几句话里,字字说得深入人心,许多方才还在反对的人,此刻都纷纷点起头来,甚至一些紫衣弟子都开始对着自己身边的小徒儿训斥起来:“看见没?这才是别人家的徒弟!”
  
      相识不过数日,皇甫心儿亦是未曾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禁眼眶有些微微泛红,虽然知道他功力远在自己之上,但又担心他此举招惹了凌影风,一颗心始终不上不下。
  
      楚别赋轻咳了一声,望了望身旁的白衣男子:“不知凌师兄尊意如何?”
  
      白衣男子正是凌影风,他此刻仍是面无表情,轻轻点了点头,楚别赋立即面向擂台:“韩辰其心可表,今日便破例一次,允许他代师出战!”
  
      “好!”台下响起一片欢呼,凌宇轩嘴角一扬:“凭你一个炼气中期,也配和我过招?”
  
      萧尘淡淡道:“配不配,过了招才知道。”
  
      凌宇轩冷冷一哼,身形一展,一拳攻了过去,但见拳头上包裹着一层金色光芒,台上瞬间掀起一阵狂风,隐隐有爆裂之声,台下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曾想战斗一开始便如此激烈。
  
      萧尘神色一凝,此人展现出的实力应是炼气七八层的样子,但是自己却不能使出全力,否则定然引起天风门的注意,当下凌仙步施展开来,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本体却神不知鬼不觉绕到了对方身后。
  
      呼的一声,凌宇轩一拳砸在了萧尘那道虚影身上,台下顿时有人惊叫起来,远处皇甫心儿也是心弦一紧,直到萧尘的虚影渐渐散去,方才松了口气。
  
      凌宇轩这一拳打在对方身上绵绵无力,立时便知未能打中本体,身形一转,猛觉罡风扑面,双手凝出一道结界,勉强挡住了萧尘的一击,不禁一怔,此人不像是寻常弟子。
  
      “倒是我小看你了!”
  
      他猛提全身真元,两臂如贯上了排山倒海之力,往萧尘身上拍到。萧尘身形一侧,避开这两掌的正面之力,凝指往他手腕上一点,凌宇轩顿时只感到一股酸麻传遍全身,连忙将手收了回去。
  
      萧尘这一招可谓快如闪电,台下众人根本未看清发生了何事,只道是凌宇轩突然收回了攻势,然而远处其兄凌影风目光何其敏锐,立时便知弟弟已着了道。
  
      凌宇轩双目一冷,面对一个修为比自己还低的人,连续失手两次,接下来更是丝毫碰不着对方一丝衣角,不禁有些微微着恼,沉声一喝,手上掐了个诀,半空忽然出现三道金光,往萧尘身上笼去,正是道家的三才阵法。
  
      台下众人目露惊色,想不到他竟能凭自身真元,凝结出阵法来。
  
      三才阵法讲究天、地、人呼应,三者缺一不可,凌宇轩大部分实力来自其兄凌影风,是以人字阵脚最为薄弱,萧尘于阵法的造诣何其深,一眼便洞穿了其弱点,凝锋一指,霎时间便破去了人字阵脚,三才阵出现空缺,另外两道金光立即消散于无形。
  
      阵法被破,凌宇轩脸色微变,随即提起真元,使出一套拳法,但见台上金光四溢,爆裂之声不绝于耳,众人都是屏息凝神,待瞧萧尘如何避得开这如雨势的拳影。
  
      然而萧尘却丝毫不避,掌心真元一凝,直往对面铺天盖地的的拳影打去,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此人非但不避,更是直撄其锋,未免有些过于托大,不禁都有些为他悬心吊胆。
  
      萧尘虽处在凌宇轩罡气包裹当中,身形却丝毫不滞,正如片海只舟,却有乘风破浪之势,砰的一声,破开层层护体罡气,一掌打在了凌宇轩胸口。
  
      凌宇轩捂着胸口急急后退,想要再次提运真元,丹田猛然传来一股剧痛,脸色登时变得有如白纸,高台上苏婉等人不禁脸色一变。
  
      萧尘情知他的真元非己身修炼而来,所以一开始便暗中往他体内注入了一道真气,让他体内三道真气混杂,过不了多久必将引得反噬。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凌宇轩紧紧捂着腹部,脸色忽红忽白,额头上汗如雨下。
  
      萧尘走了过去,淡淡道:“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话音甫落,一掌便要往他身上送到,忽然间锣鼓一响。
  
      “午时三刻已至,双方罢手,申时继续!”
  
      人影一闪,苏婉落到台上,恶狠狠瞪了萧尘一眼,扶住凌宇轩,将他带离了此处,萧尘冷冷一笑,纵身飞回了皇甫心儿身旁。
  
      皇甫心儿从怀里掏出一条丝巾,擦了擦他额头汗水,轻声道:“你没事吧?”
  
      萧尘闻着丝巾上传来的香气,顿感精神一震,浅浅一笑:“我没事。”只是有些担心萧寒他们现在如何了。
  
      二人去到后殿歇息处,萧尘见皇甫心儿始终愁眉不展,轻轻一笑:“没事,你别担心。”
  
      皇甫心儿抬起头来,双眉深锁,说道:“要不算了吧,他们定然会……”话未说完便被萧尘打断:“相信我,没事。”
  
      “那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相信我,就算天风门所有人都对你不利,我也不会。”
  
      一个多时辰过后,广场上再次欢声雷鼓,萧尘明显感到凌宇轩气息暴涨,隐隐已有筑基之象,比起之前不知提升了几个层次,恐怕自己不能再隐藏实力了。
  
      一声锣鼓敲响,凌宇轩率先攻到他面前,萧尘身子往后一仰,避开这凌厉一拳,心中暗道:“好快的速度!”未待回过神,只觉背后罡风一涌,凌宇轩竟然瞬间绕到了他身后。
  
      砰的一声响,萧尘凝出一道真元护罩,抵住了背后袭来的一掌,身子却也被震得往前飞出丈许远,未待站稳,只觉四面八方都是人影袭到,急忙中足下一点,往空中腾起数丈,顿时只觉头顶一股压迫感,抬头一望,竟是三道金光往自己身上罩了下来。
  
      半空中无处借力,萧尘聚气一吹,让自己身体反推出去,却突然只觉背后一痛,竟是被凌宇轩一脚踹中了。
  
      台下惊呼不断,不过一个时辰,凌宇轩实力竟提升这般之多,高台上皇甫心儿亦是双眉越锁越深,旁边苏婉嗤笑了一声:“师妹,看来你这小徒儿今日非得一败涂地不可了呀。”
  
      皇甫心儿瞪了她一眼:“比武中命令禁止服用燃血丹,你们真卑鄙!”
  
      苏婉嗤笑一声:“卑鄙?呵呵!秦师兄一走,你就跟这小白脸卿卿我我,啧啧啧!”
  
      皇甫心儿脸色一白:“你胡说些什么!”
  
      “呵呵,我胡说什么?自己敢做得出,还怕别人说不成么?”
  
      擂台之上,萧尘节节败退,丝毫无反击的余地,一撇眼,瞧见高台上皇甫心儿与苏婉似乎起了什么争执,恍惚间又被凌宇轩一脚踹中了胸口。
  
      凌宇轩慢慢走近,嘴角挂起一抹得意的微笑:“怎么?还要继续吗?我是紫府凌家小少爷,灵丹妙药用之不尽,而你,你算什么?似你这种凡尘里的低等人,一辈子也不会有翻身的机会!给我去死吧!”话音甫落,一脚猛朝萧尘面门踹了去。
  
      萧尘身子往后平移出数丈远,避开了这凶猛的一脚,心下一沉,立即猜到他服用了某种禁药,如此看来,自己没办法再继续隐藏实力了。
  
      忽然间台上狂风四涌,啸声不止,只见萧尘周身上下,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白芒,台下顿时惊呼成片:“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也隐藏了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