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五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readx();    汹涌澎湃的余力终于散去,只见白楹伫立风中,衣衫随风乱舞,手上树枝剑已经完全爆裂,但她连同萧尘在内,均未受到一丝伤害。
  
      地面的弟子目瞪口呆,这惊天一击,她竟然承受住了,云隐真人口中粗气大喘,步伐已经有些摇摇不稳,这正是动用本命真元的后果,他的修为已从结丹六层退回了结丹三层。
  
      萧尘终于松了口气,走过去轻声道:“师父……”
  
      白楹轻轻瞪了他一眼:“白痴,你冲上来做什么?就这么对我没信心吗?”
  
      萧尘摇头一笑,余光扫到了云隐真人突施偷袭,疾呼道:“小心!”
  
      白楹冷哼一声,一手将他护住,另一手一掌打出,砰的一声巨响,云隐真人直接被这一掌打飞,手中金云剑也拿捏不住,插入了云台边缘的土壤中。
  
      云隐真人一口鲜血喷出,手捂胸膛,喃喃道:“怎么可能……你只是筑基八层,怎么可能……”
  
      白楹淡淡一笑,走到他近前,道:“是没错,我只有筑基八层,但是结丹境一掌便能拍死十个筑基境,这种不知谁弄出来的鬼设定,对于姑娘没用!像你这种丹药催化出来的结丹境,再来十个姑娘也能一掌拍死!”
  
      地面所有弟子都沉住了呼吸,好霸气的一句话啊,一掌就能拍死十个云隐真人,萧尘摇头苦笑,信你才有鬼了,刚刚其余人虽看似挺轻松的,但是只有他明白,白楹经历了多少次险象环生,一着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然而,在这种霸气的气场笼罩下,云隐真人却信了,他面色如土,脸部肌肉开始抽搐,最终长长叹了口气。
  
      白楹冷冷一拂衣袖,道:“修仙,本应该是淡然世外,与世无争,顺应天意,然而如今,有的人只会逞凶斗狠,追名逐利,为了境界的突破,急功近利,于是开始滥服丹药,最终结果,就是催化出无数你这样的垃圾!”
  
      她这一番激烈言辞,说得下方无数弟子都埋头思考起人生来了,人的寿元有限,但许多人资质平平,有生之年根本没希望突破至下一个境界,于是只能靠服丹药……
  
      云隐真人全身一颤,猛然抬起头来:“你懂什么!凡人不过百年寿元,我等结丹之士也只两百年寿元,倘若无法臻入元婴境,那只能眼睁睁等死!既有丹药相助,为何不服?难道宁可等死也不服用丹药么!”dudu1();
  
      白楹仰头一笑,道:“世间人人俱思成仙,又岂个个如愿?倘若一朝修为不前,便要靠丹药相助,那么云隐真人我问你,若是修炼途中连一点壁垒也打不破,你还修什么仙?不如去玄阴教修魔吧,那时你不仅可以滥服丹药,还可以夺取他人命元归己所用,哈哈哈……”
  
      一阵大笑之中,白楹带着萧尘往云台边缘走去,铮的一声,将土壤里的金云剑卷在了手中,只剩云隐真人在风中独自凌乱,还在想着她方才那一番话,不如去玄阴教修魔,还可以夺取他人命元归己所用……
  
      “另外,我虽只筑基八层,但不要忘了,我白楹可是这凡尘中唯一一个修成仙身的人。”
  
      丢下一句帅气的话,白楹揽着萧尘往下方广场而去,地面无数弟子痴迷不已,三长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帅气了,刚才那一番话说得云隐真人半个字也吐不出来,简直太帅了啊。
  
      然而帅不过一盏茶工夫,下一刻,已见着白楹捧着乾坤金云剑走到二长老面前,口水直流的样子。
  
      “纯金打造的啊,师兄你快帮我看看,拿去沧澜剑宗能卖多少灵石?”
  
      二长老暴跳了起来:“卖你个鬼啊!还不快将剑还给云隐真人!”
  
      白楹嘴一努:“不要嘛,人家好不容易才赢来的战利品,快帮我看看能卖多少灵石!要不我给你了,就抵了以往你借给我的钱……”
  
      萧尘头一垂,果然还是这副模样比较像她啊,她跟师父,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二长老气得胡子乱颤,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金云剑,往云台上飞了去,然后将剑恭恭敬敬递给了云隐真人:“不好意思,小妹方才有些失礼,真人莫怪。”
  
      云隐真人冷笑连连,这跟被扇了一巴掌,然后对方又走来抚摸着脸庞,柔声问道:“不好意思啊,刚刚下手太重了,疼不疼啊?”有什么区别?
  
      “嘿嘿!三清门,果然深藏不露啊!此剑贫道三个月后再来取回!”dudu2();
  
      说罢,云隐真人大袖一挥,化作一道白光往远处飞去,地面他带来的两名弟子自然也无脸逗留,默不作声御起飞剑,追了上去。
  
      望着剑光远去的方向,似乎那里聚起了一朵诡云,二长老眉心忧色深深,这一回是真的闹僵了,如今掌门不在,倘若天风门那几个老怪物出关了怎么办……
  
      天风门向来自诩凡尘玄门第一,然而这次徒弟来了被人打脸,师父来还被打得更惨,恐怕此事不日便要在凡尘修炼界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对于三清门来说,这并非一件好事。
  
      二长老落回地面,大长老皱眉道:“罢了,你出去将剑还给他吧。”
  
      二长老心中明白,说是还剑,其实是要自己出去护送他安全离开幽州地界,云隐真人不能在幽州地界出了任何事。
  
      幽州境内,云隐真人由两名弟子扶着,缓缓御剑而行,男弟子道:“师父,就这样放过那个萧尘了吗?他可是紫府里尊上指名要的人。”
  
      “嘿嘿,不急!”云隐真人瞳孔里忽然闪过一丝厉色:“等三个月后你几位太师伯出关,到时候便血洗他整个三清门,那时,便将他门下所有弟子炼化成血魂大阵的灵媒,通通送去紫府吧,嘿嘿……”
  
      正此时,后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真人留步。”
  
      云隐真人转过身去,见是三清门的二长老星阵子,心想难不成自己方才的话被他听见了,他现在来追杀自己?不过谅他也没这个胆,皱眉道:“不知二长老还有何事?”
  
      二长老拱手一笑,神态间甚是恭敬,说道:“刚刚小妹说真人多带了一样东西走。”
  
      云隐真人立刻提起了戒备,虽然自己元气大伤,但这个星阵子也只结丹三层的修为,没什么可惧的,沉声道:“哦?是什么东西?”
  
      “是真人的命……”dudu3();
  
      云隐真人脸色大变,下一刻还未反应过来,猛觉丹田一阵剧痛,腹部已被破开个大洞,鲜血不住往外冒,喃喃道:“你……你……”
  
      两名弟子早已吓坏了,连忙将他扶住,而星阵子脸色阴沉,手里拿着一颗血淋淋的金色圆球,正是云隐真人的金丹。
  
      “走!”这一刻,云隐真人不惜耗费所有命元精血,带着两名弟子施展遁地术逃走了,他知道金丹被夺,自己难逃一死,但必须要有人活着回天风门!将这一切告诉掌门!
  
      半空之中,这个“星阵子”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随后化作一团黑雾,往天边一朵诡云飘去。
  
      一炷香后,受大长老之命前来护送云隐离开的二长老到了,他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立即御剑落入地面,当看见草丛里稀稀落落的血迹后,脸色陡然一变:“糟了……”
  
      接下来的七天,灵台山附近时有诡云密布,几位长老加固了山门附近的封魔大阵,这封魔大阵乃是三清门祖师爷留下的,寻常魔道妖人,稍沾一点便即魂飞魄散,然而对玄门中人却是不起作用。
  
      于是,又在几位长老合力之下,搬出了三清门的十方乾坤阵,守护整座山门,这些日,无论内门还是外门弟子,都可随处见到金光掠空,正是十方乾坤大阵散放出的阵法灵力。
  
      如今,整座灵台山都处在了阵法庇佑之下,不放过一丝角落,而所有通向外面的铁链,均已被斩断。
  
      时间又过去三日,几位长老终日眉头不展,愁云密布,然而门下弟子却不知危险悄然靠近,仍是整天兴高采烈,对于十天前的越级大战津津乐道,而对于三个月后萧尘与莫羽的对决,原本一些不看好萧尘的人,现在也开始慢慢将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了,越级挑战,并非不可能!
  
      这日清晨,萧尘被白楹叫到了屋后石穴,远远便闻到了一股药香,走进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只见一个大木桶里漂浮着许多精心淬炼的药材,这些药材都价格不菲,这样拿来泡澡也未免太奢侈了吧?怪不得她总是哭穷,原来钱都花这上面了。
  
      “小子,你先进去泡上两个时辰吧。”
  
      萧尘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应该是被药香熏的),白楹见他两眼泛红,迟疑不决,道:“这种药浴不会增进你一丝修为,但却必不可少,试想凡人之躯如何能承受一次次散功?所以必须进行药浴,淬炼身躯。”
  
      萧尘苦笑:“那能请白大长老先转过身去吗?”
  
      “切,反正我是你师父,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白楹扶在木桶边缘,双手撑着下巴,眨巴眨巴着眼看着他:“还是说,你觉得一个人泡,有些浪费这么多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