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四章 紫色小鼎

第二十四章 紫色小鼎


  
      叶凉城双目一凝,冷笑道:“怎么?赵霸天,你们北山的想来挑事?”话一说完,身后也迅速聚集了二十来个青年。
  
      赵霸天两手一抬:“挑事?你们的人越界了!”说罢,他身后十几个人扔了两名青年出来,那两名青年被打得鼻青眼紫,小声道:“叶……叶哥,对不起。”
  
      叶凉城点着头不住冷笑:“很好!很好!给我砍死他们!”
  
      眼见两边就要火拼起来,一些今年新进的师妹都吓得花容失色,人群外蓦地里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们做什么。”
  
      却是一名白衣青年走了过来,所有人都恭声问候:“吴师兄。”
  
      吴越看了二人一眼,随后扫视了一下人群,喊道:“新入门的师弟师妹!集合!”
  
      几十人迅速站成四排,萧尘等人自然也走了过去。
  
      “现在随我去藏宝阁,每个人可以挑选一件自己喜欢的法宝仙剑。”
  
      三清门作为名门正派,即便是外门,那也不能寒碜,每个人都可以挑一件法宝,众人大是高兴,尽皆欢呼了起来:“还有法宝可以拿啊?”
  
      一炷香后,众人来到了一处名为藏宝阁的地方,门口坐着一名灰衣老者,正在吧嗒吧嗒抽着旱烟,面前摆了张小檀木桌,桌上放着一个紫褐色小鼎,作为磕放烟灰之用。
  
      所有人都兴奋不已,吴越走到门口,恭声道:“吴长老,新弟子们都到了。”
  
      吴长老这才抬起头来,淡淡扫视了一下人群。
  
      三清门除了五大长老,还有其他许多长老,不过也就只是名义上的长老罢了,例如内门中的丹房长老,剑阁长老,传功长老,这些还勉强算得上是长老,而外门所谓的长老,也其实不过是弟子们的恭称罢了。
  
      齐皇子小声道:“这吴长老架子真大啊,可真够威风的。”
  
      萧尘淡淡笑道:“你如果在这里待上几十年,也能够坐到那个位置上去。”
  
      “真的吗!”赵皇子很是兴奋,不过立即冷却了,几十年……那不就是几十年都无法晋升内门的弟子吗?
  
      吴长老往紫褐色的小鼎里磕了下烟灰,咳嗽一声道:“好了,别说我们三清门没给你们法宝,都进来挑吧,每个人只能拿一件,不许藏。”
  
      几十人立时争先恐后蜂涌了进去,然而事实上,一进去后所有人都失望了,怨声不断:“这……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只见几丈见方的小房间,乱七八糟摆放着一些刀枪剑戟,不乏还有一些折断的,生锈的,这就是所谓的仙剑,然后还有一些裂开的镜子,碎掉一角的幡子,只剩扇骨的扇子,这就是所谓的法宝,一时间怨声不止。
  
      萧尘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笑了出来,这什么藏宝阁啊?简直就是一个破烂回收站。
  
      赵皇子抱怨道:“长老,你这都是些什么破铜烂铁啊?人家天风门给弟子的至少都是灵宝级别的,我们不求灵宝,但至少也得拿出几件像样的凡宝来吧?”
  
      “就是啊,我听说沧澜剑宗给的虽不是灵宝,但至少也是鸿宝啊。”有人附和道。
  
      在仙剑法宝中,也有品级之分,从下往上,依次为凡宝、鸿宝、灵宝、圣品、仙品、神品、鸿蒙等,萧尘的无垢仙剑,姑且看来,至少是仙品级别。
  
      吴长老用力将烟锅往小鼎上敲了几下,砰的一声,竟然给敲断了,极不耐烦道:“天风门好,沧澜剑宗好,那你们怎么不去他们那里?跑我们三清门来做什么?爱要要,不要滚蛋!”
  
      “唉,算了算了,挑吧挑吧,夏天快到了,至少还能拿回去赶蚊子用。”
  
      赵皇子愁眉苦脸道:“早知道我就将父王的尚方宝剑偷偷带出来了。”说着拿起一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嚷道:“这玩意儿是什么?都生锈了,是大头剑吗?用来劈的?砍的?还是戳的?你告诉我这玩意儿怎么用?”
  
      吴长老气呼呼道:“那是老子用来炒菜的锅铲!你给老子放下!”
  
      “哦哦,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锅铲啊。”赵皇子将锅铲丢下,又不知从哪扛来了个什么,大声道:“我靠!这又是什么?上面还有泥巴,你别告诉我这也是用来炒菜的!你告诉我怎么炒!”
  
      吴长老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那是老子用来挖菜的锄头!你……”说到最后,直接一个飞毛腿过去,将他踢飞了。
  
      周围都哄然大笑了起来,赵皇子狼狈爬起,再也不敢乱碰东西了。
  
      于是乎,所有人都“高高兴兴”挑了一件自己“心仪”的东西,萧尘走到吴长老面前,看了看桌上的紫褐色小鼎,说道:“长老,可以将这个给我吗?”
  
      吴长老瞥了瞥那装满烟灰的小鼎,道:“这是我平时用来磕烟灰的东西,你要?”
  
      萧尘点了点头。
  
      “唉,好吧,反正烟锅也坏了,回头我再重新买一套,这个就给你好了,还有个盖子,一并赠送给你了。”吴长老说着又从旁边柜子摸了一个紫褐色小圆盖出来,看样子,是和那小鼎一套的。
  
      萧尘点头一笑:“多谢长老。”说着将小鼎收了起来,其余人都哄笑了起来:“随便捡把剑也好啊!你傻吗?”
  
      就在房间里最喧哗的时刻,一名白衣青年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三个大包,不知里面装的何物,隐隐间有一股草药香弥漫而出。
  
      吴长老立即手一抬,让所有人安静,然后向刚走近的青年微微一笑,恭声道:“不知有什么事?”
  
      那青年脸色阴沉:“刘长老和宋长老呢?大白天怎么不见人?”
  
      吴长老背后一阵冷汗,笑道:“这个……这,可能……”
  
      “哼!”那青年一拂衣袖,将三个大包用力搁在桌上:“这个月将这些药材淬炼一下,下个月御丹房长老需要,一定要快!听清楚没!”
  
      吴长老满脸苦色:“这……上个月不是刚……”
  
      “恩?”青年瞪了他一眼。
  
      “好的,没事,这个月一定炼好,放心。”
  
      “哼!”青年一拂衣袖,扫视了一下众人,这才御剑离去。
  
      待那人走后,吴长老才终于松了口气,只是看着桌上三个大包,不住摇头叹气,其余人见了,也不敢多问什么,纷纷往屋外走去。
  
      “好了,都回去吧,今天没事了,明天有课,所有人都必须到。”吴长老挥了挥手,有气无力道。
  
      临近中午了,赵皇子道:“肚子好饿,走吧,今天食堂好像开放了。”
  
      众人随即往落霞峰食堂走去,食堂还算整洁干净,几名炒菜师傅倒也不邋遢,众人还算满意,然而片刻过后……
  
      “什么!一盘土豆丝要二十两银子!你这土豆按根数算的吧?”
  
      “一碟青菜要三十两!青菜什么时候比银子还值钱了!”
  
      众人望着墙上的价格牌,无不是目瞪口呆,牛肉鸡腿什么的有一种让他们望尘莫及的感觉。
  
      一名烧菜师傅呵呵一笑:“又没谁逼着你们买,水煮地瓜不也挺好吗?绿色又天然,我们落霞峰的蔬菜,都是充满灵气的。”
  
      “问题是一根水煮地瓜也要十两银子啊!你们是抢钱还是抢钱还是抢钱啊??”
  
      这时三个锦衣华服之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没钱,修什么仙啊?来一盘水煮牛肉,一盘红烧鲤鱼,葱爆大虾,清蒸黄鸡,油爆枇杷拌着面……”
  
      众人目瞪口呆:“点那么多,你吃得完吗?”
  
      “吃不完?吃不完可以倒掉啊!我们赵国地大物博,有的是钱。”赵皇子说着一拂衣衫下摆就要坐下去,坐了一半又连忙起来,笑嘿嘿道:“萧师兄,你先坐。”
  
      旁边一人讥笑道:“有你这皇子在,那我看你们赵国是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吧?”
  
      “放肆!”赵皇子一拍桌子,刚一坐下,又站了起来。
  
      萧尘咳嗽一声,拿着筷子敲了敲:“与人无争,故无尤,这是修仙第一条,记好了。”
  
      “嘿嘿,师兄说得甚是,无油无油……”
  
      片刻后,传菜小生端了一盘不知何物的东西上来,赵皇子往盘中看了一眼,抬头问道:“怎么只有油爆枇杷?面呢?”
  
      传菜小生看了他一眼:“面?面没有,其他食材今日也还未送来,只有这个。”说着走了回去。
  
      “咳咳,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
  
      萧尘说着起身往外去了,所幸的是,回到庭院,小若已经做好满桌子菜等他了。
  
      “你哪弄来的锅碗瓢盆?”他惊异问道。
  
      “嘻嘻,是早上去找吴长老借的。”
  
      “哦哦。”萧尘动了动筷子,心想这个吴长老表面上凶巴巴的,其实人倒也挺好的,又想起了那个紫色小鼎,从怀中取出,放在桌上,正好一缕阳光斜照进来,小鼎里忽然冒出了一丝细不可见的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