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八章 慕容仙儿

第五十八章 慕容仙儿

    许久,萧尘才感觉落入了地面,但却毫发无损,只是真元损耗过大,此刻感到有些乏力,回想起方才那惊心一幕,似乎是这少女破开了阵法,转过头去,这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眉似三月柳叶,眸含盈盈秋水,腰系一条淡绿丝带,上面绑着两个金色小铃铛,整个人仿佛上古仙灵的化身。
  
      一时间,萧尘不禁有些愣愣出神,喃喃道:“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
  
      少女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大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叫慕容仙儿,你呢?”
  
      “慕容仙儿……真好听的名字。”萧尘仍是有些出神。
  
      “嘻嘻,仙儿也觉得很好听呢,可惜记不起是谁给我取的这个名字了,对了,大哥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萧尘这才回过神来,拱手道:“抱歉,失礼了,在下玄青门萧尘,见过慕容姑娘,方才多谢……”
  
      慕容仙儿眨着一双大眼睛,打断了他的话:“你见过我啊?什么时候?在哪里啊?”
  
      萧尘愣了一愣,只觉眼前这少女甚是天真烂漫,道:“姑娘为何一人出现在这山林之中,你父母呢?”
  
      慕容仙儿眨了眨眼睛:“父母?父母是谁啊?”
  
      萧尘不禁一愣,难道她出生这么久,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吗?又问道:“那你家住何方?”
  
      “家?”慕容仙儿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指向天上白云:“那里。”
  
      萧尘摇头一笑,果然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可是方才她为何又能够破开禁制大阵……
  
      “嘻嘻,萧尘哥哥,我带你去下面,有好多小鹿和小兔呢。”慕容仙儿说罢,笑嘻嘻拉着他手,往一条小径走了去,小径两旁草深及膝,似乎这条路是被人踩出来的。
  
      “姑娘且慢,你要带我去哪?”
  
      “嘻嘻,萧尘哥哥待会就知道了。”
  
      一炷香后,萧尘来到了一座花攒锦簇的翠谷,虽值十月深秋,但这里却似人间三月一般,花开似锦,草长莺飞。
  
      但见近处生长着许多他见也没见过的果树,树上挂着一颗颗鲜红橙亮的奇异果子,树下奇花异卉数不胜数,群蝶翩翩舞于花丛当中。
  
      而远处则有许多琥珀似的翠湖,一群五色仙鹿正在湖边饮水,这里竟然是一个世外仙境。
  
      并非字面上的仙境,而是真正意义的仙境,因为萧尘感受到了无比充沛的灵气,甚至快赶上数千年前的仙元大陆了,与这里相比,灵台山上的灵气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嘻嘻,萧尘哥哥,你看这里美吗?”
  
      萧尘木讷讷的点了点头:“美……”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灵台山下竟然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而这里四面环山,被禁制大阵笼罩,似乎是不许任何人进来,也同时防止灵气外泄,但是这里为何会有如此充沛的灵气?
  
      “那萧尘哥哥就不要走了好不好?仙儿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没人陪我说话……”
  
      萧尘怔怔的看了看她,她竟然一个人住在这里?这简直难以置信。
  
      慕容仙儿笑嘻嘻凑到他耳边,细声道:“我只告诉萧尘哥哥一人哦,其实是有人想要抓我,但我只要跑到这里面了,他们就找不着我了,嘻嘻,仙儿很聪明吧?”
  
      萧尘笑了笑:“聪明……”但想她究竟是什么人?
  
      “那萧尘哥哥以后就留下来陪仙儿好不好?坏人来了仙儿也不怕了……”
  
      萧尘望了望四周奇异景致,摇了摇头道:“抱歉仙儿,我只能在这里留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就要离开……”
  
      他虽然很想在这灵气充沛的地方待上十年八载,一举突破至元婴再出去,但是不行,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而且,三个月后是跟莫羽的决战,他必须进入紫府。
  
      再者,他总感觉三清门最近要出大事了,留小若等人在外,他不放心。
  
      “呜……仙儿等了好久,萧尘哥哥刚来又要走吗……”
  
      慕容仙儿两眼泪水盈盈,拉着他的手臂怎样也不松开,萧尘不禁心中一恸,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初次见面,她却如此依恋自己?
  
      而自己,为何也对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不似男女之情,倒像是数千年前,二人就认识一般。
  
      时间过得很快,三个月捻指便逝,这翠谷里没有春夏秋冬之分,花开永不凋零,而外面,已是大雪纷飞了。
  
      望月亭中,一名白衣女子负手而立,凝视着后山的方向,当日萧尘御剑下去的方向。
  
      背后一阵踏雪之声忽然响起,是李慕雪走来了:“三长老,你放心吧,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三个月里,三清门派了许多弟子去下面寻找,但是萧尘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大多传闻,是他不小心误闯入禁制阵法,已经形神俱灭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楚晗烟跟莫羽了,而今日,正是莫羽进入紫府的奠基仪式,整个三清门热热闹闹的,红花悬梁,喜炮震天,锣鼓齐鸣,似乎已经忘了当日另外一个去后山下面的弟子。
  
      此刻,在翠谷之中,萧尘徐徐睁开了眼,如今他已是炼气九层,此间灵气充沛,并非他无法突破至筑基,而是他又按照白楹传授的方法散了三次功。他觉得,巩固炼气绝对比心急突破至筑基好许多。
  
      而今日,他是时候出去了。
  
      “仙儿!”
  
      听见喊声,远处正在与一群五色仙鹿戏玩的慕容仙儿小跑了过来,萧尘轻轻抚了抚她的头发,微笑道:“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慕容仙儿眨着一双大眼,抿着手指道:“什么日子呀?”
  
      萧尘摇头一笑:“是我们出去的日子了。”
  
      “啊!”慕容仙儿张大了嘴:“萧尘哥哥不说,我都忘记了呢,你要去跟坏人比武了么?”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已经亲密无间了,萧尘得知她似乎是失忆了,而且她一点修炼功法也不会,但是对于她为何能轻易破开禁制大阵,她自己也说不清。
  
      “小鹿鹿,小兔兔再见,我以后再回来看你们……”
  
      看着正在与一群小动物挥手作别的慕容仙儿,萧尘轻轻一笑,已经决定了,要将她带出去,虽然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他决定了,他与仙儿,仿佛有着一种难以说清的感情。
  
      临走前,他又摘了许多仙果放进元鼎,他怕仙儿到了外面,不食人间烟火。
  
      还是上一次的悬崖,如今萧尘已经无须借助山门阵法便能御剑了,这禁制大阵由慕容仙儿破开,两人立即到达悬崖之上。
  
      一出来,萧尘感觉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天有些冷,而且灵气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他习惯了三个月的充沛灵气滋养,这外面的灵气对他而言,已是可有可无,他也无须担心修为,筑基七层以下,无人是他对手。
  
      一路上慕容仙儿蹦蹦跳跳,宛似林中的小仙子一般,看见了三仙叶还会去采摘,然后直接放进嘴里吃。
  
      若是在三个月前,萧尘还会惊讶,因为三仙叶乃是回复灵力的一种仙草,药性极烈,寻常人若是直接吞食,不出三刻必定七窍流血而亡。
  
      但是慕容仙儿似乎吃再多都没事,但吃了也没什么用,好像她只是单纯喜欢三仙叶的味道。
  
      萧尘轻轻一笑,抹去了她嘴角的泥巴,这一路也顺道采摘了些三仙叶,一炷香后,他察觉到附近有人,立即将慕容仙儿拉至一棵大树后面,打了个噤声手势。
  
      以他如今的修为,即便人在很远他也能感应得到,渐渐的,脚步声近了,听声音是有两人。
  
      “今天都是奠基仪式了,莫师兄还放心不下,这么冷的天让我们下来找人,那人早就死了,能找着么?”
  
      “算了算了,顺便溜达一圈,然后回去便是。”
  
      萧尘将神识扫了出去,瞧那二人衣饰应是苍龙峰的弟子,听其言语,似乎是莫羽让他们来找自己的。
  
      轻轻一笑,萧尘敛去炼气九层的气息,然后牵着慕容仙儿走了出去,片刻后与他们相遇,二人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萧萧……萧师弟!你你你!”
  
      萧尘轻轻一笑:“二位师兄不必惊讶,我之前是有急事离开了,今日刚回来,你们怎么在这里?”
  
      二人对视一眼,均想:“原来他还是只有炼气七层。”一人笑道:“这些日来,几位长老一直在派人寻找萧师弟,今日萧师弟无恙归来,真是太好了。”说话时看见了躲他身旁的慕容仙儿,不禁一愣,好美的女孩。
  
      萧尘笑了笑:“这是我家中小妹。”
  
      慕容仙儿紧紧拉着他衣袖,怯声道:“萧尘哥哥,他们是坏人吗?”
  
      萧尘抚了抚她额头,轻轻笑道:“他们是萧尘哥哥的师兄,怎么会是坏人呢?”说罢又对着二人抱拳一笑:“抱歉,我小妹认生,冒犯二位师兄了。”
  
      “没事没事,萧师弟,我们快回去吧。”
  
      “恩,好,二位师兄请。”
  
      一路上,萧尘都以神识留意着二人,那二人眉来眼去,绝没安什么好心。
  
      此刻,二人也都在心中想:“他只有炼气七层,以我们八层修为,合力之下未必不能将其斩杀,今天绝不能让他回到三清门……”
  
      思忖及此,一人率先发难,毫无征兆的一剑刺了过去,然而就在剑尖离萧尘太阳穴还有三寸距离时,愣是冻在了半空,另一人见状,也祭出飞剑向萧尘杀了去。
  
      这只是电光火石一瞬间的事,慕容仙儿吓得惊叫一声,萧尘冷冷一笑,以一股柔力将她送往别处,随后捻指掐诀,铮铮两声,半空两柄长剑断作两截掉在了地上。
  
      “什么!”那二人大惊失色,返身便跑,萧尘冷冷一喝:“回来!”
  
      双臂一伸,瞬间施展出玄青门的驱物法诀,那二人就像是被一股吸力抓住了,跑出两三丈远后愣是被隔空抓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