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六章 元鼎

第二十六章 元鼎


  
      “我?”那少女指了指自己鼻子,随后连忙摇手:“不行的,我不行的……”说着看向旁边的萧尘:“萧师兄,要不你去吧?我真的不会,驱物术什么的我都没学会,也不会控制元力……”
  
      萧尘轻轻一笑:“没事,你去吧。”
  
      那少女也只好硬着头皮走到殿首去,低着头也不敢看向下方,刘长老轻轻一笑:“不必紧张,我这里有些控火符,不必你使用元力。”说着手一伸,又如同变戏法一般,不知从哪摸出一叠红色的小符。
  
      “哦……”少女低着头,看着眼前十几堆杂乱的东西,一时只觉头晕眼花,根本不知从何入手。
  
      “云母一钱,硫硝半钱,水云银半钱……”萧尘在下面熟悉的道出了各种材料的名称与分量,刘宋二位长老均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少女按照他所说,将各种材料一一放入炉鼎,随后拿起一张控火符贴了上去,那控火符立时化作一团红色火焰窜到了炉鼎下方。
  
      一开始还好,但渐渐的,炉鼎里有爆裂声传出,少女开始慌了,生怕这炉鼎突然炸了,连忙往后退去,连靠也不敢靠近了。
  
      “别慌,去掉三分火势,加半钱火消金,一钱白银霜。”萧尘在下面道。
  
      少女立即按他所言,往鼎嘴里投放了一些事物,但手慌脚乱之下,放错一味东西,萧尘道:“加两钱天星草,一钱石英。”
  
      少女连忙按他所言去做,片刻后,炉鼎渐渐稳定,但少女实是太过紧张,弄错了许多地方,又开始胡乱贴符,萧尘摇了摇头:“不必了,已经坏了。”
  
      “哦……”少女垂头丧气放下了手中一张控火符。
  
      刘长老运用驱物术打开炉鼎,顿时一股黑烟冒出,接着是呛鼻的气味弥漫了整间大殿,许多人都捏着鼻子将头转开了。
  
      少女看着鼎中只剩下的一些黑灰,眼中泪水泫然欲滴:“对……对不起长老,我太笨了……”
  
      刘长老按了按她肩膀,微笑道:“没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下去吧。”说罢,有意无意又看了萧尘一眼。
  
      少女回到自己的座位,眼眶仍是有些红红的,看向萧尘,小声道:“萧师兄谢谢你,我叫王悦,考核的时候看到过你……”
  
      萧尘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片刻后,刘长老吩咐两名小童将桌上东西收拾掉,又向下方道:“炼丹一事,不可操之过急,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刚才那些东西根本看都看不懂,问什么?
  
      萧尘道:“长老,我有问题要问。”
  
      “你有问题要问?”刘长老话语中带了几分诧异,但随即宁定下来,咳嗽一声道:“那么就请这位同学将心中疑惑提出吧,也好让大家做做参考。”
  
      萧尘道:“我想请问长老,方才那些东西,长老是如何取出的?”
  
      众人听了,都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刚才看长老凭空变出东西,确实有些神奇,但他身上又没带什么法器一类的事物。
  
      刘长老轻轻一笑,和颜悦色道:“原来你是要问这个啊,也罢,这本是明天的课程,既然这位同学问到了,那么我就先提一下吧,修炼之人,可在体内化出一方虚拟空间,名曰——元鼎。”
  
      于是,他又讲诉了一个多时辰的理论,眼见外面树影微斜,已是过了正午了,下方的人听得云里雾里。
  
      总而言之,所谓元鼎,便是修炼者体内所修炼出的一方虚拟空间,可作储物之用,但与紫府元婴不同,元鼎只能储存死物,活物是进不去的。
  
      而且一旦元鼎里面放了东西,那便会时时刻刻消耗修者本身的真气,东西越多,消耗自然越大,因此,当见到一名修者被追杀时不断往外面抛东西,那就没什么奇怪了,他是在减轻元鼎消耗,以加快速度逃命。
  
      萧尘听得暗暗点头,没想到数千年过去了,现今的修炼之法也有其独到之处,当年他可没听说过什么元鼎,想要储物,要么努力到元婴境,要么借助一些储物法器。
  
      宋长老见午时已过,抬手说道:“好了,上午的课程就到这里了,下午还有课程,你们去食堂用餐吧,中间有两柱香时辰,不许迟到,快一些。”
  
      “两柱香时辰哪里够,我还想回去睡个午觉呢……”赵皇子愁眉苦脸道。
  
      宋长老瞪了他一眼:“就你破事多!”
  
      赵皇子摊了摊手:“好吧好吧……”
  
      萧尘抬头望了望天,两柱香时辰还不够一个来回呢,只能去食堂了,但一想到昨天那油爆枇杷,心里就慎得慌。
  
      “走吧,萧师兄,油爆枇杷估计已经爆好了……”赵皇子走到他身旁道。
  
      萧尘头一垂,靠,这个季节他们究竟哪弄来的枇杷……
  
      正此时,窗外传来一个清如银铃的声音:“嘻嘻,少爷!我在这里!”
  
      萧尘转头看去,却是小若来了,身着一件清新的翠绿裙子,手里提了个紫檀色食盒。
  
      “哇!这谁家的小姑娘啊,生得这么水灵。”还未离开的弟子叫了出来。
  
      小若在萧家却不似其他丫鬟那般,她从来不干粗活,小手精致,衣衫整洁靓丽,首饰也不曾缺过,再加上容颜秀美,比一般富家小姐看上去还要像一个千金小姐。
  
      “小若妹妹,没想到你这么好啊,竟然给我们送吃的来了。”三皇子见她手里提着的食盒,迅速跑了出去。
  
      小若忙将食盒往背后一藏:“这是给我们少爷准备的……”
  
      “唉,算了算了,走吧走吧,估计油爆枇杷已经爆好了……”赵皇子摇了摇手,三人一齐往不远处的食堂走去了。
  
      萧尘走了出去,轻轻一笑:“你怎么来了?”
  
      “我见少爷还不回来,就猜到肯定是课程繁忙,嘻嘻。”
  
      说话间,二人已去到一棵树荫下,打开食盒,顿时脂香四溢,鸡鸭鱼肉均不少,附近一些啃着干馒头的都羡慕的看了过来,嘟哝道:“早知道我也将家里的丫鬟带来了……”
  
      萧尘有些惊奇的问道:“你哪弄来这么多的食材?”
  
      “嘻嘻,我找吴长老的弟子从镇上带回来的。”
  
      “哦哦,你不吃吗?”萧尘动了动筷子,问道。
  
      “我已经吃过了呢,少爷你快吃吧,最近你这么累,一定要多吃些。”
  
      片刻过后,萧尘问道:“对了小若,我们还剩下多少银子?”
  
      “恩,还剩一百多两吧……”小若小声道。
  
      “哦……”萧尘将手中还未动过的一只鸡腿放了回去。
  
      “少爷怎么不吃了?是小若做得不好吗?”
  
      萧尘笑了笑:“没事,我吃好了。”心想还剩下一百多两银子么,灵台镇的物价也不低,如此下去,恐怕最多只能撑一个月了吧……
  
      小若笑了笑:“没事啊,下个月捎封书信回去,亦凡叔就会派人送银钱过来了。”
  
      “恩……”萧尘点头笑了笑,可是都满十六岁了,怎么还能再管家里要钱,看来必须想个办法赚钱了……
  
      “这位同学,你叫萧尘是吗?”这时,刘长老忽然走到他面前来了。
  
      萧尘连忙擦了擦手,起身一笑:“正是,不知长老有何吩咐?”
  
      刘长老笑了笑,和颜悦色道:“没事,就是问问,你以前是不是学过炼丹术?”
  
      “恩,这……”不待他说完,小若起身笑道:“是啊是啊,我们少爷可厉害了,琴棋书画什么都会……”
  
      萧尘点头一笑:“恩,以前在家涉猎书卷颇多,对炼丹略通一二。”
  
      “哦,是这样啊。”刘长老点了点头,笑道:“那我不打扰你用餐了。”
  
      “长老慢走。”萧尘微笑道,显得彬彬有礼。
  
      附近的人都小声议论了起来:“看见没?刚才长老走过去跟他说话了,他们以前认识吗?不会是亲戚来的吧?”
  
      由于下午还有课程,三皇子也都回来了,三人各自挺着个大肚子,缓缓吟唱着:“油爆枇杷拌着面,半熟半雅半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