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七章 拜师

第六十七章 拜师


  
      “你可以做我师父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显然令皇甫心儿怔住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你……”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苏婉在一旁嗤笑了一声,目光往下方扫去,她本是不屑于收徒的,但碍于规矩,还是随意指了指下方一个人:“就你了。”
  
      上官嫣抬起头来,指了指自己:“我?你确定要收我为徒?”苏婉眉头一皱:“啰嗦什么?还不上来给为师行礼!”
  
      “是,师父!”上官嫣翻了个白眼,摇头晃脑走了上去,苏婉极不耐烦:“本小姐收你为徒是看得起你,你这是什么表情!”
  
      接下来其他四人也都各自收了一人为徒,待所有新弟子都拜师后,楚别赋才道:“今日新生会试就此结束,三天后,是去年入门弟子进入紫府的选拔赛,今年新来的师弟妹们也可以来观赛。”
  
      话说完后,一些新弟子不明所以,但是天风门原来弟子都沸腾了起来。
  
      “去紫府的名额不是前几个月已经定下来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婉冷冷一笑,斜睨了皇甫心儿一眼,而皇甫心儿脸色刷的一下惨白,额头不断有冷汗渗出,她抬头看向楚别赋:“楚师兄,去紫府的名额不是已经定下了么?”
  
      楚别赋笑了笑道:“因为前些日人员变动的缘故,所以要再重新选拔一次,皇甫师妹,你没意见吧?”
  
      皇甫心儿脸色愈加难看,自己现在受了伤,再加旧伤复发,三天后怎么可能赢得了?
  
      萧尘亦是瞧出了这其中的猫腻,当下轻轻在她耳边说道:“别怕,有我在。”
  
      皇甫心儿惊醒过来,看了看身旁的人,明明是自己刚收的徒弟,但为什么简单的一句话,反倒使自己变得安心了?
  
      萧尘笑着向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心,又淡淡扫了不远处的苏婉一眼,心想定是此人处处为难皇甫心儿,不过她收了上官嫣为徒,有她好受的了。
  
      “楚师伯,我师父说没有意见。”
  
      楚别赋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不再说话。
  
      暮色渐渐合拢,萧尘也随皇甫心儿往山上走去,一路上草木繁盛,花香醉人,五彩斑斓的蝴蝶翩翩飞舞,远处浪花扑岸,隐隐传来海鸥的声音,两人都沉默着不语。
  
      忽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哟,还真是捡了个俊俏的小徒弟呢。”
  
      萧尘转过身去,见是上官嫣今日新拜的那个师父,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最好少来找我师父麻烦。”
  
      苏婉瞪了他一眼:“你好大胆子,你就是这么跟你师伯说话的吗?”说罢看了皇甫心儿一眼,冷笑道:“师妹,看来你收的这个小徒弟有些不懂事呢,你可得好好管教一番,免得哪天折了胳膊少了腿,可别说师姐我没提醒你!”
  
      萧尘向她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我看真正不懂事的人是你……”皇甫心儿拉了拉他胳膊:“走吧,韩辰。”
  
      二人到得庭院内,皇甫心儿转过身来:“楚师兄修为远在我之上,为何今天他要收你为徒,你却拒绝了。”见他不答话,许久又道:“你也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他,苏婉说得对,你真的很不懂事。”说罢轻轻转身往屋内去了,片刻后拿了一块火红色的玉佩出来。
  
      “你拜我为师,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是炎心玉,取自北荒石中火,可做御寒之用,你收下吧。”
  
      萧尘没有拒绝,接了过来,拿到手中,顿时感受到了一股热气。
  
      “我先讲一些门规和基本修炼法诀给你听。”
  
      皇甫心儿一连讲了小半个时辰,其时已是夜幕轻垂,庭院内光线渐渐变得晦暗,有些看不清彼此的容颜了。
  
      “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吧。”
  
      萧尘点点头,转身往庭院外去了,走至门口,皇甫心儿忽然将他叫住:“对了,后山是本门禁地,普通弟子不可走近。”
  
      “好。”
  
      萧尘回到离自己宿舍不远的山坡处时,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下来,一轮明月正好渐渐从海平面升起,映得水面波光粼粼。
  
      次日,萧尘去到皇甫心儿的庭院,见她正在修补一张断掉的瑶琴,疾行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像块木头一般站在门口,因为那张琴,是他当初送给皇甫心儿的。
  
      “琴是怎么坏掉的?”
  
      皇甫心儿吓了一跳,随后匆匆忙忙将琴收回屋中,片刻后走了出来:“今天我再教你些其他心法吧。”
  
      半个时辰后,萧尘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仍是想着刚才断掉的瑶琴,问道:“是那个苏婉么?”
  
      皇甫心儿抬起头来,沉默许久才道:“你别去惹她,过两日她表哥会来一趟,那人修为很深,不在我秦师兄之下,至于我……紫府我是去不成了,这样也好,免得我走以后,他们便来为难你。”
  
      这些日,萧尘或多或少也明白了几分这天风门里的纷争,问道:“你很想去紫府吗?”
  
      皇甫心儿抬起头来,面上凄然一闪而过,笑了笑终是没有说话。
  
      “我帮你。”萧尘走到她背后,不由分说,双掌便往她背心抵了去,皇甫心儿大惊之下叫道:“你做什么?”
  
      “别说话!”萧尘催动真元,不断往她体内注入,顷刻便探到了她肺部的伤势,这伤已经好久了。
  
      一盏茶时间过去了,萧尘头顶白气升腾,额头凝了一层密密的汗珠,皇甫心儿肺伤已深,凭他此刻,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治疗。
  
      他将手掌收了回来,说道:“你的伤势很严重,但我会想办法替你医好。”皇甫心儿怔怔看着他:“你究竟是谁?”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徒弟的功力竟然远在她之上,甚至不在秦修之下。
  
      萧尘站起身来,此刻他很想撕去脸上面具,撤掉喉咙真气,可是他不能,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就像两条相交线,错过了那个交点,便永远也不会再遇见。
  
      到下午时,萧尘带了那张断琴回去,第三日修好替皇甫心儿送了回去。
  
      “琴我修好了,虽有些瑕疵,但音色依旧如故。”
  
      这海岛上缺乏材料,否则他可以修得和摔坏之前一模一样。皇甫心儿接过瑶琴,轻轻笑了笑:“谢谢你。”
  
      庭院里微风熏人,萧尘看着琴尾“心尘”二字,心字刻的苍劲有力,是他刻上去的,尘字刻得秀逸,是皇甫心儿刻的。
  
      他轻轻一笑:“你弹一曲我听吧。”皇甫心儿点点头,将瑶琴放好,指尖轻挑慢拨,一阵阵极轻柔的琴声传递了开来。
  
      琴声扬扬琴意悠悠,如轻云掩罩下的弦月,一曲过后余韵仍自难尽,似庭前清风,悠然不止,许久还萦绕耳边,勾起了萧尘心中一段又一段的往事。
  
      “你们师徒俩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忽然间,院外一个不善的声音响起,跟着一道红色人影出现,身后还有一名紫衣弟子。
  
      “师伯你也挺有闲情啊……”萧尘看着外面走进的人,淡淡道。
  
      皇甫心儿站了起来,将萧尘拉到身后,冷冷道:“你来做什么?”
  
      苏婉淡淡一笑:“师妹别紧张,师姐来是告诉你,明日的选拔赛名额确定了,这是你的对手。”说着用力一掷,一件事物闪电般飞了过来。
  
      萧尘身形一晃,两指接住了那事物,是一支竹笺,上面写着三个字:凌宇轩。
  
      “收下了,多谢师伯的好意。”
  
      苏婉冷哼一声,那一招本是要皇甫心儿在徒弟面前出丑,却被他给接住了,后面的紫衣弟子站了出来,淡淡笑道:“那么,凌轩不才,就请师叔明日手下留情了。”
  
      萧尘淡淡一笑:“我师父会留情的,二位请吧。”他查探了对方的修为,大概在炼气七八层的样子,皇甫心儿如今伤势未愈,恐怕不是其对手。
  
      凌宇轩斜斜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与苏婉往外去了。
  
      二人行出里许,苏婉道:“她伤势似乎没前两天重了,反正你哥过几天才会走,要不让他今夜再渡两层玄功给你如何?”
  
      凌宇轩笑道:“表姐,就她那个病秧子,我两下就给她打趴信不信?要不是看在秦修份上,我早就把她……”
  
      苏婉柳眉一竖:“就把她怎样?”凌宇轩嘿嘿一笑:“不怎样,表姐别生气。”
  
      苏婉哼了一声:“父亲也真是,我在家里待得好好的,偏要我来这凡尘历练,没事搞出一大堆名堂!”
  
      ……
  
      庭院内,萧尘扶皇甫心儿坐下,道:“别担心,我再替你运几次功……”皇甫心儿摇了摇头:“没用的,凌影风渡了功力给他,我打不过的。”
  
      萧尘眉头一皱:“就是你上次跟我讲的那个人?苏婉的表哥?”皇甫心儿微微颔首:“凌家在紫府也算是个大的修仙世家,和苏家有些关系。”说到这里,抬起头凝视他许久,道:“韩辰,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和一个人很像……”
  
      萧尘没回答她的话,问道:“那个凌影风很厉害么?”
  
      “你听说过天罡地煞榜吗?”
  
      “什么?”
  
      “是紫府里的强者排名,天罡三十六位,地煞七十二位,能入地煞榜者皆非泛泛之辈,能入天罡更是人中龙凤,你性子不要这么激,以后若遇见天罡榜上之人,尽可能的不要与其发生任何冲突。”
  
      萧尘笑了笑道:“你是在担心我吗?”皇甫心儿柳眉一蹙:“我跟你说正经的,不许嬉皮笑脸,那个凌影风,几个月前打入了天罡排名第二十九。”
  
      萧尘轻轻一笑:“弟子遵命!”皇甫心儿将头一垂:“你修为远在我之上,称我一声师父,是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