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一章 绝圣弃智的奥义

第五十一章 绝圣弃智的奥义


  
      “谁说了明年一定是送他进入紫府?”
  
      厅里厅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白楹身上,只见她气定神闲,面不改色。
  
      大长老立即厉声道:“师妹!送羽儿去紫府,早在几年前便已定下,你此刻无须再多言!”
  
      一旁四长老也跟着道:“是啊,师姐,不如回头等掌门回来了,再去万仙盟争取一个名额,七年后便可再送萧尘进入紫府。论资质论修为,萧尘都是远远及不上莫羽的,这次自然是先送莫羽去紫府了。”
  
      “呵呵。”白楹冷冷一笑:“论资质论修为?远不及莫羽?现在还未到明年春季,你们何以如此笃定?”
  
      楚晗烟笑了笑:“哦?那不知三长老的意思是?”
  
      白楹冷冷一笑:“进入紫府,向来是能者优先,你当年不也是力战百人,才赢得进入紫府的名额么?怎么?到了莫羽这里,就凭关系进入了?那说出去我三清门未必也太堕落了吧?”
  
      莫羽笑了笑:“绕来绕去,无非是三长老不服嘛?那好啊,明年春季,就来看看,谁才有资格进入紫府。”
  
      他之前还对萧尘有些忌惮,但如今有了结元丹,一个月内必然突破至筑基,甚至还会连升三层,再加上楚晗烟的帮助,他此刻自然是有恃无恐了。
  
      楚晗烟笑了笑:“好啊,听说三长老喜欢与人打赌,不如我们也来打个赌吧?”
  
      白楹冷冷一笑:“好啊,若到时萧尘败了,我白楹愿赌服输,自毁灵脉,从此退出修炼界!”
  
      二长老脸色一变,想到了之前给她推算出来的劫数,立即喝道:“师妹!闭嘴!”
  
      萧尘脸色也变了变,不止他,外面所有弟子都变了脸色,自毁灵脉是什么概念?灵脉一毁,容颜立即凋零,最多只剩三年寿命!
  
      而莫羽有了结元丹,再加楚晗烟帮助,半年后修为极有可能达到筑基中期,萧尘即便进展再快也绝对追不上,这一场赌根本不用打,必输之局!
  
      楚晗烟仰头一笑:“不愧是人称输了白输,赢了白赢的三长老,痛快!”
  
      白楹冷冷笑道:“若是你输了,那么从此便在三清门除名,你臻入元婴也好,寂灭也罢,连基本的尊师重道都不懂的人,我三清门不需要!”
  
      “闭嘴!”这一次是大长老怒喝出来的,但见他衣袍无风自动,这次显然动了真怒,三清门好不容易回来个有出息的人,将来必然臻入元婴,甚至寂灭,况且人家还有杨家做靠山,岂能容她在这里得罪了?
  
      楚晗烟手一伸:“师父无须动怒,晗烟便陪三长老赌一赌!”
  
      四长老赔笑道:“晗烟,你莫与她一般见识,今日大喜,先不说这些了。”说罢向外面招手道:“来人!上席!”
  
      白楹一拂衣袖,往外而去,萧尘自然也跟了上去。
  
      外面三皇子以及落殇颜、萧婉儿等人均在,赵皇子上前道:“萧师兄,啥情况啊?”
  
      萧尘见白楹脸色阴沉沉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再问了。
  
      赵皇子摸了摸脑袋,半天才道:“走走走,这破宴,不吃了,哥几个回落霞峰去。”
  
      离开广场,白楹足尖一点,腾空而起,双手负在背后,展开御空术向望月峰而去,衣袂飘飘,宛似人间仙子。
  
      片刻后,萧尘也回了望月峰,去到了明月崖,此处乃是一座独立悬崖,生长着许多樱花木,淡红一片,花瓣随风而舞,如梦如幻。
  
      白楹坐在亭子里,单手支颐,许久不说话,萧尘双手负在背后走了过去,她抬起头来:“干嘛不去吃酒,与我来这清冷之地做甚?”
  
      萧尘含笑不语,一只手拿了出来:“铛铛铛!看!好大的大闸蟹,还有东海龙虾……”
  
      只见他手上挂着一个大大油纸包,另一只手拿出来,却是两大坛上好的雕花酿。
  
      白楹哼笑一声:“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来,陪为师干一坛再说!”说罢拍开了两坛酒的封泥,看上去甚是豪气。
  
      萧尘轻轻一笑,抱起一个酒坛:“徒儿敬师父一杯……”
  
      “等等!”白楹忽然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他:“你刚才……叫我什么?”
  
      萧尘含笑不语,其实在他心里何尝不明白,方才在大厅,白楹不是跟楚晗烟置气,而是为了自己能够顺利进入紫府,称一声师父又有何妨?到时候师父凌音问起来,也不会责怪自己。
  
      “哼!臭小子,不说话我当做什么也没听见!”
  
      一个时辰后,萧尘已是不胜酒力,醉醺醺趴在石桌上,喃喃自语:“师父,徒儿找到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
  
      白楹静静看着他,笑了笑:“不能喝就别逞强,喝醉了又尽说些教人听了伤心的话……”
  
      到下午申时,萧尘终于迷迷糊糊醒来,只觉脑中胀痛无比,每次喝了酒都是如此,不管多少,哪怕只沾一杯也是如此。
  
      “醒了?”
  
      白楹俏立崖巅,双手负在背后,衣袂随风而动,萧尘迷迷糊糊看去,喃喃道:“师……师父……是你吗……”
  
      白楹转过身去,看了看他,萧尘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讪讪一笑:“抱歉,弟子失礼了……”
  
      “明天起,正式开始训练,你搬来望月峰住,今天就回去准备一下吧。”白楹一拂衣袖,御空而去。
  
      “另外,不能御剑就让程郢送你下去,别还没等到跟莫羽决战,倒先摔死了,说出去真是笑话……”
  
      声音渐远,人影渐杳,萧尘摇头一笑,祭出无垢,御剑往落霞峰而去。
  
      回到落霞峰,萧尘有很多事要准备,小若不能带上望月峰,必须请三位长老照顾,这几个月他要散功,必须将一切安排妥当,九霄环佩就留在庭院里了,也好让夙夜帮忙照看小若。
  
      而他与莫羽在半年后决战一事也早在整个三清门传开了,内门外门人人皆知,二人到时候必是一场生死之争。
  
      夜里一轮明月悄上山巅,清光似水,笼罩着整座灵台山,隐隐透着几分诡秘,在苍龙峰一座庭院里,房间烛火犹然未灭,屋中对烛未眠的二人,正是楚晗烟跟杨少辰。
  
      “你说这座山下当真有一条大地灵脉吗?”杨少辰看着跳动的烛火,问道。
  
      楚晗烟点了点头:“绝不会有错,否则灵台山不会如此灵气充沛,可惜,那几个老家伙都不懂得运用。”
  
      杨少辰摇了摇头:“方才我下去,有几个禁制大阵好生厉害,若非我及时退出,必已魂飞魄散。”
  
      楚晗烟抬起头来:“定是掌门留下的,紫虚这个老道当真有两把刷子,还好他不在……”
  
      “很厉害吗?”
  
      “你认为呢?”说到这里,楚晗烟轻声叹了口气。
  
      杨少辰眉心一凝,片刻后道:“另外,我刚刚在下面,总感觉摘星峰有道神识锁定在我身上,不会是你二师叔吧?他不可能有这个本事。”
  
      “不可能是星阵子。”说到这里,楚晗烟忽然脸色一变:“难道是……少辰,你明天就走吧,这里有我没事。”
  
      杨少辰见她神色凝重,也不多问,说道:“那好,这几个月你自己在这里小心些,我会派人再送些丹药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何要如此帮那个莫羽?他真的只是你师弟?”
  
      楚晗烟看着灯芯,道:“恐怕你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个萧尘,只能是自取其辱,至于白楹,呵呵,反正我也早看她不顺眼了……”
  
      “萧尘……我总觉得此人很不简单啊……”杨少辰眯着眼道。
  
      “呵呵,你想多了,太古六大伐天世家,唯独萧家有实力对抗天道,但是自上一代伐天者失败,真正的萧家便已为天道所灭,那个萧尘,他不过只是这凡尘中一介武夫子弟而已。”
  
      ……
  
      次日清晨,一切准备妥当后,萧尘御剑前往望月峰,白楹早已在明月崖相候,萧尘到达后,目瞪口呆望着多出来的两座小山丘般的大黑石,惊道:“我靠!这里昨晚下陨石雨了吗?这俩陨石哪里来的?”
  
      “没见识,这是姑娘好不容易才搬来的两块玄铁矿。”
  
      “两块?这是两座吧??”
  
      萧尘很难想象,她看上去如此娇弱的一个女子,究竟是怎样将这两座庞然大物搬到这来的。
  
      “小子,别废话了,你现在把他当成莫羽,上去打一拳试试。”
  
      “哦……”
  
      萧尘立即走到左边的玄铁矿下,运足全身真元,使出碎金破打去,轰隆一声响,玄铁矿纹丝不动,反倒是他手臂被震得发麻。
  
      白楹摇了摇头:“现在知道你有多虚了吧?”
  
      “……”
  
      “罢了罢了,为师就先跟你讲讲这绝圣弃智吧,你要知道,每散一次功,下一次的功力必定倍增,如此往复循环,正如修炼者兵解轮回一般,每轮回一次,修为较上一次必然有所增长,直至终有一天冲破生死桎梏,羽化飞升……”
  
      萧尘听得云里雾里,但大致明白了,就跟炼钢一样,经过一次次的反复淬炼,最后越来越精纯,这等新奇的修炼方法,恐怕也只有她才敢尝试吧?当初是不是破罐子破摔时才无意发现的啊?
  
      寻常修者一般都是认为修为境界越高越好,而她却要在某个境界进行一次次的小轮回,直至这个境界再也无法提升,可想而知,若当她如此修炼到结丹修为,同等级战斗,绝对是百战百胜啊。
  
      “你不要以为这很简单,我来告诉你,散功之时绝不能心存一点惋惜之情,否则必然失败,导致走火入魔,这才是绝圣弃智的真正奥义。”白楹认真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