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界仙尊 > 第九章 逆魔天玄箓

第九章 逆魔天玄箓


  
      蓦然间,萧尘觉得这个世界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想紫府定然才是灵气充沛,最适合修炼的,问道:“我要去紫府,你有办法吗?”
  
      夙夜看了他一眼,道:“当天那名暮姓女子修为已然达到了结丹,但她却依然被人从紫府追杀至凡尘,你一个炼气一层,想去送死吗?你身怀十二条灵脉,可是许多修士的大好补品。”
  
      “那我要怎么办?难道暮姑娘替我解开了灵脉封印,我依然要碌碌无为一生吗?不管这紫府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要去!”
  
      夙夜轻哼一声:“其实这凡尘中也有一些修仙门派,只是山门隐蔽,其中又有障眼结界,是以世人多半不知,而每隔些年,这些门派都会挑一些资质好的弟子送去紫府,接下来,便不必吾再多讲了吧?”
  
      萧尘已然明白,他是让自己去拜入这样一个修仙门派,然后顺利进入紫府,同时也正好利用这个门派的修炼功法,使自己修为达到筑基,这不可谓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想到此处,他眼神越来越凝定,紫府,他一定要去!不为别的,至少要知道数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至少要找到师父凌音!
  
      忽然间,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夙夜立即幻回琴中,片刻后,屋外进来一名年轻女子,瞧其模样,大概只二十来岁,但实际上却已是年过三十之人,她正是萧尘之母,苏晴。
  
      “尘儿,怎么了?”苏晴说着立即按住了萧尘手腕。
  
      萧尘忙将手缩了回去:“娘,我没事……”
  
      突然间苏晴目光一冷:“是天风门的人打伤你的?”
  
      萧尘微微一怔,为何母亲道出天风门这三个字时不像族中其他人那样忌惮?母亲姓苏,但萧家却有着千年祖训,不得与任何苏姓之人来往。
  
      因此当年父母二人遭到族中极力反对,后来父亲一怒之下带着母亲离开了,直到生下自己,又过了三年,才一起回到萧家。
  
      “娘,我没事,您别担心……”
  
      苏晴叹了一声气,又抬起头轻轻瞪了他一眼:“你这孩子,有事从来不会跟娘说,你这一身功力又是从哪来的?”
  
      “我……”萧尘一时觉得不知如何解释,笑了笑岔开话题道:“对了娘,上个月我在雅阙阁看见一批西域进来的首饰,过些日我陪娘去看看吧?”
  
      一直到正午时分,总算才将母亲敷衍回去了,萧尘舒了一口气,其实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有些奇怪,这些年来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母亲是哪里人,过年过节也从未去过娘家里。
  
      到日落时分,他忽然想去古墓探探,看看暮成雪有没有留下什么,以他如今的身手,轻易便绕开了入口两名守卫。
  
      萧家古墓常年阴寒,鸟飞不过,虫兽绝迹,苍茫暮色之下,更显得鬼气森森,萧尘直接去到那日暮成雪疗养的山洞,在洞口发现一只白色玉瓶,里面装着七八枚愈伤灵药。
  
      “她说只有这一瓶是她亲手炼制的,难道是知道自己还会来,所以故意留下的么?”
  
      当下他将玉瓶小心翼翼收入怀中,想不到那天随口一说,却欠下了暮成雪这样大一个人情,这桩因果,难了。
  
      突然间他又一拍脑门,那天忘了问她是哪个门派的,以后去了紫府,人海茫茫,自己去哪里寻她?
  
      摇头叹息一声,正打算离开之际,忽然间,他感受到了洞内一股异常气息波动传出,那股气息,像是来自地底深处。
  
      当下他提起戒备,小心翼翼往洞中走去,隐隐约约中,见到了八块墓碑,这八块墓碑上面刻着些奇怪符文,以乾坤离坎等八卦方位围着,中间是一座古朴的圆石墓。
  
      方才那股气息,似乎正是来自这石墓,萧尘小心翼翼穿过墓碑,走到石墓近前,但见上面墓石古迹斑驳,许多地方都有脱落痕迹,想来是有些年月了。
  
      他掌抵石墓,将神识往里面探了去,猛然间一股神秘力量将他神识阻了回去,直震得他气血翻涌不止。
  
      他大惊之下往后一退,险些撞倒一块墓碑,连忙拱手道:“恕晚辈无礼,贸然叨扰了前辈英魂。”
  
      便在此时,墓里面隐约传来一丝细细的声音:“萧宁!你困不住我……待我重见天日,便是你萧家灭亡之时……”那声音仿佛来自地底深处,直教人胆寒心惊。
  
      但萧尘并未听得十分真切,只隐约听清“萧宁,重见天日”寥寥几个字,心想萧宁不是萧家真祖吗?这墓里埋葬的人却又是谁?
  
      好一会他才如梦初醒,心想方才那丝幻听定是这位墓主人生前遗留下来的灵力,而似这等强者,即便逝后千年,也能以灵力护住自己,当真非同小可。
  
      忽而他又想到,纵如这般强者,也会死吗?如今星移物换,师父她又如何逃得过生死轮回……心中不禁起了一丝难言的痛楚。
  
      再过片刻,天色渐暗,萧尘正待离去,忽然神识一扫,发现了石壁上藏着许多暗格,暗格里面乃是一本本尘封的古籍,当下他走近些许,随意取出一本古籍,凝目一看,上书“九霄碧落掌”五个字。
  
      “九霄碧落掌,初时绵绵无力,实则暗藏无上后劲。一遇阻力,遇强则强,后发九道掌力,一道强于一道,有移山倒海之力。”
  
      他不禁心中一凛,当日萧元使出的便是此掌,只是不太纯熟,当下他将此掌口诀牢记于心,随后又翻阅了其他一些古籍,最后找到一本灰尘厚积的古书。
  
      封面上写着“逆魔天玄箓”五个字,萧尘不禁眉头一皱,他当年乃是玄门弟子,对于“魔”一类的字眼尤为敏感,也正因如此,才忍不住翻开了来看。
  
      翻开封面的一瞬间,那古籍后面的书页忽然间“刷刷刷”迅速自动翻开,里面所有的字全都聚成一道黑烟,迅速钻进了他眉心当中。
  
      萧尘大惊之下连忙将这诡书扔开,随后立即凝定心神,运转起玄青功法太玄经来,但那诡书里面记载的一页页功法,此刻却已全部深深印入了他脑海,挥之不去。
  
      “逆魔一变,以血为掌。”
  
      “逆魔再变,以气为拳。”
  
      “逆魔三变,以魂为刃。”
  
      猛然间,他感觉体内真气隐隐有逆转之势,真气逆转乃修仙之人大忌,一念不成便入魔道,他大惊之下立即盘膝坐起,心中默念太玄经,好片刻才将这股躁动的真气压制下去。
  
      而此刻,他背上已是冷汗涔涔,暗叹方才好险,差些便走火入魔,又看了看地上那诡书,心想当真是魔功一本,倘若流传出去必然遗祸不浅。
  
      想到此处,掌心真气一凝,将其打得粉碎。
  
      外面天色渐暗,借着夜色,萧尘绕开了守卫,回了居处紫藤阁,接下来三日,每日他都静心修炼,然而修为依旧停滞不前,反倒是因三天前无意翻阅了那本魔书,里面的功法总会不经意间浮现脑海,扰乱他心神。
  
      正自心烦,屋中忽然传来夙夜的声音:“小子,前天你家里来了一个修者,说是看中了你家里三个身怀灵脉的人,只有三个名额,怎么?你还不打算去看看吗?”