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八章 灵石之争

第二十八章 灵石之争


  
      到黄昏日落时分,有弟子敲钟:“戌时已至,请诸位有序离开望霞谷。”
  
      老一届的弟子听后都不必多说,有序往外而去,新人这边还有些恋恋不舍,似是想再多拖片刻,那敲钟弟子立即喝道:“戌时已至!你们没听见吗!”
  
      “哎,走吧走吧。”众人这才纷纷起身,往外而去。
  
      一路上三皇子显得很是兴奋,赵皇子道:“我感觉又上升了一层,相信很快就能追上萧师兄了!”
  
      燕皇子斜睨了他一眼:“你之前几层?”
  
      “一层!”
  
      “……”
  
      “不过话说回来,这真是个好地方啊,明天我们早点来吧?”
  
      萧尘看了看他,道:“早点来没关系,不过要小心点。”
  
      “怎么?莫非这里还有豺狼虎豹吗?就算有也不怕,那么多师兄师姐在呢。”赵皇子哈哈大笑道。
  
      萧尘轻轻一笑,不再言语。
  
      次晨他没有去望霞谷,因为庭院里的灵气还勉强能用,小若见他还在庭院打坐,问道:“少爷不去望霞谷吗?”
  
      萧尘笑了笑:“先让那三个倒霉家伙吃些苦头,我过些时日再去。”
  
      到日落时分,三皇子哭丧着脸跑到他庭院里来了。
  
      “呜……萧师兄,我们被人欺负了!”
  
      “哦?谁敢欺负我们三个皇子啊?”萧尘正在院中练剑,将无垢剑收回鞘中,淡淡说道。
  
      赵皇子摸出一粒丹药,恨恨道:“还不就是那个叶孤城,哦不,叶凉城,他强行让我们每人以一枚灵石的价格买了一粒丹药,还说什么每个月都必须买,不买就不能在望霞谷修炼,我靠!望霞谷是他家的吗?”
  
      萧尘拿过他手里的丹药,淡淡看了一眼,次品,自己随手一挥就能炼出几十枚,成本不到一两银子,说道:“这种垃圾吃了只会得病。”说罢往院外丢了去。
  
      “你丢掉的是一枚灵石啊!”赵皇子望着那丹药滚落的地方,心疼道。
  
      萧尘看着他认真道:“你们没报我的名字吗?”
  
      燕皇子哭丧着脸道:“报了啊,他说你来了照样得买,每月还得买两粒!”
  
      齐皇子道:“要不萧师兄明天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萧尘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都交了灵石,还怕什么?”
  
      “当然怕啊,我感觉他就是专门针对我们,肯定还会来找茬的。”
  
      萧尘望了一眼天边晚霞,道:“好吧,那明天我就和你们一起去吧。”话末,无垢剑啸鸣一声,化作一道白芒飞出,斩下墙外一截伸进来的树枝。
  
      “哇!萧师兄你都能够以气御剑了啊!”
  
      ……
  
      次晨,三皇子已在院外等候,小若见萧尘这次带了剑出去,紧紧拉着他衣袖不放:“少爷,你千万不要跟人起冲突啊……”说罢又瞪了外面三人一眼:“你们三个!别想叫少爷帮你们去打架!”
  
      萧尘轻轻抚了抚她头发,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说罢,与外面三人一起去望霞谷了。
  
      谷中灵气充沛,已有八九百个弟子在此修炼,南北各挤一方,中间以几棵白桦树为分界线,留出好大片空地却没人过去。
  
      而几十个新人则挤在昨日三位长老带来的地方,属于靠南的这一边,萧尘等人自然也走了过去,寻一方小空地坐下。
  
      没过多久,便有四名红衣青年走了过来,冷冷道:“新来的?”
  
      萧尘缓缓睁开眼,淡淡道:“你看呢?”
  
      三皇子都紧张了起来,其余新人则装作没听见,继续闭眼修炼,有的则睁一只闭一只,偷偷瞧着。
  
      为首的红衣青年也懒得再废话,摸出一粒丹药丢了过去,冷声道:“这个月的,一枚灵石,下个月继续买,每个月必须买一次。”
  
      萧尘接住丹药,瞧了一眼,往旁边一丢:“对不起,这种垃圾,我不需要。”
  
      “你!”那红衣青年登时怒了,沉声道:“你是真不知规矩还是假装糊涂?”身后三名青年立时上前,将萧尘围住了。
  
      这时其余新人也大多睁开眼睛了,随后一个怯懦懦的少女声音响起:“这个月就剩十天了,要不几位师兄就算……算了吧?”
  
      说话的正是萧尘之前那个同桌,王悦,她话一说完,旁边一名与她一起的少女立即拉了拉她衣袖,然后摇摇头,示意不要去管。
  
      红衣青年冷声一喝:“有你说话的份么?给老子闭嘴!”喝罢朝萧尘射去两道冷冷的目光:“药已经给你了,灵石你今天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哦?那我若不交呢?”萧尘淡淡道。
  
      “你!”
  
      红衣青年怒不可遏,即便是老一届的弟子也没他这么嚣张的,何况他一个新人,铮的一声便要拔出腰间佩剑,不料一道白芒闪过,一柄寒光森森的仙剑已抵在了他脖子前,离他喉咙只有一丝头发的距离,只需再往前一寸,立时便让他血溅当场。
  
      这时远处的老一届弟子也都朝这边望了来,一时间议论声不断。
  
      “以气御剑啊!还拿捏得这么准,莫非他已有炼气中期的修为了?”
  
      “这是一个新人吗?这资质去内门都绰绰有余啊!”
  
      那红衣青年背后冷汗不断,颤声道:“你……你想做什么?”说话时手仍按在剑柄上,却是不敢动弹一下。
  
      “滚。”萧尘只淡淡道出一个字,甚至连看也没看他一眼,无垢剑便啸鸣一声,又飞回了鞘中,精准不差分毫。
  
      “好!你有种等着别走!”那红衣青年头一偏,立刻带人往来时方向去了。
  
      这时周围几十个新人都围了过来:“萧师兄,你真的有炼气境的修为了吗?”
  
      三皇子脸上颇是得意,赵皇子竖起大拇指笑道:“那是自然,以后有萧师兄罩着,没人敢来惹,要知道咱萧师兄在入门前便已达到了……”
  
      萧尘眼一瞪,立刻叫他闭了嘴。
  
      然而议论还未终止,远处便走来十几人,个个杀气冲天,显然手上都曾沾过几条人命,为首的正是那叶凉城。
  
      突然间,只听得一阵金属碰撞声响起,十几道冷冽寒光呼啸而来,顷刻化作十几柄长剑抵在了萧尘几人面前。
  
      “御剑?御剑很了不起哈?”
  
      但见十几柄长剑悬浮在半空,颤动不休,呜呜作响,剑尖三寸寒芒吞吐不定,日光照耀下,犹如金蛇吐着蛇信一般,数十个新人都吓得面色惨白,何曾见过这等阵仗,一时均噤若寒蝉,不敢作声。
  
      三皇子吓得脸色煞白,赵皇子一下子起身挡在了萧尘面前,叶凉城走过去,一巴掌扇在他脸上,然后指着后面的萧尘道:“小子,你很有种,敢在我凉城的地盘动刀动剑!活得不耐烦了哈?”
  
      萧尘脸色阴沉,无垢剑剧烈颤动了起来,齐皇子见状,连忙一扑,扑在了无垢剑上。
  
      燕皇子颤声道:“你们……你们有话好说,这里怎么也是名门正派,不是魔宗邪教。”
  
      十几个人,修为最低的也在炼气一层中期,叶凉城则已臻入二层,赵皇子顾不得脸上疼痛,急忙从怀中摸出一枚灵石,递给他道:“灵石给了,没事了,下个月我们继续给。”
  
      叶凉城将灵石拿在手里一掂量,冷笑道:“算你识相。”
  
      随后看向萧尘:“不管你小子什么来头,我说过,在落霞峰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如果你想试试,凉城不妨陪你玩玩。”说罢手一招,领着人往来时方向去了。
  
      “慢着……”萧尘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