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三章 叶凉城

第二十三章 叶凉城


  
      只见一座屋子的屋檐下,挂着两串风铃,铃铛的形状,隐约有点像今日见到的那少女所乘马车上悬挂的风铃。
  
      那少女究竟是谁?素昧平生,为何如此帮自己?萧尘心中泛起了一丝疑惑。
  
      “那么,师兄我就告辞了,记得明早去接受入门仪式。”青衣忽然道。
  
      萧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青衣师兄慢走。”
  
      青衣咳嗽一声:“我不叫青衣,我叫青石。”说罢乘着剑光,往一座高峰上飞去。
  
      “啊……”萧尘伸了个懒腰,出来这么久,总算有个着落了,小若忙道:“我去给少爷烧水。”
  
      “恩,好。”萧尘点了点头,正待进屋,忽听院外有脚步声响起。
  
      “反正这院子也没人住,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咱哥三个住进来好了,反正也没谁知道,问起来就说是长老安排的。”
  
      “就是,那种柴房,岂是本殿下八四之尊能住的?”
  
      萧尘咳嗽一声,清了清嗓音:“谁说这里没人住了?”
  
      “是……是萧师兄的声音?”
  
      三皇子喜大普奔的跑了进来:“萧师兄真的是你啊!话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萧尘摇头苦笑:“冥冥中与你们三个缘分未尽,往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那真是太好了,以后有你罩着我们,那我们岂不是想欺负谁就可以欺负谁了?”
  
      “好了好了,你们三,赶紧回去,明天陪我一起再去接受个入门仪式。”
  
      赶走三皇子,萧尘摇头一笑,在外门也好,省得成天见着那个阴魂不散的上官嫣,思忖及此,忽感背后一阵阴风吹来,他猛的转过身去,还好,什么也没有,只是一阵风。
  
      一个时辰过去了,夜幕轻垂,繁星点点,萧尘倒在榻上,忽然房间里出现了一个银发少年。
  
      “夙夜,你怎么出来了?”他一个翻身站起来道。
  
      夙夜看了看他,走至窗边,望着漫天星辰道:“此处灵气充沛,正适合你修炼,但是小子,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我知道。”萧尘点了点头,自己身负数千年之谜,必须尽快达到筑基,进入紫府,以解当年之谜,以寻师父。
  
      “所以,你最好不要在此处结下太多因果,你最后终究是要离开的,若是多了一花一木之情,必然又增一世之劫。”
  
      “恩,我知道……”
  
      次日清晨,萧尘去到落霞峰弟子聚集处,今日他的入门仪式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是五十名新进外门弟子的“拜师仪式”。
  
      当然这里的拜师仪式并非真正的拜师仪式,外门弟子是不拜师的,而是找一个内门弟子负责自己,说白了,就是找个靠山。
  
      五大长老各派出一名弟子下来,其中有莫羽、文轻雨、落殇颜等人,落霞峰的弟子见了无不是恭恭敬敬的,连这里的长老都不例外。
  
      五十名弟子,毫无疑问,多半都是去了莫羽那里,而文轻雨一脸不悦,许是因为三皇子是她师父亲自引荐的,而她之前对三皇子冷冷淡淡,大概回去被骂了吧。
  
      这时她看见三皇子走来,冷冷扫了三人一眼,不耐烦道:“你们三个,来我这里吧。”
  
      赵皇子看了她一眼,然后切了一声,不屑一顾的走到了落殇颜那边:“落师姐你好,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你们!”文轻雨在一旁气得银牙直咬。
  
      萧尘自不必说,自然也是走到了落殇颜那边,只是落殇颜见他突然又回来了,有些小小诧异。
  
      “拜师仪式”结束后,几名长老弟子相继御剑离去,只给下面的外门弟子留下遥不可及的背影,然后不少老弟子开始对今年的新弟子进行训话,什么尊师重道,尊重师兄一类的话不绝于耳,倒是先来了一个下马威,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由于他们是上一届甚至上几届的弟子,无论是人脉还是修为,都不是新进弟子能够相提并论的,所以新人们也只好默默听着“前辈”训话,谁敢不服的,抬起头便是一大耳刮子送去,被一群人围着还不敢还手。
  
      当然,如果是方才“拜了莫羽为师”的新人,倒可免去皮肉之苦。
  
      萧尘摇了摇头,这些所谓的“前辈”充其量也不过是淬体后期而已,还好这种事没落到自己头上来。
  
      正这般想着,便有两名青年朝他这边走了过来,那两名青年正待开口训斥什么,三皇子直接掏出怀里的玉牌:“齐国的?燕国的?还是赵国的?”
  
      “呃……”那两名青年看了一眼三人的玉牌,还是默默走了回去,另外换了两个新人训话。
  
      齐皇子脸上颇是得意,竖起大拇指,指着萧尘道:“这位才是我们师兄,你们就少来了,我萧师兄可是有着炼气一层的修为,就你们这群渣渣还敢来训话!”
  
      他这句话说得颇为大声,引得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甚至许多人觉得他们的威严受到了挑战,都纷纷围了过来。
  
      “炼气一层?怎么不说是筑基一层?”
  
      三皇子脸上不屑,正待反驳,萧尘立即瞪了他们一眼,沉声道:“闭嘴!少给我添麻烦!”
  
      这时不远处靠着一棵大树的红衣男子眯了眯眼,他双手束在胸前,嘴里含着一截草根,呸的一口吐出,向身旁二人道:“去问问叫什么名字。”
  
      那二人立即恭敬点了点头,随后向萧尘等人走了过去,其余人见到这二人到来,纷纷让开。
  
      一人走到萧尘面前,瞪了他一眼,大声道:“喂!叫什么名字?”
  
      齐皇子往前一站,大拇指往后指了指:“我师兄,萧尘,记住了。”
  
      那人晃着脑袋点了点:“萧尘?好,待会来一趟后山。”说罢头一偏,示意旁边的人可以走了。
  
      “抱歉,没空。”
  
      那人脚步一顿,慢慢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赵皇子胸一挺:“我师兄说没空!你没听见……”话未说完,像是被一招无影脚踢中了,直接倒飞了出去。
  
      齐燕两人迅速跑去将他扶起,只见赵皇子手捂着胸膛,呲牙咧嘴道:“师兄,他敢打我……”
  
      萧尘瞪了他一眼:“该打!我还嫌不够用力!”
  
      “嫌不够用力是吧?”那人眼一眯,又一拳如同闪电般袭至,顿时掀起一股狂风,附近的人都快速让开了。
  
      这一拳力道也就平平,比之萧元还差了许多,萧尘手掌一抬,将他手臂揽住,顺势借力,直接将他抛出五六丈远,激起漫天尘土,正是萧家武学中的四两拨千斤。
  
      周围顿时一片惊呼,另一人见状,五指成抓,猛烈袭至,萧尘同样以四两拨千斤之法将其砸到前一人身上去了。
  
      周围惊声不断,不是佩服他的武道,而是佩服他敢动那两人。
  
      “话说,今年的新人很拽啊。”
  
      话音甫落,突然间一道红色人影朝他背后袭至,萧尘神识何其敏锐,迅速转身,一掌击出,二力相撞,登时尘飞土散,余力激荡之下,附近两棵大树乱摇不止,许多人也都被掀飞了出去。
  
      四周顿时惊呼一片:“他竟然能和叶师兄对上一掌!”
  
      萧尘收回手掌,虽表面看上去没事,实则体内真气已被震得极为紊乱,初步断定,此人修为已达到了炼气二层。
  
      红衣男子两眼一眯:“不错呵,不过你要记住,我叫叶凉城,在落霞峰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如果你想试试,凉城不妨陪你玩玩。”
  
      “呵呵,叶凉城,除了欺负新人,你还能做点什么?我赵霸天第一个表示不服!”
  
      这时,远处又有一名青衣男子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十来二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