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八章 镇南王

第四十八章 镇南王

readx();    萧尘立即拿过她手中的史籍,认真看了起来,这是一千年前的史记,用的是现今通用文字。
  
      “萧家一人与魔道勾结,叛出萧家,被五大派围杀,后不知去向,一同失踪的还有苏家一位小姐……”
  
      萧尘细声念出上面的文字,双手有些发颤,这是一千年前的历史,一千年前,也正好是凡尘萧家建立的时候,难道这其中有着什么联系吗……
  
      李慕雪见他脸色有些发白,细声问道:“怎么了?”
  
      萧尘摇了摇头,觉得事情越来越混乱了,一同失踪的还有一位苏家小姐,似乎苏家也是紫府六大远古家族之一,而萧家有着千年祖训,不得与任何苏姓之人来往,难道这其中也有什么联系吗?
  
      他摸出几个月前临行时萧亦凡给的平安符,里面装的是一块轮回玉碎片,而如今轮回玉被萧家视为传承信物,可这轮回玉当年是自己的随身饰物啊,也是师父将自己元神保在了其中,为何现在成了萧家的传承之物?
  
      他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萧宁!
  
      若他所料不差,萧宁便是这史籍中所说的那个叛出萧家之人,他来到凡尘建立了一个萧家,并且让轮回玉传承下去,直至有朝一日自己的苏醒!
  
      眼前迷雾一层又一层,萧尘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究竟是谁苦心布下千年之局,为的只是让自己复活吗?那个人除了师父就不可能再是别人,可师父如今又在哪?
  
      茫茫天地为局,渺渺世人为棋。
  
      不管如何,萧尘越发的相信,师父现在一定还活着,她在一个目前自己还到不了的地方。
  
      总之,萧尘此刻已经有了一个希望,他现在要做的便是不断变强,终有一天会找到师父,解开这一切之谜,哪怕是他永远也想不到,难以承受的结局。
  
      “萧大哥,你快看,这上面画的又是什么?”
  
      正当他陷入沉思之时,李慕雪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索。
  
      萧尘接过她递来的书籍,这是一本古老的拓本,距今至少有五千年,上面的文字显然是经过仙元文字变形的,萧尘也只能勉强认懂一些,但这上面画着六个图腾,其中一个他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见过,而图腾下面隐隐写着一个变形的“苏”字。
  
      “尘儿,倘若日后遇见哪位前辈为难,你便示出此物。”他猛然间想到了当日离开萧家时,母亲交给自己的徽章!
  
      他迅速摸出徽章,一对照之下,竟发现徽章中心的图案真的与这书上图腾一模一样。dudu1();
  
      这一刻萧尘心中翻起了巨浪,怪不得母亲当时极力阻止自己修仙,怪不得她容颜十几年不变,怪不得连爷爷也对她很是客气,难道她竟然是那个紫府远古家族之一苏家的人?她为何会来到这凡尘之中……
  
      “咦?萧大哥,你这徽章上的图案怎么与这书上的图案一样?”
  
      “我也不知道。”萧尘摇了摇头,将徽章收起,此事只能等回了萧家再作询问。
  
      到暮色时分,戌时将近,藏书阁要闭门了,二人随即往外而去,经过那看门的紫衣老人身旁时,李慕雪亲切的打着招呼:“紫默爷爷,我们走了。”
  
      似乎二人以前便认识的样子,萧尘也施了一礼,紫衣老人点点头:“小雪,慢走。”
  
      所有弟子都陆陆续续出来了,待人走完后,紫衣老人叹了口气:“一群小崽子啊,都说了不要把这里弄得太乱。”
  
      说罢衣袖往后一拂,偌大的藏书阁,所有书架都晃动了起来,然后地上的书一瞬间全部归于原位,整整齐齐,看上去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接下来的三天,萧尘每天清晨都来藏书阁,而李慕雪也来,似乎也对那些久远的历史十分感兴趣,似乎也在寻找着什么。
  
      这三天二人有说不完的话题,碰巧李慕雪也十分擅长抚琴,两人渐渐走得近了,萧尘还替她翻译了一本古老的水系治愈术法,同时也知道了关于她与那个欧阳羽的事情。
  
      原来欧阳羽是九州王朝平北大将军的公子,而平北大将军手握重兵,两家自然是政治婚姻,这是李慕雪生来的宿命,但她却不愿听天由命,于是只好躲到三清门来了,这一次算勉强躲过去了,不知下一次还能否再躲得过去。
  
      到暮色时分,两人离开了藏书阁,并肩走在花荫小道,二人言笑晏晏,李慕雪脸上笑如夏花,透着一抹绯红,道:“萧大哥,这段时间多亏你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原来几千年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啊。”
  
      萧尘轻轻一笑,不知为何,有时候看见她,心中偶尔会隐隐刺痛一下,然后脑海里出现一个惊鸿一瞥的身影,却又始终瞧不清那人的模样。
  
      “没事啦,反正那些事也正好是我想知道的。”
  
      李慕雪轻轻一笑,如同丛中一只翩飞的蝴蝶,随手摘下一朵白色的花儿,看着手里的白花,又不禁愁上眉梢:“可惜,有个地方我一直在史籍上找不到……”
  
      萧尘神色一凝:“是什么地方?你说说名字。”
  
      李慕雪抬起头思索片刻,道:“其实也只是我时常梦见的一个地方啦,好像叫玄……”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脚步也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前方。dudu2();
  
      “玄什么?”萧尘眉头一皱,神色显得十分凝重,随着她目光而去,看见了不远处一个威武不凡的中年人,旁边还有一名貌美妇人,以及二长老星阵子也在。
  
      “阿雪……”中年人忽然开口喊着李慕雪的小名,面色看上去十分严厉,三人随即便往这边走来了。
  
      李慕雪紧紧拉着萧尘的衣袖,看着徐徐走近的中年人,轻声道了一句“爹爹”,便将头垂了下去。
  
      萧尘心中一凝,原来此人就是李慕雪的父亲,看上去威武不凡,显然武道不低,绝不在自己父亲之下,甚至不在大伯萧天启之下。
  
      妇人淡淡看了萧尘一眼,道:“小雪,他是谁?”
  
      萧尘拱手一笑:“还未做自我介绍,在下……”
  
      中年人手一抬,没空听他自我介绍,看向李慕雪:“怎么?你还不打算回去吗?”
  
      “我……”李慕雪脸色有些发白,含辞未吐,中年人一拂衣袖:“欧阳公子虽每年只回来一次,但终究与你有着一纸婚约。”
  
      李慕雪脸色一白,猛然抬起头来,言辞决绝道:“不!难道女儿生来便是你们的棋子么?若是如此,这郡主的虚名不要也可!女儿之事,自当女儿自己做主!”
  
      中年人从未见过她如今日这般言辞激烈,脸上不禁罩起了一层严霜,厉声道:“胡闹!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不易。岂有自己做主的道理?更何况,这是圣上的意思!”
  
      二长老笑道:“好了好了,慕雪,你有话好好与镇南王说便是。”
  
      李慕雪眼中泪水泫然欲滴,将头一偏:“我就是不回去!我有自己喜欢的人!绝不会嫁给欧阳羽!”
  
      镇南王脸上一怒,下意识的看了看萧尘,随后手往后一招:“来人!给我将郡主带回去!”
  
      话音甫落,两道人影瞬间移至李慕雪面前:“郡主,请。”
  
      李慕雪捻指掐诀,登时一柄仙剑悬浮在了半空,只听她沉声道:“你们敢!”
  
      “哼!”镇南王怒笑一声:“炼气六层了,有本事了啊!”随着他话音落下,半空中的仙剑也颤抖了一下,接着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任李慕雪如何掐诀,那柄剑也愣是不动一下了。dudu3();
  
      萧尘俯身将剑拾起,递回李慕雪手里,若今天来的是天风门的人,他还可以阻止,但眼前的是李慕雪父母,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是在他将剑递给李慕雪时,手心里暗藏了一只玉笺,所谓玉笺,便是修者将自身灵力注入其中,一旦玉碎,便可瞬间感应到玉碎的地方。
  
      他用神识向李慕雪脑海里传去一句话:“若有事,捏碎此笺。”
  
      这些小动作能瞒得过镇南王等人,却瞒不过拥有结丹三层修为的二长老,他摇头叹息一声,也不多说什么。
  
      几人离开之际,镇南王身边的美妇人忽然停了下来:“你们先走,我与那位少侠有些事说。”说罢又走回了萧尘面前。
  
      萧尘笑了笑:“伯母你好。”
  
      美妇人淡淡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应该知道阿雪的身份,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见面。”
  
      萧尘道:“或许伯母有些误会了,我与……”
  
      美妇人手一抬,打断他说话,道:“没有什么误会,总之你要知道,欧阳羽非但是平北将军的公子,他还有着另一个身份,不是你们一个三清门能比的……”说罢,转身离开了。
  
      凉风阵阵,花摇叶晃。
  
      不是你们一个三清门能比的……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只是三清门的人了?萧尘笑了笑,踩着一道剑光往落霞峰而去。
  
      次日,再不见李慕雪到来,中午离开时,门口的紫衣老人叫住了他:“少年郎,我跟你讲啊,幸福是靠自己去争取而来的……”
  
      萧尘转过身去,苦笑道:“紫默前辈,你又在开小子玩笑了。”
  
      经过这几日,他与这老人渐渐熟了,发现其实对方一点也不严厉,甚至很多时候都很滑稽,喜欢与人乱开玩笑……
  
      下午他便不去藏书阁了,过了这么些日,也该去找白楹请教一下修炼上的问题了,毕竟还有莫羽这样一个大对手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