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二章 斩龙诀

第四十二章 斩龙诀


  
      周围立时一片哗然,与许浩一起来的那青衣男子眉头一皱,道:“许师弟,这里怎么也是欧阳师弟未婚妻所在的门派,你好好说话便是。”
  
      许浩偏头一笑:“没事,一个凡尘小门派而已。”说罢看向莫羽:“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让你去叫掌门弟子上来!”
  
      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时至今日还没谁敢这般跟他说话,他脸色极是阴沉:“话那么多,你想好怎么死了么?”说罢微一念诀,一柄寒光森森的仙剑已出现在他手中,向着许浩便刺了去。
  
      顿时狂风大作,剑气逼人,许浩冷冷一笑,右手一抬,剑尚未出鞘,一道白芒便打了过去,砰的一声,震得莫羽长剑不住颤抖,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趁着这档子工夫,萧尘向身旁的李慕雪道:“李姑娘,方才多有冒犯,不知那另外两人你可认识?”
  
      李慕雪正凝神看着台上对战,这时听他问话,转过头来,道:“青衣服的是紫府天风门天云子的大弟子千夜离,另一个是……欧阳羽。”说到后来,声音渐低,显然是不愿嫁给这个欧阳羽。
  
      天云子?萧尘凝神一思,蓦然回忆起来了,是当初在萧家跟暮成雪凌空大战的那个老道士!当时暮成雪便是称其为天云真人!
  
      就在这时,台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却是莫羽倒飞了出去,人群里顿时惊呼不断,几位长老也都脸色骤然一变,根本连五招都没有!
  
      有几名弟子迅速上前去扶莫羽起来,莫羽一拂衣袖将他们推开,双目犹似要瞪裂一般,强行将喉咙一口鲜血吞了下去。
  
      许浩扬声一笑:“好了好了,还剩七招,赶紧叫你们掌门弟子出来,别耽搁时间了!”
  
      言语中的意思竟是三人加起来十招,而不是一人十招,所有人均怒目而视,但是连莫羽都不是其对手,落殇颜上去了不是更丢人现眼么,人家吐口气都能将你吹飞。
  
      几位长老眉头紧锁,二长老道:“掌门弟子现不在门内……”话音未落,一道淡淡人影往台上飞了去,却是落殇颜。
  
      “三清门第十三代弟子落殇颜,请赐教!”她说话时双目如电,手按剑柄,衣袂随风而动,宛若碧波仙子。
  
      萧尘脸色一变:“落师姐!”身旁萧寒一下将他拦住:“五大长老都在,不会有事。”
  
      话虽如此,但萧尘仍是担心不下,虽然五大长老里面有四人均已臻入结丹,但是眼前这许浩自恃来自紫府,根本连五大长老也没放在眼里。
  
      许浩上下打量了一下落殇颜,笑道:“哟!想不到凡尘也有此等富有灵气之人,不如今天我胜了三轮,你也跟我回去如何?”
  
      落殇颜脸色铁青,铮的一声便拔出了腰间佩剑,台上登时青光阵阵,正是掌门的承影剑。
  
      许浩往那剑上眨眼看了看,偏过头向台下二人笑道:“千夜师兄,这是承影剑吧?据说能与秦修的含光剑媲美……”
  
      千夜离眉头一皱:“当心!”
  
      许浩嘿嘿一笑,剑鞘一挑,砰的一声将落殇颜刺来的长剑震了回去,落殇颜退后几步随即站稳,立即默运咒诀。
  
      只见承影剑剑身颤动了几下,剑尖忽生出半尺来长的虚影。跟着虚影一生二,二生四,到后来直似有数十柄剑,几乎笼罩了半个斗法台,无法分清其虚实,亦无法判断其剑势所起之处。
  
      这正是承影剑的精髓所在,令敌只见剑影,却瞧不见剑势来处,饶是许浩修为再高,也绝难逃这漫天剑雨。
  
      台下众弟子见落殇颜使出这等精妙剑法,喝彩之声大起,然而许浩只是轻轻一笑,剑仍未出鞘,只听砰的一声,精准无误击打在了那把真正的承影剑上,将其震回了落殇颜手里。
  
      许浩嘿嘿一笑:“小美人,这已经让了你两招了,可不能再让了。”说罢持剑往前一送,咻的一声,剑鞘化作一道金芒打出,撞在了落殇颜腹部上。
  
      落殇颜前些日刚受大创,如何承受得住这一击,一口鲜血还来不及喷出便倒飞了出去,那剑鞘也经反弹,精准无误的回到了剑上。
  
      “落师姐!”萧尘急呼一声,不顾萧寒的阻拦,纵身而起,自半空接住了落殇颜。
  
      落殇颜前些日被重创,心脉受损,今日尚未痊愈,又加方才那一击,此刻几乎心脉俱裂,大吐鲜血不止。
  
      萧尘迅速从怀中摸出当初暮成雪留给他的愈伤丹药,也不管多少,全往她嘴里倒了去,复又往她体内送去真元。
  
      台上许浩怪笑一声:“不好意思啊小美人,不知道你之前受了伤,否则刚才就轻点了……”
  
      萧尘双眼布满了血丝,猛地转过头,向台上射去两道可怖的目光,落殇颜紧紧拉着他手臂:“不要……我没事。”话末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五长老迅速从玉台飞下,封住了落殇颜几处关键大脉,这时程郢等人也急忙赶了过来,萧尘将落殇颜交到程郢手中,身形一动,几乎是一瞬间移到了台上。
  
      玉台上剩下四位长老,除了三长老白楹,其余三人均是脸色一变:“怎么是他?”
  
      许浩看着萧尘笑了笑:“你也是掌门弟子?报上名来。”
  
      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声音甚是阴沉:“落霞峰外门弟子,萧尘!”
  
      “外门弟子?”许浩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看向玉台几位长老,笑得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你们……你们三清门不会是没人了吧?连外门弟子都上来了?”
  
      白楹早已是看此人不顺眼了,冷笑道:“是啊,要不来打个赌,只要你今天胜了我三清门的外门弟子,我白楹给你提三个月的夜壶!”
  
      此言一出,三清门上上下下一片木然,二长老咳嗽一声:“三妹,你说话能不能检点一些,好歹也是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
  
      许浩又是一阵大笑,指着她道:“大美人,这可是你说的啊,要不再加侍寝三个月吧?”
  
      对于他言语无礼,白楹不怒反笑,点着头道:“恩,好啊,输了的话你就给我爬着出去。”
  
      “好!一言为定!”许浩仰头一笑,随后剑鞘指着萧尘:“还剩五招,过了就算你赢。”
  
      “嘿嘿,好啊。”萧尘脸色阴沉,冷笑一声,祭出了羽逸风赠给他的无垢仙剑,但见半空之中,刹那间有如升起万丈白芒,耀眼夺目,直令许多弟子睁不开眼。
  
      台下千夜离脸色瞬间大变:“是羽十一的无垢剑!怎么会在他手里!”
  
      欧阳羽脸色也是一变:“师兄,你说那是天罡排名第十一那人的无垢剑?”
  
      千夜离不回他话,向台上疾喝道:“师弟小心!是无垢剑!”
  
      许浩愣了愣神,喃喃道:“这……这就是无垢剑?”不待话音落下,萧尘已经一剑斩来,刹那间罡风四涌,只见无垢剑上陡生三丈长的白芒剑气。
  
      许浩大惊失色,连忙提剑抵御,砰的一声,剑鞘被斩成了无数碎片,爆裂开来,连同他本身亦是不住后退,不禁心中一惊,他一个凡尘中人怎会有这等功力?定然是无垢剑的缘故。
  
      台下顿时喝彩震天,几位长老亦是眼中一亮,只见二长老手捋胡须,不住点头,大长老脸色却十分阴沉,而莫羽听着此起彼伏的喝彩,只觉声声刺耳。
  
      “一招了!”萧尘沉声一喝,下一剑紧随而至,顿时卷起漫天风暴,许浩脸色一变,急忙掐诀念咒,手中长剑化作一道白芒,呼啸而去。
  
      两剑相撞,登时发出震天巨响,震得下方的人耳膜欲裂,随后各自飞回了主人手里,萧尘往后一退,此人功力犹在自己之上,硬碰硬只怕不妙。
  
      许浩双眼一眯,自然也看出了这其中奥妙所在,对方无非是仗着神兵利器,论功力,论剑法无一样及得上自己,思忖及此,他猛将长剑往天上一抛,随着他一声大喝“诛天剑!”半空之中骤然出现一柄数十丈长的金芒巨剑。
  
      刹那间云开雾散,方圆十里的云层皆被这股力量震散。
  
      千夜离脸色骤然而变:“师弟住手!”这是天风门剑法的最终奥义,凭他筑基初期修为如何发挥得出,更何况这凡尘中还有着禁制。
  
      许浩听而不闻,仍是不住掐诀念咒,巨大的消耗,已经令他脸色煞白,身子因吃力而不住颤抖了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半空中的金芒巨剑轰然斩下,如同劈开天地一般,即便处在地面的弟子,也感受到了这柄巨剑蕴藏的恐怖力量,人人变色,这一剑倘若斩下,只怕要毁了整座三清殿!这就是紫府修仙门派的奇术么……
  
      几位长老也都脸色一变,这就是号称最强的天风门么?连一个弟子级别的人都能施展这等奇术,自家三清门哪有这样的人才。
  
      随即又想到,这等恐怖力量即便是筑基修者也绝难承下,何况萧尘一个炼气修者,二长老当即便要飞身过去,白楹拉住了他,目光一直凝聚在萧尘身上:“我相信他。”
  
      狂风大作,在巨剑离地面尚有数十丈距离时,斗法台附近的几棵大树便已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纷纷爆裂开来,枝叶乱飞。
  
      刚猛的剑势,几乎已令萧尘呼吸困难,突然间只见他纵身一跃,浑身贯上了数道白芒,宛若仙人一般伫立半空,无垢剑迅速围着他旋转了起来,最后化作七道颜色各异的剑芒直入苍穹。
  
      “斩龙诀!”随着他一声喝毕,七道剑芒须臾间合为一体,幻作一道近百丈长的白芒剑气,地面无人不惊,他们生平何曾见过此等奇术,这正是玄青剑法斩龙诀,专斩上古恶龙。
  
      几名长老睁大了眼睛,身子有些微微颤抖,那道近百丈的剑气,声势竟似比许浩的天诛剑更大,他们座下,何曾有这样的弟子!
  
      这一剑斩下,如贯长虹,气吞山河,连斗法台也震动了起来,千夜离欧阳羽二人脸色大变,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