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二章 落霞峰

第二十二章 落霞峰


  
      “现在起,你是这把剑的主人了。”
  
      触碰剑柄的一瞬间,萧尘感受到了一股清凉宁静之意走遍全身,之前心中的怨恨,不甘等诸多负面情绪,皆在一刹那化作烟云散去,脑海里顿时澄明一片,这正是修仙之人所需要的。
  
      远处所有人都望了过来,眼神里无不是透着狂热的嫉妒与羡慕,莫羽也在,他看着那柄白色的仙剑,眼神里透露出了炽热的光芒。
  
      “逸风大哥,你是说……将此剑赠给我了?”
  
      羽逸风点了点头:“此剑历经千载,剑中已有剑灵,望你今后善待,勿要沾过多血腥。”
  
      说罢,他捻指一幻,乘着一道剑光往天际而去,远远送来一句:“三日后灵台镇往东二十里,静候有缘人。”
  
      萧尘静静望着他远去的天际,似有云雾迷空,如梦如幻,片刻后小若怯懦懦道:“少爷,我们现在去哪?”
  
      “灵台镇。”萧尘朗笑一声,大踏步往台阶下而去。
  
      三日后,他来到灵台镇东郊外二十里,此处有一条河流经过,流水潺潺,映着蓝天白云,河上有一座古朴小石桥,已经历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
  
      他在桥头旁寻得一方空地,将瑶琴放下,又让小若在两旁点好檀香,于是开始抚琴。
  
      琴声走宫调,中正平和,犹如月下小溪,缓缓流淌,随后琴声渐高,走上羽调,继而换商,又如千尺银帘,从穹顶泻下。
  
      琴声高低相和,七韵共鸣,渐渐传荡开来,犹如一层一层,拨开了命中尘缘,不到片刻,便已引来谷中上百种飞鸟,或是盘旋低空,或是落于他肩上,相互啼鸣,嘤嘤成韵。
  
      临近午时,只听得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由远及近,却是一辆檀色马车缓缓驰来,车篷上装饰繁复,悬挂着五彩铃铛,车帷乃是由冰蚕丝织成,在阳光下显得灿烂夺目。
  
      赶车的是一名年过七旬的瘦削老者,拉车的却是一只雪白的独角兽,四蹄之间,仿佛踏着七彩祥瑞一般。
  
      眼见河流阻路,那石桥却也不多不少,正好窄了三分,马车,是过不去了。
  
      只听玉帘里传出一个动人的少女声音:“谭伯,是何人在此抚琴?”
  
      声音听来轻柔悦耳,似珠落玉盘,又如三月里的绵绵细雨,似一代佳人,在耳旁轻轻呢喃,萧尘不禁心间一动。
  
      赶车的削瘦老人望了远处一眼,道:“是一个少年,许是错过了此次考核。”
  
      车里再无声音传出,片刻后,一只皓白的手腕拨开了车帷,那是一名看上去只十五六岁的少女,浑身不沾一丝尘土之气。
  
      少女轻轻下得马车,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样轻缓,她身着一件白色流仙裙,青丝如墨,垂向背心,纵然世间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却也显得太过俗气。
  
      她俏立风中,静静看着远处埋头抚琴的萧尘,眼眸中像是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仿佛一个动了尘心,从瑶台被贬落凡间的仙子。
  
      “谭伯,你回去吧。”少女说罢,向石桥走了去。
  
      萧尘仍自双手轻挑慢拨,每一个音符都清晰递出,他忽然道:“姑娘,前边就是灵台山了,你如果要参加考核,恐怕要再等上三年了。”
  
      话末抬头的一瞬间,萧尘心口忽然一阵刺痛,脑海中一幅原本就残缺不全的画面,再一次支离破碎。
  
      蓦然间,他记忆深处有一道人影一闪而过,眨眼便消失无踪,他心中猝然一痛,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记忆深处,永世无法弥补的痛楚。
  
      那人白衣如雪,当他再去回想之时,却怎样也忆不起对方的容颜来了,如同前世梦中,惊鸿一瞥的身影。
  
      “你的这首曲子我从未听过,却又似曾相识,可以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少女忽然问道。
  
      萧尘回过神来,立即按弦止曲,用最清澈的声音道:“此曲名为‘尘缘幽歌引’。”
  
      这首曲子,正是他数千年前所谱,时常于山涧小溪一人弹奏,每次均引得百鸟相和。
  
      少女微微点头,然后往桥对面走去,身影渐行渐远。
  
      好片刻,萧尘才回过神来,已不见那少女的踪影,心中若有所失,刚刚那人,明明未曾见过,却又为何似曾相识,莫非便是三天前逸风大哥所说的有缘人么?
  
      到近暮色时分,萧尘正待收了琴回镇上去,忽然一道剑光极速落下。
  
      “师弟留步!”
  
      萧尘回头望去,见是那青白二人里面的青衣,问道:“不知师兄有何吩咐?”
  
      青衣走上前,微笑道:“师弟不着急,方才长老已经说了,你可以成为落霞峰的弟子。”
  
      “落霞峰?”萧尘眉头一皱,问道。
  
      “呵呵,落霞峰就是我们的外门。”
  
      “哦,小若走,我们去沧澜剑宗。”
  
      “哎哎,师弟留步,不要走啊。”
  
      “师兄还有什么事?”萧尘转过身道。
  
      “那个那个,其实外门也不错啦,并非如师弟所想的那般差。”青衣苦笑道。
  
      小若拉了拉他衣袖,小声道:“少爷,要不我们就去落霞峰吧,内门规矩太多,小若怕少爷熬不住。”
  
      青衣苦笑道:“是啊是啊,去外门的话,你还可以带上小妹一起,如果是内门的话,就不可以了。”
  
      萧尘转念一想,似乎说得有几分道理,自己的目的在于功法,以令自己尽快达到筑基,然后去紫府,说道:“好吧,那先说好,我不会跟其他人挤一间房,我小妹也是。”
  
      青衣笑道:“这个师弟大可放心,已经有人替师弟安排好修炼之地了。”
  
      萧尘点了点头,心想这些人前后反差太大,定然与中午过桥的那少女有关,她究竟是什么人?
  
      落霞峰不似灵台山其他几峰那样巍峨耸立,相反看上去比较矮小,但却四面环山,于清溪幽谷中,景致却颇为清幽,多了一番尘世之气,不似首峰苍龙峰那般孤寒。
  
      而落霞峰的几百弟子也不似其他几峰内门弟子那样严谨,平日里有事做事,没事钓钓鱼,抓两只野兔烤来吃,甚至还可以偷跑下山,去附近镇上风月场所游玩一番,许多时候,落霞峰的长老见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平日“烧足了香”,他们也不会为难你。
  
      而此处也多半是些王公贵族,豪门公子小姐,有的是钱,虽然表面看上去有些堕落,但其实每个人还是都挺上进的,竞争也大,流血事件也常常发生,都盼望有朝一日晋升内门。
  
      趁着日色未暮,青衣将萧尘带至了峰中,许多人见了,都向青衣点头问好,同时也有许多人对着萧尘指指点点,因为很少有内门弟子专门带一个人来外门的。
  
      至于今次见过萧尘的新人则是面露诧异,纷纷议论了起来。
  
      “他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这人是谁?”
  
      “他是此次考核表现最好的,但却不知什么原因,最后没能被长老选中。”
  
      “呵,原来也是进不了内门的倒霉蛋。”
  
      “嘘,师兄你小声点,这人来头很大,你没看见他是由内门的师兄亲自带来的吗?”
  
      一路上,萧尘看见许多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同时,他也看见了一些高低错落,零零散散的屋舍。
  
      那是外门弟子的宿舍,落霞峰的物价很高,一座几丈见方的小平房,一年便需交纳上千两白银,要知道,一千两银子,即便是在云中城那样的大城市,也可以盖一座不小的府宅。
  
      不过没关系,这里的人有的是钱,即便以视金钱如粪土来形容也不为过。
  
      行走小半个时辰,萧尘来到一座景致清幽的小庭院外面,离普通弟子宿舍比较远。推开院门,但见里面山石古拙,池水清洌,柳舒花放,一阵清风徐来,带着几片白色花瓣,飘落于他发上,肩上。
  
      “哇!少爷!这里看上去比我们家里的紫藤阁还要漂亮啊!”小若欣喜道。
  
      萧尘点了点头,注意到了庭院里栽了许多雪荆木,花作淡白色,微带馨香,似兰而淡,风吹过时,便似冬月里的轻雪一般飘飘扬扬。
  
      这里,从前应该是一个女子的居处。
  
      “请问师兄,不知这里从前所居住的是何人?”
  
      青衣挠了挠耳朵,笑道:“师弟也不要问那么多啦,反正以后你就住这里了,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哦。”萧尘走了进去,顿时感受到一股充沛的灵气,比之首峰,亦是不遑多让,不禁心中一震,竟有人设下阵法,将四周山谷的灵气聚于院中供人修炼,看来此处以前的主人身份不低啊,绝非什么外门弟子。
  
      再往前一步,他眼前突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