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三章 树枝为剑

第四十三章 树枝为剑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两道剑气撞在一起,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势,整个斗法台瞬间出现无数裂痕,台上烟尘弥漫,久久不散。
  
      台下众人早已是魂荡魄摄,这惊天一剑令他们大开眼界,许久才缓过神来,随之而来的是震天般的喝彩。
  
      二长老额头已经凝出一层密密汗珠,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这等盖世奇术,绝非他三清门的!
  
      许久后,台上烟尘渐渐散去,只见许浩一只手捂着胸膛,嘴角有鲜血溢出,另一只手上的长剑已经折断。
  
      萧尘也落回了台上,脸色惨白难看,强行施展玄青门斩龙奥义令他元气大损,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能服用回元丹,好在许浩看上去差不多也耗光了体内的真元。
  
      “告诉我,这是第几招。”
  
      冷冷的声音传荡开来,周围立时高呼了起来:“什么第几招,他已经输了!不必再打了!爬着出去吧!”
  
      许浩目光森冷的可怕,喝道:“闭嘴!谁说我输了!”说罢用断剑指着萧尘:“你不过就是仗着手持神兵而已!倘若我也有这等神兵,你觉得你还能站着跟我说话吗……”
  
      不待他话说完,萧尘突然将手中的无垢剑丢向了他,淡淡道:“好啊,那我便将剑借你一用!”
  
      台下顿时一片惊呼:“萧师弟!你做什么!你何必去理会这种人!”
  
      而这一回,连白楹脸色也变了变,倒不是担心萧尘输了,自己要给人提三个月夜壶,而是她三清门,何曾有过这等魄力的弟子?不禁臆想纷纷,倘若自己再年轻个几十岁多好啊。
  
      旁边二长老见她面泛桃花,咳嗽一声:“三妹!这么多弟子看着呢!收敛点行不行!”
  
      “讨厌啦师兄,反正人家也修成仙身了,看上去也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差不多啦!”
  
      “……”
  
      许浩接住无垢剑,目光立时变得炽热起来,轻轻摩挲着皓白的剑身,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手持这等传说中的神兵。
  
      有五长老的运功,再加萧尘的丹药,落殇颜此刻脸色已大有好转,她轻轻拿起承影剑,喊道:“萧师弟,接剑!”
  
      萧尘手一伸:“不用!”说罢俯身拾起一截树枝,指向许浩:“在下便以这树枝作为兵刃,领教一下贵派的高招。”说话时,分明对天风门带了深深仇恨之意。
  
      只见那树枝上稀稀落落还剩着几片残叶,台下俱是一惊,此刻二人真元皆已耗尽,便与寻常武者无异,自然是手持利刃者占了优势,莫说一截树枝,即便是掌门的承影剑在无垢剑下也不堪一击,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玉台上,白楹双手捂着泛红的面颊:“不行了,简直太帅了……”
  
      二长老手捂额头:“三妹,矜持,矜持……”
  
      许浩这回不怒反笑:“好啊,是你自己找死!”喝罢一剑刺来,剑影重重,叫人难分虚实。
  
      萧尘一眼便瞧出剑势从何处而来,足步一动,树枝平平往剑身拂去,立时一股柔力往许浩手腕送到,许浩登时只觉手臂一麻,待要翻转剑身,斩断他的树枝,不料树枝又已扫开,往他胸膛膻中穴点了去。
  
      膻中穴作为重要穴道,许浩虽心知一截树枝根本无法伤了自己,但本能反应之下还是往后一跃,萧尘趁机抢上,树枝又往他肩膀掠了去。
  
      许浩立即挥剑去斩,却不料那只是萧尘虚晃一招,实际上还是点在了他膻中穴上,这两下兔起鹘落,巧妙迅捷,台下喝彩不断。
  
      而这树枝轻轻一点虽看似平平无力,却令许浩全身一麻,他往手中无垢剑看了一眼,再次使出一套天风门剑法。
  
      转眼间二人已交上数十招,台下众人于神驰目眩之际,均暗自感叹萧尘剑法出神入化,凭借一截树枝便斗了这么久,胜负已然明了,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一时间纷纷喝起彩来。
  
      听着震天般的喝彩,许浩心中更是焦急,自己剑法虽比不得二位师兄,却也是手持神兵,怎会连对方一截树枝都对付不了?这令他又羞又恼,手上剑法不禁加快了,但却是府门大开,失去了防御。
  
      萧尘顺着他刺来的方向,树枝轻轻掠过剑身,往他手腕一点,立时传去一股暗力,许浩手腕一麻,无垢剑立时脱手飞了出去。
  
      “噢!”台下一片惊呼。
  
      许浩一惊,想要伸手去抓住剑柄,却只听嗤的一声,顿时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竟是被萧尘一树枝打在了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红印。
  
      “你!”许浩怒不可遏,然而一抬头只觉脖子一痒,竟是被树枝抵住了,倘若这是一柄铁剑,自己已经血溅当场了。
  
      “好!好!漂亮!”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喝彩。
  
      “你太执着于手中的剑,倘若心中有剑,捻指一花一叶,皆可为剑。”萧尘说罢,将树枝往地上一掷,嗤的一声,那普通树枝竟然插入了坚硬无比的青石当中。
  
      喝彩声再一次淹没了议论。
  
      “太帅了,怎么可以这么帅,不行了,师兄快扶住我……”
  
      “三妹啊!以后出去不许说你是三清门的长老!”
  
      许浩无力的笑了起来,随后转身缓缓向台下走了去,走到欧阳羽面前,轻声道:“欧阳师兄,对不起……”
  
      “这不怪你,他手持羽十一的无垢剑,看来是有玉卿门的人相助。”千夜离说罢,足尖轻轻一点,落入台上,淡淡笑道:“阁下当真好剑法,在下千夜离,不才,也请赐教一番。”
  
      台下立时高呼了起来:“三场已过!你们紫府的门派少不要脸了!不觉得丢人吗!”
  
      待呼声渐弱,欧阳羽道:“千夜师兄,我们输了,走吧。”说到最后,往李慕雪那边看了一眼。
  
      千夜离淡淡一笑,道:“你叫萧尘是吗?很好,忘了说,明年秦师弟和皇甫师妹的喜酒,你一定要去喝啊。”说罢足下一点,往台下飘了去。
  
      萧尘身子微微一颤,紧紧捏着拳头:“嘿嘿,喜酒是么?萧某一定会去的。”
  
      既已战败,三人再无脸逗留,立即往广场外走去,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慢着。”
  
      千夜离回过头去:“不知白长老还有何吩咐?”
  
      此刻白楹已经从莲花玉台上站了起来,旁边二长老连忙向她递去眼色:“师妹!坐下!”
  
      白楹听而不闻,冷冰冰道:“忘了方才赌约么?输了的人要爬着出去!”
  
      下方的几百弟子也不怕事闹大,纷纷喝了起来:“是啊!爬着出去!”
  
      千夜离脸色一沉:“你们一个区区凡尘门派,不要以为有玉卿门撑腰,就真的可以无所忌惮了……”
  
      白楹目光一冷:“是么……”话末三道白芒打出,那三道白芒去势甚急,千夜离连忙运功抵御,但终究是差了一步,只听“砰砰砰”连续三声响,三人一齐扑倒了下去。
  
      二长老脸色大变:“三妹!你做什么!”
  
      白楹冷冷一拂衣袖:“我白楹赌品虽差,但最恨赌品比我更差的人!”
  
      下方几百弟子不知轻重,纷纷叫起好来,千夜离脸色极为阴沉,从地上缓缓爬起,冷笑一声:“三清门,很好。”说罢提起身旁二人,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二长老手捂额头,脸上焦急万分:“三妹啊三妹!你这回闯大祸了!”
  
      白楹嘴一努:“愿赌服输嘛,怕什么,反正掌门师兄大概也快回来了。”
  
      这时萧尘也走回了落殇颜身旁,李慕雪走了过来,轻声道:“谢谢你……”
  
      萧尘轻轻一笑,没有多言,扶着落殇颜正待离去,玉台上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慢着,谁说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