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六十四章 潜入计划

第六十四章 潜入计划


  
      地面所有人瞬间失色,这一刀若是斩下,只怕顷刻毁了整个广场,无人能幸存下来。
  
      伴随着滚滚雷声,浩瀚无匹的一刀向风幽斩去,顿时天地失色,整座灵台山都震荡了起来,年久失修的屋殿在这股磅礴大力之下崩塌瓦解,半空无数魔宗弟子尚来不及遁逃,便被魂刃边缘的力量斩得形神俱灭。
  
      轰隆一声巨响,这一刀终于落下,整个广场瞬间裂开了无数缝隙,尘土漫天,风幽在这一斩之下手捂胸膛,像是受了重创,附近无数魔宗弟子在余力冲击之下,化作一片血雾。
  
      然而地面的三清门弟子,却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因为在他们头顶突然出现了一道结界护盾。
  
      只见天际两道光芒,一青一紫迅速落在了广场上,化作两名白须老者,一名身着青袍,背负琴匣,一名身着紫袍,竟是摘星峰看守藏书阁的老人。
  
      见到这二人到来,三清门几位长老终于安下心了,风幽冷冷一笑:“原来是玉卿门的二位真人到了,琴圣青风,逍遥子紫默,好久不见。”
  
      青风冷冷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话末一招穿云手瞬间袭至,打在他身上,只听嗤的一声,风幽身上那件斗篷碎成无数碎片,随后只见一个小木偶人缓缓落在了地上。
  
      “原来是具分身傀儡,我就说他怎么可能来到人界……”紫默自言自语道,说罢手一招,装着上千弟子魂魄的袋子通通落到了他手中,剩下的魔宗弟子连忙遁逃,而莫羽见势不妙,也早已开溜。
  
      萧尘此刻身上仍是黑雾缭绕,一步步摇摇晃晃向白楹走了去:“师……师父……”
  
      白楹早已是脸色煞白,看着他喃喃道:“你是梦里,梦里的魔……”说完这句,彻底晕了过去,萧尘想将她抱起,然而眼前一黑,也晕倒在了她身旁,身上黑雾渐渐散去。
  
      “唉……”青风长长叹了声气,走到二人面前,道:“师兄,这里交给你了,此子我要带回天山。”
  
      紫默看了看地上晕倒的萧尘,道:“这小子心性其实还不错,你不会真要把他杀了吧?还是这次你又要封了他的灵脉?”
  
      “唉……”青风仍是叹气,袖袍一卷,将萧尘抱了起来,正要转身离开,李慕雪冲了上来:“前辈等等!”随后看着萧尘道:“他不是魔……”
  
      青风没有说话,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去,紫默道:“小雪,没事,我师弟他向来口硬心软……”
  
      这时大长老走了过来,看着紫默手中的魂袋,颤声道:“他们……还有救吗?”
  
      “回魂附体即可,并非什么难事。”
  
      ……
  
      不知过了多久,萧尘缓缓睁开眼来,昏迷时一直听见有琴声在耳边响起,琴音悠然,舒缓如流,直叫人心静如尘。
  
      “师父!”他猛地惊坐了起来,方才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化身为魔,杀了三清门所有人。
  
      突然间一股钻心疼痛从身上传来,竟是再也无法提运真元,他看了看四周,乃是一间几丈见方的小竹屋,四壁萧然,虽是简陋,却也清新脱俗,屋外琴声悠扬,如泉水而流。
  
      他慢慢回想起那日的事,自己运转了逆魔天玄箓,最后施展了里面逆天夺命的一招……
  
      片刻后,他慢慢从床上下来,拾起地上一根竹杖,蹒跚走至门口,轻轻推开门,只觉一股芳香扑面而来,两三片桃花瓣随风飘进了屋中。
  
      屋前是一片桃花林,林中一老者盘膝坐于瑶琴前,白发散肩随风而扬,一身青白道袍不染纤尘。
  
      “你醒了。”
  
      “是前辈救了我?”
  
      “你尚未复原,先回屋休息。”
  
      七日后,萧尘感觉身子好了一些,但仍是无法提运真元,这日去到屋外,只见竹屋左右再设两屋,前方是桃林,后倚竹林,三座竹屋虽是简陋,却有说不出的淡然清幽。
  
      再观远处,清溪潺潺,两边皆有山峰耸立,泉水似从穹顶而泻,有莺歌相伴,日照相随,原来此处已近山顶。
  
      他找到青风,轻轻施了一礼:“当初,是前辈封印了我的灵脉?”那天他虽晕倒了下去,但意识尚未完全失去,隐约中听见了紫默的话。
  
      青风按弦止曲:“没错。”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当初从暮成雪口中得知,是有人故意封了他的灵脉,那时他只恨不得将封印自己灵脉那人挫骨扬灰,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反而对眼前的人有了些恭敬之意。
  
      青风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一个时辰后,萧尘站了起来,脸上神情变幻万端,最后恭敬施了一礼:“原来如此,多谢前辈当年救命之恩。”
  
      “你体内的魔气,我已替你除去,往后切不可再运转魔功,尤其是那逆魔三变,你可清楚?”
  
      “晚辈清楚。”
  
      又过了一个多月,时下已是人间三月,山上桃花开得更盛了,在青风帮助下,萧尘功力终于恢复如初了。
  
      这一日他必须离开了,他要回三清门,虽然已经得知大家都没事,但他仍要回去看一眼,更重要的是,他要去天风门将落殇颜和慕容仙儿救回来。
  
      回到三清门,所幸三皇子等人元魂虽有些损伤,但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而小若,那日并未被抓,萧尘在望月亭找到了白楹,轻轻走了过去。
  
      “师父……”
  
      那一日的场景,仍是历历在目,白楹将头一偏:“我不是你师父。”
  
      “那我还是叫你白大长老好了。”
  
      “臭小子……”
  
      萧尘笑了笑,那一日看见白楹,就像看见师父凌音一样,但是他知道,她们二人,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
  
      “再过七日,便是去紫府的日子,你想清楚了吗?”
  
      “我想清楚了,落师姐和仙儿,我必须去救回来。”
  
      萧尘知道了这些日的事,也知道了青风跟紫默的身份,他们是紫府玉卿门的人,不可能替三清门出面去天风门要人,否则很可能引起紫府里两个门派之争。
  
      接下来找到萧寒等人,萧尘看着萧婉儿,郑重道:“现在兵分两路,我去天风门,你们帮我把小若带回萧家,记住,萧婉儿,你现在是一名修炼者,如今族长不在,在我回来之前,你要保护好萧家。”
  
      “可是……表哥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萧婉儿现在已有炼气五层修为,在凡尘武林中可说几无对手,但却总是习惯了依赖。
  
      萧寒拿着手中一张地图,道:“天风门远在南海岛上,但是你一个人应付不来,还是我随你一起去吧。”
  
      “我也去我也去!”上官嫣显得很是兴奋。
  
      李慕雪微微蹙眉:“我会一些治愈术法,不如我也一同前去吧。”
  
      萧尘摇了摇头:“此次是潜入,秘密将人带走,不是大摇大摆进去,人多必然引起注意。”
  
      “这你不用担心,你不在的期间,我已有周全计划。”萧寒将地图平铺在桌上,指着南海边一个小点:“这里是桑城,每个月会有人往天风门送去物资,而这个月正逢天风门招新,我们可易容混入其中,一个月后再劫了运货船回桑城。”
  
      接下来几人商定,萧婉儿带着小若回萧家,萧尘与萧寒还有上官嫣混入天风门救人,李慕雪在桑城接应,以防事情突变。
  
      次日,一行人立即启程,三日后萧尘四人抵达桑城,桑城位临南海,每年出海寻仙问道的人数不胜数,然而回来的却寥寥无几。
  
      码头停靠了许多大船,其中一艘船上刻有阴阳太极图案,几人对视一眼,就近找了间客栈住下,这几日店里伙计忙得不可开交,几碟小菜非要等上半柱香时辰才会上来。
  
      一楼二楼皆坐满了食客,唾沫横飞,这些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口中谈论的,大多是与天风门此次招新有关的话题。
  
      到了夜里,外面逐渐安静了下来,浪花拍岸,一声接一声,萧尘跟上官嫣还有李慕雪三人坐在屋中,不一会,萧寒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裹。
  
      包裹里面乃是些易容道具,还有三块精致的小竹笺,每块竹笺上都写有一个名字。
  
      “天风门新生名额已定,这是三块身份竹笺。”
  
      萧尘拿起一块写有“韩辰”的竹笺,皱眉道:“你将这三人杀了?”
  
      “反正他们也活不成。”萧寒语气很是平淡,然后看着他:“天风门近来招收弟子越来越频繁,但这些人最后都不知去向,说是送去紫府了,你觉得有可能吗?”
  
      听他如此一说,萧尘不禁有些担心起皇甫心儿了,皇甫心儿拜入天风门,应是有一年了。
  
      次晨天尚未亮,码头传来一声号角,几人立即精神一振,萧寒看向李慕雪:“郡主,这些日子就委屈你了,倘若一个月后我们还没回来,就请你回去告诉紫默前辈。”
  
      李慕雪摇了摇头:“没事。”随后看向萧尘:“多加小心。”
  
      外面天空仍是湛蓝一片,远处影影绰绰排着许多人,正往一艘大船里去,正是那艘印有阴阳太极图案的大船,萧尘三人也排了上去,码头有人检查竹笺,通过之后方可上船。
  
      当检查到他们三人这边时,负责检查那人忽然抬了抬手:“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