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四十章 修炼牌

第四十章 修炼牌


  
      接下来的七日,萧尘每天都由落殇颜带去灵气谷,修为也成功突破至炼气七层了。
  
      这日等了许久,都不见落殇颜来,反倒是把三皇子等来了,这三人通过几月的努力,修为也都达到了炼气一层,在望霞谷也有了一席之地,如今望霞谷再没有南北之分,只有以他三人为首的小群体,甚至三人还各自划分了领域,戏称“三足鼎立”。
  
      时间又过去三天,这三天落殇颜一直没来,萧尘不免有些担心起来,生怕她出了什么事。
  
      这日快至中午时,落殇颜终于来了,萧尘急忙上前,见她脸色煞白,问道:“你受伤了?谁打伤你的?”说话时指骨捏得直作响。
  
      落殇颜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块玉牌给他,道:“这是修炼牌,以后即便没我带着,你只需出示此牌,也不会有人拦你。”
  
      萧尘接过玉牌,上面还带着她的温度,抬起头道:“你要出去了吗?我陪你一起!”即便不在三清门修炼了,他也绝不能让落殇颜一个人出去犯险。
  
      落殇颜摇头笑了笑:“好啦,不会的啦,只是有这玉牌,你以后进出灵气谷方便一些,走吧,我带你上去。”
  
      这一次御剑,落殇颜明显有些力不从心,飞剑一直在颤抖,萧尘眉心越锁越深,倒不是怕摔下去,问道:“落师姐,你是不是受伤了?告诉我谁打伤你的?”
  
      落殇颜轻轻一笑:“没有的事啦,只是近几日突破在即,有些累。”
  
      萧尘沉默片刻才道:“落师姐,你是三清门对我最好的人,你有事不要瞒着我,更不要为了我……”
  
      落殇颜轻轻一笑,打断了他的话:“放心吧,没事,真的……”
  
      萧尘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但方才从她眉宇间看得出,定然是发生什么事了。
  
      而这几日,五大长老也再一次加固了灵台山附近的防御大阵,甚至斩去了连接外面峡谷的几条大铁链,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去到灵气谷,落殇颜话没说几句,又匆匆离去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萧尘知道定然是出什么事了,否则她不会这么紧张。
  
      一直到下午申时,远处忽然走来七八个人,为首的正是文轻雨,只听她一声沉喝:“起来!”却不知是对谁而言,但从她目光所及看来,这声“起来”是对萧尘而言了。
  
      附近也有不少人被这声吼吸引了过来,萧尘缓缓睁开眼,淡淡道:“文师姐,有何指教?”
  
      文轻雨身后一名男弟子瞪着眼道:“让你起来!没听见吗!”
  
      萧尘淡淡一笑,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看着他道:“我起来了,你要怎样?”
  
      “哟呵?你一个外门来的,还拽上了是不?”
  
      这时程郢也站了起来,皱着眉道:“这里是修炼谷,文师姐,你最好不要在此生事。”
  
      文轻雨淡淡扫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看见我生事了?我只是就事论事,一个外门弟子,来也来几天了,还赖着不走了是吧?”
  
      萧尘淡淡道:“怎么?我在这里碍着你了?还是这里是你家开的?”
  
      “放肆!怎么跟师姐讲话的?”先前那名男弟子立即出声喝道。
  
      萧婉儿小声道:“是落师姐带他来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萧寒也睁开了眼,冷冷道:“文师姐,你与落师姐之间的恩怨我们不敢多问,但你一味将气撒在师弟师妹身上,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先前那男弟子嚷了起来:“哟呵?怎么?刚来没几个月就已经不把师姐放在眼里了是吧?再过几个月是不是连五大长老也不放在眼里了?”
  
      上官嫣冷笑道:“说得好像要跟某些人一样,是不是要立尊像,捧回家早晚三炷香供着?”
  
      那男弟子瞪了她一眼:“怎么说话的?”说罢看向萧尘:“还真以为有落殇颜给你撑腰了是不?现在她不在,一句话滚是不滚?你一个区区外门弟子,你有资格来这里吗?”
  
      萧尘轻轻一笑,之前落师姐在,是不想让她为难,然而这些人反倒蹬鼻子上脸了,淡淡道:“那不如师兄你告诉我,怎样才算是有资格。”
  
      “好哇,那师兄现在就告诉你!”那男弟子说罢,忽然一掌袭至,气势凶猛无比,程郢跟萧婉儿均是一惊。
  
      萧尘冷冷一笑,或许于旁人看来,此人速度很快,但是对如今的他来说……砰的一声,直接将那男弟子踢得倒飞了出去。
  
      四周顿时目瞪口呆。
  
      萧尘笑了笑:“奴才就该有个奴才的样子,主人都未发话,你在一旁瞎叫叫成何体统。”
  
      文轻雨目光一冷,从刚才的速度力量来看,他至少有炼气五层的修为,冷声道:“师姐不才,便向师弟讨教几招了。”说罢铮的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剑。
  
      萧尘点了点头:“好啊,别说师弟欺负你,我不用无垢。”说罢看向萧婉儿,道:“表妹,借剑一用。”
  
      萧婉儿话不多说,立即将佩剑送了过去,萧尘接住长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左手掐个剑诀,淡淡道:“师姐请。”
  
      文轻雨目光阴寒得可怕,他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这时附近也聚集了不少人过来,文轻雨非但本身便有炼气七层的修为,剑法更是公认的精妙,许多人都想看看这个前阵子闹出不小风波的外门弟子如何应付得了。
  
      只听一声娇喝,文轻雨挺剑刺出,她所使的乃是一套“刺心剑法”,剑出一尺便似多了七八个剑尖,剑出三尺便似有七八十个剑尖乱颤,无论敌人如何躲避,也难逃这漫天剑雨。
  
      二人相距本不甚远,剑势霎时便至,阳光映照下,便如走万道金蛇,耀眼夺目,附近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均暗叹她剑法又精进不少。
  
      眼见萧尘依然凝剑不动,萧婉儿等人一颗心几乎悬到了嗓眼,就在万目期待之时,萧尘终于动了,剑起处,风声长啸,犹如玉箫轻鸣,剑影柔和,广袖飘飘,竟如仙子曼舞。
  
      当然,这只是外面的人看见的,文轻雨所看见的,是一道一道漫天而至的凛冽剑气!躲不开,避不了!
  
      这正是凌音独创的三十三重天碧箫剑法,以萧尘目前的功力,至多施展至第三四重,饶是如此,世间也罕有剑法能与之对抗。
  
      但听得铮铮之声不绝于耳,文轻雨背后冷汗不断,宛若置身剑雨中一般,稍有不慎,立即便被这剑气所伤。
  
      她被逼得一步步后退,手上剑法越来越乱,渐不成章,最后只听铮的一声,她手腕大穴被萧尘剑尖一拍,手中长剑拿捏不住,竟尔飞了出去,嗤的一声,钉到了一棵大树上面,摇晃摆动不止。
  
      “什么!不可能吧!这才几招?单论剑法,文师姐从来没输过的!”四周惊声不止。
  
      萧尘将剑往背后一收,淡淡笑道:“文师姐,承让了。”
  
      文轻雨脸色煞白,不断喃喃自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她素来自负剑法无双,但是方才萧尘所使的剑法竟是令她没有一丝回击的余地,倘若刚刚他要杀自己,岂非轻而易举……
  
      “啪、啪、啪……”就在这时,人群外响起一阵拍手声,紧接着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一个外门弟子,居然身负这等精妙剑法,还真有点意思啊……”
  
      周围的人立即恭声道:“莫师兄!”
  
      来者正是莫羽,程郢等人眉头立即紧皱了起来,饶是萧尘剑法再精妙,也绝对敌不过炼气九层的莫羽。
  
      萧尘同样心中一凛,上次见到此人,此人还只是炼气九层,这次竟然已经隐隐有些筑基的趋势了,他的进展速度,竟丝毫不亚于自己!
  
      莫羽走到几人近前,冷冷一笑:“前些日我就警告过落殇颜了,让她不许再带人进来,看来她真的是将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啊……”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只要莫羽一说话,后面便无人敢插嘴,哪怕是五大长老的真传弟子。
  
      这时程郢走了出来,小声道:“莫师兄,三天前落师姐已经替萧师弟赢了一块修炼牌,所以他可以来这里修炼……”
  
      莫羽眉梢一挑:“哦?是么?”
  
      “等等!”萧尘脸色变了变,随即摸出怀中玉牌,沉声道:“你刚刚说她赢了一块修炼牌,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