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三十八章 噬魂妖花

第三十八章 噬魂妖花

    片刻后,萧婉儿笑嘻嘻道:“表哥,下午我们去哪玩啊?听说附近几个镇子最近来了一批异域人士,杂耍可好看了。”
  
      萧尘没有说话,忽然间只听掌柜一声怪叫:“哟喂!姑娘你还没给钱呢!”
  
      “先记账里,本姑娘回头再来给!”
  
      “哎哟,本店小本生意,概不赊账的……”
  
      立时去了两名大汉,将那青衣少女堵住了,青衣少女冷冷一喝:“让开!”话末衣袖一拂,只听砰砰两声响,两名大汉倒飞了出去,二人倒在大街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止,胸前各自插了一枚寒光森森的蛇形针。
  
      “哎哟,你这姑娘,不给钱也就算了,怎么还出手打人了,这里可是三清门下……”
  
      “三清门?三清门是什么东西?很了不起吗?”
  
      “砰”的一声,萧婉儿拍案而起,走到那青衣少女面前,怒道:“你这小丫头哪里来的,好没教养!”
  
      这时外面也围了不少人,掌柜见她服饰像是三清门的人,问道:“这位姑娘,你可是三清门的剑仙?”
  
      萧婉儿冷冷道:“没错!”说罢瞪向那青衣少女:“小丫头!识相的话就把钱给了!”
  
      “小丫头?”青衣少女仰头一笑:“本姑娘出生的时候,恐怕你还没有转世投胎!”
  
      “你!”萧婉儿登时怒不可遏,铮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使出一套三清门入门剑法,刹那间寒光四起,剑风凛冽,漫天剑气向那青衣少女攻了去。
  
      “哼!”青衣少女冷哼一声,双袖一拂,大喊一声:“万叶飞花!”
  
      刹那间狂风呼啸,但见半空陡生无数绿叶,虽是树木嫩叶,却片片似摧金断玉的利刃一般,顷刻间将萧婉儿的剑气击溃,随后又只见她皓腕一动,一道青芒猝不及防向萧婉儿身上激射了过去。
  
      就在这时,萧尘足下一动,如似电芒般瞬间闪至萧婉儿面前,两指一并,只听铮的一声响,指间多了一枚寒光森森的蛇形青针。
  
      “一语不合,姑娘何必取人性命,还是将解药交出吧。”他说着将指间的毒针扔了出去。
  
      眼见外面两个大汉已是口吐白沫不止,脸上忽青忽紫,青衣少女冷冷一笑:“解药?本姑娘身上可从来不带什么解药……”说罢探手入怀,又要将一支毒针向萧尘打去,哪想手腕稍动,便觉一股大力由手腕处瞬间走遍全身,立时只觉周身酸麻,再不能动弹一分。
  
      却是萧尘瞬间移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封住了她全身大脉,所有人均是一惊,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那青衣少女亦是心中一沉:此人好快的速度!
  
      萧寒仍在一旁自顾自喝酒,冷冷一笑:“还说炼气一层……”
  
      此门封穴手法乃是玄青门的招式,任那少女如何运功也冲破不了,片刻后只见她两眼泪汪汪道:“亏你生得相貌堂堂,却尽来欺负我等弱女子,还不快解了我的穴道!”
  
      她说话时一双妙目含泪未下,言语中仿似受了天大委屈一般,叫人哪怕心如百炼钢,也得须臾化作绕指柔。
  
      萧尘淡淡一笑:“姑娘可不是什么弱女子,倘若再不将解药交出,休怪在下无礼了……”
  
      青衣少女头一抬,瞪着他道:“你敢!若叫我白姐姐知道了你欺负我,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那么,就恕在下无礼了。”萧尘说着,便要向她怀中摸去,就在这时,门外一道诡异的力量忽然推进,下一刻,青衣少女已自原地消失,出现在了门口一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男子身旁。
  
      那男子有着一双绯色瞳孔,头发整齐束在背后,两旁皆是黑色,中间一束乃是紫色,一身长衫紫白相间,衣襟乃是由雪白的毛羽织成,在其腰上悬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紫金葫芦。
  
      只见他无奈摇了摇头,向那少女道:“小青儿,你又在欺负人了,早知道便不叫你一个人来买酒了。”说着轻轻往她肩上一拍,萧尘之前埋下的真气顿时被化于无形。
  
      那少女一脱束缚,立时叫道:“臭蛮蛮!是他欺负我!你还不帮我杀了他!”说着一指萧尘,只恨不得要将其大卸八块,方解心头之恨。
  
      绯瞳男子摇摇头,指尖扣了扣眉心,神色间似乎极是惆怅:“都说了多少回了,你须得叫我熠瞳大哥。”说罢看向萧尘,嘴角似笑非笑,轻声道:“阁下岂非不知男女授受不亲,方才之举与那登徒子又有何异?”
  
      萧尘神色一凝,他竟察觉不到此人一丝气息,说道:“适才在下救人心切,无意冒犯这位姑娘,在座诸位皆可为证。”屋内众人听后,一齐连连称是。
  
      绯瞳男子笑道:“生死有命,岂能强求,更何况……有时候活得久了,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
  
      说到最后,摇头笑了笑:“罢了罢了,小青儿,将解药给他们吧。”那少女一听,嘴一撅,道:“偏不给!谁叫他欺负我!”说着将头一扬。
  
      绯瞳男子摇头缓缓一笑,在她背上轻轻一拍,两粒白色药丸立时自她袖中弹出,径往外面地上两名汉子口中飞去,二人吞下药丸,脸上青色立时便褪去了大半。
  
      “臭蛮蛮!你就知道欺负我!回去我要告诉白姐姐你又喝酒了!”青衣少女气得直跺脚。
  
      绯瞳男子摇头一笑:“我给你的钱呢?”
  
      “弄丢了!”青衣少女双手交叉在胸前,扬着头,显然对于他不帮自己反倒去帮外人,感到很生气。
  
      绯瞳男子无奈一笑,从怀中摸出一锭黄金,掌柜见状,连忙摇手道:“不必了不必了!”
  
      “买卖一事,讲求互不相欺,其余的当作对你这里的赔偿。”绯瞳男子说着将黄金弹了过去,缓缓道:“人生真是既漫长又无趣啊……”说罢往外面走了去,青衣少女气得一跺脚,也跟了上去。
  
      片刻后,萧婉儿走了回来,气道:“他们太嚣张了!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萧尘轻轻一笑:“要不然呢?就刚才那个男的,你师父来了未必是其对手。”说罢向二人离开的方向望了去,那二人,应该不是人类,尤其是那个男的,在他身上,没有一丝活人之气。
  
      不知为何,萧尘发现,他对死气尤为敏感。
  
      随后三人也结了账,去到外面街上,没走多远,忽听长街尽头一阵嘈杂之声传来,纵目望去,只见人人惶恐,尖叫着四处奔逃,而当中似乎有一个发了狂的人在肆意破坏,抬手举足间,已令几座房屋倒塌。
  
      “出事了!过去看看!”
  
      三人立即奔跑了过去,只见一个男子身形异常高大,满脸青筋暴起,双目变成了暗红色,俨然似一只发了狂的野兽,已经伤了不少人,所有被他伤了的人,伤口无不是流出暗紫色的血液,那是死气入体!
  
      “妖孽!看剑!”萧婉儿一声娇喝,长剑化作一道金芒朝那男子飞了去,那男子沉吼一声,大手一挥,竟尔将她长剑打飞了。
  
      “当心!”
  
      萧尘与萧寒二人同时祭出仙剑,挡在了她前边。
  
      就在这时,远处几道金芒剑气飞至,尽数打在了那男子身上,那男子沉吼一声,终于倒了下去,同时两道剑光飞至,幻作二名老者,正是三清门的四长老跟五长老。
  
      见状,萧寒立时上前,拱手道:“师父!五长老!”
  
      两位长老回过头来一看,道:“你们三个怎么在这?”也顾不得那么多,二人立即往地上的男子体内打去无数道玄力。
  
      渐渐的,那男子肌肉开始萎缩,恢复成原本模样,紧接着胸膛缓缓开出一朵诡异红花来,那花殷红似血,花作四瓣,瓣瓣相连,中间的花蕊呈黑色,看上去诡异万分。
  
      “是噬魂妖花!”二位长老脸色同时一变。
  
      附近所有人都吓傻了,人的身上怎么会开出这样一朵诡异之花来?莫不是闹妖怪了?镇长急忙上前,拱手道:“二位仙长!你们可要救救大家啊!”
  
      二位长老默不作声,神色凝重万分,也不敢贸然去摘除那朵红花,只要花一枯萎,人立刻便死。
  
      一阵微风忽然吹来,那红花摇晃了几下,像是自生灵智一般,缓缓离开了男子的胸膛,随风化作一片粉尘,而那男子瞳孔也渐渐失去了色彩,脸上聚集了一层又一层的黑气。
  
      是死气!一股浓浓的死气!
  
      这股死气其他人是看不见的,但萧尘却能看见,他心中一惊,猛然想起了方才客栈里那二人。
  
      “是他们!”
  
      萧尘往长街另一端望去,隐隐见着了那二人的背影,身形一动便追了上去,然而片刻过后,却是再也无法寻见那二人的踪影。
  
      回到这边,男子发黑的干尸已让人拿去火化处理,四长老看着三人,眉头一皱:“你们怎么在这?”
  
      “我……”萧婉儿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罢了,先回去再说吧。”
  
      随后,三人随着二位长老回去了,萧尘回到庭院,眉心深锁,刚才在灵台镇看见的噬魂妖花,令他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那妖花看上去似乎只是害人而已,但实际上他感觉得到,是有人在收集无数生人魂魄,那妖花便是收集魂魄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