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七章 跟女神的一天

第四十七章 跟女神的一天

    萧尘捧着几本心法回到落霞峰庭院时天色已暮,还如往常一般,小若已经做好满桌子菜等他,饭罢过后,独自回了房间研究起几本功法来。
  
      研究了一整夜,萧尘不得不承认,现今的修炼功法也有其独到之处,仙术多了一个五行之说,比如木系、水系主治愈回复,火系、金系主攻,土系主防御,除了五行,还有风系、雷系、冰系等术法,甚至还有一个暗系,暗系多半是魔宗修炼的功法。
  
      但是万法殊途同归,最终目的都是成就大道,堪破生死,成为一方仙王或是魔君,这倒与数千年前不变。
  
      合上书籍,萧尘深吸了一口气,后面几层心法较之前的更为精妙,凭他一时半会儿也难完全理解,现在修为也变得难以精进了,到时候还得去请教一下白楹。
  
      望了望窗外湛蓝的天空,他小憩片刻,待天完全亮时,御剑往苍龙峰落殇颜的居处去了。
  
      落殇颜本身便擅长治愈术法,加上这几日有长老运功疗伤,差不多也好了,让他不必担心,随后萧尘又往摘星峰而去。
  
      三清门的藏书阁设在摘星峰,摘星峰乃是二长老的修炼之地,门下弟子比白楹多了不少,萧尘现在倒不急于修炼,更想知道数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既然成为了内门弟子,自然要去一趟藏书阁。
  
      他之前在萧家翻遍了无数历史典籍,但是萧家的史籍记载很少,与修仙也大多无关,而且更重要的是萧家似乎只有一千年的历史,当初是由一个叫做萧宁的人所建,而对于萧宁这个人的记载很少,最后连萧宁去哪了都无记载。
  
      三清门的藏书阁只对内门弟子开放,看门的乃是一个风烛残年的紫衣老人,深深浅浅的皱纹犹似枯藤一般爬在脸上,一双眼睛深深陷在眼窝里,犹若僵尸一般,模样看上去有几分吓人。
  
      许多女弟子都不敢在这里看书,往往是借了书便走,连话也不敢多讲一句,萧尘走上前,恭敬施了一礼,微笑道:“长老你好,我是望月峰的弟子。”
  
      称之一声长老是为有礼,其实三清门的弟子都知道,像这种小地方的人,修为最多不过筑基而已,甚至连筑基都不到。
  
      紫衣老人抬起头看了看他,挥挥手道:“进去吧。”
  
      萧尘点头一笑,往里面走了去,没走几步,忽然又听对方喊了一句:“等等!”
  
      萧尘转过身去,恭敬道:“不知长老还有何吩咐?”
  
      紫衣老人这回看了他许久,才摇摇手道:“没事,如果是要找史籍,最里边靠右第三个书架,不要把其他地方的书弄乱了。”
  
      萧尘微微一怔,他怎么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书?当下点头一笑:“多谢长老。”说罢往里走了去。
  
      藏书阁很大,层层叠叠的书柜摆放整齐,看上去犹若迷宫一般,每个区域都有光源阵法,因此里面倒也不显得昏暗,同时还设有檀木桌椅,供弟子们在此阅读书籍。
  
      按照紫衣老人的提示,萧尘很快找到了陈放史籍的区域,只见一处角落的书桌周围围了十来个青年,个个脸上面带微笑。
  
      “李师妹,我对历史很有研究,你不懂就问我啊,干嘛一个人看书。”
  
      “李师妹,他骗你的,我对古文字研究颇多,没有我解读不出来的古文字。”
  
      桌前坐着一名白裙少女,正是李慕雪,为了使阅读不受影响,她将一侧的头发撩到了耳后,看上去更加迷人,对于周围的“好心帮助”,她只是报以一个微笑,然后继续安静的阅读手中书籍。
  
      萧尘没想到她也喜欢研究历史,走过去打了个招呼:“李姑娘。”
  
      李慕雪抬起头来,浅浅一笑,露出两个梨涡:“萧公子。”
  
      萧尘往她手中书籍看了一眼,念道:“开元前二千三百年,没想到李姑娘也对历史这般感兴趣啊。”
  
      李慕雪笑了笑,脸上有些微微泛红:“是啊,不过书上文字太过艰涩,有许多地方我都看不懂,你能帮我看看吗?”
  
      “好啊。”萧尘轻轻一笑,坐了过去,书中文字大概是由当年的通用文字演变而来,他或多或少也能看懂一些。
  
      “唉,人家萧师弟来了,我们没希望了,走吧。”周围的十来个青年见了,都垂头丧气四散而走了。
  
      萧尘当年生活的时代以仙元为纪年,如今以开元为纪年,现已是开元两千多年,这些书籍最多只能追溯到开元前四千多年,也就是中间至少差了七千年左右。
  
      萧尘不禁有些感慨,一梦醒来,竟已过了七千年,开元前五千多年应该就是仙元末年了,可惜没有那么久远的记载。
  
      “李姑娘,你见过开元前五千年的史籍吗?”
  
      李慕雪摇了摇头:“没有见过,开元前四千年的文字我基本就看不懂了,怎么你也对那么久远的历史感兴趣?”
  
      萧尘苦涩的笑了笑,这要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就是那个时代的人吗?
  
      到近正午时,二人离开了藏书阁,准备去摘星峰食堂用饭,后面许多男弟子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懊恼不已:“呜,我的女神啊,就这样被人拐跑了,不就是会古文字吗,可恶……”
  
      一路上二人言笑晏晏,倒也不如之前那般生疏,李慕雪嫣然一笑:“萧大哥,方才多谢你帮我翻译那些文字,以后你叫我慕雪吧,李姑娘太别扭了。”
  
      萧尘笑了笑:“好啊。”
  
      临近食堂,许多围在食堂外的男弟子见二人言笑晏晏,并肩徐来,纷纷露出诧异神情:“这什么情况?女神今天怎么不是一个人?”
  
      怎么说呢,李慕雪现在在摘星峰,是无数男弟子公认的女神,令得无数人臆想纷纷,大概就是几千年后的系花??
  
      一名手捧一束夏花的男弟子愣愣看着二人走进食堂的背影,一阵微风徐来,听,有什么东西碎了。
  
      摘星峰的食堂比起落霞峰大气了许多,土豆丝也不再以根数计价了,水煮地瓜也只卖一两银子,更重要的是,没有油爆枇杷那种奇怪的东西了。
  
      二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四周立即投来了各种目光。
  
      “我靠!女神怎么会跟那种丑陋的家伙一起吃饭!”
  
      “得了吧,人家比你帅多了,更重要的是功夫好……”一名师妹手捂脸颊,花痴痴的道。
  
      “切,少在那里犯花痴了,也不看看你最近又肥了几圈。”
  
      “张翠花!友尽!”
  
      “女神啊,千万不要被那种外表干净,内心实则肮脏龌龊下流卑鄙无耻猥琐的家伙迷惑了啊……”
  
      面对四周的奇怪目光外加各种评论,萧尘觉得浑身不自在,难道这就是跟女神一起吃饭的代价吗?
  
      正此时,外面传来一个清如银铃的声音:“奇怪,表哥这些天也不知在做什么,都不见他来灵气谷了……”
  
      “我看呐,是跟谁跑去约会了吧……”
  
      萧尘头一埋:“完了,恶魔女来了,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快吃饭。”
  
      “萧尘,你是在说我吗?”
  
      一阵阴风吹来,上官嫣瞬间出现在了他身后。
  
      “嗨,上官小姐,好巧啊。”
  
      “不巧不巧。”上官嫣说罢,看了一眼李慕雪,瞬间张大了嘴巴:“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不会是……”说着伸出两根食指不停对戳,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李慕雪脸一红,将头一偏,细声道:“上官妹妹不要乱说啦……”
  
      “喝!我就知道是这样!表哥你必须给出一个合理解释,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怪不得这几天不见人影!”萧婉儿也走了上来,双手插在腰上,气鼓鼓道。
  
      萧尘满脸苦笑:“那啥,不要误会啊,我跟慕雪是在今天上午……”
  
      “喝!都叫得这么亲热了还误会!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这么快就忘记皇甫心儿了!”
  
      萧寒摇头叹了口气,向窗口道:“来根水煮萝卜,不要花心的。”
  
      “不是啊,表妹你听我解释……”
  
      萧婉儿两手束在胸前,头一扬:“你不要跟我解释,要解释去跟落师姐解释吧!”
  
      “什么!这小子竟敢对女神不专……”四周立刻射来了无数寒冷的目光。
  
      萧尘觉得越来越混乱了,苦笑着看了看李慕雪:“你吃好了吗?”
  
      “恩!”李慕雪点了点头,双颊绯红,像是挂上了两团红云。
  
      “那走吧!”
  
      “臭小子!站住!不许跑!”
  
      一炷香后,两人总算是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萧尘扶着一棵大树,舒了口气,李慕雪兀自双颊绯红,抬起头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萧大哥,待会还去藏书阁吗?”
  
      “去!”萧尘觉得还有许多事情没弄明白,尽管找不出当年的一丝线索,但近些年似乎也发生了不少事,尤其是在一千年前,紫府与凡尘的封印结界曾崩塌过一次,造成两边极度混乱,花了近百年才完全修复。
  
      这些虽看似与当年没有丝毫联系,但隐隐间,似乎却又有着些许关联。
  
      当下二人再次去到藏书阁,萧尘找到了一些关于紫府六大远古家族,以及五大古门派一类的记载,这令他眉心越锁越深,因为他在六大远古家族里面,看到了一个“萧”字。
  
      “啊!萧大哥你看!”李慕雪指着一处书页,惊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