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三十七章 下山

第三十七章 下山


  
      “妹妹怎么了!”赵皇子急忙走过去,抓起她手一看,只见中指上有一条细细伤口,正在往外流出暗紫色的血液。
  
      “呜……好疼啊,怎么这么疼……”赵公主已是疼得满眼泪水往外流了。
  
      萧尘连忙走了过去,就在刚才,他分明看见琴弦冒出一丝黑气往赵公主手指钻了进去,那是一股浓浓的死气!当然,以赵皇子等人的浅薄灵识,是看不见的。
  
      当下将她手拿起,运力一逼,将她指中死气逼了出来,赵皇子一愣,道:“你你你!大胆!快放开我妹妹的手!”
  
      赵公主脸一红,连忙将手缩了回去。
  
      “哦,抱歉,一时情急,冒犯公主了,公主现可感觉好一些了?”
  
      “好像……不怎么疼了……”赵公主低声说道,说罢恨恨看了一眼瑶琴:“哥,你这琴会咬人,我要砸烂它!”
  
      “哎呀,我的小公主啊,您别闹了成吗!”赵皇子连忙将她抱住,然而她身子虽然看上去玲珑娇小,却似有九牛二虎之力一般。
  
      齐燕二皇子手捂额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萧尘无奈道:“好了好了,快出去吧,这屋里有妖怪。”
  
      “啊!原来有妖怪啊!”赵公主一听有妖怪,吓得急忙跑到了院外阳光下。
  
      于是乎,下午的时候,赵皇子以各种妖怪啊,精灵鬼怪啊,总算是把这个小公主吓回去了,回到庭院,赵皇子苦笑道:“那个……萧师兄抱歉啊,我妹妹她就是这么顽皮……”
  
      “哼!”萧尘一拂衣袖走了回去。
  
      “那个……齐兄燕兄……”
  
      “哼!”齐燕二皇子也一拂衣袖,往外走了去。
  
      “那个……小若妹妹啊……”
  
      “哼!”小若一跺脚,也走回了屋中。
  
      “呃……好吧,都是我的错……”
  
      夜里的时候,萧尘走到屋中,看着瑶琴道:“夙夜,你过分了啊,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你何必与她较真?”
  
      夙夜从琴中幻化了出来,看着他道:“你认为是吾做的?”
  
      “那除了你还能有谁?”
  
      夙夜双手束在胸前,仰头一笑:“笑话!那现在吾不在琴中了,你去找个人来试试看?”
  
      萧尘神色一凝:“夙夜,你什么意思?是你说这琴……”忽而想到,中午这琴中出来的是一股极其凶戾的死气,夙夜身上怎么可能有这样重的一股死气?
  
      夙夜冷冷一笑,轻蔑道:“小子,恐怕你还不知此琴来历吧?”
  
      “你说。”萧尘神色十分凝重,这琴从带回萧家那一天起,就十分古怪,除了他没人能弹响,还会被割破手指,极为嗜血,原本还以为是夙夜护琴,但现在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夙夜看着案台上深檀色的瑶琴,缓缓道:“此琴名曰九霄环佩,曾多次易主,琴主历来皆遭惨死,无一例外!是以戾气久聚不散,变得极为嗜血,且琴中聚集了一股浓浓的死气!”
  
      萧尘心中一惊!九霄环佩!他也曾听闻过,相传当年雷氏制琴,其家主倾尽毕生之力制出一琴,名曰“九霄环佩”,但琴成之后整个雷家遭受大劫,九霄环佩也因此下落不明,为后世记载于书中。
  
      夙夜道:“没错,当年雷家主耗毕生心血制成此琴,岂料琴出世那一刻,天现血月,红花遍地,雷家老小一百多口人,一夜之间死于非命!怨气尽集于此琴当中!”
  
      萧尘心中惊骇不下,那这岂非是世间第一凶琴!
  
      夙夜哼笑一声:“非只如此,琴中还暗藏一股极重死气,生人一旦靠近,必折阳寿,但是小子你,却偏偏克得了这琴中死气……”
  
      克得了这琴中死气……
  
      顿时一股寒意走遍了萧尘全身,仿佛坠入了冰窖中一般,只有死气才能克死气,生人之气无论如何克不了死气,自己却为何克得了这股死气,难道自己……
  
      数千年前所有人都死了,为何独独自己能够活下来,这不是机缘巧合,这是有人布下的惊天大局!
  
      次晨落殇颜给他送来了两本手抄册子,低声道:“这是三、四层的心法,你先练着,后面的我再想办法。”
  
      萧尘接过册子,此刻觉得说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轻声道:“谢谢你,落师姐。”
  
      落殇颜没有说话,轻声走到门外,御剑而去。
  
      有了现今的修炼功法,再加十二条灵脉,萧尘的修为进展,可谓一日千里,三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灵台山也迎来了七月酷暑之季,众师姐师妹都换上了清凉装,每当黄昏来临,山间暗香浮动,别是一番美景。
  
      一道剑光忽然落在庭院,却是萧尘御剑回来了,此刻的他,已有炼气六层的修为,而落殇颜,也将炼气七层的心法摘抄了给他。
  
      只是如今,望霞谷的灵气已经不够了,他需要去到灵气更加充沛的地方,否则修为再难有所精进,六层跟七层虽只差了一层,但却有着天壤之别,因为一个是炼气中期,一个是炼气后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
  
      而这三个月,三清门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若说唯一的大事,那便是掌门紫虚真人自从去调查噬魂妖花一事后,便再也未回来过,也未曾送过一封书信回来,这些日灵台山附近时常有诡云密布,五大长老已经加固了山门附近的防御大阵。
  
      萧尘也寄了书信回去问过,爷爷同样未曾回过萧家,灵泉寺那边也一样,这凡尘三大巨头,就宛若同时人间蒸发了一般。
  
      “少爷,你回来了吗?”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若从屋中走了出来,道:“下午的时候萧婉儿跟萧寒来找过少爷。”
  
      萧尘眉头一皱:“他们来找我做什么?”
  
      “不知道,见少爷不在,他们就走了。”
  
      “恩,好,我知道了。”萧尘点了点头,向天上望去,只见几座主峰上空乌云笼罩,隐隐预示着什么。
  
      次日清晨,萧尘正待出门,忽然天上两道剑光落下,幻作一青一红二人。
  
      “嘻嘻!萧尘哥!”
  
      萧婉儿蹦蹦跳跳跑了过来,她今天穿着一条清凉红裙,婀娜的身姿,看上去极具诱人,至于萧寒,则仍是冷冷冰冰板着一张脸。
  
      自上一别,也有三个月未见了,萧尘轻轻一笑:“你们怎么来了?”
  
      萧婉儿嘻嘻一笑,围着他转了一圈,笑道:“表哥你又长高了啊,你修为现在如何了?我可是都有炼气三层了哦。”
  
      萧尘苦笑道:“哪里比得上你们在内门,我现在还是只有一层的修为。”
  
      “啊?怎么会这样……”萧婉儿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情。
  
      萧尘轻轻一笑,他二人在内门,有灵气更充沛的地方修炼,再加上资质不差,萧寒也已有炼气四层的修为了,笑道:“对了,你们来找我有何事?”
  
      萧婉儿嘻嘻一笑,凑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萧尘摇头一笑,原来是她在山里待得烦了,早就想偷跑出去玩玩。
  
      于是三人偷偷溜下了山,又来到上次第一轮考核的大峡谷,这次连铁索也被长老以障眼阵法隐去了,空空荡荡的,看上去惊险万分。
  
      萧婉儿笑嘻嘻道:“表哥,你现在还无法御剑吧?没事,我带你过去,嘻嘻!”说罢祭出飞剑,轻轻一跃,踩了上去,向萧尘伸去手:“来,别怕!”
  
      萧尘摇头一笑,拉住她手,轻轻跃了上去,剑身立即一颤,往下沉了不少,萧寒眉头一皱:“你到底行不行啊?摔去下去了我可救不上来。”
  
      “哼!少要小瞧人!”萧婉儿轻轻一哼,随即掐了个诀,飞剑便摇摇晃晃的往对面飞了去,萧寒小心翼翼跟在一旁,不敢丢下二人独自过去。
  
      到达中间时,由于阵法灵力变得稀薄起来,萧婉儿有些紧张了,小声道:“萧尘哥别怕,你揽住我腰。”说罢松开萧尘的手,开始两只手一起掐诀。
  
      萧尘揽住她细腰,只觉柔软万分,顿时一股芳香扑鼻,快到对面时,灵力越来越稀薄了,剑身忽然一阵剧烈颤抖,萧婉儿吓得失声叫了出来。
  
      萧尘立即往剑上暗暗注去一道真元,道:“御剑重在守心,你只当下面是平地,那便无所畏惧。”
  
      片刻后终于安全抵达对面,萧婉儿笑嘻嘻道:“萧尘哥,看我厉害吧?”
  
      “恩。”萧尘点头笑了笑。
  
      三人当即往附近的灵台镇而去,路上三人言笑随意,不如在三清门那般拘谨,萧尘道:“对了,你们这段时间在内门过得如何?”
  
      萧婉儿气鼓鼓道:“还能如何?那些师兄师姐仗着本事大,个个对我们颐指气使,根本不把我们萧家放在眼里,真是气死人了!”。
  
      “尤其是那个文轻雨和莫羽,他们……唉!”说到后来,萧婉儿深深一叹,看向萧尘:“表哥,要是你打得过他们就好了,我们也不必整日受气……”
  
      萧尘没有说话,到达镇上后四处逛了逛,近晌午时,进到一间客栈用饭,三人正用着饭,门外忽然走进一名青衣少女,手里提着一个小葫芦,只见她将酒葫芦往柜台上重重一放,大声道:“店家,将这葫芦装满,要最好的陈年花雕!”
  
      店内所有人都被吸引过去了,倒不是因她说话太大,而是因为她的无双容颜,只见她身着一件翠水薄裙,细腰盈盈一握,绝美的容颜,仿佛不是来自人间。
  
      片刻后,掌柜苦笑着道:“姑娘,您这究竟是什么葫芦啊?这两大坛下去了,也不见满啊?”
  
      “别废话!装就是,再差八坛就满了!”
  
      萧尘神色一凝,就在方才,他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