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十四章 琴中幻象

第十四章 琴中幻象


  
      飞至一半,萧尘神识往后一扫,见萧婉儿在悬崖边怯懦懦的怎样也不敢迈步,摇头一叹,又飞了回去,将她细腰一揽,抱着她平平往对面飞了去。
  
      “这怎么可以!这明显作弊啊!必须扣分!”周围立时抗议了起来。
  
      地面的师兄咳嗽一声:“他们是一个组的,因此并不算违规。”
  
      片刻后,萧尘落到了对面崖上,萧寒冷冷看了他二人一眼:“这么慢,还以为你们掉下去了。”
  
      萧尘轻轻一笑,将萧婉儿放下,萧婉儿脸上一红,低着头道:“萧尘表哥,谢谢你了……”
  
      她从未想过,从前自己看不起的一个人,如今自己却非需要他帮助不可了。
  
      两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到了这边悬崖,毫无疑问,萧尘等三人均拿到了十分,萧尘向悬崖下方望了望,轻声自语道:“希望那个恶魔女不慎掉下去了,而且还没人接住……”
  
      就在他话音未落之际,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清如银铃的声音:“萧尘!你是在说我吗?”
  
      萧尘全身打了个激灵,转过身去,皮笑肉不笑的招了招手:“嗨!上官小姐,好久不见啊!”
  
      上官嫣嘻嘻一笑,冲他眨了眨眼:“不要这么客气嘛,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姐弟了,放心啦,师姐会罩着你的。”
  
      同门师姐弟……萧尘忽然感觉头顶上有一片阴云笼罩了过来。
  
      上官家也是武学世家,与萧家齐名,不同的是上官家数百年前得一苗疆高手指点,修成了一门令人闻风丧胆的蛊术。
  
      虽然上官嫣的父亲上官飞跟萧尘的父亲乃是至交,情同手足,但在萧尘小的时候,却被上官嫣放出一条黑蜈蚣咬了一口,童年的阴影直到现在都未散去。
  
      此刻,在灵台山山巅一座小亭子里,蒲团上盘膝坐着四人,中间是一面大镜子,镜子里正呈现出山下的情况。
  
      四人里面有一个年轻白衣女子,正是之前讨要医药费的那女子,乃是三长老白楹,旁边是那名手持星盘的白须老者,乃是二长老,其余两名则是四长老跟五长老。
  
      二长老捋了捋胡须道:“唉,看来这次前来报名的弟子也都是资质平平啊……”
  
      三长老白楹打了个呵欠:“急什么,不是才第一轮么,况且不也有几个看上去有点武功底子的么?至少淬体算是过了。”
  
      “是有点武功底子,不过最终还得看有几条灵脉啊……”
  
      ……
  
      山下又过了一炷香时辰,有两名新的师兄走了过来,其中一名手持竹简,他打开竹简念道:“恩,接下来是第二轮考核,第二轮考核的题目是……恩?琴棋书画??”他念到最后用力擦了擦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什么啊!你们是招状元吗?怎么还要考琴棋书画?接下来是不是还有四书五经啊!”周围立时嘘声不止。
  
      那名师兄朝身旁的师弟瞪了一眼:“混蛋!你是不是拿错竹简了!”
  
      师弟苦着脸道:“不是啊……好像是二长老为加大考核难度,提高全民文化素质,新增的题目……”
  
      萧寒跟萧婉儿眉心深锁,萧尘则在一旁含笑不语,琴棋书画,来得正好,他自幼随母学书画,随爷爷学弈,至于四艺之首的琴,他更是敢自负号称天下无双。
  
      因为他的琴艺,乃是当年凌音亲自所授,凌音世称妙音仙子,当年二人琴箫和鸣,震慑无数妖魔鬼怪。
  
      就在周围即将陷入混乱之际,一名师兄站了出来,咳嗽一声道:“大家勿要慌,这琴棋书画并非传统意义的琴棋书画,而是四个幻境,所谓幻由心生,即使现实中不会琴棋书画,也未必不能过,每人可自选一个幻境进入,现在开始。”
  
      说罢手往后一拂,云雾散开,呈现出四个洞口,每个洞口皆布有阵法屏障,第一个屏障上面呈现出了一张瑶琴,第二个乃是棋盘,第三个乃是书法,第四个屏障上面乃是一张气势磅礴的山河图,图中三山五岳直入云霄,珍禽异兽往来其间,如似真实一般,正是画境。
  
      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熟悉的幻境进入,萧婉儿捏着手心踌躇许久,最后一咬牙往画境中走了去,萧寒踢起一颗石子,那石子弹来弹去,最后落到了书境前,他摇摇头,往书境去了。
  
      萧尘最擅长琴,自然往琴境中走了去,一入幻境,四周景象瞬时而变,他到了一处悬崖边上,只见四间寒烟弥漫,恍如仙境,半空中悬浮着无数岛屿宫殿,云海里不时有苍鹤掠过,不胜惊心,下方青麓之中,无数珍禽异兽来回奔走。
  
      他眼眶逐渐模糊了,因为此处正是他当年与师父凌音居住的紫宵峰,玄青门共有七座险峰,紫宵峰是其一。
  
      忽然间一阵琴音在他耳边响起,由远及近,循声望去,但见一名与他一模一样的少年席地而坐,那少年一袭白衣不沾烟火,腰间悬了个红色玉佩,面前摆放着一张瑶琴,琴身流光溢彩,龙腾凤潜,雕饰繁复,七根琴弦似虚似实,如同幻影一般。
  
      忽然,云海翻腾起来,往两边涌去,一人影翩翩而至,那是一名青衣飘飘的仙子,她御剑而立。
  
      “师父,你来了。”白衣少年说道。
  
      青衣仙子微微颔首,说道:“你的命局迷象重重,为师也无法算破,这几日你自己可有进展?”
  
      白衣少年摇头苦笑:“伏羲琴魂生来孤傲,他说我太弱……这些日,气得一句话也未跟我说。”
  
      青衣仙子点点头道:“尘儿,你无须气馁,夙夜乃上古魂灵,想要得其认可自是不易,你再弹一曲与为师听听。”
  
      “好!”少年一字落下,双手随即展开,两袖鼓风,背后长发轻扬,十指如同幻影,一声声琴音往那天地尽头飘去,琴声悠远冗长,绵绵而无尽期。
  
      这一曲,仿佛一弹便是数千年。
  
      萧尘双眼渐渐红了,想要嘶声喊出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这一刻师父明明离自己这么近,却是隔了两个时空,遥不可及。
  
      突然间,在他面前呈现出一张瑶琴,他明白只需自己随便弹几弦琴音,便可通过幻境考核,但是这一刻,他多么想再多看师父一眼,哪怕只有短短一炷香时间。
  
      最后一刻,一炷香时辰到了,他被强制传送了出去。
  
      周围已经出来了不少人,萧婉儿选择画境,勉强拿了五分,萧寒误打误撞,拿了七分,至于萧尘,他留恋幻境不肯出来,自然算做这一轮考核失败,零分。
  
      萧婉儿见他这么久才出来,眼睛还红红的,小声问道:“你怎么了……你不是最擅长抚琴的吗?”
  
      萧尘没有说话,萧寒冷冷一笑:“都说了幻由心生,大概是他看见了什么,不舍得出来吧。”
  
      一名负责考核的师兄大声道:“好了,安静,这一轮羁绊考核大家表现得还不错,心中并无多少羁绊,那么接下来的一轮请大家务必小心,满分三十分,不过有可能会受伤。”说罢衣袖往后一拂,岩壁上顿时呈现出八个黑漆漆的山洞来。
  
      “三炷香时间,必须穿过山洞,可以一起进去,但是进去后是看不见其他人的,也听不见其他人说话,值得一提的是,若无法通过此次考核,那么便无法再参加接下来的考核,算作淘汰出局,只能等下一次入门考核了。”
  
      他此言一出,四周立时议论不休,即是说,这次无法通过,那么便没有机会了,三炷香一过,必有一大半人悻悻离去,许多人都争先恐后往山洞里跑了去。
  
      萧婉儿紧紧捏着手心,焦急道:“怎么办?这次无法通过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萧寒冷冷一哼,正要踏步往第三个山洞走去,萧尘道:“那是死门,我建议你还是走第五个。”
  
      几名负责考核的师兄一听,脸上均露出些小小诧异。
  
      萧尘收起方才的失落心情,淡淡一笑,随即往第五个山洞走去了,萧婉儿大喊一声:“等等我!”也跟了上去,萧寒略一犹豫,也还是走了第五个山洞。
  
      剩下的人踌躇片刻,随后都争先恐后往那第五个山洞冲了进去。
  
      待所有人都进去完毕后,一名师兄摇头笑道:“跑那么快有什么用,这奇门遁甲阵不是跑得快就能破的。”
  
      另一名师弟笑道:“话说当年你差不多也是三炷香快燃完了,才勉强通过吧?”
  
      “切,那你还不是一样,要不这次咱俩比比御剑的速度?看谁先到另一边去?”
  
      “比就比,输了的人三个月内替对方端茶倒洗脚水!”
  
      话音甫落,二人乘着两道剑光,一左一右往山的另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