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四章 被废的太子

第四十四章 被废的太子


  
      “慢着,谁说你可以走了。”
  
      方才还喜气洋洋的气氛,随着这声冷冷的话,瞬间凝固了起来,萧尘看向玉台上,淡淡道:“不知大长老还有何吩咐?”
  
      其余人也都向大长老严厉看了去,只见他脸色冷峻,不怒自威,冷冷道:“且先不谈你的剑法出于何派,你炼气七层的修为是怎么来的?说!”
  
      所有人都是一颤,二长老更是皱起了眉头,他先前最担心的事,果然还是来了。
  
      萧尘道:“弟子勤修苦练,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四周也都议论了起来,他们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萧尘刚来半年不到,按理是不可能拿到炼气境的心法的,可他一身修为却是从何而来?
  
      大长老嘿嘿冷笑一声:“好本事啊,偷学功法,你可知是何罪?”说罢看向旁边的四长老:“将本派门规念出!”
  
      四长老抬起头来:“大长老,此子天资聪颖,我看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落殇颜手心已经捏出汗水了,原本好了几分气色的脸庞又惨白了下去,她忽然一下子跪了下去:“是弟子私自给的心法,请长老责罚……”说到后来,声音渐渐细不可闻。
  
      萧尘见状,连忙拉她起来,看向玉台,凛然不惧道:“是我向师姐要的心法,与她无关,你要罚,便罚我好了!”
  
      一旁莫羽看得冷笑连连,大长老冷笑一声:“嘿嘿!你们两个本事都不错啊,落殇颜,你身为掌门弟子,明知故犯,罪加三等!今日掌门不在,便由我来执行!”
  
      下方一听,均是一颤,不少人见方才萧尘大败那紫府三人,替门派出了口恶气,这时都纷纷求起情来:“请大长老开恩!刚刚可是他打败那人的啊!”有一人带头,便有更多人开口。
  
      李慕雪也站了出来,说道:“大长老,还请念在……”不待后面的话说出,便被打断了。
  
      大长老执掌刑罚多年,向来无人敢在他面前替人求情,岂遇见过今日这般多人求情的场面,他暗藏恚怒,冷冷看向李慕雪:“郡主,欧阳羽我们已替你挡下,我三清门的家事,也不必郡主过问了吧?”
  
      周围一听,均向李慕雪看了去,纷纷露出诧异之色,难道她竟然是九州王朝的郡主?不同于齐燕赵等附属小国,九州王朝才是凡尘唯一的大王朝。
  
      李慕雪也不再多言了,这时候白楹忽然笑了起来:“严厉啊严厉,你平日里总说我们三清门的弟子资质不如其他几个门派,现在好不容易出个资质好的,你又喊打喊杀,你到底矛盾不矛盾啊?还是你在担心什么?”
  
      二长老立即瞪了她一眼:“师妹!不要这样跟师兄说话!”
  
      大长老冷笑一声:“怎么?资质好就可以藐视门规了吗?”
  
      白楹摇了摇手:“我不想跟你争执什么,总之你别想将他逐出门派,实在不行,我便收他做真传弟子,就当心法是我传给他的,这总可以了吧?”
  
      “嘿嘿,三长老,你是将我三清门门规当儿戏吗?”
  
      白楹笑了笑:“门不门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此子资质甚佳,明年未必不能送去紫府深造。”
  
      她此言一出,莫羽脸色大变:“去紫府的名额早已定下!我马上就能筑基了,你现在说让他去紫府是什么意思?”
  
      白楹淡淡扫了他一眼:“那太子立了,不还可以再废掉么?你想去,那你就赶在他之前筑基咯。”
  
      这句话说得风轻云淡,莫羽脸上却是青筋暴起,指骨捏得直作响,他嘿嘿冷笑了起来:“白楹,你最好不要逼我……”
  
      “放肆!”二长老立即沉声一喝,下方无数弟子也吓了一跳,他竟敢直呼长老姓名。
  
      白楹冷冷一笑:“逼你?最后一场要是你上场,老娘就得给人提三个月夜壶了!搞不好还得给人侍寝!”
  
      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沉声道:“好……”说罢身形一动,往广场外而去。
  
      大长老此刻脸色阴沉得难看,白楹也懒得再去理会,向下方道:“从今日起,萧尘就是我望月峰的弟子!哪个不服的上来说句话!”
  
      周围无人说话,这个三长老虽看似修为最低,但实际上从来没人见过她出手,只知道她独创了一门功法,叫做“吟风弄月”,传闻已是出神入化。
  
      再者,此间许多人都长期遭莫羽党打压,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能与之分庭抗礼的,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大长老沉声道:“师妹,恐怕三清门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吧?”
  
      白楹摊了摊手:“哦?那就长老投票表决好了。”说罢看向二长老:“师兄你是支持我的吧?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随后又看向五长老:“五弟,上回打赌你输了,还欠我件事,也当你同意了。”接着又看向落殇颜:“掌门不在就由殇颜表决。”
  
      最后看向大长老:“现在四票对两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没说的?那当你也同意了,五票对一票,通过。”
  
      下方众弟子目瞪口呆,虽然身为长老,但是女人从来不讲道理这句话亘古不变啊。
  
      “哼!”大长老怒哼一声,拂袖而去。
  
      “切。”白楹冷冷一笑,随后看向萧尘:“萧尘,从今日起,你由外门晋升为我望月峰弟子,你可愿意?”
  
      “弟子愿意!”
  
      “那好,拜师仪式什么的我看也懒得麻烦了,哎,好困啊,回去睡个午觉先。”她说罢,人已不见了踪影。
  
      萧尘愣了愣神,片刻后才明白过来,白楹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实则心思细腻,上次在林中考核时,自己莫名其妙喊她一声师父,想必她那时就知道了自己是有师父的,免去拜师仪式,她是不想让自己为难吧。
  
      萧尘笑了笑,心中多了一分感动,其实她跟师父长得也有几分像,不然当初自己又怎会失神认错,至于她刚刚说的紫府一事,似乎只有一个名额,等回头再去问吧。
  
      程郢走了过来,笑道:“恭喜萧师弟了。”
  
      萧尘点头笑了笑:“谢谢,我先送落师姐回去。”说罢看向落殇颜:“落师姐,走吧。”
  
      李慕雪俏立风中,肩后青丝飞扬,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眼眸中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刚刚萧尘拼命施展斩龙诀时的每一个眼神,都深深印在了她脑海。
  
      而此刻,在一处悬崖边上,莫羽伫立崖巅,衣衫猎猎作响,眼神里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机与不甘。
  
      今日之事,让他有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不是因为败给了许浩,许浩修为比他高,胜过他是理所当然,而是输给了萧尘。
  
      在三清门中,他就像是一个天之骄子,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去紫府的名额早已定下是他,毫无悬念,然而今天白楹却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送萧尘去紫府。
  
      就如她的那句话,太子立了照样可以再废,莫羽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样一个被废了的太子,可怜又可笑,他紧紧捏着手指,阴森森道:“萧尘,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啧啧啧……”就在这时,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忽然在他背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