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十八章 既是终点也是起点

第十八章 既是终点也是起点


  
      落殇颜没有说话,只是手按在剑柄上,那红衣女子咯咯一笑,走近几步,媚声道:“落师姐见了师妹,不必如此紧张吧?”
  
      萧尘微一凝神,忆起来此人好像叫文轻雨,四长老的弟子,炼气六层,当下拉了拉落殇颜的手臂,淡淡道:“落师姐,走吧,天快黑了。”
  
      文轻雨往后面看了一眼,立即上去十几个人拦住了六人去路,萧尘脚步一顿,沉声道:“让开。”
  
      文轻雨咯咯咯一阵笑,道:“哟!小师姐,你这小徒儿还没入门的吧?脾气就这么大了?一点规矩也不懂?”
  
      眼见十几人有上前之势,赵皇子往前一站,摸出一块玉牌:“放肆!本殿下乃是赵国的皇子!有没有赵国的?站出来说句话!”
  
      众人听后,有四个退到一旁去了,燕皇子也摸出玉牌:“燕国的,赶紧走!”
  
      “齐国的,想杀头了?”齐皇子也摸出了玉牌。
  
      三皇子往前一站,十几个拦路的差不多又都退回了文轻雨身后,剩下两个吐蕃来的见这架势,吞了一口口水,也默默走了回去。
  
      赵皇子转过身去,冷冷看向文轻雨:“文师姐,好歹我们也是你师父引荐来的,你之前不带我们也就算了,现在是什么意思?”
  
      文轻雨随意的弹了弹指甲:“怪只怪,你们跟错人咯!”
  
      “啊呸!那你之前怎么不带我们?要不是落师姐,我们只能回去了!”赵皇子直接啐了一口。
  
      文轻雨目光一冷:“就凭你们三个废物也想来修仙?废话少说!交出五十颗玲珑心!否则明天一个也别想走上灵台山!”
  
      “文师姐好威风呐,那倘若不交,你今天是不是还要在这里杀人了?”萧尘淡淡道。
  
      “这里长老们看不见,你以为我不敢么……”文轻雨眼神越发显得森寒。
  
      “那文师姐不妨试试……”
  
      萧尘说话时两手五指成爪,真气默运,冲击心脉各处重要大穴。
  
      玄青门有一门被摒弃的功法,叫做三元焚心诀,可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施术者修为,然而过后反噬极其严重,更甚至焚损心脉,因此被玄青门视为禁术,明令禁止了,但是萧尘当年却无意窥得了此法。
  
      落殇颜按住了他肩膀,导入一股真气将他体内正在运转的真气冲散,随后向文轻雨道:“罢了,可以给你,但至多只能二十颗。”
  
      文轻雨摇了摇头:“师妹说多少便是多少,师姐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同门一场,何必为此伤了情谊,落师姐他们人数本就不多,不如文师姐还是不要为难他们了吧,你要五十颗,师弟可以给你。”
  
      远处走来了一名白衣青年,身后跟了十几人,萧婉儿、萧寒二人俨然在列,正是程郢一行人来了。
  
      文轻雨转过身去,冷冷一笑:“原来是程师弟,你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么?”
  
      程郢摇了摇头:“还请文师姐不要为难他们。”说着看了看萧尘,续道:“那位萧师弟是掌门师尊亲自引荐之人。”
  
      “哦?原来是掌门他老人家亲自引荐之人,怪不得脾气这么大。”说到这里,文轻雨突然目光一冷,杀气毕现:“可我连掌门亲传弟子都未放在眼里!还将他一个引荐之人放在眼里吗!”
  
      “正因掌门师尊现在未在门内,所以还请文师姐不要为难其弟子,否则师弟亦只好得罪了。”程郢继续道。
  
      落殇颜皱眉道:“程师弟,不要说了……”
  
      文轻雨仰头一笑,目光骤然一冷:“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区区六层,如何得罪!”喝罢仙剑破鞘而出,化作一道白芒向程郢飞去,刹那间狂风四起,枝叶乱飞,刮得众人面上生痛。
  
      程郢捻指掐诀,仙剑也在一瞬间出鞘,铮的一声清响,二柄仙剑自半空撞在一起,顿时掀起百丈狂澜,程郢顿时只感一股强如泰山之力迎面压来,竟是抵挡不得,连连后退,最终被强大的剑气掀飞数丈之远。
  
      “你!你达到炼气七层了?”程郢不可置信的看着文轻雨,六层与七层虽只差了一层,却是悬若霄壤,因为一个是炼气中期,一个是炼气后期。
  
      “哈哈!”文轻雨仰头一笑,冷声道:“你一个个区区六层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你师父也不过才筑基八层而已,就算她今日亲自来了……”
  
      话未说完,只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树梢响起:“我亲自来了,你要怎样?”
  
      只见一名白衣女子俏立树梢,脚下所踏枝木,竟是不折也不弯,文轻雨脸色一白,连忙低头拱手道:“弟子文轻雨,参见三长老!”
  
      程郢这时也走了上来,低着头道:“师父……”
  
      白楹淡淡看了他一眼:“武功还没学到家,倒想先学起人英雄救美了?”
  
      她这句话说得程郢更是将头一低,再也不敢抬起来了,萧尘抬头望去,透过枝叶,依稀间见到她模糊的轮廓,情不自禁道:“师父……”
  
      白楹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你这小子,还没入门,乱叫什么?”
  
      萧尘这才看清她只是长得有点像师父而已,拱手道:“抱歉,弟子认错人了。”
  
      白楹愣了片刻才轻笑一声:“你这小子,倒还真有点意思,那你回头去大街上叫人家小姑娘为娘子,然后是不是也说对不起,在下认错人了?”
  
      萧尘无言以对,待再次抬起头来时,树梢上已再无一人。
  
      文轻雨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再不作停留,领着人立即走了,程郢这时也走了过来,看了看萧尘等人:“你们没事吧?”
  
      落殇颜摇了摇头:“方才多谢程师兄了。”
  
      “罢了,没事就好,天快黑了,今天一起吧。”
  
      路上萧尘向程郢问道:“程师兄,刚刚那是你师父吗?怎么如此年轻?”
  
      程郢讪讪一笑:“其实师父已经快一百岁了呢,只是早年修得仙身,因此容颜永驻。”
  
      萧尘心中一震,什么?难道现在也有人能够修成仙身?而且还是凡尘当中?而且听那文轻雨说,修为还只是筑基八层?
  
      三皇子以及程郢那边许多人都瞠目结舌:“这才是真正的得道成仙啊!”
  
      程郢再次讪讪一笑:“成仙哪里敢说,实际上师父是五大长老里面修为最低的,但却又是唯一一个修成仙身的,许多结丹甚至传说中的元婴修者都无法修成仙身,这……我也不知什么情况。”
  
      修成仙身,容颜永驻,萧尘取出临走前母亲给的徽章,用力摇了摇头,不去往某个方面想。
  
      次日,与程郢他们分别了,这已是最后一日了,灵台山主峰已经近在脚下,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峰,萧尘心中一阵热血澎湃,只要正式拜入三清门,他便又算得上再一次踏上仙路了。
  
      但这一次他的目的不再是大乘圆满,堪破生死,羽化飞升,而是要找出当年的一切谜题,找到师父,所以这一次的修仙路,注定艰难坎坷,漫漫而无归期。
  
      由于一路上有萧尘破开阵法陷阱,几人无阻,中午时便已经到达了灵台山的主峰附近,三皇子平日里话最多,现在却跟在后面沉默着了,似是怀着沉重的心情。
  
      其实他们也明白,这两日多来,要不是靠着萧尘与落殇颜,自己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回了,自己就是个拖后腿的,难道自己真的不适合修仙吗?难道真如其他人说的那样,自己就是个废物吗?
  
      渐渐的,他们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萧尘转过头去,哈哈一笑:“你们干嘛都不说话?是在掐算待会如何算计彼此,好让自己成功入门吗?”
  
      三皇子抬起头来,连忙摇手:“不不不!我们三个一起来的,要回去自然也是一起回去,有哪一个不能入门,其余两个也绝不多留……”说到最后,三人同时长长叹了声气,低下头去。
  
      落殇颜也不说话,她明白,三日考核一过,必定会有一大半的人离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萧尘仰头一笑:“那你们还真是有情有义,不愧为三剑客啊!”说到最后,脸色一正,显得严肃而又认真:“我之前是说过凡人修仙不易,但是那里……”说着指了指望不见顶的山峰,续道:“既是终点,也是起点,若不放弃,凡人,未必不能成仙!”
  
      他这句话像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三皇子一下子抬起头来,用力的点了点。
  
      又行了一炷香时辰,快到主峰山脚下时,两道剑光忽然从天落下,幻作一青一白二人,二人立即上前,恭声道:“落师姐。”
  
      萧尘目光一凝,这二人比起之前那些人,对落殇颜似乎恭敬了很多。
  
      落殇颜点了点头:“二位师弟好。”
  
      三皇子立即上前,激动道:“我们通过考核了,所以你们是来接我们的吗?”
  
      青衣男子和煦一笑,有如春风,温言道:“正是,我们乃是三清门弟子。”
  
      他这句话显得有些多余了,在这里不是三清门弟子,难道还是沧澜剑宗或者天风门的弟子么?
  
      白衣男子轻轻一笑:“三位师弟筋骨奇佳,灵脉不凡,正该是我等玄门弟子。”
  
      三皇子一听,立时抱在一起欢呼了起来,甚至燕皇子泪流满面,抱拳望向东首天际:“父王,儿臣总算不负期望,终于成功踏入仙门了。”
  
      他三人之前还一直担心通过不了,再加一路上其他人都说他们是废物,这次有两位师兄夸赞,自是激动无比。
  
      青衣男子轻轻一笑:“那么,三位师弟现在便随我们回门派吗?”
  
      “现在吗?好啊好啊!”赵皇子激动道。
  
      然而萧尘却越发觉得不对劲,手一伸:“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