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五十章 楚晗烟

第五十章 楚晗烟

readx();    三清门这百年来送了许多弟子去紫府,但却没有一人回来过,这一次,整个三清门闹开了锅,非但五大长老亲自迎接,连外门的弟子都上苍龙峰来了,大有一种普天同庆的味道。
  
      “听说是楚师姐回来了?她修为已经达到结丹了吧?”
  
      “是啊,好像还带了未婚夫回来,听说是紫府十大世家之一杨家的少主。”
  
      “哇,那真了不起啊……”
  
      但见广场两边站满了人,整整齐齐迎接师姐归来,五大长老则并肩站在广场台阶口,其余四位长老都是喜笑颜开,唯独白楹眉心深锁。
  
      而萧尘站在她的身旁,也只有萧尘一人站在长老身边,其余弟子辈的都远远站在后面,似乎是白楹硬要将他拉在自己身边。
  
      不久后,在八名内门弟子恭敬带领下,有二人徐徐往台阶上走了来,左边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妖娆,妩媚动人的年轻女子,右边的则是一名气宇轩昂,剑眉星目的英俊男子。
  
      广场上许多弟子都睁大了眼,小声议论了起来:“那是楚师姐吗?七年不见,她好漂亮了啊……”
  
      那女子正是七年前三清门送去紫府的弟子,名叫楚晗烟,大长老座下大弟子,莫羽的师姐,当年三清门第一人,入门三年不到,修为便达到了筑基境,开创了三清门的巅峰神话,而如今,已有结丹初期修为。
  
      大长老欣喜若狂,迎道:“晗烟!你回来了!”
  
      楚晗烟轻轻一笑:“师父,多年不见,您可还好。”说话时,看也未看其余四位长老一眼。
  
      “好!好!”大长老大喜过望,复又看向她身旁的英俊男子,微笑道:“还未请教这位如何称呼?”虽然明知这男子的身份,但仍然要礼节性的问候一声。
  
      男子拱手一笑,显得彬彬有礼:“在下杨家杨少辰,见过长老,另外我与晗烟已定下婚事,今次也是特意前来贵派告知一声。”
  
      紫府六大远古家族自千年前开始,便逐渐淡出世人视线,现今紫府已没有了六大远古家族一说,而那六家的姓氏也极少再出现,如今只有十大世家,这杨家便是十大世家之一,势力之大,远在天风门之上。
  
      所有弟子都小声议论了起来,虽说两派婚姻之事,须得男方挑战胜利三轮方可,但眼下在这杨少辰面前,无疑是个笑话,此人已然有结丹中期修为,莫说三清门所有弟子,便是长老亲自出手未必能取胜。
  
      “好!好!”大长老连声笑道。
  
      楚晗烟脸上得意无比,淡淡扫了白楹和萧尘一眼,笑咯咯道:“哟!这是三长老啊,旁边这位是你未婚夫吗?看上去有点小啊。”说罢看向萧尘:“不知这位是紫府韩家、苏家、左丘家哪一家的少主?修为已是结丹几层了?”dudu1();
  
      萧尘觉得这女人好恶心,淡淡笑道:“在下萧尘,并非哪家少主,修为也只炼气七层而已。”
  
      “哦呵呵呵,原来是个小不点啊……”楚晗烟捂着嘴笑了起来。
  
      白楹瞪了萧尘一眼,不是就不是,干嘛非要说出来!
  
      杨少辰目光一凝,萧姓之人?旁边楚晗烟见他突然凝神不说话,问道:“少辰,怎么了?”
  
      杨少辰笑了笑:“没……没事。”说话时,又不经意看了看萧尘。
  
      这边另外几位长老颇有些尴尬,二长老笑道:“晗烟,快请进大厅歇息吧。”
  
      一行人随即往苍龙峰迎客厅走去,一路上其他弟子对楚晗烟羡慕不已,去了趟紫府,回来就能和五大长老并肩齐行了,这回所有人对进入紫府的盼望,更加深了。
  
      时下正值七八月酷暑之际,辰时刚过,树枝上的蝉儿便鸣叫了起来,天气也渐热,三清门资源贫乏,自然不可能以无数灵石撑起清凉大阵,楚晗烟不停用手扇着脸:“好热啊,早知道带几个结丹境的冰系阵法师随行了。”
  
      旁边杨少辰立即取出一把折扇,微笑着替她扇凉,白楹看了萧尘一眼,好似再说:“你还不快弄把扇子出来也给我扇扇!”
  
      萧尘回看了她一眼,好似在说:“我上哪去找扇子!况且你拿我跟他比什么比,别人是杨家的少主!我只是你的苦逼徒儿。”
  
      楚晗烟见他二人眉来眼去,轻笑一声,摸出个盒子,道:“三长老啊,我这有颗清凉珠,取自东海龙蚌,要不你拿去吧,这灵台山暑气蒸人,太阳又那么辣,万一把三长老的皮肤灼坏了就不好了。”
  
      白楹冷笑一声:“这种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姑娘我用不着。”
  
      楚晗烟咯咯一笑:“没事,这珠子少辰家里多得是,但凡尘可不好求啊,三长老你看啊,你年纪也这么大了,再不好好保养,万一哪天成黄脸婆了,到时还有谁会心疼啊,哦呵呵呵……”
  
      白楹气得银牙直咬,虽已修成仙身,容颜永驻,但最恨有人说她年纪大,尤其是一个黄毛小丫头。
  
      其余几位长老在前领路,均当做没有听见,以前楚晗烟便不将白楹放在眼里,这回去了趟紫府,有了结丹修为,还嫁入了豪门,更不会将她放在眼里了。
  
      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正厅,大长老立即吩咐弟子去取灵石布下清凉阵法,而其余几峰的大厨也都火速赶来,今日为楚晗烟接风洗尘,自然要筹备满门大宴。dudu2();
  
      落霞峰的外门弟子也都在吴宋刘三位长老带领下陆续上来了,三皇子兴奋不已,赵皇子踩着另外二人的肩膀爬到正厅外一颗大槐树上,冲里面喊:“萧师兄……”
  
      萧尘转过头去,透过窗棂,看见赵皇子正在朝自己挥手,连忙挤眉弄眼,示意他下去,别在这里耍宝。
  
      楚晗烟瞥了一眼窗外,漫不经心道:“谁家的弟子这么不懂规矩,大呼小叫什么。”
  
      “是是。”四长老立即赔了个笑,目光一转,登时两道厉光朝外面射去,槐树一阵颤动,跟着只听三声惨叫,赵皇子摔下去砸在了下面二人脸上。
  
      萧尘摇了摇头,三个活宝,活该。
  
      楚晗烟往门外看了一眼,嘟哝道:“小羽呢?怎么不见他来?”
  
      话音甫落,外面响起一个兴高采烈的声音:“师姐!”跟着只见莫羽跑了进来。
  
      楚晗烟立即站了起来,走过去按着他肩膀,欣喜道:“小羽!才七年不见,你长得比师姐还高了。”
  
      莫羽喜出望外,没想到前些日祖父说请了一个人回来相助自己,这个人竟是楚师姐,喜道:“楚师姐今日怎么回来了?”
  
      “哼,那自然是听说有人想针对我师弟,我回来看看谁这么大胆咯。”楚晗烟说罢冷冷看了一眼白楹,然后又拉着莫羽走到杨少辰面前:“小羽,这位是你姐夫。”
  
      莫羽身子微微一颤,眼前这人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但修为竟似比大长老还要高一些,立即拱手笑道:“姐夫!”
  
      杨少辰轻轻一笑,站起身来,随手一幻,变出个锦盒,微笑道:“这盒中乃是家父所炼制的结元丹,初次见面,便请师弟收下。”说罢打开了盒子,登时一道道白芒耀眼而出,一阵丹香也随之弥漫开来。
  
      许久,待白芒隐去,只见盒中摆放着一粒泛着淡淡白光的丹药,外面无数弟子早已是垂涎三尺,这可是丹中皇族位列三品的结元丹啊!
  
      结元丹乃是结丹修者梦寐以求之物,然而炼制条件极为苛刻,非上等四阶药师绝难炼出,而要知道,一个普通四阶药师的地位,都比一个元婴修者还高了!
  
      这杨家果然不愧是紫府里的大修炼世家,厅外无数弟子都惊羡不已,早知道以前就多跟楚师姐攀攀关系了。而莫羽一时也有些愣神,结元丹啊!连几大长老都没福分享用的结元丹!凡尘中根本见都见不到。
  
      楚晗烟用手捅了捅他:“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谢你姐夫!”dudu3();
  
      莫羽这才终于回过神来,连忙道谢。
  
      厅上大长老手捋胡须,自然也要道谢一番,说道:“杨少侠出手慷慨,贫道在此谢过了。”
  
      杨少辰笑如清风:“长老客气了。”说罢又从元鼎取出一个较大的锦盒,走上前道:“弟子此次前来,自然也是为长老备了薄礼,还请长老勿要见笑。”
  
      “噢……”外面的无数弟子均小小惊咦了一下,他给大长老准备的会是什么?绝非凡品吧?法宝?还是丹药?
  
      只见杨少辰徐徐打开锦盒,顿时一股仙灵之气四散开来,望着盒中事物,大长老身子已经有些忍不住微微发颤了。
  
      杨少辰笑道:“这是一株两千年的仙灵芝,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大长老怔怔望着盒中仙灵芝,身子颤抖得更加剧烈了,自己寿元有限,踏入元婴境无望,但有了这株仙灵芝,至少增加一百年寿元,何愁有生之年无法臻入元婴境,而一旦臻入元婴,那便是再增两百年寿元……
  
      一旁四长老跟五长老也都早已愣住了,蓦然回过神来,心想师兄收了这株仙灵芝,必然也会分自己一杯羹,一时均在内心狂喜了起来。
  
      “这……这太贵重了,贫道万不能收下!”大长老急忙道。
  
      杨少辰轻轻一笑:“少辰感谢昔日长老对晗烟的照顾,所以这株仙灵芝,还请长老勿要再作推辞,否则少辰心中甚是过意不去。”
  
      一株仙灵芝,只羡煞了旁人。
  
      楚晗烟也徐徐走了上去,微笑道:“师父,您也不要推辞啦,收下吧。”
  
      “唉……这,实是惭愧,那便多谢杨少侠了。”
  
      片刻后,楚晗烟笑道:“对了师父,这次准备什么时候送小羽来紫府啊?还是要等到明年春季吗?”
  
      大长老点了点头:“恩,紫府只有春季才会接人,这几个月也正好再让羽儿多准备一下。”
  
      楚晗烟笑了笑,随后拍拍莫羽肩膀:“听见没,只有你才是我们门派的希望,不是随便哪个就能进入紫府的,所以你自己这几个月要努力。”
  
      “是,师姐!”莫羽欣喜若狂,同时冷冷看了一眼萧尘跟白楹,心中冷笑连连,呵呵,跟我斗,太子永远都是太子,是你一个宫女想废就能废的么?
  
      “等等,谁说了明年一定是送他进入紫府?”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