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二章 强敌来袭

第五十二章 强敌来袭


  
      萧尘微微一怔,还不能带有惋惜之情?说真的,突然要自己散掉功力,回归炼气一层,真的觉得挺可惜的。
  
      “怎样?想清楚了么?想清楚了我这就助你散功,记住,不能心存杂念,更不能存惋惜之情,否则你我二人都会受创。”
  
      “等等等等,我再准备准备!”
  
      萧尘立即盘膝坐下,深深吐纳一番,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散功就散功,又不是不会回来了,而且到时候还要强上许多,有什么可惜的?
  
      “来吧!我准备好了!”
  
      “好的!姑娘这就来了!”白楹盘膝坐到了他对面。
  
      “喂喂!你脱衣服做什么!”萧尘立即闭上了眼睛。
  
      “讨厌啦,衣服必须褪去啦,不能有外物阻隔,你不许睁眼,不许心存杂念,听见没?”
  
      “你这样让我如何不心存杂念啊喂!”
  
      于是乎,一个时辰后,萧尘满身大汗,小声道:“长……长老,那个您穿好衣服了么?”
  
      “白痴,你睁开眼看看,我什么时候脱过了?方才只是为了引开你的注意力,免得你心存惋惜,到时候功亏一篑。”
  
      萧尘小心翼翼睁开眼,这才舒了口气:“原来骗我的啊,害我紧张了这么久……”
  
      “切切,你小子想得倒挺美,你们这些小伙子啊,啧啧啧……”
  
      “不要这么没节操好不好!我想什么了啊!”
  
      “罢了罢了,你现在感觉如何?”
  
      萧尘深深吐纳一番,修为又回到了炼气一层,回到了被叶凉城那伙人打压的时候,不禁苦笑:“这么多月来的修炼,全白费了啊。”
  
      “错!绝对不是白费!总之这三个月加强训练,先回到炼气七层再说,从现在起,每天你只能睡两个时辰,其余时间我都会监督你训练。”
  
      “不……不是吧?”萧尘觉得头顶一片阴云迅速聚拢,但已经上了贼船,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入深秋,万物凋零,唯独明月崖的樱木花永远如春,漫天花雨当中,只见半空两道剑光来回穿梭。
  
      “嘿嘿!师父!小心了!”萧尘一剑刺出,白楹轻笑一声,以树枝为剑,横剑回挡,不料萧尘那一剑刺出太猛,剑气凛冽,咯吱一声将她手中树枝刺断。
  
      白楹顿时只感一阵眩晕,随后轻闭双眼,于半空中缓缓坠落了下去,萧尘大惊之下身形陡转,将她抱住,缓缓落入地面。
  
      “师父醒醒,是弟子的不是,不该出剑太重。”
  
      萧尘眉宇微锁,静静看着怀中之人,明知无垢剑乃是上古神兵,近来她身子又一直不佳,时常无故晕倒,方才自己为何还出剑那么重。
  
      轻叹一声,将她抱进望月亭,轻轻放在了长椅上。
  
      三个月的时间,如今萧尘修为已回到炼气七层,在第五层、第六层时分别散过一次功,而那两座大玄铁矿早已被他打得粉碎。
  
      此刻的他,远非三个月前的七层可比,甚至短时间内御空,也能做得到。
  
      半个时辰后,随着一声惊叫,白楹醒来了,萧尘转过身去,见她脸上冷汗涔涔,走了过去:“怎么了?”
  
      白楹抬起头来,脸色仍自煞白,见他走来,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忙往后退去:“不要过来!”
  
      萧尘停下了脚步,眉心深锁:“你又看见那个可怕的梦境了?”
  
      许久后,白楹才完全清醒过来,喃喃道:“每次为梦魇所困,总是难以睁眼,好像那个人就在面前,往往心神俱乱,刚刚对不起……”
  
      萧尘走过去替她擦了擦额头冷汗:“你累了,今天不练剑了吧。”
  
      白楹点了点头:“三天后你来我屋后石穴,我替你准备了些东西,另外,接下来要准备冲击筑基了,莫羽已有筑基二层,你若无法筑基,到时候会很危险。”
  
      次日,萧尘去到明月崖,独自舞剑许久,不见白楹来,索性御剑回了落霞峰,他能回去的时间很少,每个月也就一次,小若自然高兴得不了,三皇子见他庭院中有剑光落下,知道定是他回来了,也赶了过去。
  
      几人在庭院里言笑无间,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那段日子,到下午时,萧尘总算落得一清净,抱了瑶琴去到庭外小崖边,迎着满山瑟瑟秋意,独自抚琴,一曲过后,又是一曲,无人来和。
  
      “都快与人决战了,还有闲暇在此抚琴。”这时一个动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萧尘觉得这声音熟悉无比,当即按弦止曲,转过身道:“慕雪,你怎么回来了?”
  
      李慕雪仍是一身白衣胜雪,徐步走近,嫣然一笑:“听说你要与人决斗了,我自然就回来啦。”
  
      萧尘觉得心中甚是高兴,起身走了过去,笑道:“能劳烦郡主远道千里而来,庶民莫感荣幸。”
  
      李慕雪轻轻瞪了他一眼:“三月不见,嘴巴倒是越来越贫了。”说着向他身后的九霄环佩走了去:“好别致的琴啊……”
  
      “那琴……别碰!”
  
      然而萧尘话音刚落,琴弦在李慕雪拨弄之下,忽然发出一声回响,清晰可闻。
  
      萧尘急忙走了过去,拉起她手:“你没事吧?疼吗?”
  
      李慕雪脸上一红,迅速将手缩回去,抬头道:“怎么了?这琴音色很好啊。”
  
      萧尘有些惊咦不下,夙夜说过,这琴中暗藏一股极重死气,唯有死气克死气,生人之气无法与之相克,故无人能够弹响此琴,但是她为何也能弹响……
  
      正在他疑惑间,李慕雪已坐在琴前,开始抚琴,琴音飘忽,琴韵似虚似实,虚实难以分清,便似那梦境一般,正如庄周梦蝶,不知是蝶为庄周所梦,还是庄周为蝶所梦。
  
      萧尘不禁有些愣愣出神,他素来自负琴艺无双,不想世间竟有人与自己旗鼓相当,这琴曲听来似虚似实,犹若做梦一般,不禁猛然一惊,自己时常梦见师父凌音,但梦境却似真实一般,究竟是自己梦见了师父,还是师父梦见了自己?
  
      “你……这首曲子为何名?”
  
      李慕雪浅浅一笑,转过身来:“好听吗?是我在梦中学会的一首曲子,名为浮生如梦令,说起来倒与你那尘缘幽歌引有几分相似之处。”
  
      萧尘点了点头,她究竟是什么人……
  
      突然间,一股剧烈的阵法波动荡开,掀起阵阵狂风,随后只见天上几道剑光极速往苍龙峰的方向飞去,萧尘目光一凝,察觉那剑光并非三清门的御剑术,沉声道:“有人闯苍龙峰!”
  
      李慕雪也看见了天上几道剑光,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去看看!”
  
      萧尘当即将琴收回屋中,随后二人御剑往苍龙峰而去。
  
      但见苍龙峰广场上人影晃动,所有弟子都祭出了飞剑,五大长老除了白楹,其余四位都到齐了,而半空中赫然站着一道青色人影,俯视着下方上千人。
  
      那人悬空而立,衣袍无风自动,仿佛只需一个眼神,便能震碎这里所有人的魂魄,吓得无数三清门弟子噤若寒蝉,在这股强大的气息震慑之下,连飞剑也哐当当落到了地上。
  
      大长老站前一步,声音有些发颤:“云隐真人,你今日强闯我三清门是为何意?我师兄不日便归,真人若是有事,还请过两日再来。”
  
      半空那人冷冷一拂衣袖:“少拿紫虚老道来唬我,他若能回,早就回了!还不快将白楹跟那叫萧尘的交出来!你是要我亲自动手吗?”
  
      此言一出,下方无数弟子均感大祸临头,是三个月前那场比试闯下的大祸,此人乃是凡尘天风门四阁长老之一,修为已是结丹六层,比大长老还要高上两层。
  
      玄门中有互不侵犯的条例,不得擅闯他派山门,但也只是相对而言,天风门乃是最强门派,想闯谁家便闯谁家,谁敢拦?
  
      而三清门的封魔防御大阵也仅对魔宗有效,是拦不住同为玄门中的云隐真人的,似这等高手,人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云隐真人冷冷一拂衣袖:“今日我是给紫虚面子,再不交人,待我天风门另外三位长老抵达,必教你三清门从此在世间除名!”
  
      四位长老听得背后冷汗涔涔,对方此言非虚,如今掌门不在,三清门想与天风门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云隐真人身后还有一男一女二名弟子,两人脸上冷笑连连,如同俯视蝼蚁一般俯视着下方众三清门弟子,男弟子冷笑一声道:“严长老啊,我看你还是快快将人交出罢,省得待会连累门下弟子殒命。”
  
      就在这时,广场外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吵什么吵啊,还让不让人睡午觉了……”只见白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信步走了过来。
  
      大长老全身一颤,立即向她射去两道厉光:“三个月前你伤了人弟子!还不快向云隐真人赔礼道歉!”
  
      白楹打了个呵欠,随后淡淡向半空看了去:“玄门比剑,死伤不论,怎么?小的不行,又来个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