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十章 迷局
readx();    “什么!”
  
      萧尘猛然站起:“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说罢飞也似的跑出了庭院,寻到了父亲。
  
      “是啊,好像是三清门的掌门紫虚真人,想不到我们萧家竟然也有人身具仙缘,这回不怕他皇甫家了。”萧亦凡笑道。
  
      “那位前辈现在还在吗?”萧尘急道。
  
      “前天就走了,听说是最近四方都出现了一种噬人魂魄的妖花,所以和你爷爷,还有灵泉寺的灵觉大师,他们三人一同去调查此花了。”
  
      萧尘眉头一皱,这什么噬魂妖花与他无关,急忙问道:“紫虚前辈看中的三人是哪三人?”
  
      萧亦凡想了想,道:“有萧寒,还有萧婉儿,最后一个是你堂姐,萧玉……”
  
      不待他话说完,萧尘已然跑得无影无踪了,心想只有三个名额,萧寒跟萧婉儿肯定不会让出来,只好去找老姐了。
  
      一炷香后,他出现在了一间花开正盛的庭院里,满庭花枝招展,落英飘洒,一阵微风徐来,带着花香,沁人心脾。
  
      突然间,背后疾风迅至,萧尘猛地转过身去,一柄青色短剑已递到了眉心,但见剑尖三寸寒芒吞吐不定,持剑之人乃是一名年约十七的少女。
  
      那少女肌若冰雪,眉目如画,身着一件流仙紫裙,长发垂向背心,阳光照进庭中,仿佛给她身上笼了一层淡淡紫霞。
  
      她正是比萧尘年长三月的萧家三小姐,萧玉。
  
      萧玉笑如清风,道:“小子,今天怎么不躲我的剑了?听说你打得萧元屁滚尿流,正好,来,陪我练练剑!”
  
      萧家无人不知,这个三小姐向来嗜武成痴,一身剑法造诣更是无人能及,连萧元都颇为忌惮,说话都不敢在她面前太过大声。
  
      萧尘拨开她的短剑,道:“姐,我来找你其实是有要事的,那个你看能不能……”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名额只有三个,堂姐一直待自己不薄,自己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自私了?dudu1();
  
      萧玉收起短剑,轻轻一笑:“前天来了个老道士,说什么我身怀灵脉,要我去他那里学剑,切,难道我父亲留给我的剑法还比不上他一个小道观的剑法了?”
  
      萧尘抬起头来:“那不是什么小道观,是修仙门派……”
  
      萧玉扬声笑道:“我管他道观还是修仙门派,总之我是不会去的,喏,正好你来了,你代我去好了。”
  
      “姐……”
  
      “小子,别婆婆妈妈,这次去的还有萧寒跟萧婉儿,好像还有个什么考核才能入门,总之萧婉儿那小妮子我早看不顺眼了,成天跟在萧元屁股后面,回头你别输给了他俩。”
  
      萧尘轻轻一笑:“好,谢谢你,姐。”
  
      萧玉手臂一下子搭在他肩上,将他勾了过来,道:“记清楚了,三年后将皇甫小妮子给我娶回来,顺便再狠狠揍一顿那个什么叫秦修的。”
  
      萧尘苦涩一笑,想不到她连这事也知道了,回到水仙阁,萧亦凡一听说萧玉将名额让给他了,自是高兴不已,然而苏晴脸色却渐渐阴沉了下去。
  
      “不许去!”
  
      突来的一声吼,将父子俩,还有正在客厅打扫灰尘的小若都吓了一大跳,萧尘转过身去,只见母亲面色如霜,十几年来,从未见她如此严厉过。
  
      “娘……”
  
      “我说了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好好的,修什么仙!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哪也不许去!”
  
      苏晴突然站了起来,厉声道。
  
      萧亦凡十几年来也从未见过她此刻的模样,一时间有些怔怔出神,随后才走了过去,温言劝道:“晴妹,你这是做什么……”dudu2();
  
      苏晴看向他道:“四哥,以往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行。”说罢,朝外面一喝:“来人!将少爷带回紫藤阁!一个月内不许外出!”
  
      外面立时进来两名守卫,萧亦凡向他们一指:“站住!不许动!”随后将苏晴扶到椅子上坐下,温言笑道:“晴妹啊,你看咱尘儿也长大了,总不可能一直留在你我身边,外面的世界更广阔,只有在外面,他才能够展翅高飞……”
  
      不待他话说完,苏晴立即打断道:“四哥,你什么也别说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同意。”
  
      萧尘怔怔立在原地,为什么?为什么母亲不许自己修仙?但是如果不修仙,自己如何去探寻数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何去寻找师父?
  
      他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对不起,娘,孩儿心意已决,倘若娘执意阻挠,只能恕孩儿不孝了……”
  
      “你!”苏晴脸色一下子白了不少,萧亦凡一下子苦了脸:“哎呀,我说尘儿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小若也蹙着眉道:“少爷你起来吧,不要再气晴姨了。”她也是被苏晴吓着了。
  
      “对不起,倘若娘不答应,孩儿便长跪不起。”
  
      苏晴气急,拿过小若手里的鸡毛掸子,走到他面前:“你起是不起!”
  
      萧尘不说话,萧亦凡朝外面两名守卫喝道:“看什么看!还不出去!”
  
      “哦哦!”两名守卫脖子一缩,赶忙退了出去。
  
      眼见一掸子便要朝萧尘身上落下,小若惊叫一声,急忙跑了过去,张开双臂挡着:“晴姨不要!”
  
      苏晴一拂衣袖,将鸡毛掸子扔下,走了回去,许久后道:“尘儿,你听为娘一句,修仙,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美好,你不知其中残酷……”
  
      萧尘抬起头来:“娘,我知道,修仙一途,千难万阻,但是在孩儿心中存有许多谜题,倘若无法一一解开,这一辈子,孩儿都将笼罩在阴霾之下,生不如死。”dudu3();
  
      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夕阳渐沉西山,苏晴动了动有些苍白的嘴唇:“你起来罢……”
  
      “这么说,娘是同意了?”萧尘喜道。
  
      苏晴没有说话,萧亦凡看了小若一眼,小若立即走过去将少爷扶了起来,萧亦凡哈哈一笑:“今天我去做饭吧。”
  
      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却无人动筷,突然间,两行清泪从苏晴眼中滑落,滴到碗中,她捂着嘴轻声抽咽了起来。
  
      ……
  
      夜里,一轮明月高悬,对着窗外明月,萧尘无心睡眠,始终想不通母亲为何这般反对自己修仙,忽然间他想起了当日暮成雪的话,是有人以无上神通封印了自己的灵脉,并且强行更改了自己的命局。
  
      他乍然一惊,猛坐了起来,难道是母亲吗?不对,母亲不可能有这个神通,但她为何如此反对?母亲究竟是什么人……
  
      一夜未眠,接下来又过去两天,三清门来了一位师兄,接人来了。
  
      水仙阁中,苏晴面无表情道:“尘儿,你真的想好了吗?”
  
      萧尘背负琴匣,匣子里自然装的是他的瑶琴,他点了点头,心意已然明决。
  
      萧亦凡将他拉至一旁,取出一个黄绸缎制成的平安符,小声道:“这平安符是你娘为你制的,里面是我们萧家的祖传血玉,我们萧家祖传血玉碎作四块,里面只是其中一块。”
  
      萧尘接过平安符的一刹那,立时感受到了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神识一探,里面的竟然是轮回玉碎片!
  
      轮回玉乃是一块上古血玉,号称万载不灭,可保主人神魂永存,自己当年的元神便是被师父保在了轮回玉中,可是如今轮回玉为何碎了,为何出现在了萧家!
  
      这一刻,他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这一世苏醒过来,绝不是机缘巧合,而是有人苦苦布下的惊天大局!
  
      萧亦凡见他脸色突然变得惨白难看,小声问道:“怎么了?”
  
      萧尘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没事。”这一刻,突然生出一种天地为局,世人皆为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