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三章 筑基战结丹 上

第五十三章 筑基战结丹 上


  
      在白楹这句话过后,气氛瞬间僵硬了,空气像是要凝冻住一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云隐真人身上传来的冰冷杀机,不禁心惊胆颤,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了。
  
      大长老更是如坠冰窖,只感全身一冷,二长老连忙向半空赔笑道:“真人勿恼,师妹素来如此,并无任何冒犯之意。”一边说一边朝白楹递去眼色,示意不要再惹怒此人。
  
      虽然不惧一个云隐,但对方可是天风门,如今掌门不在,若引起两派之争,自己这边根本毫无胜算。
  
      云隐真人冷冷一哼:“不恼,打伤我内门弟子许浩那人在哪!”
  
      “在这里。”萧尘也已到了广场上,迅速站到了白楹身旁去。
  
      “你就是萧尘?”云隐真人立即向他射去两道冷冷目光,目光接触的一刹那,萧尘忽感气血一阵剧烈翻涌,五脏六腑犹似要被震碎一般,竟险些一口鲜血喷出。
  
      白楹迅速抬起手臂,用长长的衣袖隔住他与云隐的视线,冷声道:“云隐真人也算是玄门前辈,对一晚辈施展摄心术不觉有失身份吗?”
  
      好片刻,萧尘才恢复过来,不禁心中骇然,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么?对方只需一个眼神,便能轻易杀死自己。
  
      此刻落殇颜、萧寒等人都聚集了过来,而莫羽跟楚晗烟也从另一边走了出来,云隐真人神色一凝,目光迅速落到了楚晗烟身上,心想此人年纪轻轻,修为竟已臻入结丹,莫非竟是三清门送入紫府的弟子?
  
      显然地面几位长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恐怕此刻只有楚晗烟能稍稍令云隐忌惮一些了,大长老立即向她打着招呼:“晗烟,你来了。”
  
      楚晗烟微微颔首,随后转过头冷冷看向半空:“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今日何故闯我三清门?”
  
      云隐真人微微一颤,心想果然是紫府回来的,而且身份恐怕不简单,这时不免有些投鼠忌器了,说道:“萧尘伤我内门弟子,今日我必须将其带回门中审理。”
  
      楚晗烟淡淡看了萧尘一眼,冷冷道:“可以,但若前辈今日敢破坏我三清门一花一木,他日晚辈必定登门拜访。”
  
      一番话说来比大长老更具威严,云隐真人暗暗一惊,此人在紫府的靠山绝对不小,还是不要招惹的为好,况且今日自己来的目的只是带走萧尘,说道:“贫道今日只带人走,绝不损坏贵派一花一草。”
  
      此言一出,广场上所有弟子都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对楚晗烟敬畏了许多,天风门可以不将三清门放在眼里,但却要对她恭恭敬敬的。
  
      这就是数百年来,几大门派为何要争取送卓越弟子去紫府的原因。
  
      这时,云隐真人身后那名男弟子御剑往前站了一点,看向萧尘:“走吧,若你无罪,我们自会再将你送回。”
  
      萧尘心中一凝,恐怕是这些人发现自己身怀十二条灵脉了,今日一去,绝对无回。
  
      “慢着,我白楹的弟子,是你们一句说带走就要带走的么?”
  
      白楹抬起头来,两道冰箭似的目光向半空中云隐真人射了去,大长老立即出声喝道:“住口!没听见说只要没事便会送他回来么?”
  
      白楹冷冷一笑:“想闯便闯,想拿人便拿人,你们天风门还真把自己当成这凡尘中的万仙盟了么?”
  
      云隐真人冷冷道:“哦?那白长老的意思就是不愿交人咯?”
  
      白楹笑了笑:“交可以,但怎么着也得按规矩来,你先胜过我这做师父的再说。”
  
      此言一出,广场上立即轰动了起来,人家云隐真人已是结丹六层,只差一步便能迈入结丹后期,连大长老都不敢直撄其锋,你一个筑基八层去,不是送死么?要知道玄门论剑,可是死伤不论的。
  
      二长老脸色大变,复又想起之前替她推演出来的大劫,急忙道:“师妹!不可!”
  
      云隐真人冷冷一笑:“早已听闻白长老的功法在整个修炼界独树一帜,也好,今日贫道便来领教一下白长老独创的吟风弄月。”
  
      说罢,他看向身后二人,道:“你们两个下去好好看着,白长老可是从不轻易与人过招的,借此机会好好观摩一下。”言语中显然带了浓浓的讥讽之意。
  
      “是!师父!”二人当即御剑落了下去,看向白楹时的眼神,明显充满了不屑。
  
      萧尘也不再多言,只是担心白楹近来身子虚弱,唯恐这老道趁机重创,当下立即祭出无垢剑,递向了她:“师父。”
  
      “不必,对付这种用丹药催化出来的老男人,姑娘何须借用神兵。”白楹将他的剑推了回去,随后足尖一点,飞向一棵大树,再回来时手中已多了支两尺长的树枝。
  
      下方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这师徒俩还真像啊,而且她还将一个玄门前辈说成老男人,这恐怕也只有她一人敢这么说吧。
  
      云隐真人怒而不发,心想你故意出言激怒我,无非是想令我失去一颗平常心,可惜你未必也太天真了。
  
      “铮”的一声,一柄金光灿灿的仙剑悬浮在了他面前,但见剑身剑柄连为一体,在太阳底下显得光芒万丈,正是上品灵宝级别的乾坤金云剑,与云隐所修的乾坤混元功相辅相成,威力倍增。
  
      当年岐山正邪一役,云隐真人凭此剑横扫八方,斩灭无数魔宗妖人,自此一举成名,晋升天风门长老之列。
  
      下方无数弟子都感受到了这剑上透出的恐怖力量,再看看白楹手中一支弯弯曲曲的树枝,不禁相顾骇然。
  
      云隐真人冷笑一声:“素闻白长老喜赌,不如今日你我二人也来打个赌,若你今日以一根树枝胜了我手中金云剑,那么贫道便任你处置……”
  
      不待他话说完,白楹嗤笑一声:“得了吧,一把年纪了想得倒还挺美,对于你这种滥服丹药,已经直不起来的老男人,本姑娘一点兴趣也没有……”
  
      下方广场顿时一片哗然,无数女弟子瞬间面红耳赤,也不乏一些年幼无知的少女向身旁师兄眨着大眼睛问道:“云隐真人站得挺直啊,白长老怎么说他直不起来啊……”
  
      “咳咳,小孩子不要多问……”
  
      “不嘛不嘛,师兄告诉我嘛!”
  
      “再问就罚你抄书!”
  
      “呜……师兄坏,师兄凶我……”
  
      对于下面那些童言无忌的话语,云隐真人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手中的金云剑已经颤动了起来,好像真的要弯下去似的。
  
      萧尘咳嗽一声,小声道:“师父,你好像偏题了,我们是来比剑的,与直不直真没关系。”
  
      白楹轻笑一声,树枝指向云隐真人,冷声道:“一句话,输了你就滚!”
  
      对于她向来如此强大的气场,众三清门弟子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连当初掌门真人似乎都因她一句话,足足闭关躲了半年。
  
      云隐真人内心早已是怒不可遏,沉声道:“好啊……”
  
      另外几位长老眉心深锁,二长老当即捻指一幻,地面顿时笼罩来一片巨大的阴影,却是高空中云开雾散,出现了一座悬浮岛屿,正是由阵法牵引的云台,作为长老级别的人斗法之用,结丹之战非比寻常,一旦爆发开来极有可能波及无辜,是以斗法台必须设在高空。
  
      云隐真人抬头望向悬浮岛屿,不禁有些迟疑,心想这里是在三清门,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倘若这几个人联手阴自己怎么办?
  
      大长老道:“真人无须担心,我三清门虽小,却也绝不使魔宗那些奸诈手段。”
  
      玄门正宗向来与魔道邪宗分明,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云隐真人自然也抛去了心头顾虑,手上微一掐诀,往云台上飞了去。
  
      萧尘眉心深锁,小声道:“可以么?若实在不行,我随他们走一趟便是。”倒不是担心白楹敌不过,而是她近来精神恍惚,身子虚弱,恐怕云隐老道会趁机下杀手。
  
      白楹轻轻一笑:“小子你就瞧好了,也免得你不服我这绝圣弃智。”说罢足尖一点,往高空的云台飘去。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眉心已经凝出一滴冷汗来,总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时刻萦绕在心头,他看了看远处的莫羽跟楚晗烟,二人脸上表情似乎都很淡漠。
  
      二长老星阵子已在云台附近布下镜像大阵,上面二人的一举一动,均可通过镜像清晰无比呈现在下方众人眼中。
  
      只见白楹俏立风中,树枝斜指地面,脸上无波无澜,衣袂飘飘,宛若镜湖仙子一般。
  
      而云隐真人神色凝重,心想对方为何看上去这般有恃无恐?气定神闲?难道待会另外几人真的会搞鬼?至此他才不禁有几分懊悔,此处是在灵台山上空,自己不该如此贸然大意,应当去灵台山外比试的,但此刻却也拉不下脸来了。
  
      “你准备好了么!”白楹忽然冷冷一喝。
  
      云隐真人险些被吓一跳,回过神来,不禁心中一凝,这人面对一个结丹修者为何丝毫不乱?难道一直以来她都在隐藏实力?其实早已经臻入结丹后期了?
  
      越这般想,越是心神俱乱,索性捻指掐诀,金云剑啸鸣一声,顿时化作一道长长金芒冲出,云台之上刹那间狂风大作,剑气波及之处,方圆数里的云层皆在一瞬间被震散。
  
      浩浩结丹之威势不可挡,下方无数弟子都兴奋了起来,越级挑战,是他们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一时间议论不休。
  
      “终于开始了吗!不愧是天风门长老,这一剑已经先声夺人了!”
  
      “白长老绝对接不下这一剑吧?一招就要分胜负么?果然筑基和结丹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