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五章 炼丹术

第二十五章 炼丹术


  
      “咦?少爷,你这小鼎哪来的啊?怎么还会自己往外冒烟?”小若惊奇问道。
  
      “呵呵,没什么,吃饭吧。”萧尘笑道,说着往她碗里夹了一块菜。
  
      下午,萧尘已将小鼎洗净,放在桌上看了又看,之前他试过火烧,石砸,甚至拿无垢剑砍过,但结果这小鼎上一丝痕迹也未出现,不知乃是何材质所制,似木头,却又坚硬无比。
  
      眼下他正缺一个炼丹的炉鼎,摇头一笑:“不如就叫神木鼎吧。”
  
      他的炼丹术虽比不得对阵法的造诣,却也还算不错,当下他取出几日前在山里考核时顺便采摘的草药,熟练的分放成几份。
  
      一个时辰后,丹成,开鼎,顿时丹香四溢,片刻便弥漫了整间屋子。
  
      萧尘又惊又喜,如获至宝一般,这神木鼎非但可以保证他神识畅通无阻穿透,以控制火候,而且炼丹的速度快了许多,当真捡了个宝贝。
  
      而他所炼之丹名为回元丹,是一种回复真气的丹药,因为前些日与巨熊兽战斗时他发现一个问题——体内真气总是不足。
  
      如今他只有炼气一层的修为,真气储存量不够大,而龙吟掌消耗颇大,在实战中基本发出几掌,便真气不足了。
  
      但他也明白,回元丹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提升己身修为,否则连那个叶凉城都不好对付,更别说炼气九层的莫羽。
  
      已近黄昏,吴长老还在对着三大包药材发愁,这时宋、刘二位长老终于回来了,见他们回来,吴长老立时起身低喝道:“你们两个怎么现在才回来!”
  
      刘长老苦笑道:“不是路上耽搁了嘛。”说话时望见了桌上三个药包,惊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吴长老深深叹了口气,手一摊:“还能怎么回事?九州论剑在即,丹房长老急着炼制培元丹呗,人家说了这个月,必须将这三大包淬炼完毕。”
  
      “这个月就剩二十来天,这怎么够?”宋长老急道。
  
      “那怎么办?人家丹房长老是二阶药师,五大长老都要给点面子,你想怎样?将这药包送回苍龙峰吗?”吴长老白了一眼,说道。
  
      “唉,真是天天催命啊,每个月灵石也没见多给我们多少,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拿给弟子们炼算了。”
  
      “拿给他们炼?万一炼砸了,我们三个老家伙可真要一辈子待在这落霞峰了!”
  
      “唉……”三位长老同时长长一叹。
  
      次晨天未亮,萧尘已在院中一棵雪荆木下盘膝运功吐纳,吸收天地灵气,由于此间灵气较充沛了一些,他的玄青功法又起了一点作用,就像是洼中之水变成了河塘之水,勉强能载起他这艘大船,但却无法行驶。
  
      正凝神间,忽听外面有细细脚步声传来,心想此处离幽谷较近,颇为清净,何人一大早就在这附近了?当下凝神倾听了过去,只听得有两三人细细的谈话声。
  
      “听说了吗?天风门前阵子好像收了个六条灵脉的弟子,叫皇甫心什么的。”
  
      “不是吧?六条灵脉,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人家掌门天谷子已经亲自赐婚了,将她许配给首座弟子秦修,据说是等这次九州论剑结束了,二人便完婚,到时候还要宴请各大门派炫耀一下呢。”
  
      “那这就没什么奇怪的了,秦修都已有筑基修为了,上次九州论剑,重霄派,沧澜剑宗的弟子哪个能一撄其锋?别的不说,打莫羽就跟玩似的,莫羽也就只能在我们面前威风一下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回去,别让长老发现了。”
  
      待脚步声渐渐远去,萧尘指骨捏得直作响,忽然间一掌打在身旁的雪荆木上,震得花瓣簌簌而落。
  
      “天风门……秦修……”
  
      天微微亮时,萧尘已回到了房中,手中拿着一柄断剑,正是当日秦修来萧家,一剑震断的青锋剑。
  
      再过片刻,天已大亮了,他去到屋外,朝阳微微刺眼,院中许多青草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阳光映照下一闪一闪的。
  
      还有之前,他留在一棵雪荆木上的掌印。
  
      “少爷,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吗?”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若也从屋中走了出来,呼吸着山里的清新空气。
  
      萧尘点点头,微微笑了笑:“恩,待会还有课,我先出去了。”
  
      “恩恩,少爷中午早点回来啊。”
  
      路上他遇见了三皇子,见三人都有些萎靡不振,黑眼圈还极重,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道:“年纪轻轻就如此气虚,你们三个昨夜去做什么了?”
  
      赵皇子苦笑道:“还能做什么,昨天吃了三大盘油爆枇杷,晚上跟他俩抢了一宿的茅坑……”
  
      “那今天还吃吗?”齐皇子有气无力道。
  
      “吃啊,多吃吃应该就没事了,修仙之人就应该练就水火不侵的体质……”
  
      萧尘摇摇头,随便吧,反正有小若在,自己没必要去练就水火不侵。
  
      落霞峰自然也有文课,讲经课堂建在离食堂不远的地方,乃是一座大殿,看上去还算气派,几十个新人均已找好位置坐毕,随后殿外走来一名青衣老者,身后还跟了两个小童,一名小童抱着厚厚一叠薄子,一名小童提着个包裹。
  
      青衣老者走到殿首,扫视了一下下方,人数清点完毕后,从左边小童那里取来一本薄子,道:“你们叫我宋长老即可,下面第一课是我们三清门的门规。”
  
      说到这里,舔了舔手指,翻开手中薄子,道:“第一条,尊师重道,不得有欺师灭祖的行为。第二条,正邪分明,不得与魔宗弟子来往。第三条,同门友爱,不得私下逞凶斗狠……”
  
      他一连说了近半个时辰,下面都听得恹恹欲睡,最后他重重咳嗽一声,才将某三个已经睡着的人惊醒。
  
      “油……油爆枇杷!”赵皇子猛地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往窗外看去,喃喃道:“下……下课了么……”
  
      周围都捂着嘴小声偷笑了起来,宋长老走到他面前,重重将薄子往他课桌上一丢:“这位同学,请将我方才所讲诉的内容大声念出来!”
  
      “哦哦……”赵皇子站了起来,见旁边二人正在不断朝自己递眼色,咳嗽一声道:“第一条,正邪分明,不得与师父私下逞凶斗狠……”
  
      满堂轰然大笑,宋长老往后一瞪:“不许笑!”喝罢回过头来,重重道:“你们三个,回去将门规罚抄一百遍,明早交给我!”说罢怒气冲冲走回了殿首。
  
      这时一名红衣长老走了进来,双手空空,走到殿首时,微一掐诀,桌上顿时便多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炉鼎,外加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有弟子眼前均是一亮,这如同变戏法一般的变出这么多东西,比起刚才的门规有趣多了。
  
      萧尘也是微一凝神,怎么回事?修者达到元婴境后,能够修炼自身体内的紫府元婴,小一点的紫府元婴可以用来放东西,大一点的可以用来困住敌人,亦或是自己临时遁入躲避敌人,更甚至还能将紫府元婴修炼成体内的一方小世界,但这老者不可能有元婴境的实力吧?
  
      红衣老者咳嗽一声,道:“你们叫我刘长老即可,作为玄门弟子,炼丹之术必不可少,下面我就给大家讲讲炼丹术。”
  
      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理论后,他拿起桌上的炉鼎,道:“如你们所见,这只是一个普通小鼎,但鼎中却包含天地万象,下面我就给大家示范一下如何炼制丹药。”
  
      说着,他将炉鼎望空中一抛,那炉鼎竟尔自己悬浮在了空中,下面都是一片惊呼,这是仙家的驱物术。
  
      “外界普通方士炼丹,皆需借助明火,而我等玄门中人,自然是以自身元力。”刘长老说着往鼎内送去一些药材及矿石,随着他两臂齐运内力,鼎上开始冒出白眼。
  
      他一边讲解,一边小心翼翼控制着火候,生怕一个不慎,便将鼎内之物化作焦炭,在新弟子面前首先丢个大脸。
  
      小半个时辰后,他额头已经凝了一层密密汗珠,下方也都凝神注目,终于又过了一炷香时辰,鼎中开始散发丹香。
  
      刘长老脸上一喜,道:“丹成!开鼎!”
  
      萧尘在心中轻轻一叹,原本是枚好丹,可惜这长老心里焦躁,最后一步太过着急,以至欠缺了一分火候,炼出来的东西没什么用。
  
      只见一枚粗糙但还算浑圆的灰白丹药从鼎中慢慢漂浮了出来,下方各人均是一叹,太神奇了,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这样变成一颗丹药了。
  
      刘长老将丹药拿在手里,笑道:“这就是最基本的炼气丹了,你们拿去闻闻看。”说着将药丸递给了身旁的小童。
  
      小童将丹药拿下去,让众人挨个传着仔细看一遍,众人无不惊叹神奇,最后传到赵皇子手里,他拿着仔细瞧了瞧,道:“能吃吗?”说着便要往嘴里丢去。
  
      宋、刘二位长老脸色大变,刘长老急道:“吃不得!”
  
      赵皇子眉头一皱:“怎么?丹药不就是给人吃的吗?”说着又要往嘴里送去。
  
      刘长老大叫道:“不能吃!这只是我做示范炼的,中间省去了很多步骤,吃了没什么用,还给我吧。”
  
      “哦,那还是不吃了。”赵皇子说着将丹药还给了小童。
  
      萧尘在心中摇头一笑,岂止吃了没用,这枚丹药各种金属比完全是混乱的,吞下去后恐怕就不是吃一盘油爆枇杷那么简单了。
  
      二位长老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刘长老向下方看去,笑道:“那么接下来也请一位同学上来演示一番吧。”
  
      众人听后,都将脖子缩了起来,这么复杂的东西谁一看就会啊?
  
      刘长老目光在人群里慢慢移动,见萧尘神情不似其他人那样紧张,轻轻一笑,走了过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同桌的一名少女,最后向那少女微笑道:“那就请这位同学给大家演示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