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三十六章 公主驾到

第三十六章 公主驾到


  
      莫羽神色一凝,但随即释然,淡淡笑道:“原来是李师妹啊……”
  
      “话,我只说一遍,如何取舍,便看莫师兄你自己了。”那声音再度响起,过后便再无声响。
  
      莫羽眉心渐渐凝出一滴冷汗,似乎倍感压力,萧尘抬头向天际望去,却不见任何人,但是方才那声音隐隐有些熟悉,似乎是上个月在小桥边遇见的那名少女。
  
      “将剑还来!”落殇颜冷冷道。
  
      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一拂衣袖,将无垢剑钉在了墙上,随后御剑而去。
  
      落殇颜立即走过去将剑拔出,递回萧尘面前,萧尘看着眼前皓白无暇的仙剑,冷笑道:“我自己的剑,自己却护不住,呵呵。”
  
      落殇颜叹息一声:“他有炼气九层的修为,怪不得你,炼气境的心法,这个月我会想办法给你带来……”说罢御剑而去。
  
      此刻在一处山崖边上,罡风凛冽,莫羽指骨捏得直作响,这时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啧啧啧……”
  
      “谁!”莫羽猛然转过身去,却是一个蒙面男子徐徐走来,他紧张的望四周看了看,随后沉声道:“这里是苍龙峰!你不要命了?”
  
      蒙面男子淡淡一笑:“紫虚老道在的时候我都敢来,何况他此刻不在。”
  
      “你来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一把破剑而已,瞧瞧把你眼红成什么样了,你最好记住,别误了正事……”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在这里废话!”
  
      ……
  
      三天后的夜里,山巅一弯新月下沉,似刀锋,似寒芒,似无声的杀意,庭院里风响不断,萧尘手持无垢仙剑,一阵狂花乱舞,剑影缭乱,剑锋无声,院内树叶沙沙抖落,每一片都被剑气斩成七八小片,碎了一地。
  
      “心无垢者,至上清宁……何为魔,何为道?杀杀杀!”
  
      忽然间他眉心黑气一闪,手上剑法使得更快,四周狂风顿起,呼啸不止,几棵雪荆木枝影乱颤,顷刻洒落一地的花瓣。
  
      背后一阵细细脚步声响起,萧尘陡然转身,一剑刺出,剑尖离小若眉心相去不过一丝头发的距离。
  
      “少爷,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你回房休息吧,再这样下去你会走火入魔的……”小若声音梗涩,眼眶红红的,眼泪泫然欲滴。
  
      萧尘眉心黑气渐渐散去,喃喃道:“已经是第三天了么……”话末忽然晕倒了下去。
  
      自从三天前败于莫羽手中树枝,三天来他苦练剑法,不曾有一刻合过眼。
  
      次日晌午,灵台镇一间客栈客房之中,赵皇子与齐燕二皇子均坐在屋中,片刻后一名气势威严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臣参见太子殿下!”
  
      “查到了吗?”赵皇子抬起头来,冷冷问道。
  
      “回殿下,查到了,那叶家乃是沧州的武官世家,家主叶凌天是沧州的知府。”老者恭声道。
  
      赵皇子双眼一眯:“沧州?沧州那边还是灾情不断吗?父王每年都会派人送去赈灾粮饷,难道灾情一直无法控制吗?”
  
      老者恭声道:“不知殿下的意思是?”
  
      赵皇子一拍桌子,冷声道:“这个叶家好大的狗胆!私吞赈灾粮饷,罪不容诛!派人秘密去查,若是他们私吞了赈灾粮饷,将他们满门抄斩!”
  
      “这……”老者显然被吓了一跳。
  
      “恩?难道不行吗?”
  
      老者恭声道:“老臣即刻派人去办……”说到最后,沉默片刻又道:“殿下,依老臣之见,您还是回去吧,咱不修这个仙了,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您一人在外,老臣实是放心不下……”
  
      赵皇子手一抬:“我这里你不必担心,对了,皇妹近来如何了?”
  
      “公主一直吵着要来看殿下,上个月还偷偷溜出宫,被陛下及时派人拦了回去……”
  
      赵皇子手捂额头:“还是让她别来了,我现在炼气都没到,等炼气了再说。”
  
      ……
  
      下午的时候,三皇子走在回三清门的路上,赵皇子道:“这件事千万别让萧师兄知道了,知道么?”
  
      “放心,一定不会让萧师兄知道。”
  
      “哼!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叶飞叶凉城,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本殿下就将他们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接下来又过了七天,这七天萧尘每天天不亮便在院中苦练剑法,也不去望霞谷了,只等落殇颜将炼气境的心法带来,想到很快便能够筑基,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这日正在院中练剑,三皇子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赵皇子脸色着急:“萧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个忙!”
  
      萧尘将剑收在身后,眉头一皱:“何事?”
  
      “我……我皇妹来了!”
  
      半个时辰后。
  
      “哥,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看不出景致倒还挺清幽嘛。”
  
      “呃……是是是,妹妹快进去吧。”
  
      “咦?他们是谁啊?”
  
      “呃,这位是萧师弟,这位是齐师弟,这位是燕师弟,那个是长老见我天资好,给我安排的丫鬟,咳咳,你们几个,还不快见过公主。”
  
      只见院门口站着一名十五六岁,打扮精致的少女,眸若含秋水,肤如冬白雪,头发整齐束在肩后,玉簪轻晃,身着翠水薄云裙,皓腕系轻纱,纤腰盈盈可握。
  
      齐燕二皇子摇头晃脑,将声音拉得老长:“庶民——参见公主……”
  
      “呃……没事没事,免礼平身!”
  
      “……”
  
      萧尘轻轻一笑,吟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在下萧尘,久闻公主芳名,今日得见仙颜,三生有幸。”
  
      赵公主脸一红,凑到赵皇子耳边,小声道:“哥,那就是你萧师弟吗?看上去好土啊……”
  
      “……”
  
      “啊……妹妹,让你看看我最近新练成的穿云剑气。”赵皇子尴尬一笑,随后两指一并,往一堵墙指去,萧尘随即暗运真元,凝指一弹,向他所指处打去,砰的一声,给院墙打了个小洞。
  
      “哇!哥你这么厉害了啊!”赵公主拍手欢呼了起来。
  
      赵皇子脸上颇是得意:“那是,也不看看你哥是谁……”
  
      “不过你们三清门未免也太小了吧?”
  
      赵皇子咳嗽一声,指了指云端几座主峰:“看见没?那里是普通弟子修炼的地方,我们这里可是精英弟子……”
  
      “怎么精英弟子反倒在这么座矮小的山峰……”
  
      “咳咳,话说妹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
  
      “回去?我还没出来玩够呢,等个把月再回去吧……”
  
      “啊,不要啊……”
  
      于是乎,几人闹腾到中午,小若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哥,你这丫鬟手艺好差啊,哪里比得上我们御膳房的李大厨啊……”
  
      “咳咳,小若刚来没多久,调教调教就好了……”
  
      “那怎么丫鬟也上桌来了,真不懂规矩啊……”
  
      “咳咳,是是是,小若,你先退下!”
  
      萧尘脸色很是阴沉,齐燕二皇子埋头吃饭,当做什么也没听见。
  
      饭罢过后,赵皇子哭爹爹求奶奶道:“妹妹,算哥求你了,你先回去吧,你偷跑出来父王知道了会很生气的,而且我不在宫中,你也不在,谁陪母后说话啊?”
  
      “不要嘛不要嘛,我好不容易成功跑出来一次,哪能这么快就回去……”赵公主说话时东张西望,看见了案台上的瑶琴,笑嘻嘻道:“咦?哥你什么时候还会弹琴了啊?”说着便跑了过去。
  
      萧尘神色一凝,急呼道:“不要碰那张琴!”
  
      赵公主转过头来,疑惑道:“怎么啦?我会弹琴啊,而且弹得很好听……”
  
      赵皇子急忙拉着萧尘,笑嘿嘿道:“是啊是啊,我妹妹会弹琴的,不会乱弄……”
  
      话音未落,赵公主便已跑到了瑶琴面前,正待拨弄琴弦试听音色,萧尘急道:“千万别碰!”
  
      然而已来不及阻止,赵公主纤纤玉指已触碰到琴弦,但琴弦却不发出一丝声音,反而是她“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