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

第六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

    萧尘转过身去,见是一白衫男子,手持一把折扇,并非去年来萧家那个秦修,说道:“正准备去,只是初来迷了路。”
  
      那人笑道:“岛上结界阵法甚多,稍有不慎闯进凶阵便会落得神形俱灭,师弟小心些,跟我来吧。”说罢转身在前领路。
  
      萧尘轻轻点头:“多谢,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我叫楚别赋,你称我楚师兄便好。”
  
      “多谢楚师兄方才提醒。”
  
      “不客气,师弟如何称呼?”
  
      “韩辰。”萧尘静静跟在后面,怕身份暴露不敢多说话,眼前这个人修为不低,至少也是筑基中期的,且比莫羽强了不少。
  
      一路上楚别赋倒是话题挺多,萧尘小心翼翼与其对答,发现此人心机不浅,恐怕刚刚自己已经被他怀疑上了。到了下面广场,萧尘微一拱手辞别了他,往人群里走去了。
  
      寻到上官嫣与萧寒所在,当即走了过去,上官嫣见他走来,头一撇道:“哼!你不是说不来么!”
  
      萧尘轻轻一笑,坐到他二人旁边,望了望四周许多表演节目的人,有唱歌的,跳舞的,比武论剑的,然而一派祥和的气氛下,他却始终觉得这个天风门处处隐伏着杀机。
  
      天风门近些年频频招人,每次皆是数百,可如今门派上下至多不过一千来人,以前的弟子去往何处了?总不可能全送入紫府了吧?而且从白天来的一路上,似乎都未看见长老级别的人物。
  
      正此时,一名师兄的高声喊话打断了他的思绪:“各位师弟注意了,七天后有个新生会武,夺魁者可领取一株九花玉叶,且获得明年直接送入紫府的名额……”
  
      众人一听有宝贝拿,还能直接成为紫府内门弟子,均欢呼了起来,萧尘却是眉心越锁越深,九花玉叶?当初皇甫家来萧家退婚,似乎带来了一株九花玉叶。
  
      九花玉叶世间极难寻获,有灵脉者服用后可再温养出一条灵脉,无灵脉者服用后可温养出一条灵脉。
  
      想到此处,他心中越来越不安,问道:“这位师兄,请问去年夺魁的人是谁?”
  
      那师兄和颜一笑:“去年是皇甫师妹夺魁,所以今年,她可以直接被送往紫府。”
  
      萧尘心中一震,果然是皇甫心儿,那株九花玉叶,难道是她为了自己去赢得的么?
  
      会散之后,萧尘与萧寒回到宿舍,萧寒见他心事沉沉,说道:“怎么?你在想皇甫心儿现在何处?”
  
      “罢了,这几天还是想办法先找到落师姐跟仙儿再说吧。”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了,这日正是会武的第一天,岛上热闹非常,每个新进弟子都必须参加,萧尘自不例外。
  
      广场上人山人海,分了几处擂台,每一处下面都围满了人,规则很简单,分轮淘汰赛,抽签决定对手。
  
      就在最喧闹的时刻,远处一道白色人影凌空踏来,落在了广场一根石柱之上,那人手持折扇,身姿潇洒,正是楚别赋,只听他大声道:“这次因掌门师尊正在闭关,几位长老也暂时回紫府有事,所以今年他们不收弟子,但也请诸位师弟全力以赴,会武结束后我与另外五位师妹师弟会各自招收一人。”
  
      天谷子共有七名亲传弟子,因秦修回了紫府,剩下的便只有六名,众人一听今年掌门不会收徒,虽有些悻悻之意,但能拜入这六人座下,那也是不错的。
  
      萧尘心想,皇甫心儿是否也在这六人之列?正沉思间,一声震天锣鼓响起,会武开始了。
  
      到中午时,萧尘打入了三十二强,下午便没有他的场次了,趁着所有人都在山下广场,他一个人回到了山上。
  
      本是想趁着没人去找找落殇颜跟仙儿,但经过一间庭院时,却听里面有打斗之声传来。
  
      “我说过!名额我是不会让的!”庭院里,皇甫心儿一手捂着胸口,另一手拿着含光剑,嘴角隐隐有鲜血流出,显然是受了伤。
  
      “师姐误会了,我们只是来向师姐讨教几招剑法的。”对面站了七八名紫衣弟子,尽皆持着长剑,嘴角似笑非笑。
  
      皇甫心儿冷冷一笑:“讨教剑法?是不是当真以为秦师兄走了,你们谁都可以来我这里放肆了!”说罢一阵剑花狂舞,半空登时生出无数道剑影。
  
      几名紫衣弟子见状,立刻聚在一起布了个阵法结界,抵挡半空落下来的剑气,其中一名弟子见皇甫心儿凝神施展着剑诀,忽然冲至其面前,一掌往她腹部拍了去。
  
      “噗!”皇甫心儿口吐鲜血,往后退了几大步,跟着又有四名弟子持剑冲了上来。
  
      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白芒闪过,跟着只听得铮铮铮几声,七柄长剑皆在一瞬间被斩断。
  
      一道身影忽然挡在皇甫心儿前边,冷冷注视着院里七名紫衣弟子:“讨教剑法是吗?七个人还要脸不要了?”话音甫落,寒芒一闪,七名弟子尚未看清人影,鬓角的头发皆被削断了。
  
      “滚!”
  
      七人见来势不对,仓皇往外去了。萧尘转过身,许久说不出话来,两年不见,她竟是憔悴了许多,心口忽然传来一阵阵刺痛。
  
      “你是谁?是今年新入门的弟子?”
  
      此刻萧尘易了容,又以真气抵住喉咙,皇甫心儿自然是认不出他来。
  
      萧尘没有说话,两指一并,快速按在了她手腕之上,皇甫心儿吓得急忙缩回手去:“你做什么?”
  
      “你肺部受了伤?应该是在一年前吧?”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走吧……”
  
      萧尘不再说话,只是轻叹一声,走至院门口,又转过头去:“我叫韩辰。”
  
      夜里,冷月无声,萧尘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仍是想着白天的一幕幕,原本以为皇甫心儿在这里过得很好,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去做你想做的吧,落师姐跟慕容仙儿,就交给我和上官嫣了。”萧寒见他辗转难眠,轻轻说道。
  
      “谢谢……”
  
      与此同时,在一间院子里,房中烛火闪烁,纸窗上映着两个人影。
  
      “皇甫心儿是我秦师兄亲自安排的,要除去她的名额,怕是有些不易啊,而且师父闭关出来知道了,恐怕也会生气。”
  
      “那我表弟的历练怎么办?楚别赋你别忘了,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里……”
  
      楚别赋轻轻一笑:“苏师妹别紧张,就冲你紫府苏家的面子,师哥我也不敢不听你的。”
  
      苏婉冷冷一哼:“你知道就好!我只想通过家里的历练考核,你最好想个办法出来!”
  
      “别急,我倒是有一计……”楚别赋说着凑到她耳边,轻语了几句。苏婉听后目光一寒:“那你可别叫我失望,哼,皇甫心儿……”
  
      次日,是新生会武的最后一天,高台上坐着六人,正是掌门天谷子的六名亲传弟子,皇甫心儿俨然在列。
  
      为避免引起太多注意,萧尘三人在十六进八时故意败了,接下来便到了最激烈时刻,而萧尘,注意力一直留在皇甫心儿身上,还有她旁边一名红衣女子。
  
      当比赛进行到一对一时,全场轰动,这二人皆非泛泛之辈,出手均是果断狠辣,很快,胜负便已见分晓,但一人重伤之下仍是拼了命,不愿放弃。
  
      许多人都对他的执着感到震惊,高台之上,苏婉看向皇甫心儿,笑咯咯道:“皇甫师妹,是不是觉得这一幕很熟悉呢?去年你好像也是为了一株九花玉叶,如此不要命的吧?可惜,最后还是让人把婚给退咯!”
  
      皇甫心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看着台上。
  
      但是这些话,全让萧尘听见了,萧尘一时只觉心乱如麻,她肺部的伤,就是在那时留下的吧?只是为了替自己赢得一株九花玉叶么?
  
      可当初又明明是她家里的人来退的婚,这一刻,就算萧尘再傻也明白了,皇甫心儿当时根本不知情,也没说过什么要自己三年达到炼气三层的话,完全是皇甫哲跟那秦修在暗中搞鬼。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欠皇甫心儿很多。
  
      最后一场比武可谓精彩绝伦,最终是那重伤之人拼死取胜了,下方喝彩之声此起彼伏。
  
      好片刻,待人群里安静了,楚别赋才起身大声道:“今次会武可谓精彩绝伦,那么接下来,我与五位师弟妹,会在你们当中各挑选一人。”
  
      这时台下再次响起一片欢呼,无数少女都向台上那位身姿翩翩,潇洒帅气的师哥望去,盼望他能够收自己为徒,然而过得片刻,楚别赋扫视了一下人群,最后目光落在了萧尘身上。
  
      “你,愿意拜我为师么?”
  
      台下响起一片惊咦声,立即便有人道:“他在十六强就被淘汰了!楚师兄怎能收他为徒!”萧尘扫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楚别赋身上,微一拱手道:“抱歉!”
  
      台下惊呼更甚,楚别赋脸上笑容也逐渐僵硬了,萧尘再次微微拱手,足下一点,落到了皇甫心儿面前。
  
      “你可以做我师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