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五章 白楹

第四十五章 白楹


  
      “啧啧啧,几个月前还能在他面前大摇大摆,现如今只能在人家背后耍手段了么……”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莫羽猛地转过身去,目光一冷:“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丧家之犬啊。”
  
      一道人影忽然凭空出现,悬浮在莫羽面前丈许处,那人身着黑衣,蒙着面,看不真切容貌。
  
      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声音极是阴沉:“你在说谁……”
  
      “我在说你啊,你现在难道不像是一只丧家之犬吗?”蒙面人淡淡笑道。
  
      “你找死!”莫羽陡提全身真元,一拳轰去,风声直响,然而快要打到蒙面人身上时,蒙面人忽然凭空消失,下一刻瞬间出现在他背后,将他一脚踢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莫羽将一块大石撞得四分五裂,他嘿嘿冷笑了一声,连爬也懒得爬起来了。
  
      “呵呵,跟我动手,你还差了几十年道行,不自量力。”蒙面人声音空空洞洞,仿佛来自另一个空间。
  
      莫羽擦了擦嘴角鲜血,嘿嘿冷笑一声:“我莫家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莫家?你们莫家的神话早已成为过去式,没有我,你就是一个废物。”蒙面人说罢,凝指一弹,将一粒黑色药丸弹到了他腿边,随后一拂衣袖,凭空消失。
  
      看着腿边的黑色药丸,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一拳将身旁一块石头砸得粉碎。
  
      到夜幕时分,他垂头丧气回到自己的庭院,夜幕之下,影影绰绰站着一道人影,那是一个头发皓白的青衣老者,双手负在背后,莫羽连忙抬起头来:“祖父,你怎么来了!”
  
      青衣老者转过身来,面色极具威严,他沉声道:“羽儿,你现在是怎么了?这样一点小小挫折也承受不住了么?”
  
      莫羽将头一垂,苦涩难言。
  
      “抬起头来!说!你姓什么!”老者突然沉声一喝。
  
      “我……我姓莫……”
  
      “大声点!”
  
      “我姓莫!”
  
      “很好。”老者走了过去,按着他肩膀道:“记住,一个人成为强者之前,必定历经无数坎坷,倘若连这点挫折也过不去,他就永远只能是别人脚下的垫脚石!正如这凡尘中的每一个人!”
  
      说到这里,老者抬起头来,望着夜幕笼罩下的山脉,说道:“当年我们莫家乃是紫府六大远古世家之一,我们的先祖纵横八荒六合,慢说是小小结丹修士,便是元婴、寂灭、化神、大乘乃至传说中的仙王,也要对我们莫家礼敬三分!”
  
      说到这里,他深深一叹,看着莫羽语重心长道:“可惜千年前,我们一族遭那人贬落凡尘,族人受尽煎熬,永世不得再返紫府,而你,你是族里唯一一个拥有完整真龙血脉的人!只有你才能去紫府!才能去破开那人的禁制!让我们族人重返紫府!”
  
      “孩儿……孩儿明白!”莫羽紧紧捏着手指道。
  
      老者点了点头:“你的对手不应该是这些凡尘中人,而是紫府另外五个家族,尤其是那个苏家……”说到这里,眼神里充满了仇恨,续道:“到时候有我们莫家的修炼功法,你很快便能结丹,乃至元婴,甚至是寂灭,化神,大乘!那时你再回来凡尘,你就会发现,不止白楹,这里每一个人,都只能仰望着你!”
  
      莫羽紧紧捏着拳头:“孩儿绝不负族人期望!我一定会争取到这次去紫府的名额!”
  
      老者点了点头,眯着眼道:“那个人,叫做萧尘么……”随后自言自语道:“萧姓之人,六大远古世家,也有一个萧家……”
  
      莫羽道:“孩儿派人去调查过他的身份,他只是云州一个武夫世家的子弟,不足为患。”
  
      老者微微颔首,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另外,这次我请了一个人回来帮你。”说罢转身离去。
  
      “请了一个人回来帮我?那人是谁?”
  
      “你到时候自会知晓,还有,不要再与那些小魔宗的人来往,免得折了自己的身份。”说罢,老者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下。
  
      时间又过了三天,这几日萧尘在程郢带领下,基本逛遍了整个望月峰,比起其他几座主峰,望月峰只能以“寒碜”二字来形容,屋殿破旧,人丁稀少不说,甚至连食堂都好几年没升火了,弟子们只能去其他几座主峰的食堂吃饭。
  
      不过唯一好在这里景致清幽,尤其是夜里,一轮明月当空,仿佛触手可及,每每清光洒下,望月亭总会有一个美丽的白衣女子,对月而叹。
  
      虽已是内门弟子,不过萧尘还是习惯住在落霞峰的小庭院里,三皇子等人听说他已晋升内门,欢天喜地的带了一帮“手下”前来道贺,而现在连吴宋刘三位长老也都对他十分恭敬了。
  
      这日午后刚过,树影微斜,萧尘换上整洁的衣衫,心想三天都过去了,却还未去见过白楹一面,未免有些失礼了,让小若替他束好发后,便御剑往望月峰而去了。
  
      对于望月峰的地形,萧尘也算比较熟了,穿过几座宫殿,走过几条长廊,越过几个花亭,来到了一座小屋子外面,他敲了敲门:“弟子萧尘,三长老在吗?”
  
      片刻后屋内传出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哦哦,进来吧。”
  
      萧尘当即轻轻推门而入,顿时只觉幽香扑鼻,然后心跳加速,热血冲脑,面红耳赤……
  
      只见白楹斜斜躺在一张雕花小榻上,手里拿着一把小扇子慢慢摇晃,两条雪白的大腿展露在外,细腰隐隐可见,甚至胸前……
  
      我靠!就算是夏天也不用穿得如此暴露吧!萧尘连忙转过身去,语无伦次道:“弟弟弟……弟子无意冒犯!长老勿怪!”
  
      “呀!”这时白楹也终于彻底从睡梦中惊醒了,然后缓缓道:“吓死我了,还以为山里的狼钻进来了……”
  
      说话时,白楹已经走到他身后了,打了个呵欠,道:“小子,做什么?”
  
      萧尘小心翼翼转过身去,本来以清心诀压下去的热血又冲上脑了,看着她一双赤足站在自己面前,左肩上的衣襟还未挂上去,尴尬道:“那那那……那个长老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啊,免得别人看见了误会……”
  
      白楹手指往他额头上一推:“误会你个大头鬼啊!几十年来还没人敢钻进姑娘的房,你小子胆子不小啊,谁让你进来的?”
  
      萧尘苦笑道:“刚刚不是长老让我进来的吗?”
  
      白楹揉了揉太阳穴:“哦,是这样啊,那既然进来了,就随便坐吧。”
  
      萧尘看了看乱七八糟的小房间,斜倒在梳妆台上的镜子,乱搁在桌子下的小剑,一大堆不知洗了还是没洗的衣服胡乱扔在板凳上,这哪还有地方坐啊?
  
      白楹见他在自己房间望来望去,连忙捂住衣衫往后一退:“小子,我告诉你啊,我可没钱买法宝送给你,我自己都快穷死了,这个月的饭钱还是找师兄借的呢……”说到最后努着嘴,声音越来越小。
  
      萧尘苦笑无言,这真的是三清门的五大长老之一吗?片刻后道:“对了,三长老……”
  
      白楹看了看他:“你不叫我师父吗?”
  
      “这……”萧尘脸现为难之色,白楹摇了摇手:“哎,算啦算啦!不叫就不叫啦!”随后又走近了些,凑在他面前道:“那个人对你一定很重要吧?”
  
      事到如今,萧尘相信她早就猜到了,也没必要瞒着,叹息一声道:“是啊,她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可惜如今,她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她,哪怕最后形神俱灭……”
  
      渐渐的,萧尘陷入了伤感之中,数千年已过,仙魔早已覆灭,师父生死未知,当年的一切没留下一丝线索,自己要到哪里去找……
  
      “呜……是师徒虐恋耶,好浪漫啊……”白楹双手捂着脸颊,面上桃花朵朵绽放。
  
      萧尘连忙摇手,苦笑道:“那个那个,长老误会啦,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啦!”
  
      白楹一下子凑了上来,脸上“杀气沉沉”,眯着眼道:“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门派的,我现在就去灭了她,让你从今往后断了念想……”
  
      萧尘苦笑,片刻后又长叹一声:“不是弟子不肯说,只是这其中太过曲折,弟子说出来长老也不会信的。”
  
      “哦,是这样啊。”白楹语气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甚至有些冷森森的:“所以你来三清门的目的,就是为了去紫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