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六章 前世孽因

第四十六章 前世孽因


  
      “所以你来三清门的目的,就是为了去紫府?”
  
      声音冰冰冷冷,萧尘身子微微一颤,抬起头来,看着白楹眼里森冷的目光,暗道不妙,自己是否说得太多了?她再怎么也是三清门的长老……
  
      白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安啦安啦,别那么紧张,我吓你的啦!”
  
      萧尘松了一口气,白楹转过身去,望着窗外一棵独立生长的大树,道:“你想去紫府,莫羽也想去,但是名额,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名额?”
  
      “没错,还是七年前掌门去争取来的。”白楹又转回身来,静静的看着他,脸上表情显得严肃而又认真:“你们两个当中,明年只有一个能被送去紫府,如果你输给了他,那么我也帮不了你。”
  
      “可以请长老告知送往紫府,这其中的来由么?”萧尘认真的问道。
  
      白楹走道桌边,将凳子上的杂乱衣物抓起来往床上一丢,看着他道:“你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萧尘当即坐下,这一说就是大半天,天快黑了白楹仍然口若悬河。
  
      “你要知道,凡尘这块巴掌大的地儿其实并不适合修炼,但是能去紫府的人万中无一,我们三清门逐渐没落了,送去了人家都不愿收,但仍是去努力争取名额,每个门派都想将卓越弟子送去紫府,你知道为何吗?”
  
      萧尘眉宇微锁:“为何?”
  
      白楹看着窗外斜阳,道:“那自然是想有朝一日一跃龙门,倘若送去紫府的弟子,有一个能达到元婴境的,那么便可令这个门派在凡尘中的地位撼不可摇,倘若能达到寂灭境乃至化神境,那便可开启传送大阵,让这个门派所有人都迁往紫府,然而……”说到最后,她苦笑了起来。
  
      “然而什么?”萧尘皱眉问道。
  
      白楹轻轻一笑,随之叹了口气,话语中渐渐带了些许哀伤:“先不说我们三清门几百年来送去许多弟子,其他几个门派更是送去无数,然而又有哪个飞黄腾达后回来看过一眼?都忘本了,都不愿跟人提起自己是来自凡尘,甚至以此为耻……”
  
      萧尘捏了捏手指:“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白楹笑了笑:“当然,能达到元婴境的少之又少,要知道紫府比凡尘残酷百倍,筑基修者就是个笑话,在结丹修者面前不堪一击,而结丹遇到元婴,人家让你死你就得死,所以大半的人,早就死于恩怨仇杀了……”
  
      望着天边一轮渐沉的斜阳,萧尘继续问道:“难道千百年来,就没有一个达到元婴境的吗?”
  
      “有啊,几百年前七星派出了个天才,去紫府后不仅达到了元婴,更是达到了寂灭,然而在紫府惹了一身仇,非但自己给人家灭了魂魄,还祸牵到了七星派,被人家请来的一个化神境高手直接把山门移平了。”
  
      萧尘愣了一愣,看来这个紫府还真是有些残酷啊,问道:“那我们上一次送去紫府的人是谁?”
  
      白楹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上一次啊?上一次是七年前了,那个人资质很好,入门三年不到便达到了筑基,转眼已有七年了,现在至少也是结丹,她这次该不会要回来插手吧……”
  
      说到最后,白楹神色忽然变得十分凝重了,道:“不管如何,这次你自己要努力,那个莫羽,我总觉得他有些心术不正,你要时刻小心。”
  
      萧尘点了点头:“弟子明白,多谢长老提醒。”
  
      白楹摇了摇手,随后转身走到梳妆台下翻了起来,然后又去到床头,再去到衣柜,一边喃喃道:“奇怪,前天我记得放这里了,怎么不见了……”
  
      最后,终于在一堆杂乱的衣服下面找到了几本叠放整齐的书籍,拿到他面前:“喏,这是炼气八层、九层、筑基一层的心法,另外还有我自创的独门心法,你拿回去慢慢研究吧。”
  
      萧尘捧着几本叠放整齐的书籍,心中有些感动,抬起头笑了笑:“谢谢长老,若有朝一日,等我寻到恩师,得其首肯之后,一定会回来亲口喊长老一声师父的。”
  
      “切切~别弄得这么煽情嘛,那我便祝你好运咯。”白楹摆了摆手道。
  
      萧尘轻轻一笑,虽然她跟师父长得有些像,但二人却是截然不同,师父看上去总是那么清冷严厉,而三长老却更让人容易亲近。
  
      白楹见他傻傻看着自己,一下子凑了上去:“怎么啦?莫不是你想通了,不去找师父了,要一直留在我身边了?”
  
      “呃……那啥,弟子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望着他匆匆远去的背影,白楹努着嘴道:“切~跑那么快什么意思嘛,难道人家真的比不上你那师父嘛……”说着走到梳妆台前,扶好镜子,对着里面美美一笑:“美美哒!”
  
      片刻后屋外传来二长老的声音:“唉,师妹呐……”
  
      白楹吓得手一抖,连忙道:“那啥,师兄,钱我下个月再还你啊……”
  
      “唉,你出来吧,师兄不是来讨债的……”
  
      白楹走了出去,二长老往她屋里瞧了一眼,叹道:“哎我说你就不能把屋里收拾得干净一些吗?”
  
      白楹嘴一努:“切~这两天帮那臭小子整理心法,累都累死了,哪里还有力气收拾屋子啊,结果人家连一句师父都不肯喊你,呜……”说到最后,泪眼汪汪的看着二长老:“所以啊,师兄你看是不是要再借点钱给我,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二长老看了她一眼:“少来啊,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什么正事啊?是不是钱不用还了?呜……师兄你太好了……”
  
      “咳咳,你那个梦境,我已经帮你解出来了。”
  
      “解出来了?”白楹脸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脸上渐渐有些泛白,只听她喃喃道:“那个噩梦自从十六年前开始,就一直缠绕着我,本来近几年好些了,结果从几个月前起又开始了,尤其是这几日,一闭上眼就……”
  
      “梦里不知是在哪里,只看见大殿坍塌,山峰沉陷,血流成河,那个人浑身黑气缠绕,见人就杀,最后他喊我师父……太可怕了……”
  
      白楹脸色惨白,渐渐有些语无伦次,二长老叹息一声:“恐怕是……你前世铸就的孽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