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九章 绝圣弃智

第四十九章 绝圣弃智


  
      到了望月峰,萧尘几乎找遍了整座山峰,白楹的小屋子、望月亭等诸多所在,均不见人影,最后找到一位女弟子询问,原来她在三天前离开了。
  
      “长老可曾说过几时归来?”萧尘有些着急问道,如今三清门只有白楹一人才能指导他,他之前不急,那是因为有恃无恐,心里想着随时可以来问,结果对方却不在了。
  
      “这……师父也没说过她什么时候回来。”
  
      “是这样啊……”
  
      偌大的山峰,忽然间有些空空荡荡了,萧尘叹了声气,四处逛了逛,最后去到明月崖的望月亭。
  
      望月亭大小与萧家虹亭差不多,不同的是明月崖乃是一座独立悬崖,四面空荡荡的,看上去有些惊心,而望月亭便建在崖边,亭前是一方宽敞的空地,适合舞剑之用,每每皎月升起,这里是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唉,早不在晚不在,偏偏这时候不在,这个女人究竟跑哪去了……”
  
      对着悬崖,萧尘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崖下忽然传上来一个冷飕飕的声音:“臭小子,你说的这个女人,是哪个女人?”
  
      我靠!下面竟然有人!
  
      萧尘立即爬到悬崖边上,只见下方原来有个山洞,白楹正站在洞口前一块突出的坚石上,衣衫随风而舞,从这个角度,萧尘正好无耻的看见了两座更高的山峰,一时有些热血上脑。
  
      “长老啊,您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别跳啊,还有这么多师兄姐等着您回来呢!”
  
      白楹看了他一眼:“跳你个鬼,小子,你来找我什么事?”
  
      “长老啊,您先上来吧,这样跟您说话,弟子觉得有些冒犯……”萧尘捏着鼻子,谨防鼻血流出来。
  
      “臭小子就你事多,姑娘可没想过要轻生,只不过是在渡劫而已。”说话间,白楹已经轻轻飞了上来。
  
      “渡劫?长老您要飞升了??”
  
      白楹瞪了他一眼,复又低头叹了口气,道:“师兄说我劫数将至,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渡劫……”
  
      师兄?难道就是那个整日拿着星盘,神神叨叨的二长老吗?萧尘笑了笑:“哪有这么严重,这种事你也信啊?”
  
      白楹忽然抬起头来看着他,显得严肃而又认真:“我师兄的星衍术一向很准,他说我劫数将至,那么必定是劫数将至,还是生死之劫,除非……”说到这里,深深叹了口气。
  
      “除非什么?”萧尘问道,要不是见得多,倒还真被她唬住了。
  
      白楹摇了摇头,叹口气道:“算了,既然被你找到了,说明劫数也躲不过去了,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我靠!明明是你自己出声让我找到的好吧?而且这么轻易就被人找到了,你这渡劫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萧尘笑了笑道:“当然是修炼上面的问题了,那些心法有的地方我看不懂了,而且修为也难以精进了。”
  
      白楹看了看他,认真的道:“你没发现,你这几个月的进展有些过于迅猛了吗?反而显得有些虚浮了吗?”
  
      萧尘心中一凝,是啊,这些月来,自己急于求成,后面几层根本尚未巩固便迫不及待突破至下一层了。
  
      就像一座高楼,地基虽打得好,但后面为了赶工,一层不如一层,于是渐渐的发现,再继续建造,恐怕整座楼都要塌了,而若说回去补建,那也是不现实的。
  
      “而且你缺少战斗,三清门随便一个炼气五层的都经历了上百次战斗,但你却从没去过修炼谷的斗法台一次。”
  
      萧尘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似乎自己真的缺少战斗,上一次跟许浩战斗,看似轻松,其实很吃力。
  
      “以你现在这个样子继续炼下去,只会越来越虚浮,根本不可能是莫羽的对手。”白楹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萧尘苦笑:“那现在要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只有散掉功力,重新修炼。”
  
      散掉功力?重新修炼?我靠你疯了吧!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所以你现在修为这么低,肯定是没事散功散着玩吧?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白楹的表情十分认真,说道:“这就是我独创出来的修炼功法,名曰‘绝圣弃智’。”
  
      说罢,她看着天边一朵白云,又道:“筑基境我已散了三次功了,现在虽只有筑基八层,但即便是结丹境,他也未必是我对手,只可惜,程郢那些个榆木脑袋不肯随我练这门绝圣弃智,否则在莫羽面前,又怎会只有挨打的份。”
  
      练你这门功夫才叫有鬼了!萧尘嘴角抽搐了两下,还绝圣弃智,我看你就是散功散得多了,散到脑子糊涂了,现在还想再拉一个人下水吧……
  
      虽然越级挑战,未必不可能,但萧尘始终觉得这个散功修炼之法,十分不靠谱,好不容易修来的功力,哪有说散便散的?
  
      白楹眉头一皱:“怎么?你不信?”说罢两只手忽然凝出几道白芒,往自身各处大穴点了去。
  
      萧尘吓得跳了起来:“我信我信!长老不要想不开啊!不要在我面前散功啊!”
  
      片刻后,白楹停了下来,吐纳一番,道:“谁跟你说我在散功了?我现在暂时封印了功力,目前就只有炼气五层。”
  
      萧尘试着感应了一下,似乎真的只有炼气五层了,说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你以你的炼气七层来打我试试,当然,你也可以使出对付许浩天诛剑那一招。”
  
      萧尘笑了笑:“哼哼,少要瞧不起人,我的修为可不是像莫羽那些人,靠丹药催化来的。”
  
      白楹向他伸出手掌:“少年很有自信,那就来试试,不过咱要先打个赌,你输了的话,这几个月姑娘的饭钱就你付了。”
  
      萧尘哼笑一声:“好啊,那若你输了呢?”
  
      “你想怎样都可以哦~”白楹捂着脸颊羞怯道。
  
      我靠!收起你那邪恶的表情!看招!萧尘猛提全身真元,刹那间狂风四起,龙吟之声紧随而来,他现在最拿得出手的便是龙吟掌,但见两条数丈长的金色龙影呼啸而去,势不可挡,将一路泥土大片大片掀飞。
  
      白楹摇头一笑,两指一并,往前一点,狂风立时止住,两条金色龙影也顷刻散去,萧尘心中一沉,方才虽说怕伤及她,故留了三分回旋余地,但也不至于这般轻易便被她化去吧?
  
      思忖及此,再次运功,这次使出萧家古武里一招碎金破,拳头上立即包裹了一层金芒,整个身子如似一颗流星冲了过去,元力激荡下,附近树木乱摇不止。
  
      白楹轻轻一笑:“哦?仙武双修?有点意思。”话末一掌击出,半空立时呈现一只巨大掌印,将萧尘的拳头抵挡住了。
  
      萧尘顿时只感一座巨山挡在面前,竟是再也前行不得半分,不禁心中一沉,自己炼气七层,怎么竟连她五层的防御也冲不破?思忖尚未落定,又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冲来,竟是丝毫抵御不得,轰隆一声倒飞了出去。
  
      落回地面,萧尘手捂胸膛,一口大血便要喷出的样子,白楹神色一凝:“小子!没事吧!”话末瞬间移至将他扶住。
  
      “嘿嘿!当然没事!”萧尘阴笑一声,两掌便往她身上送去,如此近距离,再加她毫无防备,料定她不可能再挡得下。
  
      然而白楹冷笑一声,犹如神鬼变幻一般,瞬间移至他背后,将他拎起便往一棵大树砸了去,砰的一声响,将那大树从中砸断。
  
      “小子啊,在姑娘面前耍手段,你还嫩了点。告诉你,姑娘的炼气境可是散了六次功。”
  
      萧尘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尘土,刚刚她确实只有炼气五层的功力,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在自己之上,看来自己这七层,真的有些虚浮啊。
  
      “长老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嘿嘿,拜就不必了,明天起,姑娘这三个月的伙食就交给你咯。”白楹笑咯咯道。
  
      萧尘苦笑,看来从明天起,又得炼丹拿去卖了啊,而她那绝圣弃智,果真是有其独到之处。
  
      “那长老您看,这个……什么时候教我绝圣弃智啊?”萧尘已经决定了,散功就散功,总好过如此虚浮。
  
      “切切~你连师父都不肯叫一声,人家凭什么教你。”白楹努着嘴道。
  
      “那个那个,咱们虽没有师徒之名,但却有师徒之实了啊。”
  
      “切~说得跟什么什么似的,好吧,看在摘星峰食堂的份上,我姑且教你好了。”说话时,白楹已经忍不住口水直流了。
  
      “恩……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白楹掐着手指道:“我先算算日子啊……”
  
      “这还要算日子啊?”
  
      “当然要算了!”白楹认真道,然后继续掐着手指:“恩……明天是清蒸大闸蟹,后天是白灼东海虾,大后天是……”
  
      “……”
  
      “恩,算好了,七天后开始吧。”
  
      于是乎,萧尘十万火急赶回落霞峰,将所有丹药交给三皇子拿去卖,次日中午时,与白楹一起去了摘星峰食堂。
  
      “我靠!不是吧!这丑陋的家伙今天居然跟三长老一起来!”
  
      “他们不会是师徒地下恋吧……我靠!我要告诉大长老去!”
  
      萧尘默默低着头,当做什么也没听见……
  
      “小尘啊~跟我一起吃个饭就这么难过吗?不要愁眉苦脸啦,笑一个啦。”白楹双手支着下巴,和蔼可亲道。
  
      萧尘抬起头,努力挤了个笑容:“长老想吃什么随便点。”
  
      “恩恩,真乖~”白楹说罢,向后面窗口一招手:“老刘啊,来五大盘大闸蟹,两盘红烧牛肉,一盘……”
  
      萧尘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价格牌,心,突然好像在滴血了。
  
      四周也都小声议论起来了:“不是吧?三长老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难道这次跟谁打赌赢了?”
  
      于是乎,小半个时辰后。
  
      “三长老您好,总共是一百三十四灵石,请问是现金支付,还是记在二长老账上?”
  
      白楹擦了擦嘴角,冲着萧尘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乖徒儿,快替为师结账吧。”
  
      我靠!谁是你乖徒儿啊!不要乱喊!但是萧尘非常有风度的微笑道:“长老已经吃好了吗?”
  
      “哦?老刘啊!再来两大盘大闸蟹,打包带走!”
  
      我靠啊!我怎么这么多嘴啊!但是萧尘仍是非常有风度的取出了两百枚灵石……
  
      总之,萧尘算是度过了水深火热的七天,这一天便是白楹带他修炼绝圣弃智的日子,但是三清门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
  
      上一次送入紫府的弟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