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五章 皇甫心儿

第六十五章 皇甫心儿


  
      萧尘心中提起几分戒备,微笑道:“这位师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是韩家兄弟?”
  
      “正是,在下韩辰,这位是我弟弟韩风。”萧尘指了指身旁的萧寒,微笑道。
  
      “恩,不错,你们进去吧。”
  
      三人顺利进入船舱,海上风冷,腥味扑鼻,一直等到天亮,船才离岸,驶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船上约莫有四五百来人,除了水手和一些天风门师兄,其余的便是今年的新弟子。
  
      与三清门招的新人不同,这些人里大多都是从其他小门派里脱颖而出的,来历都不小,而且多少有些底子,甚至有的已经达到炼气中期了,是以每个人看别人的眼神,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傲气。
  
      船在海上行驶了一天一夜,风平浪静,而天风门的师兄也不断跟大伙攀谈,或是讲诉紫府天风门的事迹,或是指点一些基本修炼法诀,倒也不摆架子,都比较随和。
  
      一直到黄昏时分,船身忽然一阵剧烈摇晃,各人都变得有些不安起来,十来个师兄这时便站出来维持秩序:“大家不要慌,请坐在位置上不要乱跑。”
  
      “吼!”忽然一声震天咆哮,整个船身摇晃得更为剧烈,但见前一刻还平静无波的海面,此刻却波涛如山,浪花激起足有百丈高,像是在宣示大自然的天威不可轻犯。
  
      就在众人惊恐之际,水底一条暗影闪电般向大船游来,轰的一声巨响,整艘船都险些被那未知生物掀翻,各人一阵尖叫,仓皇四窜。
  
      忽然间哗啦一声响亮,一条蛟龙纵出水面,那蛟龙足有二十来丈长,全身青鳞甲,五爪,头有须角,各人从未见过这等凶兽,一时间惊恐不已。
  
      萧尘见十几个天风门弟子均不慌忙,想必这蛟龙应是护山神兽一类的,看似凶猛,却不会当真伤人,天风门应是快到了。
  
      “吼!”又是一声咆哮,一道十几丈长的水柱激射了过来,船身猛地一阵摇晃,再次险些被掀翻,一道接一道的水柱不断而来,过不多时船舱里面已积了一尺来深的水,再这样下去迟早沉没。
  
      各人早已是吓得心胆俱裂,十来个师兄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一名胆子大的跑上甲板,拱手道:“龙尊请息怒!船里面都是本门今年新进弟子。”
  
      那蛟龙怒号一声,终于停止了攻击,迅速游到船前,透过舷窗朝里面一个个望去,那些新进弟子见到这么大一颗龙头,皆是吓得不敢出气,许久,那蛟龙似乎并未发觉什么,怒吼一声钻入了水底。
  
      海面再次恢复平静,众人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十来个师兄也是捏了一把冷汗,皆想不通为何龙尊今日这般异常。
  
      “大家不要怕,刚刚那是我们天风门的神兽,他是在欢迎各位师弟呢。”
  
      一名青年嘘了一口气:“呃……这样的欢迎,还是少来几次为好。”众人听后扬笑不止,似乎都没意识到,适才只差一点,便都要葬身大海了。
  
      船再行片刻,已经能隐隐约约看见前方一座海岛了,初时只磨盘般大小,等船近了,萧尘才发现这座海岛之大,竟比得上一座云中城。
  
      数百人陆续上到岛上,岛上草木繁盛,景致秀丽,中央是一座大山,山上一些建筑隐现云端,想来便是天风门所在了。
  
      望着云端处若隐若现的建筑,萧尘眉心渐渐越锁越深,皇甫心儿就在那上面了么?已经两年多没见了,不知她现在如何了,是否已有筑基修为,是否还记得曾经说过的话……
  
      摇摇头,收起这些情绪,他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救出落师姐跟仙儿。
  
      一名师兄站了出来:“大家安静,天黑之前我们要去到山上,这一路布有结界阵法,大家跟紧,万不可离队。”
  
      于是,在十几个师兄带领下,几百人浩浩荡荡往山上而去,萧尘不禁有些疑惑,天风门已经缺人缺到这种程度了么?连考核都免去了?
  
      与此同时,在山上某处庭院,不断有幽幽琴音传出。
  
      “今日杨柳依依语凝泪,他朝陌路相逢不相识,世上焉有无情人,只道是无心……”
  
      一声声柔肠寸断的歌词,随着婉转的琴音飘向远处,一名绿裙少女,正在树下凝神弹奏,轻风微拂,眉宇间是一层又一层化不开的愁。
  
      院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红衫少女,腰悬一柄青霜宝剑,在她身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五六个青年男女。
  
      琴音,止了。
  
      “皇甫心儿!谁让你在这里弹琴的!”那红衫女子喝道。
  
      “苏婉,我在我自己的庭院里弹琴,与你何事?”少女抬起头,淡淡说着,她正是皇甫心儿。
  
      苏婉冷冷一笑:“你的庭院?你还不知下个月去紫府的名额,已经没你的份了么?”
  
      “你说什么?”
  
      苏婉怪笑了两声,说道:“以前有秦师兄罩着你,现在秦师兄回紫府了,师父也还在闭关,你最好老实点,将去紫府的名额让出来。”
  
      “不可能。”皇甫心儿一口回绝。
  
      苏婉眼一瞪,铮的一声拔出腰间宝剑指了过去:“我是苏家大小姐,你一个凡尘里的没落世家子弟,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跟我说不?”
  
      寒芒一闪,皇甫心儿也从琴底抽出一柄寒剑,冷冷道:“怎么?要试试我的含光吗?”但见她手中长剑若虚若实,地上竟无一丝剑身的影子。
  
      苏婉冷冷一笑:“想不到秦师兄居然将含光剑也送给你了,你这小狐狸精究竟是怎样将秦师兄迷得神魂颠倒啊?”
  
      “苏婉!你少在这里放厥词,我与秦师兄只有同门之谊!”
  
      “哟!还只有同门之谊,刚刚不知谁在这里唱‘世上焉有无情人,只道是无心’呢,啧啧啧,真是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闭嘴!这首词不是秦师兄写的!”
  
      “哟!那如此说来,你是背着秦师兄在外面勾三搭四咯……”
  
      “你给我闭嘴!”含光无影,皇甫心儿再也忍无可忍,铮的一剑向她刺到,苏婉闪避不及,嗤的一声,肩膀被剑气划出一条小口子。
  
      她身后两名青年见状,各自朝皇甫心儿送去两掌,砰砰两声,皇甫心儿身中掌力,往后退开丈许,捂着胸口咳嗽不止。
  
      “快!给我杀了这个小贱人!”苏婉怒不可遏。
  
      两名青年左右围攻,皇甫心儿一路被逼到墙角,含光剑挡得住一人攻势,挡不了另一人偷袭,顷刻间她已身中数掌,嘴角有丝丝鲜血溢出。
  
      “我叫你弹!”苏婉拿起石台上的瑶琴,便要往地上砸去。
  
      皇甫心儿大叫一声:“不要!”长剑挑开二人,冲了过去,但又有两名女子冲了上来,将她拦下。
  
      砰的一声,那瑶琴在地上摔成两截,七根琴弦还紧紧连在一起,皇甫心儿脸上刷的一下惨白。
  
      “我杀了你!”一声怒喝,杀气迸现,但见她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剑向苏婉眉心刺到,苏婉从未感受到过如此重的杀气,不禁一愣,竟尔忘了提剑抵御。
  
      铮的一声,星火迸射,却是一名青年的长剑快速递到,被含光斩成了两段,不过倒也使皇甫心儿这一剑刺偏了方向,只削下苏婉鬓角几丝头发。
  
      苏婉死里逃生立即回过神来,一掌往皇甫心儿腹部送到,她这一掌出手极快,使皇甫心儿未能躲开,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往后倒飞出二丈远。
  
      见皇甫心儿受了重创,一名女子忙跑到苏婉身边,小声道:“苏姐,要不这件事先这样,闹到师父那里就不好了。”
  
      苏婉瞪了皇甫心儿一眼:“你最好小心点,惹到我,紫府再大,也决计无你容身之处!你要明白我是谁!”说罢一拂衣袖,领着几人往外去了。
  
      风轻轻吹拂着,皇甫心儿摇摇晃晃走了回去,将断掉的瑶琴捧回石桌,如何拼凑,也拼不回去了,眼泪终于无声落下,一滴一滴,滴在了琴尾处,那里刻着两个字:“心、尘。”
  
      ……
  
      山下,冷风扑面。
  
      众人已走在山门台阶上,萧尘突然停下了脚步,后面上官嫣一下子撞了上去,柳眉一蹙:“喂!前面的!你突然停下来做什么!”
  
      “哦,抱歉。”萧尘笑了笑,就在方才,他心口突然刺痛了一下,抬头往上方看去,还有大概四五百层就到广场了,上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所有人到齐之后,由十几名师兄清点人数,然后领着新弟子去宿舍,最后还有个迎新晚会。
  
      萧尘跟萧寒分配到同一间宿舍,二人正在收拾房间,山下广场忽然欢声雷动,想必是迎新会开始了。
  
      上官嫣偷偷摸摸跑了过来:“喂,你们两个去不去参加迎新晚会啊?看来这天风门比三清门热闹呢。”
  
      “嘘……”萧尘打了个噤声手势,随后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萧寒向他道:“你也不必紧张,先熟悉下这里的环境也好。”
  
      萧尘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注意说话一定要小心。”
  
      二人离开后,萧尘独自去到院外,一轮明月正升起,海面上波光粼粼,映着山下吹来的海风,他也不知去哪,匆匆一瞥间,似乎见到某处山巅立着一道倩影,一眨眼,那人却又不见了。
  
      正待寻路上前,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师弟是刚来的么?怎么不去参加迎新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