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十一章 三清门

第十一章 三清门


  
      “少爷,走吧,不要让仙人等久了。”
  
      小若已经收拾好行李了,这一次她也随萧尘同行,只做随行丫鬟,不拜入三清门,也不参加考核。
  
      萧尘点了点头,走了过去,这时苏晴又将他叫住,轻叹一声,从身上摸出一块类似徽章的东西。
  
      “娘知道说什么也劝不动你了,但是出门在外,一切小心,倘若日后遇见哪位前辈为难,你便示出此物。”
  
      萧尘接过徽章,不知是何物所制,上面雕刻的图案甚是复杂,也不知是什么,点了点头:“好,娘你放心,孩儿不会有事的。”
  
      飞云殿上已经聚集了诸位长老,对一名白衣青年很是客气,那白衣青年约莫二十岁左右,背负一柄长剑,坐着一动不动,有人送茶过去总会点头示谢,也显得十分拘礼。
  
      殿外围了许多人,萧婉儿脸上露着得意的笑容,她今天穿了一件粉色衣裙,像是一个众星拱月的小公主,在旁还有一名与萧尘年龄相仿的青衣少年,脸上冰冰冷冷,整个人像是一块万年寒冰,也不与人说话,正是萧寒。
  
      这时萧尘也走了过来,见过那名三清门的师兄后,几人便即打算启程了。
  
      十来个长老再加许多萧家子弟,一直将几人送到山门口,萧婉儿转过身去,向众人挥手:“大家回去吧!别送啦!”
  
      三清门那名白衣青年也转过身去,满面和煦春风道:“诸位萧家长老请回吧。”
  
      山下早已有马车相候,几人上了马车,萧婉儿撩开窗帘,还在与众人挥手作别,一直到马车远去,再也看不见众人。
  
      三清门那名白衣青年轻轻一笑:“还未做自我介绍,我叫程郢,你们叫我程师兄就好。”
  
      萧婉儿立即坐正了,嫣然一笑:“程郢哥哥你好,我叫萧婉儿,你叫我婉儿就好了。”
  
      萧尘将琴匣取下放好,淡淡一笑:“程师兄你好,我叫萧尘。”
  
      萧寒抬头望着外面蓝天,动了动嘴唇,冷冰冰道:“萧寒。”
  
      程郢点了点头,看向小若:“还未请教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小若向来怕生,怯懦懦低着头不敢说话,萧尘笑道:“是我小妹,平日里与我生活惯了,此去与我随行,不做入门考核。”
  
      时下春意盎然,马车出了城,但见道上两旁草长莺飞,远处群蝶翩翩舞于花丛间,萧婉儿笑嘻嘻道:“程郢师兄,为什么我们不御剑回去啊?”
  
      程郢听后颇是尴尬,笑道:“我修为尚低,只能在山门附近借助阵法御剑。”
  
      一路上萧婉儿古里古怪的问题颇多,似乎是有意要与程郢拉近些关系,但却问得程郢一个头两个大,有时还会脸红。
  
      “方才师妹所问的灵脉,要等回了门派测试才知道,我现在也不敢断定师妹拥有几条灵脉。”
  
      “哦……”萧婉儿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一回去就可以拜师吗?我可以拜程郢师兄为师吗?”
  
      程郢挠了挠脑袋,尴尬笑道:“回去后自然是要先经过考核,这次门派只收五名内门弟子,五十名外门弟子,说起来这次考核竞争有些大,你们都要加油啊……”
  
      萧尘用余光看了看萧寒,似乎对方已然是成竹在胸的样子,其实他敢断定,萧寒武道决计不在萧元之下,只是平日里低调罢了。
  
      萧婉儿又继续问道:“刚刚程郢师兄说的紫府是哪里啊?是神仙住的地方吗?”说话时一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样子。
  
      程郢笑了笑道:“不是啦,是正宗玄门所在之地,灵气相对比凡尘充沛许多,更加适合修炼,倘若能够达到筑基境,也是有机会被送去紫府的,不过每次名额有限。”
  
      “哦哦!”萧婉儿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程郢师兄达到筑基几层了?”
  
      程郢挠了挠脑袋,尴尬笑道:“其实我还没有达到筑基境啦,目前处于炼气六层。”
  
      “程郢师兄真了不起啊!”
  
      “哪里啦,真正厉害的是莫羽师兄,他已经炼气九层了,是我们当中最有希望进入紫府的。”
  
      “哇!莫羽师兄这么厉害呀!”萧婉儿暗暗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还有紫府。
  
      三天时间过去了,马车已经离开云中城所在的云州地界了,一路上话最多的自然是萧婉儿,萧寒基本不说话,总是一个人抬头看着蓝天发傻,一看就是一个时辰。
  
      再往前则是幽州地界,幽州山清水秀,巍峨大山高耸入云,连绵不绝,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灵台山了,因为山上有个三清门。
  
      很久很久以前,山下有个砍柴的樵夫经过,过桥时斧头不慎掉入了河中,然而并没有河神送上斧头,但他却在水中倒影看见了天上有人在飞,吓得连扁担都不要了,甩开双腿便跑,回头一问,原来是人家山里有个道家玄门,渐渐的,三清门也在附近传开了。
  
      于是乎,无数人开始上山寻仙问道,但云雾迷空,连路也找不着,直至近几百年,三清门才广收弟子。
  
      此刻,在山上一座小方阁里,一名须发皓白的老者手持星盘,看着星盘里斗转星移,眉头越锁越深,手也不禁发起颤来,正此时,门哐当一声被人撞开了。
  
      那老者吓得手一抖,将星盘抛了出去,结果撞在墙上又反弹回来,正好砸在了他脸上,他回过头去,盯着门口一名白衣年轻女子,怒道:“师妹!做什么!”
  
      白衣女子怒气冲冲走了进来,提起他衣领,怒道:“师兄,你徒弟又把我徒弟打了,这笔账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让他打回去便是了!”老者甩开她手,随后捡起了地上的星盘。
  
      “不行!你得赔钱!否则等掌门师兄回来了,我就告到掌门师兄那去,说你纵容弟子逞凶,恃强凌弱,以多欺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老者斜睨了她一眼:“三妹啊,你又跟人赌钱了吧?上次欠我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
  
      女子嘴一努,望向窗外:“哪有的事,而且上次是上次的事,岂有这次来说的道理……”说罢回过头去,瞥见了他手中的星盘,问道:“师兄,你又在研究什么鬼东西?”
  
      老者看了一眼手中星盘,长叹一声:“三妹,还记得十六年前天上突生异象吗?”
  
      “你是说那次九星连珠?最后化作一道强光落入了云州地界?”
  
      老者点点头,眉心深锁:“还记得那次星盘上显出的八个字吗?‘魔神转世,末法来临’,本来这十几年都相安无事,但我前些日夜观星象,竟发现与这星盘上的罗列一致了!恐怕真的是魔神转世,末法时代将要来临啊……”
  
      “什么!”女子吓得跳了起来:“你是说重霄派、天风门、沧澜剑宗要将我们三清门灭了???”
  
      老者暴跳了起来:“师妹!都让你平时多读书了!懂不懂什么是末法时代!末法时代来临,那几个老家伙的门派也要玩完!”
  
      女子抚了抚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只有我们三清门玩完呢……”
  
      老者长叹一声:“若真是魔神转世,末法来临,六界免不了一场浩劫,恐怕到时候紫府里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也都自顾不暇,不会管我们凡尘散仙的死活唉,枉我们这些年送去那么多资质好的弟子……”
  
      女子点了点头:“说得有理,这就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走狗’……”
  
      老者再次暴跳:“我拜托你多读点书好吗!是刍狗不是走狗!”
  
      女子摆了摆手:“反正都一个意思啦,话说这次新入门的弟子到了没啊,搞得我到现在还开不了盘。”
  
      老者捋了捋胡须,道:“今日应是差不多快到齐了,希望这次有资质好点的弟子吧。”
  
      “切~人资质好的都投靠天风门、沧澜剑宗他们去了,咱哪次不是捡人家的剩菜冷饭……”
  
      “三妹!你说话能中听点吗!什么叫剩菜冷饭!”
  
      女子嘴一努:“切切切,难道不是嘛……”
  
      老者深深长叹一声:“唉,不管如何,这次考核必须加大难度,挑选出精英中的精英,否则来年九州论剑,我们三清门又是万年垫底啊,好歹我们三清门当年也是唯一一个得到仙王传承的门派啊……”
  
      “切~仙王传承,说出去谁信啊!反正我不管,你先赔了我徒弟的医药费再说。”
  
      ……
  
      这日已是四月初,灵台山下还有座灵台镇,很久很久以前只是个小村庄,近些年在三清门给足经费的情况下,才建成了一座规模还算不小的镇子。
  
      每隔三五年,灵台镇就会异常热闹一次,因为正是三清门的招新大会,前来参加入门考核的数以千计,多是些王公贵族子弟,还有些富商大贾的少爷小姐。
  
      之所以三清门的招新大会最为火爆,并非因他们最出名,而是因为他们入门要求极低,只需拥有一条灵脉便可入门,而似天风门那些门派,均是需要拥有三条以上灵脉才能入门,甚至拥有三条灵脉都进不了门的也不在少数。
  
      而人家既然拥有三条灵脉,那便宁可再多等上几年,也不愿饥不择食的选择三清门,所以每次前来参加考核的人虽多,但大多都资质平平,甚至不乏一些根本没有灵脉的也跑来浑水摸鱼。
  
      当然,凡尘的修仙门派其实有无数,但唯有三清门、天风门、重霄派、沧澜剑宗才算得上四大门派,许多人都想不通,为什么不是三大门派?为什么三清门这种万年垫底门派都能列入四大之一?
  
      难道就因传说他们的开山祖师,是千年前一位天界下凡的仙王钦点的?
  
      到暮色降临时分,萧尘等人才终于抵达镇上,镇上人来熙往,叫卖不断,什么秘制聚灵丹、百分百包过丸、不过我赔散……层出不穷。
  
      萧尘摇头一笑,目光一瞥,突然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