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二十章 测灵

第二十章 测灵

readx();    萧尘抬起头来,喜道:“逸风大哥!真的是你!”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十年不见,你长这么高了,长风前辈还好么?”男子按着他肩膀问道,言语间,显然欢喜不已。
  
      众人见他们言语间沾亲带故的,都诧异万分,而莫羽的脸色,一层比一层难看,同时又惶恐不安。
  
      说起来这是很久远的一段事情了,这男子名叫羽逸风,其师尊与萧长风乃是故交,十年前萧长风大寿之际,羽逸风正好来凡尘有事,便去萧家贺寿过一次,也是那次,萧尘与他有了一面之缘。
  
      而羽逸风为人低调,从不会在凡人面前展露一丝修者气息,那时萧尘自然不会想到这位逸风大哥竟是他后来苦苦追寻的修炼之人,至于萧长风,只能以四字形容:深不可测。
  
      这时萧婉儿也小跑了过来,笑嘻嘻也像萧尘一般喊道:“逸风大哥!”
  
      羽逸风看了看她:“你是?”
  
      萧婉儿笑嘻嘻道:“我是萧尘哥的妹妹。”
  
      附近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均想:“这兄妹二人来头也太大了吧?就凭这层关系,也稳稳的成为长老入室弟子啊,还考核个什么?故意秀优越来的吧?”
  
      羽逸风点了点头,看向萧尘:“小尘,加油。”随后足尖轻轻一点,回到台阶上方,看向青白二人:“你们继续吧,我不打扰了。”
  
      “是是是,羽师兄慢走。”青白二人诚惶诚恐,于他们来讲,紫府里来的才是真正的仙人,能说上一句话,那都是十年修来的福分。
  
      待羽逸风离开后,众三清门弟子才松了口气,这时连看向萧尘三人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萧尘眉宇微锁,其实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与羽逸风相认,就算是拜入三清门,那也是靠自己的实力,而不至落人口舌,说自己是靠关系进来的。
  
      这时青白二人往前一站,咳嗽一声道:“那么接下来便请诸位回去焚香沐浴,明日接受灵脉测试,最终再由长老决定最适合留下来的人。”
  
      无人说话,许多人偷偷向萧尘看了去,心想人家这次个人得分最高,表现最为优异,就算不凭关系也能进入,这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也还剩下四个名额。
  
      接下来众人由师兄带领着,往临时宿舍走去,这时远处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少爷!少爷!”
  
      萧尘循声望去,见是小若来了,小若忙不迭跑到他近前,气喘吁吁问道:“少爷通过了吗?”
  
      萧尘捋了捋她耳边被汗湿的头发,轻轻一笑:“恩。”
  
      临时弟子宿舍建在山腰,由无数小院子组成,萧尘沐浴过后,换了身干净衣裳,一头扎倒在床上,累了几天,总算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
  
      望着天花板,他愣愣出神了好久,眉宇间渐渐又起了一丝愁意,明日过后,便要拜入三清门,自然要拜师,可自己是玄青门弟子,是师父的唯一徒弟,不告而另投师门,乃是大不敬……
  
      师父,你到底在哪……dudu1();
  
      次日清晨,山上的空气格外清新,带着草木花香,萧婉儿与萧寒二人也都早已起床准备好了,见到萧尘走出房门,萧婉儿双手藏在后面,身子前倾,笑嘻嘻道:“萧尘哥,早啊!”
  
      这回连那个“表”字都省去了,看来再过段时间,就直接叫哥哥了。
  
      萧尘微微一笑:“早。”虽然以前当他还是个“废柴”的时候,萧婉儿也像其他人一样,从来不会正眼看他一眼,但好歹是一家人,他并不为此记仇。
  
      又见萧寒一大早就板着张脸,他打笑道:“喂!我说冰块脸,你一大早板着张脸,是谁欠你钱了,还是你欠钱被人一大早讨债来了?”
  
      萧寒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抬头望着蓝天白云,一动不动好久,最后忽然道了一句令人惊讶的话:“天道,何为天道。”
  
      萧尘身子微微一震,然后望了望四周,小声道:“你在这里说这种话,你不想入门了?”
  
      突然间,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陌生,萧家很大,大到旁系无数,萧寒就是旁系的,但却不知究竟是哪一家的,就像是,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一个时辰过去了,迎新的师兄还没来,萧婉儿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支颐,越发无聊,突然间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你们两个,觉得我们会拜入哪个长老门下啊?”
  
      萧寒没有说话,萧尘背靠着一棵松树,打了个呵欠,漫不经心道:“随便吧,拜入哪个门下都行。”反正他又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呢?”
  
      萧婉儿捏着下巴想了想,自言自语道:“大长老修为最高,可是太严厉,我不想拜入他门下,二长老为人和气,但整天爱研究些星相八卦什么的,烦都烦死了,三长老白楹最年轻,按说是最好的,但她喜欢赌钱,有不良嗜好,而且修为最低……”
  
      萧尘忽然动了动,三长老,那个看上去有点像师父的女子么……笑道:“算了吧,人家收不收你还是个问题,你还嫌这嫌那。”
  
      “哼!怎么不收了!你没看见昨天那些人都对逸风大哥那么客气吗?若是逸风大哥打了招呼的话……”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萧尘双手束在胸前,转过头看着她,正色道:“萧婉儿,我告诉你,修炼一途不像在萧家,不是靠人脉就行,修仙之路……”说到最后,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了。”
  
      萧婉儿小跑过去,摇晃着他手臂:“说嘛说嘛,你以前就老爱说修仙什么的,你一定对这个很了解吧?要不你跟我讲讲?”
  
      萧尘看了看她,摇摇头道:“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记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法地,地法天……什么意思啊?比如呢?”
  
      “比如?”萧尘掐指算了算:“比如再过一个时辰,就会有师兄来接我们了。”
  
      “真的啊!”dudu2();
  
      于是乎,一个时辰过去了,一阵凉风吹进庭院,带来了一片树叶。
  
      两个时辰过去了,小若已经又快睡着了。
  
      三个时辰过去了,门口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们……昨晚都没睡好吗?”
  
      萧婉儿睁开眼睛眨了眨,午后树影微斜,此刻已快到下午申时了,说道:“师兄,你可算来了,还以为把我们忘了呢……”
  
      那师兄挠了挠脑袋,尴尬笑道:“啊,这怎么会呢,只是今日长老们需要处理很多事情,走吧,现在就去测试灵脉。”
  
      萧婉儿用手肘捅了捅萧尘,小声道:“你不是说一个时辰么,骗子……”
  
      广场上早已经聚集了所有新人,以及三清门许多弟子,连羽逸风也在,似乎是代为监督此次灵脉测试,不得有人弄虚作假。
  
      台阶前多了一块一人高的黑色石头,上面布满了符文,顶上还有十二个小孔,正面有一个手掌印,所有测试者都需将手掌按在掌印上,不得带任何法器。
  
      由于萧尘等人来得最晚,所以排到了最后面。
  
      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小心翼翼走了上去,显得有几分犹豫,最后还是将手掌按在了掌印上,片刻后,测灵石顶上一个小孔勉强冒出一尺光线来,白中带些灰色,有些浑浊。
  
      “一条,中品,下一个。”
  
      还是昨日那青白二人,青衣负责记录,白衣负责让人上来测试,二人身后的高台上坐着羽逸风和一名测灵长老,高台下方是许多三清门弟子,莫羽、文轻雨、落殇颜、程郢等都在。
  
      那少年悻悻走了回去,入门的机会基本不大了,灵脉除了数量也分品级,光柱越纯,品级越高,反之越浑浊,品级越低。
  
      接下来又有一名少女走了上去,光柱还算纯,勉强有三尺来高。
  
      “一条,上品,下一个。”
  
      那少女听后十分高兴,蹦蹦跳跳小跑了回去。
  
      接下来又测试了三四十来个,基本都只有一条灵脉,勉强有几个两条的也都是下品,台上测灵长老不住摇头叹息,羽逸风轻轻摇头一笑,示意他无须着急。
  
      莫羽冷声一笑:“我就说,一群废物能有什么用,都是人家剩下不要的……”
  
      他话未说完,广场上突然起了一阵惊呼,只见测灵石上五道纯白光柱冲出数丈之高,可谓百年难得一见。
  
      测灵长老激动得两手不住颤抖,几乎快将手中茶杯捏爆了。dudu3();
  
      “天呐,五条上品灵脉,话说莫羽师兄也才四条吧?那个女孩究竟是谁啊?”
  
      惊呼声持续了许久,那青白二人也久久失神,许久才回过神来:“五……五条!上上品!”
  
      上官嫣轻轻一笑,往后一转身,一头青丝飞扬,散出淡淡清香,拥有五条灵脉的,正是她。
  
      “她……她竟然拥有五条灵脉!”萧婉儿紧紧攥着手心道。
  
      萧尘手捂额头,没想到这个恶魔女天资如此好,当真是老天不开眼,同时也在担心自己怎么办,夙夜曾警告过,最好不要让其他人得知自己拥有十二条完整的灵脉,否则很可能引祸上身,但那测灵石的玄力,自己又无法抵御。
  
      接下来又测试了许久,其中也有几人资质不错,拥有三条灵脉,终于轮到萧尘三人了,萧婉儿显得十分紧张,终于还是走了上去,当看见测灵石上出现四道纯白光线时,她兴奋得直接跳了起来。
  
      萧尘手捂额头:“真没出息。”
  
      测灵长老已是乐得合不拢嘴了,接下来萧寒走了上去,直接引起全场轰动,只见六道十余丈高的纯白光柱直冲天际!
  
      青白二人早已傻眼了:“六条,上……上上品,还有没有了。”
  
      “少爷,到你了。”小若拉了拉萧尘衣袖道。
  
      萧尘点头一笑,气定神闲走了上去,这时羽逸风脸上露出了微笑,落殇颜紧紧捏着手心,上官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萧寒抬头望着蓝天。
  
      萧尘理了理衣衫,轻咳一声,将右掌按了上去,片刻后,测灵石纹丝不动,他又将左掌贴了上去,仍是没有丝毫动静。
  
      周围渐渐议论了起来,莫羽双手束在胸前,冷笑一声,羽逸风渐渐皱起了眉头,萧婉儿也十分疑惑。
  
      议论声渐大,萧尘额头凝出几滴冷汗,心想暮成雪已然替自己解开封印,怎么回事?又将右掌重新贴了回去,仍是毫无动静,周围立时一片嘘声。
  
      高台上的测灵长老正待开口,落殇颜抢着道:“等等!他不可能没有灵脉!”心想那日他对付巨熊兽,已然是初具炼气的迹象,若没有灵脉,怎可能修炼到炼气一层?
  
      突然间,测灵石震动了一下,随后,十二条光柱直冲云霄,仿佛要破开天际一般,望不见尽头。
  
      “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
  
      广场上惊呼不断,测灵长老砰的一声捏碎了茶杯,羽逸风面色瞬间惨白。
  
      萧尘的十二条光柱并非浑浊,却也非纯白,而是纯黑!一股浓浓的黑色!充满着一股浓浓的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