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七章 猎杀

第五十七章 猎杀

    萧尘转过身去,之前的小林子里已经站了七个蒙面黑衣人,但个个模样狼狈,衣衫有烧焦的痕迹,显然之前便遭受过攻击了。
  
      “呵呵,不知我那九阳爆炎阵的滋味如何?可还过得去?”萧尘淡淡笑道。
  
      这一路上他都将符篆埋入地下,正是布的一种攻击阵法,敌人不慎踩入后便如同踩着了地雷。
  
      七名黑衣人杀气腾腾,显然恼恨不已,为首的冷声道:“别再反抗,或许我可以考虑让你死得痛快点。”
  
      萧尘轻轻一笑:“那就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他敢断定,这些人是楚晗烟从紫府里请来的杀手,而这什么比试,自然也是楚晗烟想除去他而设的局。
  
      一种非常拙劣的局,他在几千年前就已经不用的局。
  
      “那你就试试看!”为首的黑衣人一声冷喝,寒芒一闪,一刀便要袭至。
  
      “嘘……”萧尘忽然打了个噤声手势,然后轻轻一笑:“听,有什么声音。”随着他话音落下,砰的一声巨响,只见林中九道红芒冲天而起,火光翻腾,为首那黑衣人连同后面两名手下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其余四人见状,各自手持弯刀,如似电芒瞬间袭至,然而萧尘速度更快,凌仙步随即展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一人弯刀,然后斩向了另一人的肩膀,嗤的一声,鲜血四溅。
  
      “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炼气七层的修为吗!”一名黑衣人失声叫道。
  
      萧尘轻轻一笑:“没错,是只有炼气七层而已。”
  
      其实这七个杀手在紫府均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凡尘中有禁制,紫府来的人不能动用全部修为,再加上他们对于凡尘稀薄灵气的不适应,修为便再次大打折扣,最后充其量也就炼气七八层的样子。
  
      “那么,现在反狩猎开始,躲好了,晚上我再来找你们。”萧尘淡淡一笑,随后消失在了苍茫暮色下。
  
      一名黑衣人惊恐道:“快!立即通知其他几队,计算失误,此人至少有筑基修为,而且身怀异宝!”
  
      对于萧尘能够埋下攻击阵法,且身如鬼魅,迅捷无比,他们只能归咎于对方拥有某种厉害的法宝。
  
      夜幕悄然笼下,天边最后一丝余晖也被无尽的黑暗吞噬,狩猎,开始了。
  
      萧尘就如同黑夜里的影子,比那些暗夜刺客更像刺客,刚刚在路上,他已经将传信的一名杀手割喉了,尸体随手丢进了河里。
  
      很残忍,很血腥,是,没错,但是上一世的失败告诉他,对敌人仁慈只会害了自己,还连累身边的人。
  
      这些人是杀手,那么他们也要做好同样的准备,更重要的是,萧尘想看看三天后楚晗烟的反应,当得知自己派来的人全死了,而对手却安然无恙的活着回来了,会是怎样一种反应,这个比试,越来越有意思了。
  
      在一条小渠旁的树林里,月光下依稀可见四道人影,四人持刀凝神戒备着四周,目光如似鹰隼一般,不放过一丝风吹草动。
  
      一人凝神道:“怎么那边还没消息传来?不会是出事了吧?听说此次的目标有些不简单……”
  
      另一人道:“没事,凡尘中一个炼气修者而已……”
  
      这些话,全让十丈外的萧尘听见了,黑暗中他起落无声,敛去了身上的气息,正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忽然间,一片阴影罩下,天上乌云掩月,林中杀意悄然蔓延,萧尘将一粒石子弹入河中,咚的一声响,静夜听来,尤为入耳。
  
      四道寒芒立即往河中斩去,激起漫天水花,然而下一刻,只听扑通一声响,一人倒下了。
  
      “老四!老四!”
  
      “目标就在附近!戒备!别出声……”话到此处猝然而止,显然说话这人也倒下了,甚至另外两人已经感觉到热血溅在了脸上。
  
      剩下二人背靠着背,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彻骨寒意,此番乌云遮月,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但对方却如鬼魅一般,来去悄无声息。
  
      这一刻,两人像是坠入了无边无际的噩梦当中,从来都是他们取人性命,这回终于尝到了命悬人手的滋味。
  
      “你……是人是鬼!”不待话音落下,嗤的一声鲜血飞溅,又一人倒下了。
  
      “老二!”最后剩下的一人已是心神俱乱,手持弯刀往附近乱砍一通,原本四人,一眨眼便只剩他一人,恐惧逐渐占据了他的心脏。
  
      片刻过后,天上乌云终于走开,那人看见面前突然多出了一张人脸,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刀便刺了过去。
  
      铮的一声,萧尘两指一并,瞬间夹住刺来的弯刀,用力一折,将那弯刀折断,随后又是连续几道指力打出,封住了那人的玄功,冷声道:“现在我问,你答!”
  
      那人面色如纸,整个身子抖若筛糠,暗想此人非但来去如魅,功力竟也是如此深厚,他愣愣的点了点头。
  
      “你们此次总共派出多少人?”
  
      “二十四人!”
  
      萧尘冷冷一笑,二十四人,这楚晗烟倒也真看得起自己,冷声道:“那楚晗烟有没有告诉你们,我若求饶,是否考虑放我一条生路?”
  
      那人颤声道:“她让我们不必理会,直接杀了即可……”
  
      “呵呵,那你就去死!”寒芒一闪,首身分离。
  
      月黑风高,萧尘立即换了另一处地点,再杀四人,现今的修炼者难以再做到神识外放,但他却可以,黑夜,便是他最好的武器与屏障。
  
      破晓之前,他找了处地方藏身,到了夜里,继续猎杀,一直到第三日的正午,他去到一条小河边洗去身上的血污。
  
      看着水里面无表情的脸庞,萧尘愣了愣,这当真还是自己吗?复又想起那次羽逸风临走前的话:“此剑中有剑灵,勿要沾过多血腥……”
  
      可是如今,自己竟然已经变得如此嗜杀了,似乎是从那天杀了叶飞开始的,脑海里那本逆魔天玄箓总会时不时浮现,每每心神俱乱,便生出一股嗜杀之意来……
  
      正自出神之际,背后忽然一阵风响,萧尘神识机敏,立即往旁一滚,砰砰两声巨响,河中水花溅起三丈来高,洒了他一身都是。
  
      “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是否也该偿命了!”
  
      面对突然多出来的六人,萧尘第一个念头便是跑,立即展开凌仙步往另一边跑了。
  
      这六人不比前两日他杀的那些,这六个至少都有筑基中期修为,甚至还有一个已经到了筑基巅峰,是他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的。
  
      一路狂奔,冷风扑面,林中枝叶乱飞,这六人乃是萧尘预料之外,他原本打算今日便回山上,但却突然出现六人阻了他的去路,这六人个个是精英,若非他身怀凌仙步,早已被擒下。
  
      很明显,这是楚晗烟紧急派来的,务必要让他回不去。
  
      半个时辰后,六人仍是穷追不舍,萧尘一边寻路免得误入禁制大阵,一边还要躲避身后时不时袭来的刀芒剑气,此刻已是气喘不止,急忙从元鼎抓出一把回元丹吞了下去。
  
      后面六人恼恨不已,每次快要追上时,对方都能抓出一把丹药吞下,然后再次拉开距离,如此追风逐电,又僵持了一个多时辰,眼见天色将暮,六人已是有些着急了,倘若天黑下来,便是再不可能寻到对方了。
  
      萧尘也明白,自己只需撑到天黑即可,但他现在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回元丹没了,余下的真元最多只能支撑两柱香时辰,然后就必须透支本命真元,透支本命真元后果十分严重,这是他不愿意的。
  
      于是,他开始将元鼎里没用的杂物全都扔了出去,以保证真元最大利用,后面六人见状,一人道:“他真元即将耗尽,快追!”
  
      一炷香后,萧尘跑到了死路,前方是一座悬崖,而且布有禁制大阵,一旦靠近,顷刻间形神俱灭。
  
      “哈哈!他无路可逃了!”
  
      六人迅速封住了他的退路,但也不敢往那崖边靠近,萧尘神色凝定,提起最后的真元,以待拼死一搏。
  
      就在最紧张的时刻,旁边草丛里忽然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你们……你们是来抓我的吗?仙儿不要跟你们回去……”
  
      这声音轻如雨丝,听来动人无比,犹若仙乐在耳边响起,萧尘不禁一怔,他竟然没察觉到旁边有人,当即神识一扫,但见丈许外的草丛里蹲着一名白衣少女,手心里紧紧抓着几株三仙叶,嘴角边还沾着些许泥土。
  
      “谁!”为首一名黑衣人沉声一喝,一刀向那草丛斩去,顿时寒芒耀眼,眼见那少女就要惨死刀下,千钧一发之际,萧尘猛扑了过去,抱着她连往地上打了几个滚,方才躲开那一刀刀芒。
  
      那少女吓得浑身乱颤,手中几株三仙叶也抖落了,颤声道:“仙儿……仙儿不要跟你们回去……”
  
      萧尘目光一冷,向那出刀之人看去:“你们要杀萧某也就罢了,却连一个姑娘也不放过,嘿嘿,看来萧某并没有杀错人!”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一声:“自身都难保了,还想救人,那就一起去死吧!”喝罢一刀劈来,半空之中顿生一道丈许长的刀芒,耀眼夺目。
  
      狂风呼啸,泥土四溅,这一刀萧尘无论如何也接不下,一手将身旁的少女抱起,另一只手立即掐诀结印,往那悬崖跳去。
  
      他现在只能赌,赌赌看自己生平所学能否破了这禁制大阵,然而一入阵中,顿时只感全身一痛,魂魄仿佛要被撕成碎片一般,少女叫道:“哥哥别怕,我来帮你。”
  
      说罢,只见她随意捏了个诀,顿生一道白芒,将萧尘全身笼罩其中。
  
      崖上六个人有些怔怔出神,他们只看见萧尘抱着那少女跳下了悬崖,一人问道:“现在怎么办?”
  
      为首的道:“这诛仙阵乃是千年前一位仙王布下,即便是元婴境的修者闯入,也即刻魂飞魄散,他已经死了,走吧,回去复命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