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六章 后山下

第五十六章 后山下

readx();    “还是说,你觉得一个人泡,有些浪费这么多药材?”
  
      看着她媚眼如丝,萧尘不经心间一动,脑海里自主生出一幅羞耻的画面来……“哎呀,讨厌啦,你不要靠这么近啦,贴在人家那里啦……”
  
      萧尘浑身打了个激灵,吼道:“拜托!你好歹也是三清门的长老啊喂!不要整天打你徒儿的主意好不好!”
  
      “切切~我是想说,你觉得太浪费的话可以打捞一些上来,下次再用,你想到哪里去了……”白楹摆了摆手,打个呵欠道:“算了,回去睡个回笼觉,有事叫,拜~”
  
      萧尘头一垂,摇头一叹,这个女人啊……但是回头见着满满一桶的药材,心中不免感到一暖,这几个月去食堂她总是让自己掏钱,原来她将钱省下来替自己准备这些药材了么……
  
      褪去衣衫,萧尘进入浴桶,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疼痛,犹如上万支针扎在皮肤上一般,片刻后,又如身处火炉,仿佛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连同五脏六腑皆要被焚焦一般。
  
      他头顶白烟升腾,面上汗水直流,好几次忍不住要从桶里跳出来,但一想到白楹,连她一个娇弱女子都能承受下来,这点痛又算什么?比起当日看见云隐一剑斩向她头顶时的心痛,这点痛什么也不算。
  
      两个时辰已过,外面日上中天,萧尘几乎是一瞬间跃出来的,哗啦一声响,水溅了一地都是。
  
      此刻的他如获新生一般,看着手臂上蜕去一层又新生的皮肤,原本他这具身体就异于常人,抗击打能力超强,因此在萧家有个“不死之身”的称号,而如今配合这药浴,他非常自信,将来单凭手掌,便可力抗仙剑法宝。
  
      “哟,不错嘛,足足撑了两个时辰。”洞口忽然传来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
  
      我靠!色魔!偷窥狂!萧尘连忙穿上了衣服,白楹笑咯咯走了进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哎哟,不错哦?早知道就多弄点焚心草进去了。”
  
      “什么?你丢了焚心草进去??”
  
      我靠靠靠!萧尘现在想骂人了,那焚心草对淬体根本没有一丝作用,唯一的作用是让人感到很痛,是这女人故意掺放进去的!
  
      白楹摇了摇手:“得了吧,收起你那幽怨的小眼神,若不放些焚心草进去,万一你泡着泡着睡着了,岂不是白泡了?”dudu1();
  
      虽然她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但萧尘现在仍是很想将她扑倒在地,然后捆绑,皮鞭,滴蜡……
  
      “安啦安啦,小子走,今天为师请客,请你尝尝我望月峰独有的招牌菜——龙腾四海。”
  
      望月峰的食堂终于生火了?但是萧尘听着这名字,怎么感觉胃里有种翻江倒海的错觉?
  
      于是乎,小半个时辰后。
  
      萧尘目瞪口呆看着面前一个大洗脸盆,里面盛着半盆淡黄色的汤汁,为了美观还特意加了些生菜花上去,他拿筷子捞了一条泥鳅上来,惊讶道:“这就是龙腾四海??”
  
      且先不管这泥鳅到底烹熟没有,单从它那张得大大的嘴来看,至少它死前是很不甘心的,怨念极重,若是没吃完倒进水沟里,不出半年,必然化作怨灵缠绕整座灵台山。
  
      “拜托,白大长老,求您别玩了,趁着摘星峰食堂还没关门,咱赶紧过去吧……”
  
      “哎呀,不要嘛,摘星峰食堂那么贵,而且你看啊,这泥鳅多么可爱,你看你看,它还张着嘴在向你笑呢……”
  
      “我靠!只有你才会觉得它可爱吧!还有!它死得这么冤,哪里在笑了!”
  
      ……
  
      “咳咳,恕我打扰一下。”这时,一名苍龙峰的弟子出现在了门口。
  
      白楹转过身去:“哦?什么事?”
  
      那苍龙峰的弟子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望月峰说小也不小,他既然能一下子找到白楹,那么说明来时有人提醒过了,只要到了饭点,各大食堂中一定会出现白楹的身影。dudu2();
  
      “呃……那个,大长老让三长老与萧师弟去趟三清殿。”
  
      白楹眉头一皱:“有没有说什么事?”
  
      “呃……这个,好像是关于萧师弟与莫师兄的事。”
  
      一炷香后,二人去到了三清殿,殿上其余几位长老均在,连同楚晗烟跟莫羽也在,外面则已经围了不少内门弟子。
  
      四长老咳嗽一声,起身道:“是这样的,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故我们希望萧尘跟莫羽之间,先进行第一场比试,当然,这场比试并非以武论胜。”
  
      萧尘看了楚晗烟一眼,心想近几日几位长老已是忙得焦头烂额,哪有闲心弄这什么比试,看来是她提出的,呵呵,随便吧。
  
      白楹也淡淡扫了楚晗烟一眼,道:“哦,随便吧,水来将掩兵来土挡……”旁边一名弟子小声纠正道:“三长老,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一样!”白楹手一抬:“说说比试规则吧!”
  
      楚晗烟往前一站:“规则很简单,比试为期三日,两人需要去到后山下采集三仙叶,谁采集得多,便算谁赢。”
  
      此言一出,殿外许多人都小声议论了起来,后山下方有许多禁制,极其危险,一般情况下,长老都不愿去那下面的。
  
      莫羽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已然成竹在胸的样子,他转过头看向萧尘:“如何?萧师弟可敢应战?”
  
      萧尘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如何不敢?”
  
      见双方均无异议,二长老起身郑重道:“后山乃是本派禁地,下方更是有历代掌门设下的许多禁制大阵,你二人切不可靠近一些危险之地,否则顷刻形神俱灭,听见没?”dudu3();
  
      “弟子,明白!”两人异口同声,说话时却是看着彼此,莫羽眼中带着一丝细不可见的杀意,而萧尘则是凛然不惧。
  
      次日清晨,两人准备好后,在长老以及许多弟子陪同之下,来到了后山一处悬崖边上,迎着冷冽山风,二人衣衫猎猎作响。
  
      许多弟子都小声议论了起来,纷纷猜测此次谁会取胜,有人说萧尘从一开始就有惊人的表现,也有人说莫羽已有筑基修为,更何况这些年已对灵台山附近的地形了若指掌。
  
      总之众说纷纭,最后在大长老抬手示意安静之下,众弟子才闭上了嘴,只见大长老神色凝重,道:“现在比试开始,记住,不得靠近危险区域,也不得在下面私自斗法!”
  
      话音甫落,二人便踩着飞剑,往两个不同的方向落了去。
  
      山风呜呜作响,大长老看了看峭崖边的楚晗烟,只是轻轻一叹,然后转身离去。
  
      白楹负手而立,望着萧尘落下去的方向,白茫茫一片不见底,她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在她旁边,还站着落殇颜、李慕雪、萧婉儿等人。
  
      灵台山山峰巍峨耸立,花了足足一炷香时辰,萧尘才落到地面,附近像是一座古森林,巨木参天,上面爬着许多藤蔓,脚下湿漉漉一片,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枝叶腐烂的气味。
  
      等到太阳升起,此处必然瘴气熏天,萧尘立即用衣袖遮住鼻子,展开轻功往森林外而去,此地渐渐没了三清门的阵法牵引,他已经无法御剑了。
  
      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一条山间清溪前,蹲下去捧了几口水喝,然后取出九道符篆,念了个诀,那九道符篆便化作九道红芒埋入了水底。
  
      这是他昨晚连夜赶制的符篆,布阵所用,而那三仙叶乃是炼制回灵丹的必需之物,他现在倒不急着采集,他现在是在等,等暗处的敌人现身。这场比试,绝非表面上那样风平浪静。
  
      到日落时分,萧尘已经不知绕到哪来了,但可以断定的是,这里依旧归属灵台山,而这一路他也确实发现了许多地方都有禁制阵法,那些阵法厉害非常,连他也束手无策。
  
      就在他捧了几口水喝之后,后面林子忽然一阵树叶沙沙作响,但眼前却无一丝微风。
  
      “呵呵,终于现身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