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一章 李慕雪

第四十一章 李慕雪


  
      事实上,灵气谷并非所有内门弟子都能进得来,只有五大长老的真传弟子才可随意进出,至于其他普通内门弟子,则需要修炼牌,有效期为一个月。至于获得方式,要么花大量灵石找关系买,要么每月乖乖去斗法台赢。
  
      周围渐渐小声议论了起来:“那天落殇颜在斗法台被打得半死,就是为了这个人啊?”
  
      “我看她最后好像都不要命了,去跟一个六层的打……”
  
      萧尘紧紧捏着手里的玉牌,眼眶渐渐红了,她受了那么重的伤,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出,还心安理得的在这里修炼……
  
      莫羽轻轻一笑:“有修炼牌又如何?那往后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去赢块修炼牌,然后拿去外门领个人上来了?”说罢冷冷看向萧尘:“交出修炼牌,然后滚出这里。”
  
      萧尘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衣袍无风自动,要不是眼前这个人逼的,落师姐怎么会去斗法台,又怎么会伤那么重……
  
      他抬起头来,沉声道:“莫羽,你最好不要欺人太甚,我可以杀了叶飞,也同样可以杀了你,我今日拼死一战,你没有活命的可能……”
  
      莫羽双眼一眯:“哦?是么?那我倒是很想试试看,你炼气七层的修为有多么了不起。”
  
      四周顿时一惊:“什么!他竟然有炼气七层的修为?他才来多久?怪不得能胜过文师姐!”
  
      萧婉儿与程郢亦是一惊,仿佛一道震天雷打在了他们心中,唯有萧寒面无波澜,似乎早已知晓一般。
  
      “嘿嘿,那就来试试……”萧尘脸上越来越阴沉,一股杀气,无声蔓延了出去,令得附近所有人皆感到背后一冷。
  
      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既然持有修炼牌,我看莫师兄还是不要为难他了吧。”
  
      众人皆回过头去,但见一名白衣少女徐徐走近,面上无有一丝波澜,风中衣袖轻扬,宛如从瑶台被贬落凡尘的仙子。
  
      一时间,许多男弟子都生出自惭形愧之意,纷纷将目光避开,莫羽笑了笑:“原来是李师妹啊。”
  
      那少女,正是那次萧尘在桥头遇见的人,她淡淡看了一眼莫羽,并未说话,整个三清门的弟子,大概也只有她一人敢如此了。
  
      莫羽冷冷一笑,随即往另一边走去,经过萧尘身旁时,沉声道:“蝼蚁始终都是蝼蚁,若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地方,那么就做好被踩的准备……”
  
      萧尘紧紧捏着拳头,衣袖无风自动,冷声道:“那你可以来试试……”
  
      “呵呵,那个炼气六层,是我安排的……”莫羽带着这句话,渐渐远去了。
  
      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打伤落师姐的人,是他故意安排的。
  
      片刻后,人群也渐渐散了,萧尘走到那少女身旁,轻声道:“方才多谢这位师姐了,还未请教师姐如何称呼?”
  
      少女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我叫李慕雪,你无须称我为师姐,我也算不上三清门的正式弟子。”
  
      对于她跟自己说这么多,萧尘微感诧异,随即一笑:“多谢李姑娘上次为在下安排的修炼之地。”时至今日,他如何还猜不出那庭院乃是对方以前的居处。
  
      李慕雪没有说话,萧尘又道:“不知在下有何事可以帮助李姑娘的?”
  
      他觉得,对方一次次相助自己,定是带着目的而来,他也不想欠了人情,正好了结此间因果。
  
      然而话一出口,见她秀眉微蹙,不禁有些暗自后悔,也许对方并没有带着什么目的,自己这句话是否说得有些不合时宜,轻轻一笑:“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李慕雪仍未说话,片刻后轻叹一声转身离去了,隐隐间传来一句:“你帮不了我……”
  
      “你帮不了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淡淡身影,萧尘心中忽然有些悸痛,那句话像是带了愁肠寸断般的无奈。
  
      一直到黄昏日落时分,落殇颜来带他回去了,对于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没有人提起,萧尘也不多说,走到谷口,望见远处一座宽敞的青石台,上面人影晃动,问道:“落师姐,那里就是斗法台吗?”
  
      落殇颜朝他所看的方向看去,微微蹙眉:“怎么了?”
  
      萧尘摇了摇头,说道:“等有一天,我一定会将那里拆了。”
  
      次日,一如既往,所有人都去到了灵气谷修炼,落殇颜脸色看上去稍稍好了一些,然而辰时刚过,外面便进来两名白衣弟子。
  
      但见二人行色匆忙,一人大声道:“五位长老令所有人即刻前往广场!”
  
      一时间,许多正自专心修炼的人都纷纷睁眼抬头,向附近的人询问道:“出什么事了?长老急召我们过去做什么?”
  
      “我也刚来,不知道啊。”
  
      萧尘这边几人自然也听见了声音,落殇颜双眉深锁:“出什么事了?”
  
      上官嫣一副恨不得天塌下来的样子:“嘻嘻,有热闹看咯!”
  
      萧尘瞪了她一眼:“那么高兴做什么?天塌下来你也跑不掉。”
  
      “切,你长那么高,塌下来也是你先倒霉。”
  
      “好了,别闹了,我们快出去看看。”几人在落殇颜带领下,也迅速往谷口走了去。
  
      出了谷,路上见到其他地方的弟子也正陆陆续续往三清殿广场赶去,人群里议论不休。
  
      “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好像是紫府的修仙门派来了三个人。”
  
      “紫府的人啊?是哪个门派的,他们来做什么?”
  
      “好像是天风门,对,就是那个紫府里的天风门,似乎他们有个掌门弟子想娶我们李师妹。”
  
      萧尘神色一凝,天风门!其实数月以来,他或多或少也了解了几大门派的状况,几大门派中以天风门的实力最强,因为他们在紫府还有一个内门,说白了,凡尘这个天风门实际上是紫府天风门的外门,每年都会送一些资质好的去紫府。
  
      萧尘手指骨捏得直作响,当初秦修来萧家逼自己解除婚约一事,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柄断剑他一直悬挂在床头,为的便是时刻提醒自己,当初所受之辱!
  
      过不多时,基本上所有三清门内门弟子都聚集到了广场上,在各自师兄师姐带领下整齐站着,约莫近千人,每人背后皆悬浮了两三把寒光森森的飞剑,气势不可谓不大,寻常一些小魔宗要见到这等阵仗,立时便已望风而逃。
  
      在广场东首处悬浮着五座道家莲花玉台,与佛家莲花台不同,这五座玉台蕴绕着一层淡淡白芒,上面盘膝而坐的正是五大长老。
  
      旁边还有一座高台,高台上坐着三名青年,一人着白衣,一人着青衣,一人着红衣,能与五大长老并肩齐坐,想必便是那紫府天风门的三人了。
  
      人群里,萧尘看见了孤孤单单站在一旁的李慕雪,她低着头,眉宇间尽是解不开的愁,忽然间萧尘又想起了她昨天的那句话:“你帮不了我……”
  
      “李师姐。”他走过去了,打了个招呼。
  
      李慕雪连忙将头偏开:“不要跟我说话……”
  
      萧尘愣了一愣,随即感受到了两道森寒的目光向自己射来,转过头向高台望去,冷冷看向自己的正是那白衣青年,似乎就因为自己跟李慕雪说了句话。
  
      他立即想到了什么,刚刚在来时路上,听许多人说紫府天风门的掌门弟子想娶李慕雪,看来就是那白衣青年了。
  
      当初一个秦修,现在又来个什么掌门弟子,他对天风门可谓厌恶到了极点,面对森冷的目光,他只是淡淡一笑,随后走到李慕雪身旁,拉起她手,微笑道:“李师姐走,这里风大。”
  
      这一举动令附近不少人都惊叫了出来,连李慕雪本人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高台之上,那白衣青年目光越来越寒冷的,即便是七月天,也似要将人冻住一般,旁边那名看上去年龄大些的青衣男子按住他手背,摇了摇头。
  
      而另一名红衣青年似乎没察觉到什么,兀自胡气大吹,看向二长老,指了指下方人群,轻笑道:“这就是你们三清门所有弟子了吗?之前还以为是你谦虚,没想到亲眼一见,还真是个个资质平庸啊,比起我们天风门可是差得远了。”
  
      二长老干笑一声,并不答话,大长老脸已经青了,要不是看在这三人是紫府来的,早一脚把他们踹下去了。
  
      “也罢,我今天就来会会你们三清门的弟子。”红衣青年说罢,平平往远处一座斗法台御空踏去,下面许多人均是一惊,他无须借助法宝仙剑,便能御空而行,莫非竟已达到筑基修为了?
  
      红衣青年落到台上,笑道:“来吧,我叫许浩,代替我师哥出战,只要我胜了你们三轮,今天李慕雪就由我们带走了。”他说罢,高台上另外两人也落到了斗法台附近去。
  
      在玄门之中,一个门派的弟子想娶另一个门派的弟子,那么按照千百年来的规矩,他必须连胜三轮方可,否则即便是双方父母同意了也都不行。
  
      就好比,萧尘如果现在想要迎娶皇甫心儿,那么也必须去凡尘天风门挑战胜利三轮,才能带走皇甫心儿。
  
      许浩笑了笑,从腰间摘下宝剑,用剑鞘指着下方人群,笑道:“别说我欺负你们凡尘门派,只要能在我手上过去十招,那便算你们赢。”
  
      人群里立即愤愤疾言起来,虽说是紫府来的,却也没必要如此目中无人吧?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莫羽聚集了过去。
  
      大长老脸色早已是难看至极,沉声道:“莫羽,你便去向这位紫府来的道友讨教几招吧。”
  
      莫羽心中只恨不得这三人立刻将李慕雪带走,但既然师父开口了,也不好再推辞,身形一动,便已处在台上。
  
      二长老眉头一皱:“师兄,这行吗?”
  
      大长老兀自脸色铁青,手一抬:“无妨,这三人虽在紫府有筑基修为,但紫府与凡尘的结界封印尚未完全崩塌,凡尘中多有禁制,这三人使不出全部本事。”
  
      莫羽身处斗法台,衣袍无风自动,冷冷道:“在下莫羽,请师兄赐教!”
  
      许浩斜睨了他一眼,笑道:“你是掌门弟子?”
  
      莫羽心中一怒,没能拜入掌门座下,这是他心里最大的疤,沉声道:“不是!”
  
      “不是?不是那就滚下去,你没资格跟我动手,叫掌门弟子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