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一章 命局

第二十一章 命局

readx();    青白二人立即远远避开了,连萧尘自己也吓了一跳,想要将手掌抽回,但却像是烙在石头上了,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
  
      忽然间,测灵石剧烈震动了起来,最后一声震天之响,整个四分五裂,这石头里蕴含大量玄力,一旦爆裂,威力岂是等闲,羽逸风早已做好准备,两指一并,一道白芒激射过去,瞬间化作一团光幕将萧尘笼罩在了其中。
  
      随后,他化作一道疾芒飞过去,按住了萧尘的手腕。
  
      许久后,广场上仍是躁动不安,羽逸风松开萧尘手腕,朗声道:“大家不必惊慌,方才只是测灵石出了故障,萧师弟拥有六条上品灵脉。”
  
      他一番话说来自是比测灵长老还具有威严,众人自然接受了这个合理的解释,随后测灵长老笑道:“是啊,说起来这石头已有百年没维护过了,出点问题也是理所自然。”
  
      青白二人也不多说什么,一人道:“下面请大家稍候片刻,我将测试结果拿去给长老过目。”
  
      萧尘仍是有些魂不守舍,方才那十二道黑色光柱,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羽逸风按了按他肩膀:“没事,测灵石偶尔出点问题并非什么大事,你回去吧。”
  
      “恩。”萧尘点了点头,走回下方人群中,萧婉儿笑嘻嘻道:“我就知道萧尘哥很厉害,和萧寒哥一样,可惜我只有四条灵脉,不过没关系啦,要不我们明天去镇上庆祝一番吧?我请客!”
  
      萧尘勉强笑了笑:“好。”萧寒一直抬头望着天,并没说话。
  
      这时三皇子走了过来,笑道:“萧师兄,真了不起啊!”
  
      萧尘点头一笑:“你们也是。”
  
      这三人每人都拥有两条中品灵脉,勉强还凑合吧。
  
      半个时辰后,暮色已至,青白二人又走了回来,二人手上各自多了一卷竹简,这时所有人都凝神注目了,那竹简上所写,必然是能够留下来的人的名字。
  
      青衣打开竹简,朗声念道:“下面五十人,乃是外门合格弟子,分别是刘汉、王悦……”
  
      许多人都凝神倾听,紧张万分,内门他们是不用想了,只想出现在这外门名册上面。
  
      还有些资质较好的也是十分紧张,但与大多数人相反,他们希望自己的名字不要出现在这外门名册上面,萧婉儿也是其中之一。
  
      五十人名字念完了,萧婉儿松了口气,她的名字没有出现,三皇子则高兴得蹦跳了起来:“转了一大圈,结果还是得去外门啊。”
  
      萧尘眉宇微锁,看着那白衣男子。
  
      白衣打开了手中竹简,道:“剩下五名资质较好,所以直接成为五大长老真传弟子。”说罢往手中竹简看了去,念道:“唐玉。”
  
      “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举了举手。
  
      “赵灵妃。”
  
      “在这里在这里!”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手舞足蹈道。
  
      “上官嫣。”dudu1();
  
      上官嫣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萧尘眉头一下子紧皱了起来,非止他,萧婉儿跟萧寒也不例外,只剩两个名额了!但是他们却有三人!
  
      “萧婉儿。”
  
      “在!”萧婉儿举了一下手,随后立即又看着身旁二人,眉头紧皱。
  
      白衣点了点头,道:“萧……”说到这里,往竹简上仔细看了看,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萧尘三人这边聚集了过来。
  
      “萧寒。”
  
      白衣朗声笑道:“恭喜五位,成功获得拜入内门资格……”
  
      “等等!”
  
      一声冷喝打断了他说话,萧尘阴沉沉快步走了上去,青衣忙道:“这位师弟,有话好说,不要动手……”
  
      萧尘一把夺过白衣手中竹简,往上面看了看,随后指骨捏得直作响,白衣苦笑道:“这位师弟,你还可以下次再来……”
  
      “下次,嘿嘿,我萧尘竟连拜入你们外门的资格都没有是吧,嘿嘿……”萧尘冷笑不止,脸上阴沉沉的,甚是怕人。
  
      所有人都没想到竟是这样,从一开始,他就有惊人的表现,即便不能拜入内门,怎么会连外门名册上也没有他的名字?
  
      落殇颜也疾步走了过来,道:“没关系,这次我们组第一,我可以点名一人成为内门弟子……”
  
      青衣苦笑道:“落师姐,几位长老临时取消这个了,所以你……”
  
      “什么!”落殇颜有些不太相信。
  
      白衣向下面道:“好了,诸位师弟师妹请回吧,明日正式接受入门仪式,另外此次未能成功入门的师弟师妹请不要气馁,我们会向天风门等派推荐你们的。”
  
      下面摇头的摇头,叹气的叹气,你都不要的,还想人家天风门要,搞笑么?
  
      三皇子这时走了上来:“二位师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
  
      萧婉儿等人也走了上来,上官嫣道:“能不能把我的资格让给他?”
  
      “这……”青白二人显然十分为难,你当这是儿戏么?
  
      “哦,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我要见你们长老!”萧尘沉声道。dudu2();
  
      “这……长老们今日不见任何人。”青衣为难道。
  
      “今日不见!那就等到明天!明天不见,那就等到后天!总之等到他们出来为止!”
  
      这时羽逸风走了过来,青白二人诚惶诚恐,低着头不敢看他,白衣颤声道:“这是几位长老决定的,我们也做不了主……”
  
      “好。”羽逸风只说了一个字,然后往长老所在的大殿去了。
  
      人群里走的走,散的散,最后只剩一个少年孤孤单单站在台阶前,黄昏下的身影,显得那样落寞。
  
      “少爷,我们回去吧……”小若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包袱。
  
      萧尘没有说话。
  
      ……
  
      羽逸风走进一间大殿,殿上只有四长老一人,眉头紧锁,见羽逸风进来,他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萧尘根骨奇佳,身负上等仙缘,为何将其拒之门外?”
  
      “这……”四长老脸上显然十分为难。
  
      “是我的意思。”一个老者的声音从后殿传了出来。
  
      “青风师叔……这是为什么?”羽逸风十分不敢相信。
  
      后殿走出来一名背负琴匣的青袍老者,须发皓白,脸上却无皱纹,他看了看四长老,道:“四长老,你先出去吧。”
  
      “是,琴圣前辈。”四长老拱手退了出去。
  
      青袍老者看了看羽逸风,道:“你先坐下。”
  
      羽逸风并不多言,立即坐下,青袍老者在他面前一划,顿时呈现一道光幕,幕中山脉倾倒,河川逆流,大地沉陷,日月分裂,星辰陨灭,乃是一片末日景象。
  
      羽逸风看得触目惊心,青袍老者收去光幕,道:“这是上一个湮灭时代,也即末法时代,距今已有四万多年了,那个时代的神王仙君,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羽逸风缓了缓呼吸,道:“那又与小尘有什么关系?”
  
      “莫非你看不出此子命象有异么?”青袍老者道。
  
      羽逸风头一偏:“恕弟子修为浅薄,看不出小尘命象有何之异。”
  
      “好,那你就再看看。”dudu3();
  
      青袍老者说着手再次一划,顿时凭空再出现一道光幕。
  
      羽逸风满脸惊色,呼吸变得急促,久久不能平息。
  
      “你现在看清了吗?”青袍老者说着袖袍一拂,撤去光幕。
  
      羽逸风沉默了许久,接下来二人一直说了一整晚,直到次日天大亮,青袍老者道:“他的命局早已被人定下,你改不了,我也改不了,而他,他也改不了。”
  
      羽逸风捏了捏手指,道:“既如此,十六年前,师叔又何必救下他?我不信!命局,命局可以随一个人而改,只要他遇见一个命局与他相克之人,便能改了他的命局!”
  
      “你认为,普天之下有谁能克得了他这等命局?”
  
      “那就找一个命局与他相同之人!相生即相克!”
  
      二人均不再说话,许久后,青袍老者道:“若是如此便可以,那六百年前你自己呢?又何必兵解消孽?逸风,你该回去了,凡尘事已了,而妖花一事,我会与你逍遥师叔一起去查,你不必再担忧,也让清尘师兄不必再担忧。”
  
      羽逸风长叹一声,起身道:“那弟子告辞了,师叔保重。”说罢转身离去。
  
      ……
  
      萧尘在广场前站了一夜,山间露重,头发已经湿了,由于他与羽逸风的关系,三清门的弟子见了也不敢多说什么,更不敢强逐,多是低着头绕开了。
  
      而小若,也陪着他站了一夜。
  
      “萧师弟……”
  
      一个轻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是落殇颜走过来了。
  
      “对不起,萧师弟,我没能帮得了你。”
  
      萧尘见她脸上倦容甚浓,想必是找长老说了一夜,轻轻一笑:“没关系……”
  
      “你走吧,长老们是不会见你的……”落殇颜低声道,说到最后,渐渐没了声音。
  
      “修仙难,修仙难,凡人修仙难啊,呵……”萧尘淡然一笑,正待转身,远处响起一个声音:“小尘。”
  
      是羽逸风出来了,四周正准备早课的弟子见了他,都恭声问候。
  
      “逸风大哥……”萧尘动了动干燥的嘴唇。
  
      羽逸风轻轻一笑,有话想说,最终未说,铮的一声,一柄白色仙剑从他背后飞了出来,那剑通体呈白色,无一丝瑕疵,剑身与剑柄连成一体,泛着一层淡淡白芒,看上去神圣而皎洁。
  
      所有人都凝目望了过来,这是一柄上古神剑啊,他们所修的仙剑,与之相去千里,不可同日而语。
  
      那柄白剑仿佛有着灵性一般,徐徐落到羽逸风手里,只听他道:“此剑名为无垢,心无垢者,至上清宁,不为妖邪所惑。”说到这里,剑鞘也漂浮到了他手中,他回剑入鞘,递向萧尘:“现在起,你是这把剑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