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四章 筑基战结丹 下

第五十四章 筑基战结丹 下

readx();    云台上,面对顷刻袭至的剑势,白楹只是冷冷一笑,一股真元往手中树枝注入,那树枝立时被一团柔和的白光包裹住,再非寻常之木,只见她身子往前一纵,非但不避这凌厉剑气,更是直撄其锋。
  
      下方所有人见到她这种寻死的打法,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胜券在握的云隐真人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暗想她难道身怀异宝么?否则怎敢凭一截朽木对抗自己的乾坤金云剑?
  
      只见树枝与金云剑相抵的一刹那,枝尖顿生万点绿芒,如同枯木逢春一般,点点绿芒四散开来,引得下方无数弟子惊呼:“从未见过白长老出手,原来她擅长木系术法!”
  
      随后,树枝微微一曲,白楹借着反弹之力,往后飘开,而半空中那些点点绿芒竟汇聚成一团,化作一道剑气往云隐真人身上激射了过去。
  
      云隐真人不禁一怔,从未想过她竟能如此轻易化去自己的一击,甚至还借自己之力反攻自己,忙往一旁闪开,闪避的同时习惯性往周围看去,颇显几分狼狈。
  
      虽然他四下里看去,只看到白茫茫一片云海,但情知下方的人绝对能清晰看到上面发生的事,不禁眉头一皱,看来这个女人也并非传闻中那么好对付。
  
      思忖及此,他再次结印掐诀,四方云层忽然翻滚了起来,但见每一片白云都幻作了一柄似虚似实的飞剑,刹那间便有上百之多,全指向了白楹。
  
      “以气凝剑啊!”
  
      “天啊!一次竟凝出这么多!”
  
      下方惊呼不断,以气凝剑标志着修为臻入了结丹,大长老眉心深锁,即是自己,一次也至多只能凝出三五十来柄剑,这云隐对术法的造诣,果然还是在自己之上的。
  
      “呵呵,剑多有什么用?充其量也就好看而已。”白楹手持树枝,丝毫不留情面的打击道。
  
      云隐真人冷笑:“好啊,那你就试试看!”说罢上百柄剑一齐斩向了她。
  
      上百道剑气纵横激荡,避无可避,高空上骤然卷起了漫天风云,下方已经隐隐有些瞧不清上面的情况了,但却都感受得到云台上那恐怖剑气肆虐的力量。
  
      云隐真人心中冷笑连连,白楹啊白楹,是你自己找死,这套万剑诀我虽练得不如其他几位师兄纯熟,但你一个区区筑基修士,焉能让你从剑下逃生?
  
      片刻后,剑气绞杀终于停了,然而只听得云雾中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我说过,剑多有什么用?华而不实。”
  
      待云雾散开,只见白楹依旧白衣胜雪,不染纤尘,而在她周身旋绕着无数绿叶,方才那密密麻麻的剑气,竟是连她一丝衣角也没碰着。dudu1();
  
      “什么!竟然一点事也没有!”
  
      下方无数弟子目瞪口呆,楚晗烟眯了眯眼,心中暗道:“看来这女人果然有两下子。”随后看向身旁的莫羽,眉心渐上了一层愁意。
  
      云隐真人脸上全是骇然之色:“不!这不可能!你不可能一点事也没有!你们究竟在这台上做了什么手脚!”说到最后,眼神里全是阴厉之色。
  
      “以真人结丹六层的修为,倘若这台上真做了手脚,难道真人还看不出么?”白楹手持树枝,淡淡道。
  
      云隐真人神色一凝,方才确实仔细查探过了,这台上绝没有做手脚的可能,但她一个区区筑基八层,怎么可能挡得下自己的万剑诀?
  
      “我不信!”
  
      云隐真人一声暴喝,重重叠叠的剑气再起,这一次的声势远超先前,台上顿时罡风狂涌,附近云层隐隐有电弧落下,竟是在剑气攻击的基础上再添加了雷系术法。
  
      一炷香后,云隐真人能使的神通都使了,但偏偏连白楹一丝衣角也碰不着,对方的身形犹如鬼神变幻,可一分为三,可再分为五,实是不可端量,难道这就是传闻里她自创的“吟风弄月”么?
  
      下方众三清门弟子早已是惊呆了,他们印象中的三长老平日里就是个好吃懒做,嗜赌成性的不良长老,但这一次,彻彻底底刷新了他们脑海中的印象。
  
      方才云台上那身形飘忽若神的女子,来去如风,可触不可留,又如水中月影,可望不可及。
  
      “当年同门比试,可是连掌门师兄都败在她手里了啊,她这吟风弄月根本无人能破。”二长老手捋胡须,摇头苦笑。
  
      萧尘有些怔怔出神,为什么她施展的吟风弄月,看上去那样像师父的凌仙步……
  
      云台之上,云隐真人粗气大喘,显然是真元消耗过大所至,现在连御剑都显得有些吃力了,然而白楹在他面前,看上去气定神闲,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你一个结丹六层的气海,比我一个筑基八层的真气储存量还低,呵呵。”
  
      云隐真人抬起头来,恨恨道:“你不过是仗着木系术法能回复真元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dudu2();
  
      “呵呵,打败一个丹药催化出来的结丹六层,是没什么了不起的,说出去姑娘只会嫌丢人。”
  
      白楹随意的摇着手道,云隐真人被彻底的激怒了,明明对方只有筑基八层,明明自己是结丹六层,虽然自己实战经验并不多,但怎会连她一个区区筑基也拿不下!
  
      不可能!
  
      突然间,云台之上风云剧变,四方云层都围着云台旋绕了起来,只见云隐真人脸上青筋暴起,道道耀眼金芒从他身上射出,将他映得宛若一个天人般。
  
      下方众人无不心惊,他这是在透支本命真元,所谓本命真元,不同于修者修炼而来的真元,一旦耗损,必然使修为下降,例如要废去一个人的修为,那便必须击散对方体内所有本命真元。
  
      “若连你一个筑基八层也打不过!这结丹六层不要也罢!”
  
      云隐真人神态若疯,随着他一声暴喝,整个云台都颤抖了起来,万丈金芒耀眼夺目,直令下方许多人睁不开眼。
  
      “呵呵,逼急了跳墙了么?”白楹整个人仍是显得风轻云淡。
  
      下方众弟子无不骇然,本命真元一击的威力不可想象,她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去惹怒对方,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萧尘眉心渐渐凝了一层冷汗,心跳越来越剧烈了。
  
      骤然间,天上出现一柄百丈长的金芒巨剑,正是天风门的独门绝技天诛剑,一剑斩下,天地失色,连太阳都被掩去了光辉。
  
      剑尚未落下,但浩瀚无匹的剑气已令整座云台剧烈震动了起来,仿佛随时会崩塌坠落一般,引得下方无数弟子抱头寻找掩蔽之所。
  
      “嘿嘿,白楹,老夫耗损两层修为,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云隐真人脸上阴冷无比,这一剑充满了杀气,但他也只动用了两层修为之力,饶是如此,也非一般修者能够承受得住。
  
      白楹冷冷一笑,再次往树枝上灌注了一层真元,使得这树枝看上去就如一柄仙剑一般,璀璨夺目,她剑指苍穹,随意念了个诀,顿时一股澎湃之力直冲天际,迎刃而上。
  
      也是在这一瞬间,她足步晃了晃,有些摇摇欲倒,随后只见她一只手捂着额头,仿佛随时会晕倒一般。dudu3();
  
      “怎么了!白长老怎么了!”
  
      “唉,终究只是筑基,看来已经承受不住这剑气了啊……”
  
      下方议论不休,已是闹开了锅,云隐真人眼中陡然露出强烈的杀意,嘿嘿,真是天助我也!再次往天诛剑上注去了一层修为之力,这一剑必取白楹性命!
  
      萧尘脸色突变:“不——”随着一声长啸,他整个人如同一道白芒往云台之上飞了去。
  
      “什么!他疯了吗!那可是结丹之力!他要去送死吗!”
  
      议论再起,几位长老也变了色,那可是结丹修者的本命真元之力,他只要沾上点滴,顷刻间形神俱灭!
  
      李慕雪、落殇颜等也是在一瞬间面无人色,莫羽皱起了眉头,这就是自己的对手吗?竟连结丹之力都不惧,越是这般想,他越是觉得自己根本比不过对方,他冷冷一哼:“匹夫之勇,死了也罢!”
  
      离云台越来越近,狂猛的罡风,几乎已快将萧尘撕裂,他运足全身真元,仍是伸手向白楹抓了去,师父撑住,徒儿这就来救你了!
  
      轰隆一声响,高空那一道天诛剑终于临近,浩瀚无匹的剑气可撕裂万物,凭萧尘一个炼气境弟子如何承受得住。
  
      “噗!”在凶猛的剑气激荡下,他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徐徐往下坠落了去,手上仍是保持着向白楹抓去的姿势,眼神里,是如此的不甘。
  
      这一刻,他已然将白楹看作了自己的师父凌音,但是,就这样结束了么……
  
      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了诛仙台行刑那日,耳边又响起了当年凌音替他保魂的话语:“尘儿,待千年后为师大乘,我们再相见,再相见……”
  
      不是说好了再相见么……
  
      十丈、五丈、三丈……
  
      天诛剑离白楹越来越近了,眼见已是必死之局,地面所有弟子都屏住了呼吸,突然间,白楹抬起了头,眼中两道光芒一闪而过,随后左手袖袍一卷,将正在坠落的萧尘卷上了云台边缘。
  
      右手树枝剑往天上一指,瞬间凝成一层淡绿真气罩,天诛剑一剑斩下,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整座云台往下沉陷了十余丈,变得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