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三十一章 魔性

第三十一章 魔性


  
      萧尘神色一凝:“你说清楚!怎么回事!”
  
      “赵皇子他们!他们被叶凉城抓走了!”王悦急道。
  
      “什么……”萧尘手一招,无垢剑啸鸣一声,从屋内破窗而出,飞到了他手中,跟着只见他足下一晃,便往院外跑了去。
  
      “少爷!”小若在后面急呼道,但却已看不见萧尘的踪影了。
  
      萧尘脚下施展凌仙步,将速度提至了极限,一柱香后,来到了望霞谷,只见所有人都聚到了南北中间区域,围成一团,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而中间几棵大树,三皇子等三人被绑住手脚,悬吊在树干上,下面站着一群人,为首的俨然便是叶凉城,只见他冷笑一声:“不错哈?来我地盘卖药,都不用跟我打个招呼的哈?”
  
      “呸!”赵皇子朝他吐去一口血水,怒道:“叶凉城!你今天有种就打死老子!老子来日不修仙了,定要将你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诛灭九族哈?”叶凉城轻蔑一笑,猛地一拳朝他腹部打去。
  
      “噗!”赵皇子再次一口血浆喷出,已然是说不出话来了,旁边齐燕二皇子早已是吓得脸色惨白,不敢作声。
  
      “嘿嘿!给我卸下他两只手来!让他明白,在这里,凉城就是王!”叶凉城说罢挥挥手,立时走上去两名青年,二人抽出腰间佩剑,一剑便朝赵皇子手臂斩了去。
  
      就在人群里惊呼时刻,远处一道白芒破空飞来,铮铮两声,直接斩断了那二人的佩剑,随后如生灵智一般,绕着三棵大树一飞,斩断了绑着三皇子的绳索。
  
      接着一道疾影闪至,接住了自半空落下的赵皇子,一掌震断了他身上的绳索。
  
      赵皇子微微睁眼,气若游丝道:“萧师兄……”
  
      “别说话!”萧尘立即往他体内注去真元,此刻他耳鼻口均是血,显然是脾脏被人打裂了。
  
      随后萧尘又迅速摸出当初暮成雪留给他的愈伤灵药,往赵皇子嘴里送去一颗。
  
      “小子,又是你哈?”叶凉城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小心翼翼将赵皇子放下,缓缓转过头去,目中寒意,令附近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
  
      叶凉城呵呵一笑:“呵呵,凉城说过,最喜欢对那些自认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然而话还没说完,便猛地倒飞了出去。
  
      “噢!”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这几乎是眨眼一瞬间的事。
  
      “你去死吧!”萧尘一声猛喝,在半空中一脚踢中他腹部,将他踢飞数丈之远,落在地面大吐鲜血不止。
  
      这时远处的几十个新人也跑了上来,有的去解开齐燕二皇子身上的绳索,有的去将赵皇子扶起来,而萧尘,只见他眉心一缕黑气若隐若现,瞳孔也渐渐变成了暗紫色,十二条灵脉在他体内化生出十二道黑色的真气,隐隐有逆流之势。
  
      风,呜呜作响,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开来,无论是新老弟子,这一刻都噤若寒蝉,此刻的萧尘让他们联想到了一个远古禁忌字眼——魔!
  
      “给我杀了他!”叶凉城一声大喝,十几个青年立即手持长剑,迅速朝萧尘攻了去。
  
      “嘿嘿……”萧尘冷笑一声,无垢剑瞬间化作一道白芒在人群里穿梭而过,刹那间惨叫不绝,血腥四起,十几个人里面有七八个被斩下了耳朵,还有几个被斩断了手臂。
  
      叶凉城瞳孔一阵放大,脸上瞬间布满了恐惧,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恐惧,后悔听了那人的话,自己不应该去招惹此人的。
  
      “安心下地狱吧!”萧尘沉声一喝,如同一道电芒,瞬间冲至他面前,一拳便朝他脸上打了去。
  
      叶凉城连忙提起双手抵御,然而他的炼气二层是通过服用炼气丹得来的,如何招架得住萧尘这一拳,只听咯吱一声脆响,料是手腕骨头被打碎了。
  
      一拳一拳,萧尘不遗余力往他脸上打去,打得他满脸是血,四周的人早已是吓得面无人色,无人敢作声。
  
      “嘿嘿,与其留在这里祸害他人,不如安安心心做个普通人吧!”萧尘冷笑罢,双臂猛运真元,往他身上大穴打去。
  
      周围一片惊呼:“他是要毁了叶凉城的灵脉!”
  
      就在这时,忽然冲上来两名白衣青年:“使不得!师弟住手!”
  
      瞧那二人应是北山赵霸天的手下,萧尘面色阴沉,冷声道:“怎么?你们是来帮他的?”
  
      “不!这位师弟你听我说,你可以断了他二臂,但绝不能毁了他的灵脉,否则你将被视作魔道中人!”
  
      “原来如此……”萧尘站了起来,此刻眉心黑气已去,瞳孔也恢复了本来颜色,看了齐燕二人一眼:“给我往死里打!快死的时候我会救活他!救活了再接着打!”
  
      齐燕二人更不多言,直接冲上去拳脚招呼了起来,赵皇子服用了丹药后也已经有所好转,冲上去连往叶凉城脸上扇了十几巴掌:“混蛋!本殿下父王也未曾打过我,你还敢扇老子巴掌!”说着又是几十巴掌扇了去。
  
      此刻叶凉城已是被打得不省人事,性命垂危了,萧尘冷冷瞥了他一眼,往他嘴里弹去一粒药丸:“继续打!”
  
      四周的人均已目瞪口呆了,这人未免也太狠了,地上的可是南山一霸叶凉城啊!
  
      而有他站在这里,其余十几名叶凉城的手下也不敢动弹,半柱香后,估计三皇子也是打累了,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叶凉城满脸是血,气若游丝道:“快……找我哥……”话音未落,彻底晕死了过去。
  
      外面迅速来了几个青年,将他抬着往远处去了,风呜呜作响,地上留了几大滩血迹。
  
      不远处有人小声议论了起来:“此人完了,叶飞快要出关了,叶飞应该快有炼气五层的修为了吧……”
  
      萧尘往前一站,冷声道:“听好了!从今天起,中间便是我萧尘的领域!犯我萧尘者,虽远必诛!”
  
      人群迅速散开,再不敢往中间靠近一点,也有人小声告诫着身旁的师弟妹:“此人身上杀气太重,以后万不可去招惹!”
  
      三皇子走了上来,赵皇子小声道:“萧师兄,你刚刚的样子好可怕啊……”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方才为何杀意那般重?以前从不会这样的,而且刚才脑海里那本魔功逆魔天玄箓,似乎自主运转了起来……
  
      “走吧,回去了,今天就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其实望霞谷出现流血事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前几年南北二派几乎天天有人火拼,只要不弄出人命,不毁灵脉,那也不是什么大事,手脚断了拿回去接上便是。
  
      夜里,萧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白天的一幕幕仍然浮现脑海,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样可怕?
  
      自从他上一次无意间在萧家古墓窥到了那本魔书逆魔天玄箓,心中便会时不时生出一股凶戾之气,他曾数次试图忘掉这本功法,但这功法却像是已经深深植入了他脑海,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次日清晨,他满头大汗的从床头坐起,是被噩梦惊醒的,梦里面,他看见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人浑身黑雾缠绕,手持一杆魔戟,杀得玄青门血流成河!
  
      “师……师父!”
  
      “少爷你醒了吗?你还没有去内门拜师的呢。”外面传来了小若的声音。
  
      萧尘脸色煞白,抹了抹额头冷汗,喃喃道:“原来只是一个梦么……”
  
      这日他没有去望霞谷,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因为昨夜的梦境太真实了,真实得如同身临其境,他看见大殿坍塌,山峰陨落,看见一个个师兄弟都倒在了血泊中,甚至连师父也……
  
      “少爷你今天怎么了?刚刚你筷子都拿反了……”
  
      萧尘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事,对了小若,今天是哪一天了?”这几日他忙于修炼,也没去记日子,但想似乎已经出来快一个月了吧?
  
      “今天是四月二十六了呢,嘻嘻,不知不觉我们出来已快一个月了。”小若笑嘻嘻道。
  
      萧尘点了点头,已经快月底了,有一件事,他今天必须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