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三十四章 杀人

第三十四章 杀人


  
      “呃啊——”萧尘一声野兽般的沉吼,铮的一声,将叶飞的长剑捏成了七八截。
  
      叶飞脸色登变,修仙之人仙剑被毁,必然方寸大乱,他猛催全身真元,一掌向萧尘打去,狂猛的罡气,令得附近所有人皆感呼吸停滞,连忙后退。
  
      “呃啊!”萧尘满脸青筋暴起,不顾接下来的恐怖反噬,运足全身力道,一掌打了过去,两掌相碰,登时风云惊变,轰隆一声巨响,余力四散开来,将附近几棵大树通通化作齑粉,连同远处山石,亦在不住崩塌。
  
      撼天动地的一击,令得远处所有人脸色大变:“他……他竟然能与叶飞对上一掌!”
  
      叶飞猛地倒退数丈,脸色惨白难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对方功力竟然在这般短时间暴涨数倍,只见他猛地咬破手指,往半空一划,顿时一道血光射出,在半空形成一柄血红巨剑。
  
      “以血祭剑!”只听他猛喝一声,那血红巨剑呼啸着朝萧尘飞了去,剑势凶猛无比,气浪将附近所有人都掀飞了,远处小若脸色大变:“少爷!”
  
      “啊——”萧尘狂喝一声,猛地运足全身真元,左掌朝乾,右掌朝坤,形如太极,正是萧家的九霄碧落掌。
  
      狂风大作,乱石横飞,仿佛天地间的元力都被他带动了起来,山摇不止,地动不休,随着他一声猛喝,九霄碧落掌的掌力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向着半空飞来的巨剑呼啸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天地变色,附近几座山丘直接在气浪轰击下化作齑粉,地面也裂开了无数道缝隙,然而还未终止,九霄碧落掌遇强则强,后续九道掌力如同苍海狂澜,势不可挡,瞬间将血红巨剑击散于无形。
  
      叶飞一口鲜血喷出,猛提双掌抵御第一道掌力,砰的一声巨响,那道掌力打得他心肝欲裂,还不待他再次运功,第二道掌力接踵而至,终于在第五道掌力打至时,他再也承受不住,大吐一口鲜血,猛地往后倒飞出十余丈远。
  
      而九霄碧落掌的反震之力也非此刻的萧尘能承受得住,他也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山摇渐止,看着地面裂开的无数缝隙,远处众人早已面无人色,叶凉城伏倒在地上,亦是吓得魂飞魄散,而这边战斗的巨大声响,也惊动了另一边的三位长老。
  
      萧尘脚步晃了晃,向着十丈外倒地吐血不止的叶飞走了过去,小若忙跑了上去,已是哭得泪流满面:“少爷不要再去了……”
  
      萧尘衣袖一拂,将她推开,此刻他全身杀气笼罩,已是动了必杀叶飞的决心,哪怕是不在三清门待了!
  
      叶飞见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眼中全是冰冷杀意,心中一凉,随即念了个咒诀,一支红色的小飞剑从他袖口飞出,迅速朝萧尘脖子斩了去。
  
      那小飞剑去势甚急,眨眼便已袭到,铮的一声,火光迸射,却是无垢剑护主,飞了过来,挡下这一击。
  
      叶飞目露惊惧之色,颤声道:“你要做什么……这里是三清门!你不要乱来,从今往后我叶飞离开望霞谷,绝不再犯你们……”
  
      他之前被九霄碧落掌重创,一时半刻再难提运真元,只得拖延时间,等候三位长老到来,至于萧尘,他同样是起了必杀的决心,日后必要将其诛杀。
  
      “嘿嘿……”萧尘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沉声一喝:“你没有机会了!”喝罢无垢剑顿时化作一道白芒,取其首级而去。
  
      叶飞瞳孔一阵急遽收缩,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彻彻底底的冰冷杀意,就在这时,远处三道剑光飞来:“萧尘住手!”
  
      叶飞如获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喊:“长老救……”然而还不等最后一个字说出,声音戛然而止,鲜血飞溅,人头已飞入半空,至死一刻,他双目仍是睁得大大的,口型还保持着那个“救”字。
  
      远处所有人都被吓傻了,三位长老亦是脸色惨变,喃喃说不出话来:“萧尘……你……”
  
      “嘿嘿……”萧尘冷冷一笑,目光一转,落到了叶凉城身上,叶凉城全身一颤,疾喊道:“长老救命!”
  
      “咻”的一声,无垢剑化作一道白芒向他飞去,就在离他只有半丈距离时,只听砰的一声响,剑被格开了,吴长老的剑也因此断成了两截,但却将萧尘的剑击偏方向,救下了叶凉城一命。
  
      生死悬于一线,叶凉城已是吓得失禁,裤裆湿了一片,连忙起身躲到了吴长老身后。
  
      一击不成,萧尘知道机会已经没了,三元焚心诀的反噬即将到来,突然间,他体内有如被熊熊烈火焚烧一般,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三天后的清晨,萧尘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屋中陈设素净典雅,已是回到了庭院,待要翻身坐起,只感一阵剧痛传来,四肢百骸像是被人强行拼接在一起一样,竟是动弹不得。
  
      “你伤刚好,不要乱动。”
  
      屋外进来一名绿衫少女,腰悬青剑,发髻上插着一支翠绿蝴蝶玉簪,正是落殇颜。
  
      “落师姐……”
  
      萧尘摇晃了几下脑袋,回想起三天前的事,自己拼死运转三元焚心诀,好像杀了叶飞,后来又发生什么便不记得了,忽然想到什么,急忙道:“赵皇子呢?”
  
      落殇颜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他只是被打晕过去了,这三天有三位长老运功疗伤,想是应无大碍了。”
  
      萧尘稍觉安心,还以为那天赵皇子被叶飞打死了,这时只听得外面一阵风响,院中落下两道剑光,幻作两名白衣青年。
  
      “落师姐,大长老请你带着萧师弟去趟三清殿。”
  
      “好,我知道了,随后就来。”
  
      “那么便请落师姐快一些。”二人说罢,又乘着剑光往苍龙峰飞了去。
  
      “落师姐……”
  
      落殇颜走回屋中,坐在床边,只是摇头叹气不语。
  
      “放心吧,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连累师姐你的……”
  
      落殇颜仍是不语,许久后才看向他:“好些了么?”
  
      萧尘点点头:“恩,没事了。”说着从床上走了下来。
  
      片刻后,二人去到庭院,落殇颜御起飞剑,正要载着他往苍龙峰飞去,小若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少爷……”
  
      萧尘转过身去,轻轻一笑:“没事,我很快回来……”说罢踏上飞剑,随着落殇颜一阵念诀,飞剑化作一道青芒,载着二人往高耸入云的苍龙峰飞去了。
  
      灵台山山势险峻,峰峰相连,从上往下俯视,有如平地数柄巨剑,直指苍穹。落殇颜怕他跌落下去,因此紧紧抓着他手臂。
  
      萧尘站在后面,落殇颜头发飞到他脸上,闻着一股清香,他不免一阵心神荡漾,不禁回想起了数千年前,凌音教他御剑时,也是这番光景,当年二人御剑天地,如今回想起来,心中多了几分难言的苦涩。
  
      三清殿建在苍龙峰上,大殿庄严肃穆,人人神色凝重,左右乃是三清门诸位长老以及门下弟子,落霞峰吴宋刘三位长老也在,三人均低着头,不敢作声。
  
      而殿首一名老者气势威严,正襟危坐,正是大长老严厉,执掌刑罚之事,他背后檀香袅袅,供奉的正是三清祖师圣像。
  
      落殇颜走了进来,拱手低声道:“长老,萧师弟已带到。”
  
      严厉挥了挥手,示意她退至一旁,随后看向萧尘,厉声道:“萧尘!”
  
      “弟子在。”萧尘并没被这声喝吓住,只是觉得浑身有些无力,因此声音也不大。
  
      此刻殿外也聚集了不少内门弟子,均在低声议论:“那人就是萧尘吗?听说才来一个月就杀人了啊,他们落霞峰可真够乱的啊……”
  
      萧婉儿、萧寒、上官嫣三人也在殿内,上官嫣站在二长老身后,饶有兴致的看着萧尘,萧寒站在四长老身后,面无表情,萧婉儿则站在三长老白楹身后,紧紧捏着手心,旁边程郢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